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61、眷眷难离故乡土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何贤抱病返回澳门不久,大丰银行又开设了一间分行。何贤出席了这家分行的开幕仪式,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澳门公开露面。

1983年11月15日,这是一个沉闷阴郁,充满忧愁而令人难忘的日子———何贤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回到了他的故乡番禺。广深列车开进了广州火车站。专程来迎接何贤还乡的番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刘檀添等人迎了上去……车门一开,他们全愣住了,而有些人已在偷偷地掉泪了。只见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的何贤,已全无昔日健步如飞的硬朗模样,这哪里是大家熟悉的“贤哥”呀!人人的心都沉重如铅,以至手足无措。

机敏的何贤当然留意到这无声的痛楚,连忙握着大家的手,反倒先宽慰大家:“去美国治疗,打了一些针,累了些,回家乡休息一下就会好,其他没不妥,不相干的!”他笑着,似一脸光辉。

何贤自然是下榻于他曾亲眼看着一砖一瓦兴建起来的番禺宾馆。这里有一套“小春园”,一座“贤英楼”。如今,他已别无所求,只感到特别的平静与安闲。他想凭轩眺望一下繁荣的市井,宾馆里的假山叠石,池里的游鱼,池边的绿柳……

吃晚饭了。何贤对宾馆经理问道:“可有禾花雀么?”

对于一向不挑食的何贤来说,这一要求委实不寻常,无论如何,都要满足他!于是经理连忙拨打电话联系,终于,禾花雀送来了。

晚宴上,何贤美美地吃了一两只,不住地称赞:“好鲜味呢!”仿佛他第一次品尝家乡风味,让人听了心酸……次晨,许是家乡的一切唤起了何贤生命的潜能,他很早就起了床,拄着拐杖在宾馆中散步,又让人用轮椅推他到街上逛逛。

18日,何添由香港返番禺。何贤知道兄长也回乡,高兴得从下午三点钟就开始在宾馆的迎宾厅门口等候。不料何添的车误了点,直到傍晚六点才到达。何贤在迎宾厅门口焦急等待,足足等候了哥哥三个小时!在场的人,无不为他们兄弟之手足情谊感动万分。

何贤的病情被电告到广东省委。次日一大早,省政协主席梁威林、省人大常委副主任钟明、省委统战部长郑群……带着省里的医疗专家赶到番禺看望何贤。

中央首长叶剑英等也捎来口信向他问候致意。何贤见自己的病情惊动了这么多人,心里顿感不安。他强支病体,与来看望他的领导们谈笑风生,中午还起床陪客吃饭。何贤知道大家对他病体的忧虑,所以他要挺住,坚强地挺住。何贤24日要在香港继续化疗。人们已预先购买了22日回港的飞机票。可到了21日,他忽然改变主意,要留在故乡多住两天,24日才返香港。亲人和县委领导们万般无奈,只好顺他的意思,又退掉机票。

在令番禺人民难忘的、何贤返乡的10天光阴中,何贤早已意识到他无论去到什么地方、见什么人,都是“最后一次”了!

24日逼到眼前,光阴无情,何贤不得不动身返港,番禺的领导们一齐出动,为他送行。何贤这一去,将成永诀。离乡的一路上,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故乡的山山水水,忽然,他对身边的县领导说:“这次回来,我未及去游览莲花山。”县领导哽咽地宽慰他说:“养好身体,下次回来我们陪你去!”

何贤沉默没有答话。

车过大石桥,他张望桥东、桥西,不觉泪下……车队开到洛溪渡口,何贤望着离渡口不远的洛溪大桥的桥墩,对人们说:“大桥能如期完工吗?”县领导告诉他,“只会提前,不会拖后”,请他放心。

何贤多么希望能亲眼看到横跨河面的大桥雄伟的身姿啊!他多么希望自己这个被河网阻隔的家乡,能张开通衢大道啊!但自己恐怕等不到这一天了……想到这里,何贤禁不住又一次潸然泪下。

何贤到达广州火车站,省政协主席梁威林和广州市市长叶选平已等候在那里了。

最后的时刻———这是祖国对何贤的送别,也是何贤与故乡的永诀。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可谁也都避免说感伤的话……临上车时,何贤说自己又不想走了。他的小女儿何桂盈急了,央求说:“爸爸,我们先去香港复检一下身体,再回来好吗?”

“我不想走了……”何贤像个无助的孩子。列车,为长辞不归的游子迟了六分钟启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