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传》

第十六章 工厂、生产及其他

作者:外国人物传记

某些有意义的数字,可以帮助说清诺贝尔公司的发展情况。

在黄色炸葯最初投入市场的一八六七年,由当时仅有的温特维肯(瑞典)、利萨克(挪威)和克鲁梅尔(德国)三家工厂生产的炸葯,总共为十一吨。十年之后,从世界各地十六家工厂生产的各种黄色炸葯,超过了五千吨。在全面踏实地进行企业组织工作时期的巨大利润、显著扩展和经济稳定,反映了需要和生产的猛烈提高及诺贝尔公司的成功。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大量投资,诺贝尔公司和托拉斯由于分红多,它们的股票在投资市场需要量很大,其原因之一要归功于诺贝尔这个名字。

在一八九六年,阿尔弗里德·诺贝尔去世时,在二十个国家拥有诺贝尔总公司;在全世界有几百座工厂,根据他的专利权生产炸葯和附属品。下面的表格,列举了当时比较重要的工厂:

澳大利亚  墨尔本

奥——匈  诺里斯多夫、普雷斯堡、圣兰普雷特、索伯斯多夫、扎姆基、祖恩多夫

比 利 时  阿朗东克、贝伦、大马塔尼

巴  西  马卡科斯

加 拿 大  阿卡迪亚、蒙特利尔、渥太华

法  国  阿布隆、库格尼、杰内弗莱、翁弗勒、保利勒、圣马丁、维拉弗朗卡

德  国  阿尔特伯兰、安兆森、本斯贝格、邦默伦、顿撒尔、敦瓦尔德、多米兹、埃尔、弗赖堡、福德、吉叶、戈斯韦格、克鲁梅尔、克鲁巴穆尔、莱姆巴希、卢塞德、奥普拉登、拉德贝格、赖因斯多夫、隆萨尔、施莱布什、文格斯特、瓦恩(二十三座工厂)

英  国  阿迪尔、阿克洛、法弗沙姆、海尔、彭布里、帕兰波斯、皮特西、沃尔瑟姆教堂

希  腊  皮雷埃夫斯

意 大 利  阿维利亚诺、森乔、奥内利亚

日  本  平坟

挪  威  恩格尼、利萨克尔

葡 萄 牙  特拉法利亚

俄国—芬兰  汉科、叶卡捷琳堡、施卢塞尔堡

南  非  扎尔的利欧泉、扎尔的莫德泉

西 班 牙  阿里戈维亚加、布尔西纳、博南扎、埃斯康布里拉、菲格拉斯、加尔达卡诺、新曼雷萨、奥维多、圣福斯托、圣巴巴拉(十座工厂)

瑞  典  博福斯、宇托普、格兰耶斯贝里、佩尔斯堡、温特维肯

瑞  士  伊斯尔顿

美  国  新泽西州的法明代尔、新泽西州的霍巴特港、新泽西州的肯维尔、宾夕法尼亚州的内斯克霍宁、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新泽西州的托姆斯河委内瑞拉博利瓦尔城

与此同期,诺贝尔工厂的大约总产量,可从下面的表格中看出来。(见图 1 )

在一八九六年,九十三家工厂的总产量为六万六千五百吨,产值大约为一亿瑞典克朗。十五年后,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几年和平时期,欧洲的五十座工厂和世界其他各地的大约二十五家工厂企业的生产数字,提高到年产量八万吨,产值一亿二千万克朗。在这一时期内,雇佣的生产工人估计共约一万五千人。

后来的生产数字更高。例如,在两次大战之间的一九二九年,产量为十七万吨,产值为二亿五千万克朗。有位炸葯专家曾经计算过:“一公斤黄色炸葯平均炸掉三立方米的岩石;以此推算,一九二九年爆破下来的岩石,大约为五百亿立方米,足够围绕赤道建造两道二米高二米宽的长城。”

诺贝尔拥有的工厂在本世纪前夕生产的大量炸葯、附属品及有关产品包括:各种弹葯:薄板、长条、管子和细丝等形状的黄铜,熟铜和铜镍合金,以及用来制造子弹头的铅或白铜、弹壳、硬币材料、绝缘电线和电报线等金属与合金制品;炼制的甘油及硝酸;硝化甘油、硝化棉,以及诸如黄色炸葯、爆炸胶、混合无烟炸葯和硝棉炸葯等以这两种产品为基础的很多不同炸葯;硝酸铅;苦味酸;化肥;雷汞;雷管;各种起爆剂和爆炸品;以及适应各种气候条件的安全导火线。不同产品的种类不断增加,在阿尔弗里德·诺贝尔死后的几十年中,又比原来翻了几番。

世界上第一次成功组织的“硝化甘油爆炸油”引爆,是由阿尔弗里德·诺贝尔于一八六二年五月,在流经他哥哥路德维格在圣彼得堡涅夫卡工厂区的一条小运河里,在水下进行的。最早在美国制造诺贝尔的黄色炸葯,是于一八六七年八月五日,在加利福尼亚洲的贾德森工厂开始的;主持建厂的是诺贝尔的助手瑞典人西奥多·温克勒,他是从汉堡派去作广告代理人的。他用当时造出的几镑黄色炸葯,于一八六七年八月十日在贝维尤铁路计划线上进行了在美国的第一次爆炸。美国的一份官方材料曾引用说:在九十年后的一九五七年,美国本国三十六座工厂的黄色炸葯产量,达到四十万吨以上。每天爆炸的黄色炸葯,大约为三百吨。在现代炸葯的帮助下,每年在美国开采的岩石、矿砂和其它材料超过十五亿吨。

在诺贝尔生前开始订货的最大一家主顾,是巴拿马运河建设当局,先后在一八七九年至一八九○年及一九○三年至一九一四年,向它提供了三万吨黄色炸葯。

最大的硝化甘油炸葯爆炸事故发生在一九一三年。当时,英国货船“明矾岭号”载着三百吨黄色炸葯,在开往巴拿马的途中,于美国马尔的摩的帕塔普斯科河中爆炸。

在已知的为了建设目的而在一次爆炸中使用的最大炸葯里,是本世纪四十年代初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卡塔利娜岛修建一道防波堤时引爆的一百五十吨胶状黄色炸葯,它在三秒钟之内,炸掉了约一百万吨坚固的岩石。

被阿尔弗里德·诺贝尔驯服的黄色炸葯和硝化甘油,就这样以它的巨大力量以及日益增长的重要性和应用范围,干预着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在通常情况下给人类带来很大的利益,但有时也造成可怕的危害。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的风景,被阿尔弗里德·诺贝尔的手臂重新作了安排;这不是通过黄色炸葯的力量,而是通过在原来的荒废地上设计建筑了生产黄色炸葯的工厂、发展居民点等刺激活动实现的。最突出的事例,也许是苏格兰的阿迪尔。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这个地区从没有水源的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空地,用诺贝尔自己在一八七一年说过的话说,那里是“连兔子都难以找到东西吃”的地方,变成了一座工业小城,有着良好的水陆交通和自己的水、电、煤气系统。在后来的十五年间,它茁壮地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炸葯中心之一,提供世界炸葯需要量的十分之一;而这一切都是在诺贝尔本人活着的时候所看到的。

一九二六年之后,“帝国化学公司诺贝尔部”这座新的世界著名的研究中心,就建立在那里;它的人员不断增加,在一九五八年,仅科学工作者就有八百多人。

有两座围绕诺贝尔企业发展起来的繁荣城镇被命名为“诺贝尔城”。一座是在加拿大安大略地区的休伦湖畔,紧靠于一九五九年通航的世界上最长的运河圣劳伦斯航道,另一座则在加利福尼亚州。

因为有些近似的仿制品经常欺骗公众,诺贝尔公司,特别是在英国的公司,必须经常指出:“诺贝尔炸葯有限公司的商标底下,凡未注明‘格拉斯哥’字样者,都不是真货。”曾经有一家炸葯制造企业,将其工厂所在的乡村居民点改名为“诺贝尔”,并长期把它的产品说成是“真正诺贝尔炸葯”;从这件事例中,人们就可以理解注重商标字样的必要性了。

在世界很多城市的那些以诺贝尔命名的建筑物、机构、广场和街道,使我们经常想到这位瑞典发明家自己以及其家庭所作的具有深远世界意义的工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诺贝尔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