《何厚铧家族传》

56、家乡富庶梦成真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何贤与哥哥何添有一次共同回乡,随行的番禺县领导干部告诉他们,番禺和广州的交通不便,主要是大石和洛溪两河阻隔的原因所致。而今,大石大桥正兴建,应当尽快再建起一座洛溪大桥。这两座桥都建成,番禺至广州就可以畅通无阻了。可以想见,今后外商来番禺投资办厂就会大大增多,番禺的繁荣也就指日可待了。

此话句句在理,何贤心知肚明。只是洛溪河面宽阔,建桥费用比大石要多得多呀!何贤能不想建么?他做梦都想建好洛溪大桥,可他心有余力不足。

刘云程接着说:“我们想过办法,拟用大石大桥的办法集资,即自筹一部分,争取省交通厅投资一部分,再发动港澳同胞捐赠一部分,尽快把洛溪大桥也建起来。”

何贤听罢连连点头,对哥哥何添说:“洛溪大桥如果建了起来,番禺县的交通就会有根本的改善了!我看我们把霍英东也找来,合力筹一笔钱,支持洛溪大桥建设,你看怎么样?”

何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1981年全国人大和政协开会期间,何贤和霍英东都住在北京饭店。有天夜晚,番禺县副县长刘檩添和县侨办主任郑德捧了一个大西瓜来探访何贤。见到刘县长和德叔,何贤觉得这正是个大好机会,于是,何贤便把邻房的霍英东请过来吃西瓜。他们一边吃,一边商量兴建洛溪大桥的事情,何贤首先讲出自己的设想,一面讲一面征求霍英东的意见。霍英东素来就热心国事,关怀桑梓,再说这位富豪名流,向来都是愿听“贤哥”的,尤其是牵涉内地的事情,他绝对信任“贤哥”。

当下,霍英东听完何贤说的筹款计划后,即刻应允:“贤哥怎说就怎办好了,我没意见。”

痛快!事情就这样定了。

1983年5月28日,何贤正式向番禺县委、县政府送来捐款。番禺县委、县政府立即向省市有关部门正式申报立项。同年6月,何贤赴京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六届一次全体会议。为了进一步落实建桥资金,何贤不辞劳苦,向中央各部门主管及有关领导人陈述番禺交通困难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表达港澳同胞支援家乡建设的心情,终于得到中央有关部门批准再免税进口一批汽车用于建桥。

1983年10月,何贤等人以个人名义捐赠的300台日产五十铃1.75吨客货两用车运抵番禺。至此,洛溪大桥建桥资金港澳同胞筹集部分得到落实(其中霍英东捐巨款立下汗马功劳),而中央和省市有关部门也批准了大桥立项。

梦想终于成真……

1991年,《中国人民》杂志总编张彦访问番禺后,就把番禺的经济飞跃原因概括为“侨”、“桥”二字,并写下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桥”“侨”与番禺巨变》,可见“桥”对番禺的命运有多重要!然而,为了改变家乡的命运,谁又能够否认———何贤,才是最了不起的一座“桥”呢!

1979年,何贤家乡岳溪和石楼公社侨办,动员修复退还何贤的祖居,遇到了些许困难。何贤知道后,一再表示:“以大局为重,以乡情为重,不要考虑我的祖居。”

后来,县政府又决定修复莲花塔。何贤听到消息后非常高兴,认为那是文物古迹应该修复,而且对开展旅游事业大有裨益,便即刻响应捐资修塔;并且将此次已运抵他家乡准备用于修祖居的青砖,全部捐给莲花塔修复工程!

到了80年代初,何贤准备修建祖屋了,却赶上县里刚好同意决定建大石大桥,只得再次作罢。就这样,何贤至死,他修复祖居的心愿也没能实现……

何氏家族的祖居,一直到1985年何贤去世两年以后,才得到修复。这祖居,饱经岁月的洗礼,到此处,我们才可恍然醒觉,那神秘空悠的何氏家院中,原来隐藏了多少人间福荫和子孙圣贤之造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