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大洪水》

子弟兵:最可爱的人

作者:其他长篇纪实文学

人民子弟兵筑起了一道洪魔击不倒、摧不垮的钢铁长城。

钢铁大堤是血肉铸就的,钢铁长城依然是血肉之躯。在这百年一遇,洪水肆虐的时候,我们的子弟兵就是每一根坚桩,每一袋沙土,同时筑起了一道道钢铁长堤。他们能够在关键时刻站起来,危险时刻豁出来,一个子弟兵就是一面鲜艳的旗帜。当洪水汹汹,畏人胆寒之时;当百姓群众,水深火热之时,子弟兵冲锋在前,他们来得及用沙土,来不及用血肉之躯,当恣意的洪水在把他们一次又一次猛烈冲击,甚至将要吞噬他们的时候,子弟兵只有一个念头:保住大堤,保卫人民。旗帜是鲜明的,旗帜要在战斗打响时冲锋在前,并将在胜利的高地上迎风飘扬。

谁是最可爱的人?

  我们的英雄——子弟兵。

子弟兵们总是冲在最前面,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子弟兵。抗洪大军顽强拼搏,团结奋斗,谱写了一曲人定胜天的壮歌。人定胜天的力量何在?那就是共产党好,人民子弟兵强。

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战斗在抗洪抢险最前线,顽强拼搏,砥柱中流,充分发挥了突击队作用。率领抗洪大军的上百名将军身先士卒靠前指挥;数千名师团干部奋勇当先,以身作则;广大官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打了一个又一个硬仗、恶仗,顶住了一次又一次洪峰,救出了一批又一批群众。从长江流域到东北平原,哪里有有危险,哪里就有“子弟兵在奋战,展现了人民子弟兵对祖国对人民的忠心赤胆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展现了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崭新风貌。我们的军队不愧为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不愧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子弟兵,不愧为保卫国家和人民的钢铁长城,人们怎能不由衷地赞颂“解放军好”!

荆州激战

8月5日,几千里干堤、支堤和民堤几乎全线告急,在荆江抗洪进入决战的关键时刻,人民子弟兵挺身而出,数万大军火速从四面八方云集荆州地区,摆开了前所未有的逐洪战场。

8月5日晚7点30分,“抗洪铁军”湖北省军区舟桥旅旅长徐才源,走近刚刚东征归来的部队,大声猛喊:人员装备,车马待发!此时,该旅已连续挥师20多万公里,在武汉周围和东北方向与洪魔相继较量了66个回合,时间长达一个月。莫道徐旅长心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消息:长江第四次洪峰即将逼近武汉。洪峰到来之时,必是抗洪大军挥师之际。果不出徐旅长所料。8点整,部队接到待发命令,8点45分,部队紧急开拔 ——目标:鄂西荆州。

披星戴月,一路强行。兵临荆州城下,铁军尚未到达宿营地,便突闻洪汛:公安孟溪垸溃堤,几万群众被洪水围困。铁军立刻掉头南进,从沙市渡口横渡长江。刚入公安,铁军便多处遭遇洪水拦阻。铁军且战且进,终于将150多艘冲锋舟运抵孟溪垸,救援群众2.04万之众。

人民子弟兵与武警部队数万官兵,紧急驰援荆州:广州军区某炮师沿粤北铁路北上至武汉,立马西行,直抵埠河、弥市、调关;某摩托化师紧急空投至武汉,800里飞兵抵石首、监利;驻桂某师紧急北行,摩托化挺进至河市、滩桥、马家寨;济南军区某师千里南下至江陵、观音寺、郝穴;空降兵某师千里机战。接着,广州军区司令员陶伯钧、政委史玉孝紧急飞抵武汉,第二天又赶赴荆州督战。在中华第一堤的荆江大堤上,两位将军现场点兵,再调整精兵上万。至此,参加荆州保卫战的陆海空和武警将领,已逾20万人。参加作战的部队官兵和民兵近100万人。

百万名军民奋战在抗洪一线上,并呈人字形三面出击,连克石首、调关、监利、江陵、洪湖、小河口、马家寨、虎渡河等数百处危险地段,安全转移群众数十万,堵堤、固堤上千公里。

洪魔并非等闲之辈,屡败屡犯,猖狂进击。随着第四次洪峰逼近,更是险情不断。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三军将领运筹帷幄,采用多种打法迎战:或梯队轮战,连续攻击;或两面夹击,三面合围;或拦腰斩断,分割围歼;或小股巡查,以逸待劳;或三军协同,重兵出击。

于是,在辽阔的荆江、人民大垸、洪湖三大分洪区周围,常常出现这样的景观:各路大军星夜堵堤,日出固堤;一会偃旗息鼓,一会号声齐鸣;重点地段,三军出动,陆军紧急排险,舟桥兵飞舟救人,直升机凌空投放救生器材。

8月5日至口日,三军将士肉血拼搏百战多。10日,第四次洪峰顺利通过武汉,荆州以东千里长江干堤安然无恙。

将军的身影

在洪水肆虐、党和人民需要“良将”的关键时刻,百余名将军挺身而出,率部奔赴抗洪抢险第一线。他们靠前指挥,披坚履险,指挥部队随着洪水走,牢牢掌握着正确决策的主动权。

“百年不遇的洪水,我们遇上了。好男儿,真英雄,我们要勇敢地接受这场特大洪水的挑战,用自己的热血和忠诚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这是武警湖北省总队总队长司久义少将代表全省武警官兵发出的铿锵誓言。

在大灾大难面前,在生死考验关头,领导干部的一言一行,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司久义常说:“要求部属做到的,领导要首先做到。领导干部一定要身体力行。”他天天都是一身泥,一身水,那套迷彩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位报社记者在现场采访时,惊奇地发现一位大胖子和一位小战士抬着一棵大树艰难地朝大堤上行进,便按下了快门,拍下了这一感人镜头。当他走近一看,几乎惊呆了,大胖子原来是位将军。

8月7日上午9时,东荆河水猛涨到31.78米,江面刮起6级大风,掀起1米多高的波浪,惊涛奔涌,大堤危在旦夕。司久义一声令下,450名官兵一字排开,跳人齐腰深的江水中,挡住汹涌的波涛。江风一阵紧似一阵,江水一浪高过一浪,水借风势,风助水威,大有吞天噬地之势。在此紧要关头,司久义也毫不犹豫地跳人水中,同战士们一起手挽手,肩并肩,用血肉之躯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经过8个小时的顽强奋战,官兵们共打木桩1800余根,抢运防浪树枝470棵、沙110万余袋,加固防浪架3000米,遏制了江浪对堤岸的巨大冲击,排除了险情,保住了大堤。

钢铁卫士

7月26日晚21时40分,从抗洪一线撤回休息的武警九江市支队教导队200名官兵,刚刚人睡。一声嘹亮的哨音划破了营区的宁静,支队长周林宣布市防总紧急命令:长江大堤56号闸下端及两侧渗水,部队必须在明天凌晨5时前完成筑围堰任务。

这是九江市近几年发生特大洪水以来,第一次直接与长江水对话。官兵们精神异常振奋,誓与洪魔斗一斗。

水闸宽5米,因年久失修,再加之江水的渗透、挤压,坝板不断有渗水。7月27日晚20时,坝底又出现渗水,并波及大坝两端近100米的堤坝,如不及时处理,将会迅速形成泡泉,使整个堤坝溃决。必须尽快在大坝外围构筑直径6米的围堰。而此时,坝外水深达2.8米,江水温度只有 20摄氏度,再加上江水滔滔,丢下去的沙包根本无法固定,修围堰难度非常大。

再难也难不倒这支英雄的队伍。他们组织了50名水性较好的突击队员,迅速跳人洪水肆虐的江水中,在外围筑起了人墙,挡住了汹涌奔流的江水,在内围的突击队员用头顶顶住土包,一个猛子扎到水底,将土包有序地叠放好。一趟又一趟,一包又一包,官兵们肩上、手上已满是血泡,经水一泡,钻心地痛,但没有人叫一声苦;在江水中浸泡的官兵们脸色早已青紫,却没有人要求换下来。这些官兵中有的已经连续奋战了两个昼夜,睡眠时间不超过4小时。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7个多小时,官兵们共搬运土石方200多立方米,一个直径6米多的围堰终于露出了水面,官兵们的脸上也绽出了笑容。

  江西,军旗升起的地方。

在庆祝“八一”建军节的时刻,赣北大地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特大洪灾。江西省委、省政府决定,今年不搞庆祝仪式,不开联欢晚会,而是派出慰问团分赴灾区,慰问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人民子弟兵。

江西省军区、江西武警部队、驻赣和驰援部队的上万名官兵则决定,在千里大堤上过一个特殊的节日,用实际行动和英雄业绩向党和人民献上一份节日的厚礼。

7月30日上午10时45分,九江益公堤白马路段出现泡泉,省武警总队三支队200名官兵火速赶到现场,和坚守在这里的干部、群众一起扛沙袋,筑围堰,压石子,经过1小时40分钟的紧张战斗,终于将直径达四五米的泡泉堵住。

防汛抗洪,军民并肩战斗,又各有职责。把守堤的群众比作哨兵,部队就是尖兵;把群众的任务称作“守线”,部队的任务就是“抢点”。连续多天,守堤的群众非常辛苦,但每当出现险情,解放军、武警官兵冲上来时,群众没有说自己苦的。

  惊心动魄122小时

8月7日下午2时许,九江市区以西约4公里处的城防大堤4号和5号闸门之间突然陷塌决口,钢筋混凝土垒成的防洪墙在长达40多天的高水位浸泡和大风大浪冲击下,不堪一击,汹涌的江水如脱缰野马,急速向城区方向涌去。

一场惊心动魄的长江大堤保卫战在这里展开了。决口现场,军旗猎猎,喊声阵阵,指战员们扛沙袋,垒围堤,人水中,打本桩,气氛庄严,场面壮烈。

8月7日下午5时,南京军区某集团军“红军团”接到命令,驰援江西。全团近2000名官兵立即出发,一边走一边动员,于8月8日下午3时赶到决口,便立即投入了战斗。我们见到团政委魏殿举时,正值烈日当空,气温达38摄氏度,他满脸煤灰,嗓子嘶哑,站在一段水泥墩上,正对排以上干部进行再动员。他和指战员们已在这里战斗了三天三夜,没有下过堤。他们的口号是“血肉之躯筑长城,报答老区养育恩”。就是这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红军团,哪里最艰苦,哪里最危险,他们就出现在哪里。二营官兵连续奋战了60多个小时,部队首长要他们撤到城区休整一下,可是战士们坚决不肯。他们上了船后又悄悄退回来,又出现在抢险队伍中。团长王宏始终在第一线指挥战斗。8月10日晚,他因劳累过度,晕倒在堤上。他醒来时,看到正给自己打吊针输液,他说,我的战场在决口,硬是提着盐水瓶重上第一线指挥战斗。

8月11日下午4时,一个短暂而特别的入党宣誓仪式在大堤决口边上举行。这个部队11名战士面对鲜艳的党旗,高高举起了右手,向党宣誓,在抗洪抢险第一线加入了共产党。在党的新鲜血液中,我们见到了超龄服役的老战士陆全中。他患有严重的关节炎,部队出发时没有他的名字。陆全中急了,他当即咬破手指,写了血书。部队领导被他的真诚和决心所感动,同意他参加战斗。他技术过硬,作风更过硬,泡在水里打桩,昼夜不停作业。但关节炎不能水泡,疼得他浑身冒虚汗。部队领导强令他上岸治疗。他作了简单处理之后又跳人洪水之中。江西武警部队一直是江西抗洪抢险的生力军,九江城防大堤溃决后,总队政委李恩德立即率领600名官兵最先赶到现场,在堤上奋战了5天5夜。官兵们冒着炎炎烈日,搬石料,垒堤坝,一身泥水一身汗。

正是我们英雄的人民子弟兵,以顽强的意志,战胜了洪魔,取得了堵口合龙的胜利。人民子弟兵又一次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抗天之力在人民群众中构筑了一道新的爱民长城。

十八勇士逞英豪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尽管这并非在战场上,但却有与战场上一样拼杀搏斗的场面,同样激烈,惊心动魄,且看我们的勇士们吧!驻守在大安市静山乡二道岗子的四连是个专门能打硬仗的连队。7月29日,嫩江第二号洪峰扑来,二道岗子险段有一处140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子弟兵:最可爱的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1998大洪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