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传》

第十二章 建立一种世界工业

作者:外国人物传记

在前面的篇幅里,已经简要谈到在斯堪的纳维亚、芬兰和德国的第一批工厂,以及阿尔弗里德·诺贝尔为了使他的硝化甘油炸葯进入欧洲和美国市场而进行的开拓性的斗争。这一切都是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之前,以真正明确的目的,但却在困窘的经济条件下进行的。后来的形势有了很大好转。硅藻土炸葯以几乎无可比拟的速度受到人们的欢迎,从而给这位发明家和他在各国日益发展的企业带来了大量收入,来自很多方面的资本投资也大量增加了。然而象通常那样,他仍然要同反对者、严重的竞争和仿造者进行斗争。

为了给诺贝尔的公司、它们的工厂和市场勾画一个清楚的轮廓,最好是分别介绍每个国家或地区的情况,并且尽可能将它们后来和直到现在的发展情况,摘要说明一下。

德国公司

从一八六五至一八七三年,这位发明家非常朴素的住宅和私人实验室都在克鲁梅尔,公司的营业办公室则在汉堡。

“阿尔弗里德·诺贝尔公司”这家企业,就是从这里将数量不断增加的硝化甘油炸葯,不仅发往广阔的德国市场,而且很快也运到其他欧洲和海外市场。一八七○年后,在各地接连建成的新工厂,便承担了全部供货生产。

克鲁梅尔工厂曾于一八六六年及一八七○年两度被爆炸摧毁,一八七六年又被重新建立起来,并且扩大了范围,原来的企业被改组成一家生产硅藻土炸葯的有限责任公司,总部仍然设在汉堡。一八六八年于扎姆基和一八七三年在普雷斯堡兴建的大型工厂完工后,奥地利和匈牙利的顾客大量增加,这家公司第一次改名为“德国—奥地利—匈牙利黄色炸葯有限公司”。然而,很快便发现没有带上诺贝尔这个招牌名字是个错误,于是又将公司的名字改为“黄色炸葯有限公司,原阿尔弗里德·诺贝尔公司”。

法国人保罗·巴布从巴黎的诺贝尔公司调到汉堡,在以后的四年里,他一直是那里一位有能力的组织经理。与此同时,诺贝尔在汉堡的两名助手被调到巴黎的“法国总公司”工作,这是国际企业人员交流政策的一个早期范例,汉堡公司开张时的资本为三百五十万马克,其中多数属于诺贝尔和巴布。作为诺贝尔多方面活动之一的政治和行政因素,使得有必要在此后不久,便为奥地利和匈牙利另立了一家公司,即总部设在维也纳的“诺贝尔黄色炸葯有限公司”。

由于贸易条件的顺利、这位发明家不断改进的专利发明,以及基于这些专利发明的新产品的制造,人们总是愿买这家公司的股票,它的股金也就不断增长。从原来的三百五十万马克,增到一八八八年的五百万,一八九八的的九百万,一九○八的一千二百万,一九一八年的三千六百万。在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二三年间,竟然逐渐增加到二亿五千万的资本股票和五千万的优先股金(后者只供德国买主购买,作为批发资本转移的担保金),这当然是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严重通货膨胀造成的。当一九二五年这家公司成立六十周年之际,股金已被稳定在三千万德国马克。

阿尔弗里德·诺贝尔信赖的朋友古斯塔夫·奥弗施拉格博士,从一八八九年起的三十年左右,一直是公司的董事,后来还担任了总经理。熟悉他的人一致证实,他曾在这家母公司干得很出色,并且为它在国外的利益,例如在重要的外瓦尔地区,作了卓越的贡献。

在十九世纪的六十与七十年代,这家公司在德国市场上最倔强的竞争者,是在科隆地区奥普拉登的“莱茵黄色炸葯制造厂”、汉堡的“德国爆炸材料有限公司”和德累斯顿的“德累斯顿黄色炸葯制造厂”。但在一八八六年,阿尔弗里德·诺贝尔成功地在价格和地区方面,将这三家公司控制在由他自己的德国和英国公司组成的卡特尔之内。这项国际协议在一九一四年的大战①爆发后,当然遭到突如其来的破坏,但在第二年,上述公司便被汉堡的“黄色炸葯有限公司”所兼并。

--------

①指第一次世界大战。—编者注

自一八八九年起,这家公司便同柏林的一家炸葯企业“科隆——罗特魏尔有限公司”,有着对前途重要的利润和冒险分摊协议,每年的清算是通过特别为此成立的一个公司进行的,这个公司就是汉堡的“阿达斯特拉管理有限公司。

本世纪头十年内,“黄色炸葯有限公司”以其一千二百万马克的股金,有六百名工人的克鲁梅尔工厂,以及它的三个德国附属公司(施莱布什、萨尔韦林根和彭斯塔斯),成为欧洲最大的炸葯公司。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德意志帝国的催逼下,有着二千七百名工人的克鲁梅尔工厂,在狂热的军工生产方面起过重要作用,它曾生产了制造弹葯所需要的混合无烟炸葯,以及各种附属品等高效能爆炸物。凡尔赛和约的条款规定立即停止这方面的生产,因此,整个工厂的炸葯产量急剧下降。

工厂遭到了严重的影响,而战后的几年又是阴郁的,但却并不缺少资金和德国精神。关键在于寻求一些从生产角度来说纯属和平时期的产品,以便通过仍然存在的优良技术源泉:工程师和工人,未遭破坏的机器和实验室等,来制造这些产品,诺贝尔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使工厂转向和平时期的形势需要而焦急。在一种危机的时期里,这家公司努力的结果,对于国家的经济生活和恢复,以及对于科学,也都有着巨大的重要意义。

在克鲁梅尔建立了一座大型的研究实验室和两座新工厂,一座生产人造丝,另一座制造“维斯特拉”化纤,这两种纺织纤维产品,都是以低硝处理的纤维素为基础造成的。这些后来在纺织工业中起过巨大作用的新型产品,在其制造过程中的很多技术问题,都是以阿尔弗里德·诺贝尔于一八九三年到一八九四年在圣雷莫的实验室里进行的私人开创性研究和设计为基础解决的。“德国爆炸材料有限公司”的三家大工厂(瓦恩、古森、杜伦),也投入硝化纤维的生产,其产品包括赛璐璐、人造丝、人造革、漆、胶和发光合金的白炽罩等。一九二○年,从原公司分出单独设立在朱利奇的“诺贝尔胶片公司”组成,生产制造电影、x光和业余摄影用的胶片。

一九一八至一九二四年间,黄色炸葯有限公司,买下了接着要提到的四家德国大公司的多数股票,这些公司也已经转到生产民用炸葯和其他一些重要的工业用品。这家公司通过一些特设部门加强研究工作,尽管条件困难,但却以伊曼纽尔和阿尔弗里德·诺贝尔那种追求进步的精神,使产品在很多方面得到改善,新的机器和生产方法也被采用。买下的四家公司是:

汉堡的“碳质炸葯有限公司”,它在施菜布什有一个生产合成树胶、虫胶片和油漆的工厂;在基尔还有一座生产钢丝的工厂,这家工厂在战争期间曾为海军制造过水雷和雷幕材料,现在则被诺贝尔公司组织生产工业、矿业、航运和渔业需要的各种型号的钢丝、绳子、金属丝和网制品。

汉堡的“纳恩森爆炸材料有限公司”,它在多密茨的一座工厂,利用阿尔弗里德·诺贝尔一八六五年发明的最新形式,生产工业需要的各种类型的爆炸雷管和引爆剂。

多特蒙德的“德国西部爆炸材料有限公司”,制造矿山使用的炸葯及其附属材料。

科隆的“控制工具有限公司”,它在符根多夫的工厂生产各种木器螺丝材料;在威斯特伐利亚州的霍帕克,还有一座生产蓄电池和矿用灯等产品的工厂。

值得提到的另一个方面是,由于诺贝尔公司的鼓励和支持,在新巴贝尔斯堡,建立了一所杰出的“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局”某些有世界重要意义的试验曾在这里进行过,并曾对化学和技术事务提供过许多咨询意见。

德国诺贝尔公司于一九二六年,再次联合成不仅类似英国的公司,而且类似“i·g·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当时仍为德国最大的工业企业);事实证明,这一措施有利于以后取得良好成果。。公司的总部也由汉堡移到靠近科隆的特罗伊斯多夫。

一九二九至一九三九年的和平岁月,是这家公司的兴隆繁荣时期。这时,它的母公司有三千名工人,股金达四千七百万德国马克,利润也很高。

接踵而来的是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五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阿尔弗里德·诺贝尔死去与和平奖金设立四十多年后,他在一八六五年设计的作为一个和平工业进行生产的克鲁梅尔工厂,变成了一家有九千名工人的德国最大的弹葯厂,无情地为死亡和破坏服务。在当时良好的发展阶段中,一切建设性的工作都被推置在一旁。说也奇怪,这家工厂直到战争将近结束时,长期没有遭到破坏。只是到了一九四五年四月的一个白天,在盟军的一次空袭中,它才被一千多枚重型炸弹所摧毁,而这些炸弹所使用的炸葯,也正是以阿尔弗里德·诺贝尔自己的发明为基础制造出来的。在战争快要结束时,所有的金属材料均被没收熔化,来满足希特勒的军工需要,甚至连为纪念这位黄色炸葯的发明家和工厂创始人而在前院建立的一座上面镌有“技术胜于自然力”的大型铜像,也未遭幸免。但是,后来在废墟中找到了阿尔弗里德·诺贝尔的半身塑像,虽然它被弹片损坏,却依然屹立,已被安安放在这家公司的办公大楼里。它在这里以安详但却忧伤的眼睛,继续注意着现在的董事们,自一九四五年后,其中有一名董事是英国的管制军官。

克鲁梅尔工厂的生产当然不可能恢复,但这家现已改名为“诺贝尔黄色炸葯有限公司”的德国母公司,却仍在进行工作。它的总部还在特罗伊斯多夫,在其他未被破坏或重建的地区,有现代化的工厂和办公室。

克鲁梅尔工厂区,是在莱茵河畔起伏不平的一片坡地里,现在那里野草丛生,只剩下一座办公楼没有遭到破坏。汽车疾驶,现在这里的一切就象一八六五年当年轻的诺贝尔带着各种计划首次进行现场勘察时那样平静。密茂的杂草,已被后来建立的厂房废墟掩盖起来。那所已被摧毁、但未被遗忘的小小砖砌平房,是阿尔弗里德·诺贝尔在那里坚持试验直到制成黄色炸葯的地方,正是在这座小平房里,他首次造出了一小包炸葯。

在工厂附近的格斯塔赫特小城,仍然可以找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开创时期的痕迹。象本特森、彼得森、斯文森和尼尔森等很多纯瑞典人的姓,是当年跟随诺贝尔迁居这里的工人和工头们的子孙后代,这一切使我们可心想象到将近一百年前,工厂是怎样开始创建的。

在本世纪五十年代,瑞典救济组织在这里被夷平的地区,建立了一座瑞典教堂,这座教堂成为安排孤儿和各种难民的秩序良好的居民区的中心。

苏格兰、英格兰及其殖民地的诺贝尔公司

这位发明家在他的旅行中,经常访问维多利亚女王和格拉德斯通首相任职时期的英国。他通常是首先并且在最大程度上在这个国家寻求保护他的发明专利权。但由于不是在当地制造、而是从克鲁梅尔进口专利爆炸油所发生的事故,使得最初在英格兰生产黄色炸葯成为一件难事。诺贝尔原想试图调动火葯制造商对黄色炸葯的兴趣,但他们对这种局面也无能为力。

因为爆炸油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严重事故,使英国人民对任何与硝化甘油有关的东西都很不信任。一八六九年一项议会法案,禁止“在大不列颠制造、进口、销售和运输硝化甘油,以及任何含有它的物品。”当初,这看来是对整个计划的致命打击,特别是他在这个时候同最有影响的咨询人之一,著名的英国化学教授弗雷德里克·艾贝尔进行第一次接触时就碰到了坏运气。艾贝尔在科学史上是有名的人,特别是以他对化学稳定作用及火棉应用的发现著称;他曾多年献身于火棉应用的发展研究工作。在这方面,他还有着个人的经济利益。当硝化甘油法案通过时,他是政府和议会的专家顾问。很自然,他要把诺贝尔看成是一个有威胁性的对手。因此,他从不错过任何机会,甚至利用他的官方讲坛来顽强宣扬他的观点,说什么如果可能的话,黄色炸葯将比硝化甘油对社会有着更加严重的危险,而他所发明的火棉,则有着无限的优越性。直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建立一种世界工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诺贝尔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