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43 约期死不过为叛乱 厚赏赐却是有阴谋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清风和穆子煦往下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江边上已经搭好了一座木柴垛。柴垛的下边,放着一块方形的木案子。案子上是一尺多长刀尖朝上的刀子。上面坐着一个和尚,早已被身下的刀子刺死,正被小和尚们抬着往柴垛上放。

穆子煦和清风都是马贼出身,干了多少年的杀人勾当,但像这样的干法,他们还是头回碰见呢。啊,原来“示期坐化”就这么简单!二人相视一笑,挪动了一下身子,不料,却被在树林旁望风的小和尚看见了,只听他大喊一声:“什么人,出来。”随着喊声,一支钢镖打了过来,“叭”的钉到了他们前边的树上。

穆子煦和清风一看藏不住了,只好起身出来。清风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僧道本是两门,不该互相打扰。贫道不遵教规,今晚偷看了大和尚示期坐化的精彩表演,可算是开了眼界了。怪不得毗卢院这几年香火这样旺盛,原来是拿傻和尚的命换来的啊,哈哈……”

穆子煦却没有清风这样轻松,他径直走向杨起隆和那个老和尚,正颜厉色地说:“哟,这不是三太子吗?久违了,这太平世界,朗朗乾坤,尔等竟敢以人命作儿戏,欺骗信民,妄图谋反。怎么,你忘了当年牛街清真寺的教训了吗?”

杨起隆向四周看了看,闯进来的只是一俗一道两个人,便气势汹汹地说:“啊,我以为康老三的天兵天将下凡了呢。原来,不过是一鹰一犬,来人,把他们与我拿下!”

在江边忙活的二十多个和尚,一听此言,蜂拥而上,把穆子煦和清风围在核心。他们俩人也不敢怠慢,穆子煦拔出康熙亲赐的精钢匕首,清风道长抽出腰间的钢丝拂尘。两人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与众和尚打得不可开交。和尚们虽然不断倒下,可是,他们毕竟人多,混战之中,穆子煦左肩被刺了一刀,清风的胸前,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却还咬着牙苦战。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咯咯咯”响起了三声大炮,山上、山下、江边、滩头,亮起了无数火把。官军们呼啸着、呐喊着,从天而降,冲了上来。魏东亭一马当先,站在滩头,指挥包剿残匪。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将领——年羹尧,骁勇非常,钢刀挥舞之处,敌人无不当场毙命。穆子煦看了,不由得暗暗称赞:好小子,心真硬,嗯,是个打仗的好料儿!

这些个贼和尚,哪能抵挡得了官军的强大攻势啊。不多一会,死的死了,降的降了。魏东亭下令,死了的,尸体架在柴堆上,就地焚化;活捉的,严加看管,听候审讯。

忙乱之中,穆子煦突然发现,郝老四不见了,忙悄悄向魏东亭说:“大哥,今晚若不是老四,小弟就没命了。可,他到哪去了呢?”

魏东亭吃了一惊:“什么,什么,郝老四他还活着?你说的是真的?”

“那还有假,不过,他说,郝老四已经死了,现在只有清风道长……”

“哦——清风道长。老四啊,你,你怎么不与我见上一面就走了呢?唉,不说这些了。刚才我接到报告,杨起隆已经逮住了,只怕葛礼老贼听到这个消息会销赃灭证,我们必须马上去一趟总督府。”

“好,小弟一切听大哥的安排。”

“嗯,此事我不便出头,这个黑脸还得你唱。这样,你带年羹尧和杨起隆去吧。”

此时,天已交四更,葛礼早已睡下了,听到门上来报,说一等侍卫、新任江南布政使兼江宁织造,钦差大臣穆子煦来见,他不觉有些吃惊。嗯?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慾待不见,又怕万一捅了大漏子,只好起身穿衣,草草梳洗了一下,来到外边的签押房。

“啊,恕老夫眼拙,这位想必是穆军门吧。当年老夫陛辞皇上的时候,咱们曾在西华门见过一面。一晃几年了,军门还是这样的勃勃英姿,我可是已经老了,不中用了。”葛礼一边说着,一边又瞟了一眼站在穆子煦身后的年羹尧:“穆军门,这位小将是我治下的,玄武湖标营游击。打起仗来勇敢得很,真是年轻有为,后生可畏呀,还望军门多加照应。来人,与钦差大人看茶!”

穆子煦冷眼瞧着这位江南总督。只见他五十上下的年纪,三络长须,修饰得整齐光洁。一副道貌岸然,居高临下的神态,口中侃侃而谈,却又绝口不问二人来意。穆子煦不由得暗暗佩服,嗯,有两下子,像个国舅爷的派头。便在椅子上略一欠身说道:“制台大人,兄弟奉了皇上密旨,为明年皇上的南巡到南京来实地查勘一下。有些事,关系重大,不得不深夜前来,惊动制台大人,还望大人不要见罪。”

“哎?——这是哪里话,我们都是皇上的奴才嘛。军门既奉密旨,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尽管说出来,我一定遵旨照办。”

“那好,本钦差已经查明,在白河渡和毗卢院两座山上,都有逆贼盘踞,而且架了红衣大炮,炮口又正对着皇上的行宫。兄弟拿不准,才来与制台商议这事儿,应怎么回禀皇上呢?”

葛礼没想到,这位钦差大臣一下就问到这事儿上,有点措手不及,吞吞吐吐地说:“啊?哦,这个,这个,这红衣大炮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呢?”

穆子煦冷冷一一笑:“是啊,他们这大炮是从哪儿得来的呢?”

俩人都不做声了。葛礼紧张地盘算着,哦,面前这位钦差、侍卫,原来是专打听这事儿的。可是风声怎么会露出去呢?我与索额图之间,从无书信来往,都是派最可靠的人从中传口信,至于杨起隆呢,是后半夜化了装来的,绝无露风的可能。哼,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想到这儿,他神情镇定了:“啊,穆军门到南京才刚刚几天,行动如此迅速,探事如此明白,真不愧是皇上身边的人啊。至于红衣大炮之事,下官失察,不明真相,请钦差大人全权办理吧!”

穆子煦刚才还见葛礼神色不对,这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又硬起来了:“哦?制台大人既如此说,我让你见一个人。”说完,冲年羹尧一摆手,年羹尧快步出去,立即将绳捆索绑的杨起隆带了进来,“葛制台,此人你认识吗?”

葛礼矢口否认:“不,下官从未见过这个面目狰狞的人。”

穆子煦淡淡一笑:“那,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的朱三太子。其实是个假货,他的真名叫杨起隆。他手下那些兵,也实在是不堪一击。那年,在北京闹事,他用二百多条人命,换得个潜逃隐居,想不到今日不到一个时辰,就又落入法网了。杨起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杨起隆恶狠狠地瞪了穆子煦一眼,没有说话。

“杨起隆,我问你,策划这次炮轰行宫谋逆大案的后台是谁,谁给你的红衣大炮,你又从哪里探知皇上来南京的日期?”

杨起隆翻了一下白眼,冲着穆子煦说:“哼,凭你也想审问我吗?杨起隆不是卖友求荣之人。只可惜我计划不周,被你钻了空子,没能炸死康老三……”

葛礼听到这里,“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来人哪!”

门外几个戈什哈闻声进来:“哼,这样的叛逆贼子,到了我这总督府上,还敢耍刁撒泼,与我大刑侍候!”

“扎!”

穆子煦连忙站起来,把手一摆说:“慢!年羹尧,把这个杨起隆押下去,你亲自派人看管。”等年羹尧退下之后,穆子煦才对葛礼说:“制台大人,你不要这样激动嘛,杨起隆可是御案的钦犯哪!”

其实,葛礼何尝不明白,杨起隆犯的是谋逆大罪。这样的犯人,朝廷有令在先,是不准随便动刑的。葛礼不傻,他早看出来了,穆子煦审问杨起隆是假,敲他葛礼才是真的呢。事到如今,他没了法子,只好向穆子煦说:“穆军门,今晚老夫冲动之下,有点孟浪了。既然钦差已查出了红衣大炮之事,下官也就担了嫌疑,理应回避,此案如何处置,听凭钦差大人发落。”

穆子煦见葛礼的气焰突然杀了下去,像是一下子就老了十年,心中也有些不忍:“呀,制台大人不要多心。这件事,不是小弟不肯成全,这是圣上亲口吩咐的。上面有圣躬独断,下面,小弟又奉了密旨,不这样做不行啊。这样吧,小弟昨天派人在虎踞关下买了一处宅子,权当是私人的,暂借给制台大人。请您带着家眷和府上的人委屈一下,住在那里。至于这里吗!小弟斗胆,要奉旨查封了。你放心,只要兄弟能担待的,一定会关照的,眼下你并未被革职,这个办法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你看……”

葛礼一下子全明白了,穆子煦的说话,既像是老朋友悄悄地说私房话,又像是在宣布皇上的密旨。他行礼不好,感激的话也没法出口,抗拒的话更不敢说,吭哧了好大一会儿,才说:“兄弟明白,一切全仗大人维持。”说完,打了一躬退了下去,外边,年羹尧已经带着兵丁,在各处粘贴封条了。

穆子煦满怀兴奋地回到魏府,向魏东亭报告了查封葛礼官署经过,魏东亭听了,紧皱眉头,没有说话。穆子煦不免一惊:“怎么了,大哥,我办得不对,不认真吗?”

“哎——,不是我们办得不认真,是办得太认真了。这一下,咱哥俩又把人给得罪苦了。”

“什么,什么,大哥你说什么?”

魏东亭没有答话,却拿出两样东西来放在桌上。穆子煦凑近了一看,一件是一柄楼花雕刻的碧玉如意,另一件是一只掐金线的卧龙袋,都装在红漆描金,明黄封面的木匣里,一看就是皇家之物。

“这——这是圣上赏的?”

魏东亭苦笑一下:“哪里,这一件是太子送的;这一件嘛,是四阿哥送的,两件东西同时送到。点着我的名,让我亲自交给你……”

穆子煦还是不明白,“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魏东亭长叹了一口气:“兄弟,咱们得想后路啊!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一时片刻,我也难给你说清。看来葛礼的来头不小,内容复杂,怕已经牵涉到太子了。这是你我兄弟能够左右的嘛?你马上去告诉年羹尧,就说南京这件谋逆大案,已经全部查清。葛礼的总督府不要查了。咱们俩立即上表,此案已经全部了结,不能再株连一个人,更不能捎带上葛礼,你明白吗!”

明白?穆子煦糊涂了!这么大的弯子,叫他这个粗汉子怎么拐得过来呀?但他佩服魏东亭,信任魏东亭,听魏东亭说得如此严重,他不明白也得明白:“大哥,我照你话办就是。”

魏东亭和穆子煦二人,一举捣毁毗卢院,生擒杨起隆的消息,报到北京,立刻朝野轰动。康熙皇上接到奏报,看了又看,比收复台湾还要高兴。一连三天,他兴奋得都没睡好觉。假朱三太子暗地作乱的事,在全国闹腾了一二十年,终于平定了。他立刻下旨,着魏东亭等在南京将杨起隆就地正法,凌迟处死,又下令各部立即着手筹备南巡的事。这件事,本来早已内定,但因江南不平静,一直没能付诸实施。这一次说办就办,各项筹备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康熙二十三年四月,皇上御驾亲视江南的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离开北京,向南进发了。

康熙这次南巡,是他多年的愿望。他要向天下显示,大清入关以来,数十年苦心经营,如今,终于有了这四海升平,万民安居的大好局面;他要代表大清皇宫,祭奠明太祖朱元璋的皇陵,以收复江南士子之心;他要亲自访查江南的吏治民情,游览南京这六朝金粉之地,做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华天下共主;他要向西部葛尔丹,显示自己的国威军力;他要在经过山东的时候,拜祭孔庙,以尽收天下文人之心。他想得很多、很多。如果说,他即位以来,除鳌拜、定三藩,收复台湾,平定假朱三太子的叛乱等等,是武功的话,那么,这次南巡就是他在文治上的一大功业,也是他即位二十多年来,一直想要实现的梦想。

这次出巡,让康熙十分高兴的是,靳辅、陈潢的治河工程,有了很大的进展。原订七年完成的第一期工程,只用了六年时间,已经全部完工,皇上的龙船,可以经运河、黄河直抵江南。而第二期开挖黄河中河的工程,也已经开始了。由于靳辅采纳了陈潢的意见,河道窄了,流速加快了。河水挟着泥沙滚滚而下,再也见不到那淤沙漫堤,浊浪肆虐的情景了,河水也似乎变清了许多。此刻,康熙坐在大龙舟内,凭窗遥望黄河两岸:只见青草茂长,一片葱绿,岸后,一片树林,傍着第二道护河大堤。从堤上残留的水痕可以看出,河水水位至少下降了二尺有余。船行几日,千里堤岸,到处是一片浓荫、一片青绿,河水欢畅,芳草如茵。康熙想起,六年来,靳辅他们栉风沐雨,历尽艰辛,才结束了黄河为害千年的惨痛局面。多少京官和地方官今天一份奏章,明天一本弹劾,交相攻汗靳辅,都被自己顶了回去。现在看来,自己顶得对,顶得好,而靳辅他们也确实为国家立了大功。高兴之中,他传下圣旨,给靳辅加发双俸和尚书职衔,仍旧督理河务,又任命陈潢为四品佥事、道员,待河工全面完工之后另行封赏。一路之上,康熙时而催船前行,时而停船私访,又接连处置了几件大事。

杨起隆谋反失败,被处死之后,山东刘铁成残部,失去靠山,率部投诚。康熙命他到飞扬古军前效力;洪承畴因康熙下令修明史时,被列入《贰臣传),一时墙倒众人推,他的后代,流落山东骆马湖一带,乞讨为生,受尽欺凌。康熙巡视时发现了,便亲自主婚,将洪承畴的孙女儿洪若芷,许配了明珠的儿子。这几件事,一路走,一路办,又时不时地接见驻地的遗老乡绅,倾听民间对政局的看法,所到之处,欢声载道,万民称颂。百姓们都说,中华天国,又出了一位贤明的圣君。康熙听了,自然高兴,随从的大臣。侍卫们,又哪个不高兴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