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58、大丰危祸不单行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1983年,是何氏家族的多事之年。这是初夏的某天,跟往常一样,何贤饮过早茶后,照例到南光公司找总经理柯正平闲聊。以往他们谈的都是很轻松的话题,或通信息,或谈社会新闻,或探讨问题,或拉家常,都是谈笑风生,兴致勃勃的劲头儿,“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何贤,永远气定神闲,优哉游哉的模样,可这一回他的脸色不大好。何贤今天显得心情沉重,落坐后对柯正平说:“我的身体有问题……”

“是什么问题?”

“肺癌。”

柯正平觉得很突然,心里一沉,但他怕影响何贤的情绪,马上镇静下来,问道:“确诊了没有?”

“确诊了。”

柯正平沉思了片刻,问:“你打算到哪里治疗?”

何贤如实相告:“我已打听过,许多朋友也都劝我到美国就医,那里的医疗条件好。”

柯正平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我劝你到北京治疗,因为北京的医生高明,医疗条件也好,还有一点最重要,中央许多首长都熟悉你、知道你,到时可以调动最好的医生为你治疗。你看怎样?”

何贤听后默然良久,临走说道:“我再考虑一下吧。”

他考虑的结果,还是决定去美国。何贤赴美就医,这一撒手生意事,家族中便惟能指望一个儿子———何厚铧了。何贤先后有五位太太,六儿七女,再加一个养女。何家长子叫何厚铿,学音乐出身,是何贤第二个太太谭佩贞所生。何厚铧是儿子中的“老五”,在何贤所有的子女中排行十二。他的弟弟何厚泽最小,排行第十三。陈琼是何贤最后一位太太,她为何家生下最后两个儿子:厚铧和厚泽。不幸的是,厚泽如今已亡故。据说是在1992至1993年间,厚泽在美国跳楼自杀,原因不详。

1955年在澳门本土出生的何厚铧,自少年时代起就被父亲送到加拿大读书。从中学到大学,何厚铧的青春岁月都在异国度过。“他的英语比中文好得多呢”———凡叔父辈的长者,都熟知厚铧是喝洋墨水儿成长起来的。仅这一点,他便比只读过三年私塾的家父何贤幸运得多!

何厚铧读的是加拿大约克大学的会计专科,学的正是商家本行,因而才有可能真正在日后继承父愿,统管何氏家业。与之相反,何贤的大儿子厚铿虽在美国读大学,专攻的却是音乐。他是个音乐博士,很有作曲天才。何贤也曾骄傲地向人夸耀过大儿子,说“华南体育会”会歌就是厚铿创作的。

何厚铧在商业上富有才干,全无花花公子贵族少爷的吃喝玩乐性情。厚铧在留学期间,何贤给他几万美金作生活费用,可是厚铧到了加拿大却半工半读,把做工所得用于读书与食宿,而把父亲给的钱分文不少地带返家中。

何贤看在眼里,喜上心头,他默默地有了准谱儿:“看阿铧这勤劳节俭的生活习性,将来定会有出息。”

父亲病发后叫他回来,开始厚铧不肯回澳门,再后来父亲的病严重了,要到美国治疗,需要他回来。无奈中,厚铧显然已由不得自主选择生活的天地,他是何贤病危中的希冀与慰藉———所以他尽孝子之道,临危受命,代理家族的繁重业务。

与父亲不同的是,何厚铧是新时代的生意人,他曾在加拿大攻读工商管理学位,现在回到澳门协助家父料理生意,可谓又有理论之箭又有施展身手的靶牌,这文武双全的年轻人,本可以在澳门商界一路“绿灯”地驰骋,然而事实却远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何厚铧上任伊始,因谣言蛊惑而不明原因的存户们便排队提款,造成了可怕的“挤提”!

大丰银行这个最具代表性的何氏家族企业,一瞬间突降厄运,正像怒海中的孤舟,逆流浮沉,慾淹慾没……何厚铧此时心重如铅,他遇到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挑战;他在心底喊着老爸,又百般心疼着老爸……但他的面容静如止水,无人能目击他心底的世界与波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