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传》

4 “火炬”计划与“霸王”行动

作者:外国人物传记

就在丘吉尔访问莫斯科期间,“火炬”计划的各项细节的拟订工作已在紧张地进行。丘吉尔回国后,在唐宁街10号每周安排一次同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午餐会。他已建议罗斯福总统任命艾森豪威尔担任“火炬”战役的总指挥。而由亚历山大担任副总指挥。当时在法属北非,约有20万听命于维希政府的法国军队,他们把自由法兰西的戴高乐将军称为“逃兵”,对英国人怀有强烈的仇视情绪。为了减轻对登陆的抵抗,盟军的这次登陆作战被着意安排成一次形式上的纯粹的美国军事行动,由美国将军担任最高指挥。尽管艾森豪威尔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但他却被认为是一支由不同国别组成的混合部队的最好指挥者。在登陆地点上,丘吉尔不满意于只在卡萨布兰卡和奥兰两地登陆,他提出增加阿尔及尔和波尼两地,最后达成一种折衷方案,即只增加阿尔及尔作为登陆点。

在“火炬”计划实施之前,10月23日,由蒙哥马利指挥的阿拉曼战役,在1000多门大炮的轰鸣声中拉开了序幕。英军巧妙地多处出击,以佯攻配合主攻,使德军摸不着自己的作战意图。代理隆美尔指挥的施图姆将军在外出查明情况的途中遭英军伏击,从车上摔下来,心脏病发作而死。远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上养病的隆美尔被德军最高司令部凯特尔元帅通知待命,随后希特勒亲自打电话给他,要求他立即返回北非前线。但此时德军的颓势连隆美尔也无力挽回。到处都在被动挨打,士气不振,军需缺乏。由于马尔他岛仍牢牢地控制在英军手中并没有失去活力,使德国运送给养的船只被大量击沉,所以德意军队得不到必需的补给,整个战区每辆车只能再发3次汽油。11月2日,蒙哥马利的部队突破了德军防线南部,隆美尔面临的形势十分危急,他打电报给希特勒,要求乘还来得及时向西撤到40英里之外的富卡阵地。当第二天隆美尔正准备实行撤退行动时,希特勒来电严令坚守,不得后退。尽管可能面临被歼灭的命运,隆美尔作为军人还是准备服从命令;但他的副手冯·托马将军强烈反对。托马说:“希特勒的命令是愚蠢的、荒谬的,我再也不能执行这种命令了。”他随后换上干净制服,挂上军阶标志和勋章,站在他那辆已燃起熊熊大火的坦克旁,直到英军前来接受他的投降。当晚,他已经坐在蒙哥马利的司令部里与这位英军名将共进晚餐了。

隆美尔立即派专人乘飞机回德国说明情况,要求允许撤退,但他等不及回音,便于11月4日晚被迫违命退却了。此时能撤出来的只有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的残部。至于步兵,只能听任他们向英军投降了。11月5日,希特勒来电同意隆美尔“撤到富卡阵地”,但此刻富卡阵地已被蒙哥马利的坦克抛在身后。隆美尔带着他的残兵败将在15天中溃退700英里,一直撤到班加西的西边。此后蒙哥马利仍马不停蹄地在利比亚沿海追击隆美尔残部。到年底,隆美尔已被迫逃到突尼斯据守。

阿拉曼战役是盟军在北非的一次决定性战役。这次战役使隆美尔损失了6万人,其中德军为3.4万。以此为转折点,盟军此后在北非的战斗中节节胜利。丘吉尔曾在回忆录中概括道:“在阿拉曼战役之前,我们从未获胜过;在阿拉曼战役之后,我们从未失败过。”

“火炬”计划中在法属北非登陆的日期定为11月8日,预备参加作战的盟军部队共有13个师,665艘军舰和运输船。

这些包括3艘战列舰、7艘航空母舰、17艘巡洋舰、64艘其他战舰以及大批运输船的船只被分编成三个特混舰队,以分别配合在卡萨布兰卡(达尔贝达)、奥兰(瓦赫兰)和阿尔及尔三地的登陆,此外还将使用1700架飞机作为登陆的空中保障。

为了争取法军归顺,试图“兵不血刃”地取得战役成功,英美策划营救出被囚禁的法国将军吉罗,并将其送到直布罗陀盟军司令部。美国驻阿尔及尔总领事墨菲也积极争取北非法国驻军首领魏刚和朱安等法军将领。这些法国军人本来就不愿为德军打仗,魏刚曾对墨菲说过:“假如你仅仅带1个师来,我将向你开枪;假如你带20个师来,我就要拥抱你了。”

朱安将军也表示愿意配合。

正当盟军的军事和外交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战役即将打响时,一件意外的事情使情况发生了变化。维希政府副总理达尔朗海军上将因儿子突发小儿麻痹症住院,匆匆于11月5日飞到阿尔及尔探望并多逗留了一天。达尔朗的到来使朱安的职权失去了作用。在朱安劝说达尔朗失败后,他和墨菲遭到逮捕。

1942年11月8日,盟军按原定计划如期发动了“火炬”战役,在英国海军少将布罗斯指挥下,“东部”特混舰队于8日凌晨1时在阿尔及尔顺利登陆并很快控制了局势,下午盟军已进入阿尔及尔市区。达尔朗被迫释放了朱安等人,并在下午5时发电报给贝当元帅说,“我已命当地驻军司令朱安将军就阿尔及尔城投降一事进行谈判”。下午7时,达尔朗投降,朱安在盟军领导下重掌大权。“中部”特混舰队由美军少将弗里登指挥,在奥兰登陆时遇到顽强抵抗,伤亡惨重,但后来由于阿尔及尔的投降使法军丧失了斗志,美军装甲部队于10日乘隙突入奥兰南部,中午,法军宣布投降。由美军巴顿将军指挥的“西部”特混舰队比原定时间晚3个小时才到达摩洛哥海岸,在卡萨布兰卡附近的费达拉、利奥特港和萨菲登陆。开始时美军的进展缓慢,法军抵抗逐渐增强。美军一边巩固登陆据点,一边向东推进。11月11日,在获悉其他方面投降的消息后,摩洛哥总督诺盖亦宣布投降。

当斯大林得知盟军在北非登陆成功的消息后,曾给予了极高评价。他指出:“苏联方面认为这次军事行动是有重大意义的卓越事实,它表明盟国武装力量的实力正在增长,并展示了意德同盟不久将崩溃的前景。非洲的军事行动再一次驳斥了那些断言英美领导者没有能力组织重大的军事行动的怀疑论者。毫无疑问,只有第一流的组织家才能完成这样重大的战役。”

在战役进行的过程中,为了避免“耗费大量鲜血,造成无数痛苦”,盟军安排吉罗发表了号召北非法军停止抵抗的广播演说,但作用不大。艾森豪威尔只好与达尔朗谈判。丘吉尔对这一作法是支持的,在艾森豪威尔离开英国到直布罗陀之前丘吉尔就曾对他说过:“如果我能见到达尔朗的话,尽管我极恨他,但我若能以爬行一哩路使他把舰队带到盟军这边来,那我也欣然照办。”11月10日,盟军与法方达成停战协定后,达尔朗下达了停火命令。11月13日,双方又形成了一个全面协议,以北非的法国军政官员和平民与盟军合作为条件,盟军承认达尔朗对法属北非行政事务的管理权,而北非的所有法国军队则由吉罗将军指挥。此后不久,盟军以这种模式也争取到法属西非的皮埃尔·布瓦松的合作。

但是,盟军与达尔朗达成协议一事在英美国内以及在自由法兰西的拥护者中引起了强烈不满。丘吉尔也为之深感不安,专门打电报给罗斯福提请他注意。罗斯福遂于11月18日发表声明称:“目前在北非和西非所作的安排,仅是由于战事紧迫而不得已采取的一种权宜之计。”两天后罗斯福又对记者引用了一个流传在巴尔干的古老的希腊教会的格言:“在大难临头之际,你们可与魔鬼同行。”以此说明美国在处理“达尔朗——戴高乐问题”上的态度。声名狼藉的达尔朗哀叹自己“仅是一个被美国人挤干后将要扔掉的柠檬”。12月23日,达尔朗被年轻的戴高乐分子刺杀身亡。

希特勒对法国人与盟国合作十分恼怒,11月10日,他发出了占领法国南部的命令,11日德意军队占领了法国“自由区”,导致了维希政府的垮台。11月27日,德军进攻土伦港,法国海军被迫凿沉了该港口的73艘法国军舰。

1943年1月中旬,丘吉尔与罗斯福在摩洛哥举行了卡萨布兰卡会议。会议本来邀请了斯大林,但他声称因冬季有“重大战役”而无法前来。通过讨论,双方认为北非之战结束后应将下一步的进攻方向放在地中海,开展西西里战役。双方还费尽周折,说服戴高乐飞到北非与吉罗谈判,以达成政治上的和解。会议结束后,为了打消苏联人的怀疑,丘吉尔和罗斯福还举行了记者招待会,重申了盟国战斗到底的决心,声明迫使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无条件投降”是盟国决不改变的目标。

2月上旬,丘吉尔回国后因感冒转为肺炎被迫休息,但他毫不放松地关注着正在议会内正在进行的“关于国内事务的生动讨论”。讨论是由贝弗里奇爵士发表的关于战后复兴问题的研究报告所引起。报告提出了激进的改革建议,认为政府应该承认需要实行家庭补贴、实行全民健康保险以及维持充分就业,通过扩大社会服务完成社会革命。情报部长布雷肯向内阁报告说,贝弗里奇“已经准备就此问题掀起一场政治风波”。彻韦尔子爵即林德曼教授则警告丘吉尔,如果这一文件得以实施,战后英国要想延长租借法案就困难了。财政大臣金斯利·伍德在内阁中传阅了一份题为《社会保险计划的财政方面问题》,其中提出为维护战后军备所需的费用以打消人们关于福利社会的不切实想法。2月,下院就此问题进行辩论并表决,结果忠于政府的人以335票对119票获胜。激进派的反叛没有成功,但造成的政治影响很大。这实际上反映了英国政治向左转的趋势。

1943年初至2月中旬,德军在突尼斯集结兵力,于2月14日发起反扑,被盟军击败。3月下旬,英美联军向敌人据守的马雷特防线发动进攻受挫。4月6日,新的一轮进攻终于奏效;德意军队被迫于4月中旬撤到突尼斯北部。4月19日,盟军发动总攻,经过18天激战,于5月7日分别攻占了突尼斯城和比塞大港。由于没有运输船只可用于撤退,成为瓮中之鳖的25万德意军队只得于5月13日全部投降。

与此相呼应的是苏联红军在苏德战场上获得的巨大胜利。自1942年7月17日斯大林格勒会战开始之日起,在经过4个月的顽强防御并消耗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之后,苏联红军于11月19日转入反攻。苏联以100万兵力、13500门大炮、900辆坦克和1400架飞机的巨大优势,于23日对33万德军形成合围。战斗进行至1943年2月2日才告结束,被围德军全部被歼灭。这次大会战宣告了德国战略进攻的破产,成为苏德战争的转折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分水岭。

丘吉尔认为:“一旦非洲的局势肯定之后,就有重大的理由促使我非赶往华盛顿不可。”巨大的胜利之后产生了一些新的问题。丘吉尔意识到,在关于下一步重大战略的制订中,不仅英苏之间存在严重分歧,就是英美之间也有矛盾,一些至关重大的问题“只有我与总统亲自会谈才能解决”。1943年5月4日,丘吉尔一行乘坐豪华的“玛丽王后号”前往美国。5月12日,受到热烈欢迎的丘吉尔一行在华盛顿与美国军政首脑在白宫举行了代号为“三叉戟”的秘密军事会议。经过充分讨论,确定了英美两国的全面战略思想:“同俄国和其他盟国合作,尽早促成欧洲轴心国家的无条件投降;与太平洋的其他有关国家合作,维持并扩大对日本施加不懈的压力,以便继续削弱日本的军事力量……,尽早促成日本的无条件投降。”围绕这一指导思想,会议规定的基本任务是:打破轴心国潜艇的威胁;加强空中优势;尽力援助苏联和中国;促使非洲法军在今后战争中起积极作用;在地中海作战以迫使意大利退出战争;集中最大限度的人力和物力于英国以便在1944年春在法国登陆,对德实施决定性进攻。

会议结束后,丘吉尔和马歇尔一起飞往阿尔及尔,与艾森豪威尔讨论了下一步战斗部署,授权他在攻占西西里岛后采取迫使意大利退出战争的适当措施。

丘吉尔飞抵北非的消息导致了一场悲剧。一架由里斯本飞往英国的客机被德军战斗机击落了,座上13名旅客全部丧生,其中有著名的英国电影明星莱斯利·霍华德;其原因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4 “火炬”计划与“霸王”行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丘吉尔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