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传》

3 开辟第二战场之争

作者:外国人物传记

丘吉尔回国后,立即发现由于社会舆论对战争失利局面的议论导致了不利于政府的消极情绪,他决定就信任问题举行一次议会辩论。1月27日,辩论开始后他首先发言,在宣布隆美尔的部队有2c3的人“受伤、被俘和阵亡”之后,他坦率地称赞隆美尔“是一位极其果敢而机智的敌人……,若撇开战争带来的巨大破坏不谈,我可以说他是一位伟大的将军。”丘吉尔还谈到了对苏援助,谈到华盛顿之行的政治和军事成果,最后,他以退为进地谈到了面临的困难和他应负的责任。他说:“我就是议会和全国应该责备的人,因为我为它们服务得不够好。虽然发生了过去的错误,而且今后还会发生,可是我若得不到它们的信任和诚心诚意的帮助,我也无法有效地为它们服务。”

丘吉尔的演说极为成功。当下院进行信任表决时,丘吉尔内阁以464票对1票的比数获得了几乎一致的拥护。但是,战争局势仍在进一步恶化。在北非,隆美尔发起了重新夺回班加西的攻势。在新加歧,大约6万名驻军2月15日向人数少得多的日本侵略军投降。这一事件被丘吉尔称为“英国历史上最悲惨的灾难和规模最大的投降”。在北大西洋中,德国潜艇仍活跃异常,仅在1942年头两个月就击沉英国商船52艘。这些情况使英国政府的声望不断下降。

为了安抚社会舆论的不满,丘吉尔对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改组。艾德礼任副首相兼自治领事务大臣;克兰伯恩转任殖民地事务大臣;格林伍德虽无行政才能,但他在其党内地位突出,所以仍留在政府内;金斯利·伍德仍任财政大臣,但退出战时内阁;比弗布鲁克正式出任军工生产大臣不到一个月便于2月底因病辞职,被丘吉尔派去履行一次“无明确任务的出访美国的使命”;奥利弗·利特尔顿继任军工生产大臣;拒绝在比弗布鲁克手下供职的克利普斯则担任了掌玺大臣和下院领袖。

但是前线继续传来坏消息。3月初,仰光沦陷于日本人,驻缅英军在哈罗德·亚历山大将军指挥下被迫退往印度边境。为了使印度抵抗日本人可能的入侵,丘吉尔接受艾德礼的建议,成立了处理印度问题的战时内阁特别委员会。该委员会派克利普斯前往印度以说服印度政治领袖接受战后取得自治领地位的建议。但甘地和尼赫鲁对此建议不感兴趣,他们要求立即重建印度政府,尤其要掌握国防部长一职。丘吉尔认为“对此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使谈判不得不中断了。尽管罗斯福发来私人电报试图使谈判继续进行,但未能使丘吉尔改变主意。因而印度的政体在战争中仍无变化。6月4日,因为美国海军在中途岛战役中击沉了4艘日本航空母舰,减轻了日本从海上入侵印度的危险性,才使人松了一口气。

在此期间,要求盟国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以减轻德军对苏联的压力这一问题被提了出来。5月,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访问英国,与丘吉尔政府就1942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从苏德前线引开至少40个德军师的前景问题进行商讨。当时,苏联是世界上最大的反法西斯战场,苏联红军面对着四百多万装备精良的德国军队的猛烈进攻,所以斯大林多次提出第二战场问题。罗斯福总统也认为有此必要,此前他特派总统顾问哈里·霍普金斯和美国陆军总参谋长乔治·马歇尔将军携带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拟订、并由罗斯福总统批准的题为《两欧作战计划》的备忘录前往伦敦,与英国政府讨论落实计划的问题。罗斯福总统4月3日写信给丘吉尔说:

“哈里和乔治·马歇尔所要告诉你的一切,均是我由衷之言。你我两国人民要求开辟一个战场,以便卸下俄国人肩上的压力。两国人民很有智慧,完全能够看到俄国人今天所杀死的德国人和所摧毁的装备比你我两国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即使还没得到全盘的成功,这毕竟是一个巨大的收获。必须实现这个计划!只有这样,叙利亚和埃及才能转为安全。纵使德国人发现了我们的计划,也毫不足惧。”

但丘吉尔对在欧洲大陆开辟第二战场一事一直有着更复杂的考虑,丘吉尔在原则上赞成开辟第二战场的计划,但他同时认为,“保卫印度和中东是极其重要的”,“我们所承担的大英帝国的首要义务是保卫印度不受日本的侵略”。同时,与其在欧洲大陆作战,丘吉尔认为倒不如进攻北非或者解放挪威北部。因为,“把两个强大国家的全部力量集中和配合在一个激烈的攻势中,是存在着种种困难的,我们决不能让含混不清的词句来使情况更加紊乱。因此,在英美两国军队能够在1943年在欧洲同德国人交手以前,填补空缺的唯一方式,是以英美军队强行占领法属北非,同时与越过沙漠从西边向的黎波里与突尼斯前进的英国军队取得配合。”

由于在具体看法上存在分歧,所以在与美国特使的商谈中,丘吉尔一直强调“要视形势的发展和准备工作的进展而定”。在与莫洛托夫的会谈中,丘吉尔“表现审慎、含糊。关于美国和英国准备在何时何地在西线反击德国的问题,不做正面的肯定回答”。

莫洛托夫在与英国政府的谈判中,还提出与英国签订一项长期盟约,并要求英方在盟约中承认苏联1941年的疆界。丘吉尔认为这样不仅违反英国对波兰作出的保证,而且也违反了大西洋宪章,因而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最后英苏双方同意签署一项为期20年的盟约,但其中不提及疆界问题。鉴于莫洛托夫还将访问华盛顿,所以丘吉尔建议莫洛托夫返回时再经伦敦,届时他将根据华盛顿关于第二战场问题的讨论情况再对此给予具体回答。

就在莫洛托夫出访期间,德军策划了针对苏联的规模庞大的夏季攻势。为了打乱希特勒的战略部署,苏军将领铁木辛哥在哈尔科夫以南发动了一次“破坏性”进攻,虽然德军的反击使其伤亡损重并败退,但这次进攻使德军的作战计划推迟了一个月之久,

丘吉尔对苏德战场的局势变化极为关注,他担心苏联人在得不到英美援助的情况下可能同德国签订和约而退出战争,所以当莫洛托夫返回时他同意了开辟第二战场。但是在致苏联政府的《备忘录》中,他申明无法作出具体承诺且使实现登陆带有附加条件。丘吉尔写道:“我们正在为1942年8月或9月登陆一事进行准备……事前很难预料到时候能否具备实现登陆的条件,因此我们在这方面无法作出许诺。但是,如果条件正常而又合理的话,我们将毫不犹豫地实施计划。”丘吉尔的这种作法被认为是为了英国国家利益而“玩弄外交手腕”。

但丘吉尔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是,“共同的愿望和善良的意志并不能克服无情的事实”,对细节的研究和对战略的考虑,使英美军事当局“都发觉没有能力准备这项计划”。为了对这一问题的前景和其他可能性作进一步讨论,6月7日,丘吉尔飞赴美国进行了第三次访问。在与罗斯福的会谈中,除了第二战场问题,丘吉尔还与其讨论并同意在发展原子弹方面开展工作。

6月20日,丘吉尔在白宫收到罗斯福总统亲手交给他的一份电报,上面的消息令他目瞪口呆。电报上说,北非战场上的托卜鲁克要塞被敌人占领,英军25000人被俘。后来进一步证实,被俘人数实际多达33000人。罗斯福当即问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丘吉尔:“我们能帮你什么忙?”丘吉尔回答:“给我们大量希尔曼型坦克,能给多少就给多少,并且尽快运往中东。”罗斯福立刻叫来总参谋长马歇尔将军,随即作出安排,调拨300辆希尔曼型坦克和100门自行火炮,并直接运送到苏伊士运河。这一意义重大的决定,成为丘吉尔此行的重要收获之一。

由于托卜鲁克的失利,当丘吉尔6月26日回国时,等待他的是由一位主要的保守党后座议员约翰·沃德洛—米尔纳提出的“对战争的指挥中心不予信任”的动议,这项动议得到了丘吉尔昔日的盟友、海军元帅罗杰·凯斯爵士的附议。丘吉尔不得不迎接议会中的新挑战。7月1至2日两天,议会中对丘吉尔战时联合政府的批评达到了gāo cháo。批评的言辞十分尖锐和激烈,但在提出建设性的替代措施方面,批评者们显得十分苍白无力。沃德洛—米尔纳批评丘吉尔身兼首相和国防大臣两个职务;但他在提出由国王的兄弟格洛斯特公爵来接任国防大臣一职时,却遭到了众人的反对。哈罗德·尼科尔森在日记中记述道:“一种令人惊慌和为难的浪潮席卷了下院,一片嘈杂的声音喊道,‘这个家伙肯定是头蠢驴’,这句话喊了足足有一分钟。”因为格洛斯特公爵德薄才鲜,声望极低是众所周知的,所以米尔纳的提议就显得很愚蠢,使他的批评也难以成立。

丘吉尔的答辩则显示出他政治家的聪明,他承认他未能预料到托卜鲁克陷落的悲剧,也并不为自己辩解;他通过摆出辩论对手的许多自相矛盾和错误的说法使对方理屈辞穷。在下院就不信任议案进行表决时,丘吉尔以475票对25票再次获得大胜。

这场风波虽已过去,但它使丘吉尔认识到,只有战场上的胜利才能稳固自己的首相地位。他想要亲自去开罗实地看看情况,但被艾登和布雷肯等人极力劝止了。在7月里,奥金莱克亲自指挥着第八军在阿拉曼建立起防线。当隆美尔的部队打来时,由于当地不宜于坦克行进,限制了德军装甲部队的威力。奥金莱克趁机组织了有力反击,俘虏了好几千德军,使局势稳定下来。7月下旬,罗斯福派霍普金斯、马歇尔将军和海军上将金,到伦敦与英方会商下一步的战略问题。因为英国的参谋长们固执认为1942年进攻欧洲条件不成熟,使马歇尔关于及早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意见未能坚持下去。当这些意见汇总到罗斯福那里后,他最后表态支持进攻法属非洲。7月25日,作出了关于此次行动的最后决定。

8月初,丘吉尔对中东的视察终于成行,他由艾伦·布鲁克陪同,并将老资格政治家史末资也请到开罗。丘吉尔在他俩的协助下,决定任命哈罗德·亚历山大将军接替奥金莱克的职务。本来还准备起用w.h.e·戈特将军任第八军军长,但因为布鲁克认为戈特过于劳累而倾向于任命伯纳德·蒙哥马利。此后不久,戈特将军因座机被击落而不幸罹难,遂由蒙哥马利担任了第八军军长。

8月10日深夜,丘吉尔直接从开罗飞往莫斯科,准备当面向斯大林通报关于改变在法国北部登陆开辟第二战场的决定。这是一个微妙的、困难的、然而又不得不完成的任务,丘吉尔对于会受到何种对待心中无数,但对自己将要表达的主要意思则十分明确。

8月12日下午5时许,丘吉尔的座机降落在莫斯科的首都机场。苏联人给予丘吉尔以最高规格的接待,安排他住进了城郊一座豪华别墅。当天晚上,丘吉尔前往克里姆林宫拜会了斯大林。在“阴森而沉闷”的气氛中,丘吉尔首先坦率地告诉斯大林,英美两国政府认为,1942年不可能在法国北部登陆以开辟欧洲第二战场。他提醒斯大林,在莫洛托夫访英时,英方已通过备忘录说明不能就1942年的行动作出承诺。斯大林阴沉着脸加以反驳,表明了他对这一决定的不赞同态度。随后,丘吉尔又谈到轰炸德国;继而又谈到开辟第二战场的另外选择,即准备10月份在北非实施的“火炬”计划。丘吉尔以鳄鱼作比喻,说明“火炬”计划是打击鳄鱼柔软的下腹部。斯大林此时又转而高兴起来,与丘吉尔长时间地讨论了这一计划的意义和理由。此后双方又就英美空军在苏联军队南翼取得制空权进行支援进行了讨论。会谈直到午夜才结束,此时丘吉尔欣慰地感到:“冰块已经打开,通人情的接触已经建立起来。”

第二天会晤时,斯大林向丘吉尔递交《备忘录》,责备英国政府拒绝1942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将使苏联全国舆论遭受巨大打击,并妨碍苏军的指挥计划。8月14日,丘吉尔以书面答复指出:“1942年最好的第二战场以及从大西洋开展的唯一可能的大规模战役是‘火炬’作战计划。如果它能在10月间实行,将比任何其他计划对俄国更有帮助。”在这天晚间的宴会上,斯大林笑着向丘吉尔提及英国干涉俄国革命的事。丘吉尔问自己现在是否已得到宽恕,斯大林说:“这一切都已过去了,过去的事应该属于上帝。”

8月16日清晨,丘吉尔乘飞机经德黑兰返回英国,英苏两国领导人会谈公报随即发表,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公报说:

“会谈就反对希特勒德国及其在欧洲的同伙的战争,作出了若干决定。对于这场正义的解放战争,两国政府决心全力以赴,直至希特勒主义和任何类似的暴政完全消灭为止。会谈是在热诚和十分真挚的气氛中进行的;这次会谈使我们有机会重申,英苏美三国完全依照三国间的同盟关系,已结成亲密的友谊,达成相互的谅解。”

这次英苏首脑会晤,使丘吉尔与斯大林之间建立起并在战争中一直保持着一种“密切而又严肃”的关系,对双方之间加强联系、增进理解、相互配合、保证取得战争胜利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丘吉尔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