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66、广结善缘息纷争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在继承父亲的事业中,何厚铧显露出他的管理才华。1993年10月,何厚铧被选为第七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他成为澳门地区当选此职位的第一人。1989年的一个晚上,计程车司机因不满意电召计程车只能在港澳码头候客的规定,在大批香港旅客抵澳时进行罢驶行动(根据电召计程车专营规章规定:电召计程车不能在公共场合停车候客)。如此一来,近千名旅客滞留码头,而澳葡官员又都已下班,对罢驶事件置之不理。

事后,记者这样描述:当时,一位身穿西服、手持“大哥大”的魁梧男子与几位随行人员悄悄抵达码头,打量过四周环境后,这位神通广大的男子用“大哥大”调度了澳门新福利公共汽车公司的多辆小型巴士,通宵营业,将所有旅客疏散至市区各处,迅速平息了一场风波。

不用猜,这神通广大的男子汉,就是何厚铧。

在澳门,因当局政府管理不善而引发的社会矛盾纷争屡见不鲜。1993年,澳葡政府颁布实施管制市面交通的新法例《道路法典》。由于法律条文不完善,使得有关行业难以在新法律的执行下进行正常运作。而后,由澳门八个交通运输建筑业社会团体联合组成的《道路法典》关注委员会曾多次向总督、立法会递交了意见书,并知会澳门中华总商会,要求政府暂缓执行有关条例,但均不得要领。

1993年7月20日凌晨,《道路法典》关注委员会属下团体决定采取停工行动。积极响应的全澳计程车、码头货车、往返中国内地的货车、混凝土车、吊车等交通行业全部停工罢驶。

在那非常时刻,除公共汽车外,全澳门的交通运输几乎全部陷于瘫痪之中。居民生活不便,游客望而却步,市面一片萧条,各行业骤然出现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澳葡政府坚持己见,停工团体也不甘罢休,双方争执不下,澳门的整体经济面临着一场严重的打击。情况如此紧急,若不及时解决,澳门将全面瘫痪,经济也将呈危势滑落低谷。

这时,中华总商会以平乱为己任,适时地起了积极协调的作用。何厚铧迅速接受中华总商会的委托,以商会副会长的身份直接参与事件的调解协商。他向有关的停工团体晓以大义,陈述利弊,讲明危害,呼吁各方克制,以社会大局为重,并承诺安排与政府磋商。在中华总商会调停下,《道路法典》关注委员会属下各团体,决定暂时停止停工行动,并令部分计程车提前复工。《道路法典》关注委员会发言人表示,结束停工行动是本着坚持对话而非对抗的宗旨,也是顾全本地民生及从大局着想。该“关注委员会”本着对中华总商会的信任,经过议决,接受中华总商会的调解,并希望有关问题能够获得合理解决。

在中华总商会安排下,《道路法典》关注委员会于7月23日在中华总商会及澳门街坊总会负责人陪同下,与澳葡保安司有关负责官员进行会谈。双方经过四小时的坦诚会谈,政府官员同意向最高当局反映民间意见,以便作出改善。事件终于暂时获得平息和解决。

在整个事件当中,何厚铧不辱商会重托和使命,始终以理智、协商的精神,以他的社会关系和应变能力,圆满解决了矛盾纷争造成的尴尬混乱僵局,从而赢得社会各界的尊重。在屡屡轰动社会、得以诉诸报章的众多社会事件中,何厚铧越来越呈现出“主角”形象,他的面孔越来越被大众谙熟,他的言论也越来越频繁地涉及到澳门前景和使命。

人们又怎知,还有更多鲜为传媒报道的事端,在澳门层出不穷,尤其在回归前的过渡期内,纷争时常有恶化的态势。何厚铧次次都不厌其烦,不辞劳苦,都能令争执双方获得满意的结局而收场。从无数次调解并使之获得合理解决的事件中,何厚铧显出令人折服的才智。“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何厚铧办公室的一幅书法墨迹,平实无欺而又意味深长,这不正是他那坦荡的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