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海湾战争》

十五、生活在面具后面的以色列

作者:其他长篇纪实文学

中国驻塞浦路斯林大使是我北大老学长,经参处二秘小陆是我北大师兄,他开着使馆的奔驰260一直把我送到拉纳卡机场。新华社分社的陈德昌夫妇象嘱咐三岁的孩子,关照个没完没了。

在候机厅问询处旁的长沙发上,我们终于找到sunnit公司的代表。这位西装革履的瘦高男子建议我们先去咖啡厅坐坐,一会儿他会找到我的。

20分钟后,瘦高男子鬼鬼祟祟地进了咖啡厅,象接头的地下工作者一样示意我跟他去。在候机厅厕所旁,已聚集起10来个旅客。两位便装的犹太男女逐一检查旅客们的行李。一位戴眼睛秃顶的犹太男子正用一箱仪器探试旅客们的行李。一位大胡子阿拉伯旅客的箱子的夹层被撕开,东西散落一地。一位要到特拉维夫当保姆的波兰女人正被一位女警察盘问。

轮到我,那位秃顶戴眼睛的犹太人并不动手检查我的行李。只是说他是警官,为了我和大家的安全必须配合他一下。他先问我从哪里来,在巴格达干什么,在约旦去了哪里,住在尼科西亚什么地方、这些行李是不是全是我自己的、有没有什么陌生人碰过我的行李、是否有人送我电子玩具和巧克力,当他听说我是乘中国大使馆的车到机场的从未与任何陌生人接触之后,表示没有问题,感谢我的合作。我端起莱卡想要拍一张安检的场面,这位秃顶犹太立即制止了我,让我为他和大家的安全考虑一下。

一刻钟后,那位漂亮得象《三个侦探》中的波蒂的女便衣走到我面前:“我是警察,为了你和大家的安全请回答我的问题。”接着,把刚才的提问几乎重复一遍。提问过程中,美丽的大眼睛直逼我,一眨不眨。回答完问题,我早已出了一头冷汗。女便衣说感谢合作,之后掏出一卷不干胶纸,撕下几片一厘米见方的小黄纸,在上面用记号笔画上个希伯来符号,逐一贴在我的5件行李上。整个安检结束,既未开包也未用探测器。

直耗到晚上七点多飞机才起飞,据说这种不定时的改变时间也是为了对付恐怖分子。飞机是老式的螺旋浆飞机,象二次世界大战时的b—17轰炸机。机内很简陋,算上安检人员,两个驾驶员、旅客和我共有14人。飞机滑跑时震耳慾聋,我就坐在驾驶员背后,越过他的肩膀,可以看到发着绿色荧光的仪表板。地中海上空细雨蒙蒙,小飞机在风雨中上下颠簸。窗外漆黑如墨,只能看到雨滴打在我左侧舷窗上划出的直线和前排驾驶员膝盖旁雷达屏幕上飞转的绿色影象。

飞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左前方四十五度天际出现一线金光,驾驶员说那是海法。举目望去,以色列笼罩在一团桔黄色的灯光之中,若隐若现,神秘安静。

特拉维夫(tel aviv)是以色列经济交通和文化中心,也是以色列最大的城市人口聚集点。它位于巴勒斯坦西岸中部,大致北起雅尔贡河下游,南到雅法湾,面积在50平方公里以上。

差一刻九点,我们的破飞机吼叫着在本——古里安机场大雨淋过的跑道上着陆。当飞机起落架平稳地接触地面,机上旅客齐声鼓掌。大胡子的驾驶员扭过头问我:“飞得怎么样?”我问:“你是问驾驶技术还是问飞机?”“两者。”“飞绝了!”我竖起大拇指,“可美国飞机造的也不错。”没想到,这家伙竟大为不满:“嘿!这飞机可是我们自己造的,型号叫‘阿尔法’。”

诺大的机场内静悄悄空无一人,刚才的旅客眨眼间如水银泻地不见踪迹。循着英、阿、希伯来文路标,我扛着被雨水弄得温淋淋的行李爬上二楼敲开移民局办公室的大门。一位着土黄军裤的中年汉子开门发给我一个防毒面具、一支注射器和一小瓶棕色葯粉,挥动着肥厚的大毛手。教我如何躲避飞毛腿,中毒后如何自我注射,如何将葯粉涂到被糜烂型化学武器弄伤的皮肤上。

机场问询处的小姐听说来了个中国人,一声尖叫又招呼出一大帮人围着我看新鲜,刨根问底地研究中国人与日本人、朝鲜人的区别。我帮他们概括了一下:凡是象我这样一米八几的大汉一般都是中国人,其他各国一个比一个矮。

深夜,在我落脚的特拉维夫希尔顿饭店一楼,我湿淋淋地赶到以色列新闻部办公室。一位官员正在锁门,“你是苏联人?”他指了指我摄影背心左上角的五星红旗。“不,中国,北京。”他“哦”了一声再次打量了我半天:“对不起,我从未见过北京来的中国人。我马上就给你办采访证。你打算呆多久,10天?我先给你开15天。如果不够,我再给你延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采访海湾战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