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传》

第十四章 在俄国的诺贝尔兄弟石油公司

作者:外国人物传记

为了说清诺贝尔尽管自己有一些大公司需要花费很多精力来经营,他却还揽了一些别的事情做,这就有必要触及他哥哥们在俄国的公司,以及他同他们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在俄国石油工业方面的合作。

正象我们知道的那样,他的哥哥罗伯特和路德维格,在一八五九年没有随同他他们的父亲回到瑞典。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他们曾在芬兰和俄国以各种设想奋斗过。经过多年的艰难波折,他们在十九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期,终于在圣彼得堡建立了自己的生产机器和武器的工厂,从而成为他们父亲从事过的老机器制造业中的主要企业家。路德维格·诺贝尔的枪炮制造厂,通过提供第一流产品,曾在亚历山大二世和三世决定命运的麻烦时代,在民用和军用方面都取得了好名声。

一八七三年,通过罗伯特对高加索巴库丰富的石油储藏进行的幸运接触,他果断地购买了那里的一些开采特许权,加之两兄弟卓有远见和辛勤地进行了大规模开发,他们的事业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重要方面。

路德维格在圣彼得堡提供了开张资本之后,罗伯特搬到了巴库,靠近他的开采区建立了一座石蜡油(煤油)炼制厂,在困难的条件下以巨大的精力工作着。在头五年里,路德维格要设法用自己的资本为这家企业提供资金,但是,当石油从逐渐增多的钻井里喷射出来之后,以及在石蜡油成为俄国通用的照明油,对不同种类的石油需要量增加之后,最主要的就是扩大规模,以便维持其盈利能力,和迎接现在兴起的竞争。

一八七七年,在巴库地区有不下二百家小型石油企业,都是由一些全无训练的企业主,用非常原始的方法经营的。他们总共生产大约七万五千吨炼制过的石油,而罗伯特·诺贝尔则生产二千五百吨。这时,某些相邻的大一点的公司,开始从罗思柴尔德遍处伸手的银行企业取得资金,以便作为采用诺贝尔那种比较现代化的勘探和生产方法的手段。俄国对石油产品征收的出口税最高,但却没有进口保护,这意味着当时在全世界胜利发展的洛克菲勒的美孚石油公司,也出现在俄国市场上,结果是使本国生产的石油价格大跌。

路德维格·诺贝尔这位最有组织眼光的兄弟,曾试图同这一大群制造商就持久价格达成协议,但是一直没有成功,因此,他正在进行更大的计划。他要通过使企业合理化和大规模扩建的办法投入竞争,但这要求巨大的资本。他的自信、精力和工作能力,都是绰绰有余的。罗伯特已经作好了必要的准备工作,克服了许多几乎是人力所不及的障碍,现在,路德维格要来表现一下怎样在成功的道路上再前进一步。

在圣彼得堡的七位机器制造业的商友,同意成为股票持有者;一八七七年在访问巴黎时,路德维格设法使阿尔弗里德对这项筹划感兴趣,于是,“诺贝尔兄弟石油生产以司”于一八七九年成立了,内部一直把它称作“诺贝尔兄弟”。公司的总部设在圣彼得堡,股金资本为三百万卢布,分属十名股东持有。路德维格用了他所有资产,取得了多数股票,阿尔弗里德贡献了三十分之一,而罗伯特则由于他的发现和创始工作,被给予十万卢布的股票。,由于他的健康原因,也因为他作为一名通常的董事长,很难想象能使自己适用有限责任公司这种形式,第二年他便回到在瑞典的家里,在那里作为一个土地所有者谋生,直到一八九六年死去。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时,两家大型企业压在路德维格的肓膀上,考虑到当时的形势和生产的产品,哪一家也不能丢掉。在移居的一些瑞典工程师的帮助下,他在里海海岸建立了各种大工厂,以及通过陆运和水运的一个有效的石油分配系统。

石蜡油、汽油和所有的石油副产品,都是从原油生产出来的。操作需要的机器和炼油所用的硫酸与苏打等化学剂,也都是在那里制造的。这家公司建有自己的煤气和电力厂、机器制造厂和实验室。它自己的输油管和油罐火车,使石油很快地通过荒凉的原野,送到瑞典人建造的世界上第一艘(1878年)蒸汽油轮上。这些油轮主要是在伏尔加河、里海和黑海航行。有这么一种说法:“除了高效炸葯之外,便利的油轮,是世界应该感激诺贝尔家庭的一项影响最大的成就。”

奇怪的是,当诺贝兄弟活着时,从来没有在俄国建立硝化甘油或黄色炸葯工厂。他们自己使用的,以及俄国所需要的数量不小的炸葯,都是从阿尔弗里德·诺贝尔的欧洲公司进口的。为了这项进口,路德维格把在圣彼得堡的法俄黄色炸葯公司,作为他的总代理行。

只有路德维格·诺贝尔自己,能够取得将黄色炸葯引进俄国市场的贷款。他通过讲座和表演,使人们知道它的实际应用,同时还必须克服其中不少是来自政府的反对。由于从进口的地方到遥远工矿区之间很长的距离以及老式的不适宜的运输手段所造成的巨大困难,也逐渐被真正的诺贝尔精神所克服了。

石油收入很大,信贷条件也好,但是,路德维格却是这样一种工业领导人:他认为积聚资本,不如完善公司设备、提高产品质量和改善工人条件重要。

由于很多同时发生的情况,这家正在成长的公司不久就遇到了风暴。它必须同出自嫉妒、仇恨和诽谤而进行的纵火、侵盗及肆意破坏而斗争。这家公司新建的几艘油轮沉没,巴库地区的一些工厂遭到火灾。然而,什么也不能吓倒极为乐观的路德维格,使他不去进行改进和重建。他自己为工人们支付社会福利机构的费用,这在那时候是很突出的事;他还建立了一些学校、住宅区、蒸汽厨房和医院。甚至连公园和体育场,也在这个由于供水不足而没有树木的草原地区修建起来了。他还建立了职工奖励制度,这不仅在俄国,而且据知在世界各地,也是一件前所未闻的事情,直到五十年之后,这才被比较普遍地应用起来。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最初的几年获利很多,但大量收入立即被经常的扩建所吞噬。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五的红利按股票分配;五十万卢布用作奖赏,而债券贷款则被取回用于新的建筑。这一切意味着,这家公司很快便感到资金周转不足。

当关于这种支出的年度报告和路德维格更大的工程计划到达巴黎有经验的阿尔弗里德手里时,他对他的哥哥路德维格,以忧虑的语言提出了警告。阿尔弗里德对所有的事情都很廉虚,尽管他的健康不佳;但在花钱方面仍很谨慎。一八八三年,他终于去了一趟圣彼得堡;他发现纯粹的技术建设和巴库发展工作的制度表是正常的,但他不得不为帐目的管理不善而严厉责备那些俄国的财务经理们。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需要的难忘的一课。一些夸张的工程被砍掉了,这一次他还允许自己被选为公司董事。从那时起,由于他对石油企业明显有了真正兴趣,他答应在需要提供某些帮助时,他将尽力而为。时过不久,也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

新的逐渐改进的钻探方法,使得整个巴库和巴拉赫纳地区都打了窟窿,似乎永不枯竭的原油,从四百口油井流到几百座工厂里。此外,炼制的石油还从美国源源而来。结果是是在一八八四年,出现了严重的过剩和积压,以致煤油的价格被迫下降到前几年的三分之一。这种形势使整个地区危险不安,而诺贝尔公司遭到的打击更加严重;这家公司在产量(占总产量的百分之五十)、库存(九万多吨)及工人数字(七千人)方面,都是无与伦比的最大的一家。

生产还要继续进行;但现在由于资金短缺,完美的组织和上等的现代化生产及运输设备,又有什么用处呢?

十一万多吨煤油使贮油罐装得满满的;而公司的二十六口油井和十四口喷井流出的原油,已经溢出了储油池的堤坝。与此同时,由于缺少储藏的地方、运输困难和市场不足,不得不将六万吨石油烧掉。这不仅是一项直接损失,而且还要付出额外的花销,造成危险的技术困难。总的气氛是紧张的,当地工人和居民的态度,是敌对与带有威胁性的。关于“巴库大灾难”的谣言很快传播。在圣彼得堡和其它大城市的股票交易所和银行也受到影响,贷款利率提高了,对生产过剩的企业主提供的信贷被卡得很紧。

诺贝尔的企业对提供油罐车辆和油轮的公司欠债很大,国税还得照付不误。巴黎和圣皮得堡的银行家冈兹伯格,威胁要收回一百多万卢布的贷款;而在伦敦和巴黎向著名的银行寻求贷款的试探,可能是由于罗思柴尔德的背景,一律遭到客气但是坚决的拒绝。从这时发的大量电报和信件中,可以清楚看出当时形势确实错综复杂,困难重重,但也由于那些谣传引起的惊慌情绪而被夸大了些。很明显,以路德维格为首的诺贝尔公司的技术领导,是精明练达的典型,总是走在时间前面;但是那些俄国商业助手却没有这种水平。简而言之,管理这样一种现代化发展的任务,对于他们来说是不胜任的。

虽然阿尔弗里德·诺贝尔的健康状况不佳,他还要为自己正在迅速发展进程中的宠大组织操心,但却不能不出面干预了。他既不急躁也不拖延地提供了劝告和帮助,再次尖锐地批评了公司的财务专家,但“对我的哥哥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没有漏失地完成这样宏伟的企业所取得的卓越个人成就,表示羡慕。”他现在和从前一样,以其巨大的经验、谨慎和对企业发展的预见,提供了宝贵的援助。除了他的很多调查和在生产方面的纯技术改进外,他还给了相当大的金钱帮助。通过提供四百万法郎的低息短期贷款,购买大批新的股票证券,他使得这家公司的形势转危为安。红利逐渐由原先的百分之二十和百分之十五,降到百分之二。他把自己的俄国公债券,拿出作为对这家公司征收的利润税款的保证金,以及作为它从俄国国家银行借用的一百万卢布的帖现贷款的抵押;他同路德维格还把自己在这家生产公司的全部股票所有权也都转让出去。

这一切挽救了局势,大机器再次开始运转起来。但这不过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发生的事例这一。此后多年,这家公司还有很多别的困难,这两位性格暴躁、特点不同的兄弟之间,也有着严重的意见不合。大批金钱经常处于危险之中,使他们从来不能掉以轻心。对观念论兴趣很浓的路德维格,总想个人拥有和资助他的企业,从而将它纳入自己负责和完全操纵之下;他想在这个只有很少几名股东的家庭企业里,制造一个更小的“独立王国”。他厌恶股票交易的预测和手续,这引起了外部股票持有者的干预。另一方面,阿尔弗里德的经验,使他具有一位发明家的处事观点: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事事精通;一家商业企业一旦在良好的基础上开始之后,就应该马上放心地交给那些在各个特定方面称职的人。下面的商务经营和财务等责任,应该尽可能分给更多的人去管理。这两兄弟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都不贪财。他们热爱工作,但对工作报酬的喜爱,只是由于它能够成为有用的流通资本,或者用来为某些值得的目的投资。这一特点,显然是从他们的父亲伊曼纽尔那里继承来的。他们两个人在掌管资金方面,总的说来具有一种罕见但却无可非议的性格。只是在具体的用钱方面,他们各有不同的作法。

阿尔弗里德·诺贝尔在一八八三年写信给路德维格说:“我们意见分岐的唯一之处是,你是先积蓄后赚钱;而我则建议将来最好是先借钱后扩充。如果我们把这个不同的计划除外,那么,我象你一样赞成发展。”路德维格写道:“作为一个站在商人和簿记员前面,有着勇气和诚实,以及坚决履行自己义务的人……你所给予我们的帮助有很大价值,我希望人们将不再象现在这样,说什么诺贝尔兄弟公司是路德维格·诺贝尔的公司。”

伊曼纽尔·诺贝尔的三个儿子,都象他们的父亲一样,是诚实正直的人,人们无论做什么事,都坚信自己做得对。从他们父子身上,可以看出在采取一项决定时的某种固执性,他们总是要在深思熟虑之后,才提出自己的主张。

诺贝尔兄弟石油公司后来变化甚大的历史,超出了本文的介绍范围。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一八四二年由父亲建立的机械厂,和儿子们搞的开创性石油公司,都在诺贝尔的后代(1890—1817)熟练的指导下,发展成为巨大的世界性企业。在本世纪初的几年,诺贝尔在巴库的石油生产曾超过美国。

在二十世纪第二个十年里,当沙皇的帝国和整个俄国的社会结构都被共产主义革命①投入熔炉时,兴隆的诺贝尔公司当然也免不了如此。这家公司和与它相关的几百万财富,均被没收和国有化了。在最初的动乱年代里,生产曾急剧下降,但于三十年代便在新政权下恢复起来;由于诺贝尔家族长期着眼的计划,它在世界市场上再次成为一个有意义的因素。但在开始的时候,所有的石油,都被用来供应本国市场迅速增长的需要。

--------

①指一九一七年在俄国爆发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编者注

一九一八年,诺贝尔家族的所有成员,不得不留下他们拥有的一切东西,经过巨大的困苦,作为难民离开了俄国。七十五年来,他们在这个国家曾提供过无法估量的服务工作,就此宣告终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诺贝尔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