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17 宴鸿儒康熙怜孤才 赴禁宫士奇劝尼僧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高士奇的话果然不差,二人来到西苑,早有一大帮六部官员迎了上来,一个个低眉顺眼“明中堂”、“高相”的叫得亲热。高士奇不愿和他们瞎掺和,便拉过一个人来,悄声问道:

“你叫宋文远,是刑部的员外郎,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记得不错吧。”

那个叫宋文远的人,见高士奇和他主动说话,简直是受宠若惊,连忙躬身回答:“中堂好记性,下官正是宋文远。”

“哦,我想问问你,刘芳兰和胡家的那场官司,不知刑部如何判了?这件事,你们可得秉公处置啊!”

“是,是,回中堂的话,这案还没结呢。刘家和胡家原来是订了亲的。胡家的老爷子是个道学先生,儿子得了痨病,他不肯退婚,硬要芳兰姑娘过门冲喜。如今他儿子已经死了,还要芳兰去和他死了的儿子结鬼亲。刘家不知仗了谁的势力,非要退亲不行。胡老爷子几次到顺天府告状,又被挡了回去,一气之下,也一命呜呼了……”

高士奇冷笑一声:“哼,实话告诉你,刘芳兰的后台就是在下。你们也不想想,为什么要逼着一个黄花闺女去跳火坑,过那终生不见天日的苦日子。你也饱读诗书,通晓大礼,这样做,合乎圣人之言、仁恕之道吗?”

宋文远当了多年京官了,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咳,高爷教训得是,谁说不是这个理呢!可怜他们,自己儿子死了,还要拉上个大活人去垫背,真是没有天理了。其实,这案子早就该了结了,可是,我们堂官说,这事,干系名教,又牵涉朝廷大员——咳,咳,想必就是高爷您了——怕人说闲话,所以迟迟未作处理。”宋文远说着,偷眼瞅了一眼高士奇,见他神色冷峻,连忙改口:“哎,这样吧,反正胡家的儿子、老爷子都死了,案子又没正经的苦主,只是几个族人哄着闹事。他们为的不就是几个钱吗,只要安置好这帮王公蛋,谁还敢再来出头告状?”

“那,改天我派人把钱给你送去。”

“哎,中堂说这话就见外了。您老在圣上身边办事,日理万机,用得着为这点小事儿操心吗?明儿个,我就把这事儿办好。完了,我亲自到府上去送信,顺便给大人请安。”

“嗯,这就好,你倒很知趣,就这么办吧。”

宋文远正要接话,却见六宫都太监张万强从里边出来,当门而立,高声喊道:“圣驾已临团殿,众臣工及博学鸿儒依次施礼晋见!”

高士奇和宋文远不敢怠慢,随着众人,走进殿内。这次皇上亲设御宴,招待鸿儒和百官,规模之宏大,宴席之丰盛,确是空前的。但,御驾亲临,居中高坐,下边的人,谁敢放肆啊。眼看着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却不敢轻易动筷子,不过是随着皇上的动作,虚以应景而已。

康熙看出大家都局促不安,笑着说:“哎,今日咱们君臣同乐,何必这样拘谨呢。这样吧,今日面对西苑景色,美酒佳肴,不可无诗,大家愿意吃呢,尽管放开量地尽情吃喝,愿意吟诗作赋的,也可以随便走走看看,思索佳句,写出来呈给朕亲自阅看。凡是写得好,朕一概有赏!”

康熙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活跃起来了,此时此地,谁不想用绝妙的诗句,耸动天听,压倒众人啊。一时间,有的人品着美酒,苦思冥想,有的离席而去,凭栏构思。康熙却传旨把施愚山叫到跟前:“施老先生,这是上次体仁阁赐宴时,我要过来看的文稿。唉,蒲松龄是个飘零才子,诗文都很好,只是怨气大重,不是作官长寿之人。你瞧他还不到五十岁嘛,怎么就写出了‘慾騒白头问渺冥,可许寄舟上灵台’这佯的句子,太颓丧了。不过,他写的聊斋,虽是前朝故事,于今世治道还是有用的。”

在一旁的熊赐履听了,心里不禁一沉:嗯,一个皇帝,肯这样地看人待人用人,国家哪有个治不好的?记得康熙常说,驾驭群臣之道,在于使君子和小人各得其所,既防君子受到诬陷,又要用小人之才。这几年熊赐履周旋于索、明两党争斗之中,又兼着太子的师傅,所以受的挤兑也就不少。熊赐履心里明白,若不是康熙绝对信任自己的忠诚,仅就平“三藩”他不赞同,也早被明珠他们挤垮了……现在,索额图上表,要求退出上书房,显然是为了避开权重之疑,康熙究竟批准不批准呢?几日前索额图连上奏章,弹劾了几个封疆大吏,又调换了几个部院大臣,其中正人、小人都有。康熙是本本照允,言听计从。可见圣眷隆重得很呢。可是,索额图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上表请长假,是为什么呢?……正胡思乱想,却听康熙对施愚山说:“蒲松龄是你的门生,你可以君子立命之说抚慰他一下。另外,再修一封书信给山东巡抚老于成龙,要他关照此人。信中,说明这是朕的意思,不然的话,于成龙可不是善人,要动本参你的。”

高士奇一直在康熙身后凭栏眺望海淀。他听到了消息说朝中已有人参劾他投机钻营,并无实学。所以,今儿个他憋足了劲,定要吟出盖压群贤的诗。正在搜索枯肠,却被康熙一转脸瞧见了:

“哈哈,高士奇,你正在琢磨诗句吗?朕今儿不许你出风头,另有差使给你!”

“瞧主子说的,眼前有这么多才干硕儒,凭奴才这点才思,想出风头也没指望,主子有什么旨意,是不是奴才帮着看诗评卷?”

“品评诗的优劣,朕自信还有点眼力!朕要你立即进宫,去给苏麻喇姑看病。你知道的,朕有个启蒙老师叫伍次友,如今也是出家人了。”

高士奇见康熙如此动情,心中暗自惊讶,忙答道:“是,奴才见过伍先生。伍先生人品端方,学术纯正,曾辅主子习学圣道,后来——”

“你知道就好,不必多说了。他出家为僧的缘故也非三言两语能讲得清的。说到根儿上,还是为了朕幼时的侍女苏麻喇姑,如今也出了家改名叫慧真,在宫内带发修行。朕听明珠说你颇懂医道,想叫你去诊视一下。唉,朕从小儿亲近最多的宫人,一个是魏东亭的母亲,再一个就是她。如今孙姆姆去了南京,苏麻喇姑又病得这样,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呢?”康熙说着,眼圈红了,嗓音也有些哽咽。

高士奇连忙上前劝慰:“主子吩咐,奴才敢不尽心?但是奴才在医道上的本事平常得很,不敢在主子面前夸口。”

“唉,只要你能尽心就好,快去吧。传旨武丹,叫他带你进钟粹宫。”

高士奇便匆匆退出团殿外的龙亭,来寻武丹。

告辞了皇上,高士奇和武丹二人各骑一匹红鬃烈马,从西华门进了大内,至隆宗门下马,沿着永巷直趋钟粹宫小佛堂。一进这佛殿精舍,高士奇还不觉怎么,可武丹早愣住了:康熙八年前武丹护卫康熙在宫外读书,几乎天天和苏麻喇姑见面。那时她是怎样的光采照人,怎样的伶牙俐齿,机敏干练啊!自从康熙二十年腊月二十三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在养心殿最后一次见到苏麻喇姑,至今不过六年,想不到这位刚满三十四岁的女子已是满头白发如银了!武丹猛然见她熬煎成这样,这个杀人如麻、铁石心肠的粗汉子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突然一蹲身,抱头失声哭泣起来。

苏麻喇姑半躺在精舍角落的榻上,高士奇的问安声,武丹的哭泣声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却无心去想,也无力去说。她已经没有欢乐,也没有哀伤了,甚至连对往事的回忆也没有了。只用那明亮的眼睛望着窗外的天空,听着一声声哀鸿的鸣叫。

高士奇没有武丹那种感受。他只觉得从西苑花团锦簇般的欢乐中一下子跌到如此深沉幽静的环境里,心里有点发疹。看见苏麻喇姑转着眼瞧自己,连忙上前笑着说:“慧真大师,皇上因知学生颇精医道,特命前来为您诊视……”

苏麻喇姑跟随皇上左右那么多年,可算是见多识广,却还没听医生自称“颇精”医道的。眼波闪动一下,盯视着高士奇,声气微弱地说道:“既然如此,你就诊脉吧……不过,我如今已是大限将至,恐怕你也无能为力,佛祖要召我去了!世间的一切繁华,都如过眼烟云……我要……去了……”

高士奇听着她清晰的话音,没有言语,坐在椅上闭目诊脉,足有半顿饭光景,忽然开目笑道:“大师,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麻喇姑认真打量高士奇一眼,摇了摇头。武丹却感到奇怪了:郎中诊病,对症下葯就是,要人家知道自己“是谁”干什么?

高士奇松开把脉的手:“我姓高名士奇,虽不是华陀、张仲景转世,可是对治好您的病却有十分的把握!”

苏麻喇姑听他如此吹牛,只是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

高士奇高傲地仰起了脸,冷冰冰地说道:“我先说症候,若不准不实,高士奇即刻扫地出门,永不再替别人看病。观大师的脉象,主饮食不振,见食生厌,肝火上浮,以至中元气损,眩晕如坐舟中,长夜不眠亦无所思,静观月升星落。四肢百骸不能自主,行坐无力,卧则安然。我说得对吗?”

高士奇说的这些症候以前来瞧病的太医们也都说了,并不出奇,不过,却没有人能断她“不眠亦无所思,静观月升星落”,苏麻喇姑不禁闭了一下眼睛。

高士奇一撩前襟站起身来,略带得意地背着手来回踱起方步,一条乌亮的大辫子一摆一摆,显得十分潇洒。武丹眨着眼,奇怪地看着这位新贵,却听高士奇侃侃而言,“大师本来没有病。您乃出家之人,精通内典,必知无思、无慾、无求乃佛门修行无上菩提境界——说白了,这是您十年修行的一种进益,好比举人中了进士,能算是病吗?恕高某直言,您毕竟功底太浅,俗念未退,还没有勘破三界,得了这种‘见功自疑’的病症,令人叹息呀!”

苏麻喇姑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说的是何种境界,我又因何而自疑呢?”

高士奇爽朗地笑道:“哈哈,我乃据医道和佛理推算而来。大师皈佛静修,本已进入幻空之境,却误以为自己体质衰弱已极,寿命不长。畏夜路寒,惧渺冥途长,因而心火命门下衰。嗯、据我判断你当年曾中夜咯血,如今已无此症,是不是?您笑了。我从不误人,这是您沾了素食和黄连的光!”

苏麻喇姑大吃一惊,动了一下,竟勉强支撑着坐了起来!武丹眼瞧着她脸上泛出血色,不禁瞠目结舌,这高士奇真是绝了!就是变戏法,也不能这么快呀!却听高士奇继续说:

“黄连这味葯乃世上最平常,却是最好的葯。可惜大师不懂用葯之道。若与罗卜、青芹相配,日日食用,大师何至于此?……若再杂以谷米、黄粱一同眼用,我保你半年之内复元如初!”

“高先生,只怕未必吧?”

高士奇却不答言,转身来至窗前,将一溜儿青纱窗统统支了起来。房子里阴沉、窒息的气氛霎时间一扫而尽。高士奇回头笑道:“大师,你看窗外秋高气爽,正是碧云天,黄花地,山染丹枫,水泛清波。此时,若徒步登山,扁舟泛流,其乐无穷。可是您终日足不出户,困坐愁城,守青灯,伴古佛,诵经文,阅内典,邪魔入内,竟成了这般症候。唉!可惜呀!”

苏麻喇姑随着高士奇的娓娓描述,想着外头景致,不禁浮想联翩。过了好大一会儿,长长舒了一口气,很硬朗地点了点头,目光流动,精神也大有好转。

高士奇的医道这么“神”吗?不是。他见过伍次友,进宫之后,又听了不少关于苏麻喇姑的议论。今天,一见这位慧真大师,就知道她害的是心病——既然不能与心上人结成良缘,这伴青灯守古佛的日子,到哪天才算到头呢,活着真不如早早死了好。常言说:心病还得心葯医。高士奇一番高谈阔论,打开了苏麻喇姑心头的郁闷,她能不见精神吗?不过,高士奇知道,苏麻喇姑的天分极高,要见好就收。他不敢再说了:走到书案前提起笔来说:“大师的病不须用葯。我写个方子,大师若肯采纳,我保您十年之内,黑发再现,红颜如初。”说着便走笔疾书。武丹凑近了瞧时,却是一首诗,忙拿过来递给苏麻喇姑,只见上边写道:

养身摄珍过大千,无思无忧即佛仙。

劝君还学六祖法,食菜常加二分盐!

葯引:出宫走走。

苏麻喇姑看了,不禁“扑哧”一笑,“请教高先生,不知佛祖吃盐出于何典?”

“哦!这事用不着查书。上个月在下随老佛爷去大觉寺进香,因为有点饿,偷吃一块供佛点心,竟是咸的!”话未说完,武丹已是捧腹大笑,苏麻喇姑也不禁露出难得的笑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