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01 访吏治皇子自赴绑 恤民情县令巧断案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康熙四十四年的夏天,干旱无雨,酷热难挡。就拿安徽省桐城县来说吧,接连二十多夭,别说下雨了,天上连块云彩都难得看见。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天如蒸笼,地似煎锅,不倒中午,人们都热得喘不过气了。大树下,门洞里,到处躺满了纳凉的人。说是乘凉,其实个个都是一身出不完的臭汗。您别说,在这炎夏难熬的天气里,桐城县还真有一块清凉宝地。这地方在桐城西门外,临近宫道,背靠小溪,十几棵大柳树,围着一片瓜园。园子的主人,是位种瓜能手。他培育的西瓜,个个又大又圆,又脆又甜,吃一块,消暑去热,凉甜解渴。这不,瓜园四周的柳树下,坐了好多的人,在这儿乘凉吃瓜,闲聊嗑儿。别看那时是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可常言说,盛夏无君子。来这里的人,别管是宫绅大户,贩夫走卒,或者是读书士子,公子哥儿,全都打着赤膊,哧哧溜溜地啃瓜,什么礼仪、规矩、斯文、体面,全都不顾了。

在这群人中,有两个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并排坐在一棵大树下。他们都是外乡人,没有参加那东扯葫芦西扯瓢的闲聊。一个在埋头吃瓜,一个却在东张西望。过了一会儿,吃爪的青年突然向身旁这位发话了:

“喂,老兄,你怎么不买瓜吃,是身上没带银子吗?来来来,吃我的。”

那位连忙答话:“哎呀呀,不敢当。小弟在这儿歇歇凉,等个朋友。谢谢您。”

“咳——客气什么,给,拿去吃吧。”说着递过一块瓜来。

那人接过瓜来,没有吃,却反问道:“请问老哥贵姓、台甫,听您口音好像是北京人吧?”

吃瓜这位和善地一笑说:“哦,算你说对了。我姓尹,单名一个祥字,出来做点小买卖,碰上这大热天,走都走不成了。唉,真是……”

“哦,原来是尹公子,失敬了。小的姓张,在家排行老五,没大名,小名张五哥。恕小的直言,我看你不像个跑买卖的。”

尹祥一愣:“你怎么看出来的?”

“瞧您这手,细皮嫩肉;再瞧您的脸,犹红似白。别看您一身普通人的打扮,可手里拿的这把檀香木扇,就不是一般买卖人用得起的。”

“好啊,五哥,真有你的!不瞒您说,小弟自幼娇生惯养,靠着祖宗开的商号过舒服的日子。这次出门,是家父有意让我历练一下。眼下虽不愁吃穿,但比起那些盐商来、可差远了。五哥没听刚才那人说,他们才是富得流油呢!”

“尹大哥,你这话不对。盐商算什么?从这桐城往北二百多里,有个富户叫刘八女。你打听打听,他有多少家产,那才叫富呢!别看天这么热,刘八爷屋子里兴许就放着几十盆冰,还有七八个小丫头给他打着扇子。唉,人比人气死人哪!”

两人正说着呢,不防旁边一个胖子接上茬儿了:“什么、什么?刘八爷,刘九爷也不行!盐商是好惹的吗?咱们桐城先前的钱大老爷,每天跟着盐商魏老九吃酒,狗颠尾巴似的。如今,戴名世写了本什么书,书里骂了当今万岁爷。咱桐城的名儒大家方苞方老爷因为给这书写了序,也被锁拿进京了。钱大老爷吃了挂落,被摘了印。新任的县令施大老爷一到任,就先在五福楼设宴请了盐商。哎,听说京里派了两位皇子来桐城,也请盐商老爷们吃酒呢!嘿,皇阿哥请客,那是什么气派,他刘八女有这面子吗?”

尹祥听这人吹得没边没沿,心中不觉好笑。其实这个尹祥是叫胤祥,不过可不是姓尹,而是姓爱新觉罗。他乃当今康熙皇上的第十三个儿子,上卷书中说过的,蒙古格格阿秀生的皇子,全名叫爱新觉罗·胤祥,新近封了贝子。这次奉旨随着四阿哥胤祯一道,来安徽视察河情的。兄弟二人请没请盐商他心里当然有数了。可是这个新来的县令施世纶,听说是位清官,他怎么会去巴结盐商呢?

就在这时,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胤祥抬头一看,只见一乘二人抬小轿飞快地来到瓜园,轿中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来,满脸横肉,眼光阴毒。刚才那位吹牛的胖子一见,连忙上前打千请安:“哟,魏九爷,您老吉祥!”胤祥明白了。哦,原来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盐商魏老九啊!那魏老九并不理睬胖子的巴结,对在场众人扫视一遍,突然指着张五哥大叫一声:“把这个私盐贩子给我拿下!”随着魏老九来的打手,猛扑上前,就要拉张五哥,不想五哥是练过功夫的,这一拉,居然没有拉动。又有四五个人上来,才勉强把张五哥拧了起来,从他身旁拿出了一口袋盐来。在场众人正在发愣,胤祥却突然站了出来:“别忙,这一袋盐里,有我的一半。要拿他,把我也一块拿了吧?”

这一下,连盐商魏老九也愣了。碰上吃官司的事,别人跑还来不及呢,这小子怎么自投罗网来了?张五哥更是惊异:“尹大哥,你,你这是何必呢?”胤祥微微一笑:“五哥,你别担心,小弟自有道理。”魏老九把脸一沉:“好吧,给我一块儿拿了,送到县衙去!”

魏老九带着从人,押着张五哥和胤祥来到县衙时,二门里的大槐树下已经绑着两个人了。这俩人一见多了个不认识的人,忙问:“五哥,这,这人不是咱一块的,他怎么也被押来了?”五哥还没答话,胤祥倒先开口了:“弟兄们,别问了,这叫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嘛。小弟我生就的这个脾气,就爱凑热闹。你们不要管了。”

就在这时,堂鼓“咚咚咚”三声,新任县令施大老爷升堂了。八个衙役手执半截黑半截红的水火大棍,“噢”地一声高呼,整整齐齐地拥了出来,在大堂两边雁翅般的排成两行。随着,一位五十来岁的官员,干巴精瘦,身穿五蟒四爪官袍,头戴素金顶大帽,慢条斯理地迈着方步走上堂来,在正中端然坐下。县衙的刑名师爷递上一张状子。县太爷是个近视眼,看样子度数还不低。他右手接过状纸,左手拿了一个镜片,贴着眼看了好大一会儿才说出一句话来:“传原告魏老九。”

刑名师爷连忙退下,对魏老九说:“九爷,大老爷请您呢。哎,这位施老爷风骨很硬,您要多加小心啊!”

魏老九满脸不在乎地瞥了师爷一眼,一撩袍子上了大堂:

“老公祖在上,晚眷生魏仁拜见了!”一边说,一边略一拱手,大大咧咧地站在了一边。堂上的施世纶微微一笑说:“哦?原来你是陕西人,怎么我听着口音不像啊?”

胤祥在下边听得好笑。他知道,施世纶原来是知府,贬了职来这儿当县令的。“老公祖”是对知府的尊称,县令可就当不起了。魏老九称他“老公祖”,分明是故意奉承巴结。施世纶竟泰然受之,不予反驳。哼,这个“清官”也不怎么的。他这儿正想呢,魏老九答话了:

“回大人,我是内黄人。”

“嗯——什么,你是内黄人,本县在内黄没有亲戚呀?你这‘晚眷生’三字又从何说起呢?”

一句话,把魏老九问了个大红脸,吭吭哧哧不知如何回答。施世纶又发话了:“本县知道,你不学无术,用错了称呼,尚可原谅。可你不过是个盐商,就算是贩官盐的吧,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见了本县,只是一揖,难道连见官的规矩都不懂了吗?”

这一问,不但魏老九无言以对,堂下的衙役、师爷也都傻眼了。往常,不光是他们和这盐商魏老九内外勾结。狼狈为姦,历任县令没有不巴结魏老九的。没想到碰上了这位施老爷,这么不给面子,一上来就让魏老九碰了钉子。魏老九正没法张口呢,施世纶可等不及了:“怎么不回话,嗯!”

魏老九只好又是一揖:“回老公祖……”

施世纶“啪”的把公案一拍:“你少来这一套!什么老公祖,本县不要你拍马屁!”

“是是是,老父台容禀,历来的规矩就是这样,我在延庆府时……”

魏老九还没说完,堂上又是一声断喝:“这儿是桐城县,不是延庆府!他们吃了你的贿赂,自然厚待你了。可是本县买米做饭,买盐炒菜,两袖清风,无私无慾。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和本县抗礼!——来人啊!”

衙役们见县太爷发了火,早吓得出神了,此刻听见一声招呼,连忙答应一声:“在!”

“把这个藐视朝廷法制,不懂规矩的家伙拖下去,重责二十鞭子!”

“扎!”

衙役们答应一声,拥到魏老九面前。魏老九在桐城作威作福多少年,还没吃过亏呢。他脸上横肉一颤,眼睛一瞪,把几个衙役给吓住了,平日里,吃惯了魏老九的,现在谁敢下手啊?

这边正在犹豫,施世纶可火了。“啪”的一声,扔下火签来:“怎么还不动手?拉下去,打四十鞭子!”

好嘛,本来要打二十鞭子,转眼功夫,翻了一番。衙役们不敢怠慢了,魏老九也不敢耍横了,再耽误一会儿,说不定还要打八十呢!衙役们一拥而上,拉扯着魏老九来到堂下,扒下裤子,这一顿好打呀,直打得魏老九一个劲儿的尖叫:

“哎呀,别打了,饶了我吧,好县太爷,好令尹,好明府,好父母宫,小的再也不敢了……”

胤祥在下面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好好好,打得真好。这魏老九也算聪明,一会功夫,把对县太爷的尊称竟然叫了个遍。嗯,这施世纶,行,不糊涂!

打完了,衙役们又把魏老九拖上堂来。施世纶指着院子里被绑的几个人说:“魏老九,你怎么知道他们是贩私盐的?”

魏老九被打得半死不活,他少气无力地说,“回大人话,他们每次贩盐来桐城,都住在小人开的店里,因此小人认得。”说着又指着张五哥说:“这人是他们的头儿。”

施世纶把张五哥叫上堂来:“你叫什么名字,魏老九说的你听见了吗?他说的是不是实话?你们到底有几个人?”

“回大老爷的话,小的叫张五哥。兄弟六人都是贩私盐的,不过是为了换点钱,养家糊口。我们没有本钱,更没有势力,每次每人只背五十来斤。”张五哥一边回答,一边指着胤祥说,“这位兄弟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贩私盐的,请大老爷放了他吧。”

施世纶奇怪地看了胤祥一眼。嗯?这人年轻英俊、风流倜傥,虽然穿戴普通,可是气字轩昂,与张五哥等人的气质大不相同。咝——他是干什么的呢?便又问另外两人:“张五哥说的是实话吗?”

两人齐声回答:“回大老爷,这人确实不是我们一伙的。”

“哦,你们是六个人,怎么只抓住了你们三个呢?”

张五哥赶紧说:“回大老爷,今儿个头晌,魏老九领了人去抓我们,大伙一哄跑散了。只有一人外出没回来,小人等怕他被逮住,所以在城外等他。另外俩人,已经跑掉了。”

“哦,原来如此。那么,现在你们还能跑吗?”

“这……”县大爷这活问得没头没脑,仨人都不知如何回答才对,全愣住了。

“本县说的,你们没听明白。你们既然被逮住了,当然是跑不了的。可是,要真的能跑,就把盐背起来,跑几圈,让本县看看。”

仨人更迷糊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呢?可是县大爷发了话,不跑也不行啊,便背起地上放着的盐口袋,在院子里跑了起来。

施世纶一边轻摇扇子,一边哈哈大笑。“哈……好好好,跑啊,快跑啊!”

这一下,仨人心里透亮了。噢——这位县太爷是巧放人呢,此时不走,还待何时!他们互相递了个眼色,飞也似地冲出了县衙大门。

魏老九这个气呀。好啊,原告挨了打,被告倒被他放走了!他冷冷一笑,趴在地上磕了个头说:“施大人如此断案,千古少见,小的今天开了眼了,回去,小的禀告任三公子,必定在上头为您多说好话。大人荣升晋级还在后头哪!”

“哈哈……你说的是任伯安的那个儿子吧?多承你关照。不过任伯安只能在京城横行,这桐城他恐怕还管不着。老爷我知道,这儿的私盐贩子多得很,无法无天的人也多得很。不过却不是张五哥他们这佯的穷苦人,贩的,也不只是三五十斤只能糊口的小盐。你愿上哪位公子那儿告状,悉听尊便,老爷我随时奉陪!退堂。”

胤祥见施世纶甩手走了,这才来到魏老九身旁,拍着他的肩头说:“喂,老魏,你今儿这买卖,赔了夫人又折兵,干的可不值啊?”

魏老九把眼一瞪:“去去去,小毛孩子,懂个啥?哼,老子不能白栽了。府里的太尊,还在桐城抄方苞的家,今晚,有他施世纶的好戏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