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67、濠江精英主流派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1987年4月13日上午11时半,中国总理和葡萄牙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西大厅正式签署了《中葡联合声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李先念、姬鹏飞、吴学谦等出席仪式。北京中央电视台通过人造卫星向全球转播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由澳门各界社团和知名人士组成的观光团,也在场观看了中葡联合声明签署仪式。

何厚铧无疑是出席签署仪式的澳门各界人士观礼团中较引人注目的一个人物,他不仅成为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者,更是一个参与者。根据1987年中葡两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声明,澳门将于1999年12月20日回归祖国怀抱,设立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

为了具体落实“一国两制”,为设立澳门特别行政区准备基本法律,1988年10月,由国务院港澳办有关官员、内地法律专家和澳门各阶层人士联合组成了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何厚铧以其对澳门社会的卓越贡献,被委任为副主任。在起草基本法期间,何厚铧和其他委员一样,风尘仆仆奔波于京、澳等地,为制订这部未来特区的基本大法废寝忘食。

“这是人生的一段宝贵经历。”何厚铧回忆与全国著名法律专家和澳门委员共事的难忘日子时,不无感慨。“我自己身为一个澳门人,能参与制订这个关于澳门的历史性文件,具有重大意义,为今后的实际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为了令这部基本法更能适合澳门的实际和更具生命力,澳门各阶层人士又组成了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对这部历史性、宪法性的法律文件进行全面、深入的讨论,广泛听取澳门各阶层包括土生葡人的意见。

何厚铧又以其广泛的社会代表性获选为咨委会副主任委员。基本法咨委会为了收集意见和反映意见,做了大量的工作,从正式会议到深入民间社团,委员们都为完善这部特区法律而尽心尽力。何厚铧曾乐此不疲地对记者说:“当时我工作量很大,有苦有乐,但却狠充实。因为这是一项多么有意义而富有建设性和挑战性的工作啊!”

对于这段以艰苦劳动换回的成果,何厚铧自认为有两点满意之处:1、在基本法的起草过程中,澳门委员的确尽心尽力反映了实际问题;2、他个人深切体会到中央政府确实十分关切澳门未来,在一些实际问题上,只要不违反中央的政策,都尽量照顾到澳门的实际情况。

例如,澳门存在土生葡人问题,这是香港基本法没有遇到过的,而在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内,这个问题就有了较好的体现。

未来澳门特区立法会中,就没有香港特区基本法中非中国公民议员不得超过20%的规定。这是照顾到澳门存在一定数量的土生葡人的实际。对将来立法会议员的选出,仍保留了现今使用的直选、间选和委任方式,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政治架构,这对澳门的平稳过渡是有利的。

还比如,对于将来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主席的甄选条件,都较之香港宽松。……

“事后看来,基本法的这些条文对于澳门的稳定有特别的意义。”何厚铧的感受恐怕比任何人都深刻。虽说澳门特区基本法在制订和咨询过程中都还比较顺利,但何厚铧和其他草委、咨委们都遭逢了一次今生难忘的严峻考验。

原因不言而喻,用何厚铧的话说:“那时候,适逢北京那场政治风波,大家都要花很大力气保持澳门的稳定。一批又一批内地委员来澳门参加会议,我们既要保持咨询工作在开放和活跃的气氛中进行,又要提防挑拨和破坏,难啊!”

多数国人未必知晓的情形,是那期间有人在会议上撕毁发言稿,在会场外焚烧基本法,可咨询工作仍然在民主、开放的气氛中顺利进行,并且赢得了广大澳门同胞包括土生葡人的认同,这凝聚了何厚铧和草委、咨委们的多少心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