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64、业大家和万事兴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据熟悉何氏家族的人士透露,何贤去世后,何氏族业的财产至今没有分。何贤生前在澳门、北京、广州和国外等地都有一些财产和家业,其中大丰银行是何氏家族的支柱企业。

何氏家人历经四代,气氛融洽,和睦共处,在何厚铧这一辈儿女中,只有他最充分地发挥施展了学业所长。他学的就是商家所能,做的也是企业管理,于是,何氏家人便在“何大家长”何贤先生去世后,全权托付厚铧来管理庞杂的家业。

何厚铧没有辜负家人的重托。1986年6月4日下午6时,澳门管理专业协会于东方酒店举行了一个名为“家族企业管理”的讲座。邀请的主讲人,便是当时担任澳门大丰银行常务董事兼总经理的年仅三十出头的何厚铧。

此次演讲,出席的有澳门工商界知名人士三十多人。何厚铧主要就家族企业架构、继承问题、家族企业的管理制度和执行、企业的发展和延续以及家族企业如何适应目前社会环境等问题,作了十分深入的探讨。

何厚铧认为,家族企业的延续和发展,最大程度取决于继承问题上,合理安排的接班人不仅要使家族企业得以生命的延续,更可以使它的潜力和活力得以长足发展,甚至是飞跃。

在何厚铧年轻、锐利又开阔的现代思维中,他认为家族式企业基本上没有一套圆满的制度。由于企业架构基础,是建立在家族的血缘关系之上,因此要达到公私分明,是族业主管者的最大困难。但家族企业的好处,何厚铧亦毫不讳言,而最重要的是,家族企业比非家族企业更有冲力和动力,因为各领导成员团结一致,目标一致,他们之间的关系和事业的维系,全凭信任和依赖。

何厚铧放眼未来,为适应社会的日益发展和企业的发展,那种旧有的传统,那种纯粹的全家族式企业管理,将日渐由半家族式企业管理所取代———比如邀请法律顾问、核数师、专业管理人才等加入到家族企业的领导层。

那次座谈会上,何厚铧以现代年轻企管人的大胆思路和开拓性理论引起了与会者的瞩目。

出席者纷纷就主讲题目向何厚铧提出问题进行讨论。

有人认为,家族企业顶多到第三代之后便会出现种种的矛盾,暴露许多的问题,包括继承、管理、合作等等。一代传一代,却由于家族血缘渐渐疏远,后裔数目裂变增多,亲属关系随之也会松弛下来,那么从前家族人中那种信任、依赖、合作关系等也难以继续维持了。何厚铧在这样的大事把握中,格外显出了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淡定与成熟。事实上,从前的确是有不少较大的家族企业,在到达第三代时已经需要上市,若无起色的则直接面临破产的危机……

在生意之道上,何厚铧比他的先父更加“兢兢业业,孜孜以求”。他是属于今天的年轻人,他要活出自己独特的一份价值,一番精彩。他把何氏家族的经营策略,纳入到现代企业开放式经营管理的新轨道、新阶段。

看着何厚铧长大的郑德叔说,由于受父亲的影响,厚铧很早就接触到祖国,加上回来后,更加相信祖国,了解祖国。刚开始回国时厚铧在内地做了点生意,但因他是行外人(学工商的不一定懂得生意贸易),曾在广东搞了点房地产,也不是很成功。“但铧仔头脑灵活,有智慧,对国家政策也比较了解,做起事来一步一步很稳,待接手大丰家业,算是事业上了道,也初有成就了。”

何厚铧的妻子刘渭桢,是香港人,家里也是做生意的。嫁入何家后,基本是家庭全职太太,但自己也打理点小生意(花店和洗衣店等)。她较腼腆清傲,不易令外人接触,但对待长辈老者,却十分尊敬,至于在公众社会活动中,则甚少露面。何厚铧夫妇生有一子一女,都是小学毕业后才送去加拿大读书的,所以两个孩子现今都在国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