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海湾战争》

二十九、去北部——库尔德难民逃难记

作者:其他长篇纪实文学

与友惠小姐约好,今天(3月26日)一起去看轰炸现场,所以不到七点就匆匆起来做早饭,没有煤气没有电,只能用矿泉水冲奶粉。

友惠小姐是位日本姑娘,他们十位日本人组成了一个“海湾和平团”,带了一车葯品和食物来援助巴格达,可来后又挺失望,她“担心物资到不了需要的人的手里”。

与分社文字记者江亚平一道赶到拉希德饭店,江去楼里找日本人,我则守在门口,以防与日本人走岔了,北京管这一手叫“蹲坑”。江进去了好久,我忽然看到伊拉克新闻部的“小胡子”走了进来,他朝我一咧嘴:“唐格(tang),去不去,一千五百伊拉克第纳尔。”我说太贵了,我还是跟日本人走,可转念一想,他要去干什么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就拒绝了呢。正巧这时日本朝日电视新闻的伊拉克雇员侯赛因·马根走过来,我拉住他问今天要去哪,侯赛因朝我大喊一声:“去南部。”就抱着摄像机钻进一辆红“皇冠”,尾随“小胡子”的另一辆红“皇冠”飞驰而去。

好不客易等到江从饭厅里出来,我一把揪着他跑到饭店门口,告诉他有更好的买卖了。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走过来,张口开价“一千七百五,这是新闻定的官价(official price)”。一辆rǔ白色皇冠开过来,我们一头扎了进去,一看手表,早上八点整。

出巴格达向南,都拉炼油厂和都拉发电厂已成废墟。两辆t-72型坦克扼守着通往南方的8号公路,炮口对准公路尽头。沿途不断地有宪兵拉住我们,司机用阿语一解释,立即放行。司机名叫苏海尔,车开得挺猛,车速一直没下过120迈,甚至敢鸣着喇叭超军车。江亚平嘀哩咕噜地与司机交谈,弄的本来会不了两句半英语的司机苏海尔直分神,车到尤斯费厄竟开错了方向。幸亏我瞄了一眼坦克车后面的路标,大喊:“stop”才拨乱反正。

沿8号公路南下,不时可见路旁虎视眈眈的t-72坦克。这种苏制t-72主战坦克是70年代以后发展起来的战后第三代坦克。火炮为125毫米滑膛炮,配用穿甲弹、破甲及榴弹等多种炮弹,采用自动填装机,火炮发射速度可达每分钟8发。火控系统则配备有电子计算机、红外夜视仪、激光测距仪等装置。火炮口径大、火力强,装甲防护性好。外形低矮,不易被击中,最大时速60公里/小时,涉水深可达1.8米。

在泰菲安桥头,竟看见一辆法国造gct120毫米装甲自行火炮。巨型油罐车不时从我们车旁咆哮而过。成队的大型平板拖车载着双联37毫米高炮、t-62坦克向北疾驰。路旁可见军用帐、和帐篷旁拾柴禾的黑袍阿拉伯妇女。

九点,我们离开8号公路向东拐入一条岔路,两辆不知型号、重心极低的履带装甲车紧扼路口。右前方45度是一个庞大的无线电阵地。一队军车迎面飞速驶来,一辆平架着37毫米高炮的兰德罗娃吉普开道,操枪的士兵头戴尼龙软帽,只露双眼,大风镜上是涂了迷彩的钢盔,令人不寒而栗。

十点钟,我们由岔路拐上巴格达到巴士拉的6号公路。显然这条路正在运兵。大型平板拖车正将数不清的t-62、t-72和“59”、“59改”式坦克由南向北运。为了节油,军用卡车则由直径七八公分、长五六米的钢管做硬牵引,三四辆卡车一个编队,由大马力的man或奔驰斯堪尼亚牌卡车牵引,余车熄火滑行,紧随其后。路旁沙地上,一辆t-72坦克和一辆履带装甲车沿着公路往北狂奔,弄得飞沙走石,征尘滚滚。

十点四十五,进入巴格达南160公里的库特,关卡告诉我们,的确有伊拉克新闻部的两辆红车开过去。库特城里的大转盘上停着一辆巨型坦克,好象是英国的“百人酋长”式(chieftain)。奇怪的是,由巴格达到库特这段通向巴士拉的公路竟未受到盟军的空袭,连路旁的高压输电线也完好无损。

十二点,距南部屯兵重镇库特还有六十公里,我们再次被共和国卫队截住。司机苏海尔打开车门钻出车去,与士兵耳语了什么,我们立即被放行。借停车撒尿之际,我仔细打量了我们的白皇冠,居然挂的不是红色出租牌而是白色私车牌。

继续前进,依然是数不清的坦克、自行火炮,右前方四十五度居然还有一架“米四”直升机在盘旋。显然,装甲部队正在这段濒临泻湖区的快速路上集结,然后搭乘大型平板车北上。我注意到,一些军车上画有白底红字的“红新月”标志,一辆法制gct自行火炮的侧装甲上竟画了直径一米的“红新月”。

十二点三十四分,我们驶过底格里斯河下游的一座旧桥,进入位于巴格达东南450公里处的军事要塞amara。底格里斯河从该城穿流而下,经过巴士拉后注入波斯湾。amara 不仅扼守巴格达到巴士拉的水旱路交通,而且东距伊朗边界仅40公里,是伊拉克南部的重要军事要塞。据伊拉克当局介绍,不久前一些受伊朗支持的穆斯林什叶派控制了该城,伊政府军3月16日刚收复了该地。

amara城外,一座五米高的伊拉克士兵塑像被榴弹打成三截匍匐在地。象沿途一样,这里也严禁照相。雕像背后的十字街头有枪战过的痕迹。一座两层楼被火箭弹击穿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圆洞,屋角坍塌下来。伊拉克政府军士兵蹲在双联三十七毫米高炮后面,炮口平伸,当作战防炮使用。

在amara市电讯中心的废墟旁,我们终于追上载有伊拉克政府新闻部官员和其他外国记者的两辆红车。而所谓其他“外国记者”不过是西方新闻媒介雇的伊拉克雇员而已,因为伊拉克早已下令外国记者必须离境,连cnn大名鼎鼎的皮特·阿内特也被赶到了耶路撒冷。

一位名叫阿卜杜拉(abudula)的官员不客气地拉开我们车门,一屁股坐在司机旁边,扬了扬右手,让我拍amara市炸毁的通讯中心,“这些全是美国人干的,所以伊拉克没有电话了。”我跳下车,等有几个伊拉克士兵进入画面时按下快门。不料阿卜杜拉钻出汽车直指我的鼻子:“不许拍军队,我警告你,你拍了两张。”我解释说我需要有些活动的人作前景,可阿卜杜拉强硬地说“这我不管,但决不许拍军人。”

在amara市政府门前,我们又停车。此次我学乖了,先问阿卜杜拉可以拍哪儿。市政府斜对面马路中央,一辆挂黑色军牌的汽车被烧成一堆乌铁。阿卜杜拉说,“从现在开始全是穆斯林什叶派的暴行。”据他介绍,“3月2日至16日,受伊朗支持的穆斯林什叶派叛乱分子在此烧杀抢掠。他们干脆就是伊朗人,连阿拉伯话都不会讲。”

2月28日,布什宣布多国部队实行停火。海湾战争基本结束后,在伊拉克南部什叶派地区出现了反对萨达姆政权的騒乱,它几乎蔓延到南部和中南部的所有城市,严重威胁和动摇着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导的萨达姆政权。伊拉克两大穆斯林教派——逊尼派与什叶派之争又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

伊拉克两派穆斯林的矛盾纷争,由来已久。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可追溯到公元632年,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逝世,围绕继承权问题,教徒们发生了争执。多数人赞成阿拉伯的选举传统,挑选了巴克尔、奥马尔、奥斯曼和阿里四位哈里法为穆罕默德的继承人,以《古兰经》和六大《圣训集》为自己的学说,并以此作为立法根据,这一派被称为逊尼派,也叫正统派。逊尼派由于得到历代哈里发或政府的大力支持,流传甚广,世界穆斯林的85%属于逊尼派。

另一派则坚持穆罕默德的领袖应由其后裔继承,认为穆罕默德的女婿和堂弟阿里才是合法继承人,其余三人是非法篡位者。支持阿里的这一派被称作什叶派(什叶,即追随之意)。什叶派代表了两河流域的阿拉伯人和波斯贵族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下层人民的愿望。就这样,逊尼派和什叶派正式分裂为两大教派,两大教派的斗争贯穿了以后整个伊斯兰教的历史。

在阿拉伯伊斯兰教国家中,伊拉克是仅有的几个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之一,什叶派占全国穆斯林总数的60%,聚居在伊拉克南部地区。在伊拉克虽然什叶派人数较多,而逊尼派人数不多,可后者却地位优越,在伊拉克政府机关及军队里占有重要位置。历史的结怨加上现实的矛盾,如两派因社会地位悬殊,造成了尖锐的利益矛盾与权力之争,使得伊拉克两派穆斯林难以调和。

再加上伊朗宗教领袖、什叶派的霍梅尼在七十年代初曾流亡到伊拉克什叶派圣城纳杰夫对伊拉克什叶派造成很大影响,这使伊拉克当局十分气恼,其间驱逐了四万什叶派教徒出伊拉克。而1979年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在伊朗取得成功后,伊朗成了海湾国家唯一的什叶派穆斯林掌权的国家,这对伊南部的什叶派是极大的鼓舞。伊当局为此又清洗镇压了上万名反政府活动分子。在两伊战争中,伊反政府组织也曾策动过什叶派反对萨达姆活动,但都遭镇压。现在,一度被压下去的伊拉克什叶派反政府势力在海湾战争后又冒头了,它趁伊政府军溃退之机迅速在南部活动起来,并一度控制了南部重镇巴士拉。伊拉克当局不得不又抽调军队来对付这股反政府势力。

在夺回的amara市政府门口,一门37毫米四联高炮横在路中央,几位头戴rǔ白色钢盔穿作战服的伊政府军虎视着过往行人。他们身后有一辆架着无后座力炮的美式吉普。市政府楼顶一面伊拉克国旗在烈日下懒洋洋地飘舞着。楼前小广场的四角则布满了82毫米迫击炮,不知是战利品还是防守武器。

在一位戴黑色贝蕾帽的陆军少校陪同下,我走进这座两层楼的建筑物。一进楼门,迎迎面高悬着一个一尺见方的崭新玻璃镜框,里面是一幅萨达姆的黑白照片,在四壁满目疮痍中分外显眼。阿卜杜拉指着满地的灰烬让我拍,我一通猛拍以示合作,可光线太暗,我的sunpak3000领时就是二手货,此时怎么也不肯“赏光”亮一下。

出得楼来,陪我们的陆军少校指着二楼一个被火箭弹击穿的大洞让我“索拉”(照相),我朝那边望去,几个伊拉克士兵正持枪站在洞口,摆出姿势等我照。我得先请示阿卜杜拉,他把眼睛一眯:“我已经警告过你。”吓得我们的陆军少校一缩脖子,再也没敢吭声。

门外广场上,乘另外两辆皇冠到此的伊拉克新闻官、司机及四位为外国新闻单位雇用的伊拉克人,让我走慢点。朝日电视台(news asahi tv)的侯赛因·马恨和visnews(战争期间,nbc、bbc和路透社三家联合工作的托拉斯)的小瘦猴争着拍我,还让我亮出左胸上的五星红旗及后背上的中、英、阿文“人民中国新华社”字样。侯赛因·马恨说“唐才是彻头彻尾的外国记者,红衣服也很漂亮。”

一点半,我们奉命离开amara返回。三点半途经库特停车参观一家被烧毁的建筑物。门口一巨幅萨达姆像,双手平端一个大簸箕,高达五六米,居然完好。一位一瘸一拐头缠阿拉伯头巾的老头儿,拄着拐杖领我们进去拍照,老头手脚乱抖,义愤填膺。

再往前是库特的商业街,许多士兵正在喝加香料的土耳其咖啡,旁边居然还有烤羊肉串的,腥膻之气刺鼻,这在巴格达是看不到的。满街都是兵,可陪同的新闻官只让我们拍对面被烧毁的超级市场,但我和侯赛因·马恨对此不感兴趣。我们的陪同阿卜杜拉买了一大塑料袋食品带上车,显然这里的食品比巴格达充分。

阿卜杜拉示意开车,向左伸出的大毛手勾住司机的椅背,左腕上一块金光闪闪的大金表豁然在我眼前,上面印着:“cnn international”。我故作崇拜地问:“阿卜杜拉你陪过cnn?”他吐了口烟:“当然。皮特·阿内特。”他左腕动了动:“在中国也能看到cnn吗?”

沿6号公路返回巴格达,路旁仍是装甲兵阵地,大约每一公里就有一辆装甲车在路旁警戒。士兵们们夕阳中升火做饭,炊烟袅袅,令我产生一种“断肠人在天涯”的思乡惘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采访海湾战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