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59、谣言四起撼大丰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躺在金银窝里的何厚铧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昨天还平静井然的大丰家业,今日突然间像给台风掀起了房顶金瓦———大丰,危在旦夕,会不会一夜之间破产了呢?

何厚铧立即召集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开会,大家共同商量对策。会上有人提议:打长途电话到美国吧,向何贤汇报这个突发事件的实情,看看何大家长有什么妙计可摆脱困境。

人人也心知肚明,不到万不得已,谁能忍心去惊扰远离乡土重病缠身的何贤公呢!而厚铧此时心里也正举棋不定。他心想,父亲正在重病中,倘若他知道这个消息,情绪一定会大受影响,说不定会加剧病情,导致恶化……但此事太不寻常,关系到大丰银行的生死存亡。这么大的事不告诉父亲,将来被他知晓,情形反而更难补救,父亲至死也不会原谅他。

怎么好呢?厚铧思量来考虑去,最后还是同意打电话,将此事报告给远在大洋彼岸的家父何贤。与此同时,何厚铧再向中国银行澳门分行求援,希望他们能给大丰借出一部分资金解燃眉之急……由于时差的关系,当何贤得知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坏消息时,正是午夜时分……异国的夜晚,如此静寂而漫长,何贤不顾大家的劝阻,执意要手下人连夜去替他订购机票,飞返香港。

这可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生命的叶子即将凋落,难道说,连同大丰家业亦要随着生命的枯萎而凋零么?他惦念着厚铧,他为儿子捏了一把汗。许是他对这个因鼻子酷肖其形又精乖伶俐的儿子情有独钟,何贤割肉一般心疼,舍不得让厚铧吃力地为之扛鼎,毕竟他只有28岁啊!

何贤更心疼大丰———他在大丰干了大半辈子,大丰如日中天过,飞黄腾达过,蒸蒸兴旺过,也风雨坎坷过……这份支柱型何氏家业,曾凝结着他多少心血!

何贤左思右想,浮想联翩,越琢磨越心急,也可能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此时他竟感到一阵眩晕,只好按铃叫来护士。在护士的紧急救护和料理下,何贤上床躺下,合上双眼,谛听着自己的心跳,不知不觉,泪滴从他的眼角溢出,悄然滑落耳眼……

何厚铧本是富家公子,但在危难关头,也可谓“早当家”了。他日后的成就,或许就是从这个关口处,硬是给灾祸逼出来的!

“我走的这条路,本来是身不由己。”的确,磨难是一种命运的食粮———凡成功人士都不曾侥幸避开的口粮。就在何贤为大丰银行担忧的节骨眼儿上,大丰遇到危难的消息也迅速传到了北京。中央领导同志给中国银行作了指示:何贤为国家办了这么多好事,且历经数十年,今天他的家族生意遇到困难,我们应该帮他一把!

指令很快下达到中国银行澳门分行。澳门分行一面通知大丰,同意拆借资金,并向新闻媒介表示,大丰经营状况良好,中银有意向大丰参股。在此时期,澳门社会中传着一个可恶的谣言,人们都在私下传说何贤已死在美国,这无疑是给摇摇慾坠的大丰雪上加霜。

然而新闻媒体于1983年10月4日的报刊上大红条幅刊登报道:《昨在美接受记者长途电话访问:何贤表示很快康复·大丰一切业务正常》。《澳门日报》以此为大标题发布本报消息:正在美国纽约养病的本澳中华总商会会长、大丰银行董事长兼总经理何贤,昨日下午五时曾与记者通长途电话。何氏声音响亮,一点不像病重之人……

大丰银行无论怎样艰难,毕竟做到了君子风度,大气而从容,树立了一个令人尊重的企业形象。对于存款人,大丰来者不拒,即使是未到期的定期存款亦照付,同时延长营业时间,令已进入银行轮候的人全部取款后才休息,因此存户的信心增加,前往提款的人已然递减。对于何贤的健康情况,是不可置疑的。因许多听众,已从电台中听到了何贤从大洋彼岸传回的声音———他老人家还活着!这无异于给惊恐不安的人们吃了颗定心丸。

电台实录了何贤病中接受记者采访的电话录音。何贤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目前他在美国纽约养病,先后经四次检查,情况均良好,将于短期内返澳。他希望大家对大丰银行有信心。大丰的业务正常,不搞投机,基础稳固,大家是清清楚楚的,因此请大家放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