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51 雪旧耻死士拼性命 藏祸心皇亲隐敌情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两天之后,康熙的御营抵达乌兰布通前线。康熙略事休息,又骑马出营查看敌情。沿河驻防的八旗兵、绿营兵和汉军旗营的将士们,见宝扇龙幡遮天蔽日而来,知道是圣驾到了。“皇上万岁、万万岁!”的喊声,响彻了三十里连营。

康熙打马来到前沿,一手按着冰凉的剑柄,一手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河对岸敌军的布防,但见葛尔丹的军队依山傍水下寨,鹿砦壕沟,遍布阵前,把整个军阵围得如铜墙铁壁一般,康熙不由得赞叹一声:“嗯,这个葛尔丹果然有治军之才,只可惜他不走正路。飞扬古,我军的大炮都拉上来了吗?”

飞扬古在马上欠身回答:“回主子,我军的四十三门红衣大炮,全都布置完毕,射程都在七里以上。只要我们的大炮一开口,葛尔丹这些土垒的营寨,顷刻之间就要灰飞烟灭。”

没等康熙再说话,敌军中突然响起了三声大炮,素伦等几十名御前侍卫,不等招呼,“刷”的一下,便围在了康熙周围,康熙不禁一笑:“哎,瞧你们那紧张样,葛尔丹就打过来了?朕瞧着,倒像是他要出来说什么话。”

康熙说得一点不错,葛尔丹在一群将领护卫下,打马来到河岸,他没见过皇上,但从对岸这龙旗宝幡、护卫如云的气势中,从人群中那位三十多岁,仪表堂堂的人那非凡的气度中,已经猜出这必定是康熙皇上了,便在马上拱手施礼说道:“臣博硕克图汗葛尔丹觐见博格达汗天颜陛下。”

此时,正当枯水季节,康熙与葛尔丹隔河相对,距离只有七八丈远。随从侍卫、大臣和将领们,手心里都快攥出水来了。康熙却十分镇定,冷冰冰地对葛尔丹说:“你也是汗,朕也是汗,怎么能说是‘觐见’呢?你们的领地在准葛尔,距此万里之遥,你带兵来到科尔沁王的领地干什么来了?朕倒要领教。”

葛尔丹没料想,康熙一句话就把他给问住了,吭吭哧哧地回答:“皇上,您是天子大汗,我是部落小汗,葛尔丹从来是拥戴大汗的,不敢有非法妄为之举。”

“哈哈……你不敢妄为?真是天下奇闻。朕问你,既然称臣于中华,为什么不报朕准许,就吞并了准葛尔四部和喀尔喀三部。你称兵于山陕蒙古各地,烧杀抢掠,蹂躏百姓,这还不算是大胆妄为吗?”

葛尔丹翻脸了:“大汗,土谢图汗屡次侵扰我的领地,还杀了我的侄子,我不能不报仇,可是,大汗你为什么却偏袒土谢图汗,既然你可以不君,我就可以不臣。”

“哦?你说我偏袒土谢图汗,有何证据?”

葛尔丹用马鞭一指康熙身后的阿秀:“她就是活证据,她就是土谢图汗的公主宝日龙梅。”

阿秀早就忍不住了,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拍马向前,指着葛尔丹放声喊道:“你这狼心狗肺的贼子,还我父王,还我部落……”阿秀的声音沙哑而又凄厉,双方将士听了都不禁心惊。葛尔丹把手一摆,他身后的弓弩手乱箭齐发,向康熙射来。素伦等侍卫早就挥舞手中兵器,挡住了弩箭。康熙勃然大怒,“哪个将军替朕出战?”

话音刚落,身后闪出来一员小将,大声答道:“奴才愿打头阵!”

康熙一看,不是别人,还是上次北巡打猎时,因为被猛虎吓着,受了责罚的侍卫张玉祥。康熙冲他点了点头,张玉祥“刷”的撕下了身上的战袍,露出了背上刺着的一个大字,康熙定睛一看,原来是个“耻”字,康熙心中怦然一动,喝,好小伙子,有志气。此时,张玉祥大喊一声,跃马挥刀已经闯过河岸,他的身后,四十多名将士,也都赤膊了上身,飞马追了上去。这帮如狼似虎的勇士,像发了疯似的,一眨眼功夫,就冲进了敌阵。康熙忙命武丹组织弓箭手放箭掩护,那边葛尔丹也急急地组织人力反扑。霎时间,河两岸鼓声阵阵,呐喊助威声、刀剑碰击声,人喊马嘶声,受伤者的喊叫声,混在一起,喊声一片,惨烈异常。

张玉祥自从被康熙拔掉了花翎之后,叫人在背上刺了字,就一心一意练武,练胆量。七年来,他暗地里下了多少功夫啊!今日一出阵,就锐不可挡。他身后的四十多名赤膊大汉,也是和他一样,一冲入敌阵,就杀红了眼,把葛尔丹的一百多名卫士,杀得鬼哭狼嚎,溃不成军。蒙古人一向剽悍勇武,他们也最尊敬勇敢的人,有的葛尔丹的军士,见到张玉祥如此神勇,竟公然替他叫起好来,可是,康熙却紧张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众寡悬殊,他心疼张玉祥啊!立马在康熙身边的飞扬古,看出了皇上的心情,悄声说道:“主子不必担心,这一仗打得虽然仓促,可是却吸引了葛尔丹的中军。奴才已经下令,让年羹尧带着人马抄他的后路去了。哼,今天,不能全歼葛尔丹,给他个下马威,也叫他知道皇上的厉害。”

飞扬古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对岸敌兵的锣声震天响起,求救的号角鸣呜咽咽,葛尔丹的中军大营,一片混乱。又见一面红旗从山后闪现出来。清军将领年羹尧率领四千精锐骑兵,风驰电掣般地杀了出来。他们见人就砍,见帐就烧,一时间,浓烟滚滚,血肉横飞。飞扬古精神陡然一振,大声下令:“佟国刚,速率你部五千人,打烂葛尔丹的前军中营,占领河北岸,把葛尔丹赶到景峰上去!”

清军两大主力投入战斗,形势急转直下。葛尔丹的军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强敌,纷纷败退下去。乌兰布通河两岸,已经完全被清军占领了。随着张玉祥猛冲敌阵的四十多名勇士,活着回来了十三人,而且个个带伤,张玉祥断了半截左臂,身上的刀伤。箭伤,数都数不过来,但他还是勉强支撑着来到康熙身边:“主子,奴才交旨。”

康熙抢步上前,扶起了张玉祥,满怀激情他说:“玉祥,你是好样的。朕今日还你一支三眼花翎!”张玉祥热泪盈眶,一句谢恩的话尚未出口,就晕倒在地上了。康熙回头下令;“快,用朕的御车,将张玉祥和受重伤的将士,护送到奉天,好好诊治,朕要让他们活着回来!”

首战大捷,清军营中人人兴高采烈。飞扬古却传下号令,只准杀猪宰羊,不许任何人饮酒,并派出部队,严加巡逻,防止葛尔丹劫营,军令如山,谁敢不遵。整个大营,到处洋溢着胜利的喜悦,也到处都是警惕的眼睛。在这千军万马之中,只有一个闲人,就是被罢了官的明珠。别人都有功劳,惟独他是个罪臣;别人都痛痛快快地吃喝说笑,只有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从军以来,身旁虽有十几个护卫,可全是索额图派的人。明珠心里清楚,这些人名为保护,实则是监视他的行动。今晚,他乘着大伙高兴,说了声,“我吃不下,到外面走走。”便出了帐篷,来到了草原之上。但见御营那边,灯光辉煌,戒备森严。方圆四里多地,全用一色的黄幔围着,黄幔外面,二十一所巡营分布四周。里里外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是精锐的羽林军士。明珠多么想在这会儿见见皇上啊,可是他知道,别说不奉特召不能走进皇上的御营,就是这外围的警戒区,也别想走近一步,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正要往回走,却被一个人叫住了:“哎——这不是明大人吗,你怎么在这里?”

明珠回头一看,原来是武丹,连忙躬手施礼:“武军门,您老吉祥……”

“咳,去你的,什么武军门,咱们是老朋友了,不要给我来这一套。你夜里出来,有什么事吗?”

明珠正要答话,索额图却从御营那边走过来了;“哦,是老明兄弟啊,你近来可好,咳,我这几日太忙,没顾上照顾你,你别往心里去。有什么事要办,只管对我说,我替你在皇上面前奏明。”说罢,扬长而去了。

听着这又像热情,又似挖苦的话,明珠只觉得一阵心里发寒。他知道自己眼下的处境,不敢多在外面耽搁,便急忙对武丹说。

“武军门,啊,不不,兄弟,求你在皇上面前替我进一言。葛尔丹虽然今日打了败仗,但实力损耗不大,而且,要防他向西北方向逃窜。万一逃跑了,茫茫千里沙漠草原,想聚而歼之,就不容易了。所以求皇上在西北方向一定要派驻重兵,严加防范。”说完,转身独自回去了。

明珠的这个建议,没能传到康熙那里。因为当夜,武丹就奉了旨意,要他火速赶往南京,催促军粮。这圣旨是索额图传下来的,武丹只好将明珠的话告诉了索额图,让他转奏给皇上,索额图哪里肯替明珠说话呀,就把这事给瞒下来了,而康熙在军务繁忙之中,只顾布置全歼葛尔丹之事,却没去想葛尔丹还会逃跑,结果,造成了一场军事布置上的重大失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