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大洪水》

江堤,险象环生

作者:其他长篇纪实文学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

长江出三峡,在宜昌进入中游后,穿过夹江对峙的虎牙山、荆门山河谷,突然变得开阔起来,两岸不再是“猿声啼不住”了,而是进入“楚地阔天边,苍茫万顷连”的大平原。由于长江进入平原后流经古荆州地区,所以,这段河道通称荆江。荆江从湖北枝城到湖南洞庭湖的出口城陵矾,全长423公里。其中又以藕池口为界,分为上荆江和下荆江。下荆江是典型的婉蜒性河道,全长240公里的堤岸其实只有80公里的直线距离,江水在这里绕了16个大弯,所以,这里有了“九曲回肠”的说法。荆江南岸是洞庭湖平原,北岸是江汉平原,地势都很低,特别是北岸的江汉平原。

旧时,长江中游沿江两岸不断发生水灾。近代荆江最大的一次水灾发生在1935年7月。据当时出版的《荆沙水灾写真》,当时荆州城外“登时淹毙者几达三分之二。其幸免者,或攀树颠,或骑屋顶,或站高阜,均鸽立水中,延颈待食。不死于水者,将恶死于饥,并见有人剖人而食者。” 新中国成立以后,荆江的治理进入一个全新时代。治理的方法:一是加强荆江大堤,二是修建分蓄洪区,并将下荆江截弯取直,以分减荆江洪水,提高荆江的宣泄能力,同时计划在上游修建水库。

荆江之水实际上全要靠荆江大堤挡住。分洪只是不得已的保全大局的措施。

荆江大堤是江汉的屏障,座落在长江中游北岸,从江陵县枣林岗起,至监利城南止,全长182公里,是长江堤防中最险要的堤段。江陵古城和沙市就在大堤旁边。荆江大堤的溃口纪录,据记载,从明朝弘治十年(1497年)至清朝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的352年里,共有24次,平均15年一次。当时,一次洪灾三年者。难以恢复。当地民谣说:“不惧荆州干戈起,只怕荆堤一梦终。”在荆江大堤上,南岸有所谓“荆江四口” 分流,即虎渡河口、调弦口、藕池口。松滋口向洞庭湖分流;但是,荆江北岸要比南岸低5~7米,甚至连荆江枯水位时也高于北岸地面,如沙市在大水时期,江面的船只似乎在楼房上走过。而且,堤脚迎流顶冲而造成的崩岸相当危险。所以,人们常说,万里长江险在荆江。

1998年8月以后,长江水位居高不下,荆江大堤由于长时间高水位浸泡,随时有溃堤崩垸的危险。截止8月15日,湖北省累计排除险情3984 处,全省有210多万人昼夜巡查,严防死守,确保长江大堤安全。为了保住这条荆江人民的生命之堤,我们英勇的抗洪军民付出了何等的努力!

在此,我们摘录几个重要的抢险镜头。

公安县:

8月7日,湖北公安黄金大垸溃决,万亩良田被淹,数十万灾民中相当数量的人逃到了相邻的海拔仅200米的黄山头。这里是湖北湖南两省的交界处,黄山头上挤满了两省的灾民。

8月7日零点45分,湖北公安县孟家溪大垸虎渡河右支堤严家台发生决口。虎渡河是连接长江与洞庭湖的一条重要河流,孟溪大垸内有3个乡镇一个林场,共72个村,14.87万人,耕地面积18.76万亩。溃口发生后,闻讯立即出动的公安民警拦截五辆卡车,进行沉车堵险,但均被洪水冲走。由于抢堵无效,溃口在半小时内发展到30多米宽,以至宽达100 米,落差高达6米,洪水之猛烈可以想见。总面积340.43米平方公里的孟溪大垸,在这场洪水中被淹没了四分之一。上午5点左右,22000件救生衣由三辆卡车运抵现场。5点30分,三架直升机飞临上空,空投救生衣。6 点57分,舟桥旅300多名官兵带着59只冲锋舟赶到现场,迅速进行救援。据报道,这里曾在1984年发生过溃垸,当地居民有很强的防险和自我保护意识,因此,这一次溃口以后,绝大部分灾民都能及时安全地转移。对于公安县来讲,因为这里有荆江分洪工程。所以,入汛以后,他们还得做好分洪保全大局的思想准备。

随着汛情的不断发展,在分洪与否这个问题上,有关方面的压力很大,心情极为矛盾。公安县目前经济发展势头不错,尤其是农业方面,如果决定分洪,公安经济在短时间内很快恢复;但如果不分洪,一旦水位暴涨而出现溃堤,那时的损失将会更为惨重。所以,荆江分洪区前线指挥部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要死保死守长江大堤,一方面实施长江分洪预案。

分洪就是在洪水期间,把河里不能继续容纳而可能溃漫成灾的洪水,分往其他河流、湖泊或洼池内,以降低河道水位,防止堤防溃口。这是一种“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分洪治水思想,是一种保全大局的做法。一般说来,分洪工程要修建分洪闸、分洪道和分(蓄)洪区围堤等工程。荆江分洪区建于1952年,位于公安县境内,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大型水利工程,面积921.34平方公里,有效蓄洪54亿立方米。这项工程主要作用是确保荆江大堤、江汉平原和武汉市的安全,调节洪水对洞庭湖的压力。1954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荆江分洪区曾先后3次开闸分洪,对确保江汉平原和武汉市的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荆江分洪区现有10个乡镇4个农林渔场,212个行政村,人口51万多,工农业总产值15亿。根据这次分洪预案要求,分洪区所有安全通道实行交通管制,由公安民警、解放军和干部组成专班进行“拉网式”清查,不能留一个群众在安全区内;各渡口船只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待命。在荆江分洪区内,共设立21个近20平方公里的安全区,87个安全台近2平方公里,自然村躲水楼91栋。这可保证17万多人的安全。其他的人员则转移至荆州区、沙市区、江陵县、松滋市、石首市。

8月6日,荆江分洪区内的33万人民,接到湖北省防指的分洪准备命令之后,毅然舍小家保大家,在46小时内转移到了安全地带,其中9万多人和1.1万多头耕牛,分别安置在邻近的5个县市区的1192个村。8月7 日,荆江分洪区内群众紧急转移完毕,各项准备工作充分。

8月12日,公安县第二次宣布进入防汛紧急状态。此刻,人们的目光投向了承担荆江分洪任务的北闸。下午6点,沙市长江水位44.74米。一字排开的54个闸门在夕阳下默默挺立。荆州市沙市区同心村民兵突击队在闸边安营扎寨,承担着荆江分洪时开启北闸的任务。面对分洪的可能性,当地一位48岁的村民何昌华说:“要是分洪,我们要穷两年;不过,对保卫大武汉、对江汉平原有好处,我们咬咬牙挺过去算了!”下午7点,沙市水位达到44.78米。北闸村的数千名村民在大堤上搭架窝棚,还有不少青壮劳力在加固堤脚。晚8点,沙市水位44.80米。在安全区的临时房屋里,村民们开始生火做饭,缕缕饭香四溢。这就是我们灾区顾全大局的灾民们!感谢他们在关键时刻能以大局为重,舍弃一家之私,保全长江大堤。

8月11日以后,湖北省有关方面先后派出多个慰问团,分赴公安、石首、荆州等6个县、市、区的安置点,慰问荆江分洪区的转移群众,为他们及时解决燃眉之急。同时,数万军民对分洪区208公里和安全区52.78 公里围堤加固封堵,进一步补充抗洪抢险所需物资,加强对安全区群众救生知识教育,搞好各个方面的后勤保障,妥善安排好分洪区转移群众的衣、食、住、医和社会治安工作。  

沙市:

沙市的水情一直非常危急。8月7日晚11点,二郎矾头水位标尺达 44.90米,超过1954年分洪水位0.23米,江面高出沙市城区地面11米以上,与4层楼房平齐。在1954年的这一天,江对面的公安分洪区已经分洪。但在1998年的这一天,沙市人民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三个确保”的指示精神,出色地完成了坚守16.5公里荆江大堤、接守公安县20公里荆江干堤和妥善安置公安县转移2.6万人的艰巨任务。

石首:

8月8日中午12点,石首境内长江支堤高陵岗段出现特大溃口性险情。70多米堤身内脱坡,堤身掉坎1.2米,江水掺杂着稀泥向堤内喷涌。这里一旦溃口,石首沿岸和洞庭湖平原将会遭受灭顶之灾。情况十万火急。无论如何,这里不能溃口。在12分钟内闻讯赶来的济南军区某炮兵团 600多名将士,在丁寿岳军长的命令下,跳入大江,以人墙挡水。堤身垮坡的速度立刻有所减缓。在场的水利专家制定了排险方案:堤内导滤,筑透水平台控制险情;外帮,加强堤身,根险险情。于是,将士们同时又展开另一场硬仗,抢筑外帮堤,抢筑透水平台。官兵们在烈日下,趟水100多米才能取到土,他们抱着“要与洪水赛跑,慢了要垮堤”的信念,拼命运土,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冲锋。在场的600多名民工也不甘示弱。

到8月9日凌晨一点,险情发现12小时后,军民合力筑起30米长、5 米米宽的透水平台和长120米、宽10米、高1米的外帮堤,终于根除了这个溃口性硷情。

那天上午,赶赴石首视察的朱镕基总理接见这支英雄部队时,情不自禁他说:“你们了不起呀,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和江主席感谢你们!”

8月8日下午6点30分,石首市调关镇防指接到紧急通知:当夜有 4~5级南风掠过荆江,必须做好防风浪工作。下午7点刚过,4000名湖南省华容县抢险突击队员和数百名解放军官兵迅速集结到调关镇,与石首数千名防汛大军会师,在长江干堤上加固子堤。调关大堤对荆江防汛意义重大,如果这里一旦有闪失,调关镇首当其冲,濒临灭顶之灾,而且洪水将一泻数百里,横扫华容、岳阳、南县、安乡四县,危及洞庭湖及洞庭湖平原。因此,湖北湖南两省历来特别重视这里的防汛工作。这次洪水的水位一直居高不下,干堤浸泡时间太长,调关25.98公里长江干堤险情不断,两湖军民协同配合,共战洪魔。如在8月7日晚11点,当发现子堤全线出现漫溢时,两省军民迅速联手摆开战场。水涨一寸,堤高一尺。到8日凌晨4点,终于筑成一道长5.6公里,高1.2米,宽1米的挡水子堤,锁住了洪魔。

监利:

入汛以后,监利的水情一直非常严峻。8月5日下午3点,监利县根据湖北省防指的命令,出于长江抗洪全局的考虑,主动放弃新洲垸、西洲垸和血防垸,扒口行洪。这三个民垸内的6万多居民提前20多天都得到了安全转移。整个扒口行洪过程进展顺利,没有发生人员伤亡。

8月6日,监利城南水位达37.97米,超历史最高水位0.91米。该县连夜组织干部群众抢筑挡水子堤。当晚,全县7.5万人迅速赶赴各责任区段,挑灯夜战。到8月7日,境内未达标的干堤全部筑起了一道0.5—0.8 米的挡水子堤,用65万条充土编织袋码起了一道“白色长城”,绵延58.5 公里。

8月8日8点,长江第四次洪峰向监利袭来,上车湾镇分洪口子堤发生大面积散浸、脱坡,随时有溃堤危险。就在1954年的这一天,长江监利水位36.54米,就在这里长江被迫决堤分洪,监利和洪湖百万人民背井离乡。1998年的这一天,监利城南水位38.08米,超1954年最高水位1.54 米。历史的悲剧不能重演,这是抗洪军民的一致期望。4000名干部群众火速集结抢险。到9点50分,险情仍在扩大,脱坡段近50米,距堤顶仅三四米。长江大堤千钩一发。10点20分,空降兵某部闻讯赶到。党员突击队、上甘岭特功8连、红军9连、炮兵团杆杆红旗插到堤顶,1200多名将士承担了“外帮截浸”的重任。洪水继续涨高,离堤顶只”有几厘米了,随时有决口的危险。战士们已经喊出了“冲啊”的口号,外帮平台就在呐喊声中一寸一寸地延伸。5200名抗洪军民奋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江堤,险象环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1998大洪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