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21 愚太子临渴才掘井 明四哥未雨先绸缪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康熙皇上深夜下旨,召见上书房大臣和大阿哥、三阿哥,要商议大事,他们当然是不能睡觉了。其实,这避暑山庄里,今夜不能睡觉的人多着呢。有的人就是想睡也不敢睡。谁呀?就是那位太子呗。刚才他和郑春华调情,正在兴头上,忽听窗外康熙皇上一声断喝,接着又听见宫女死前的惨叫,太子胤礽的魂,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和郑春华两人,四目相对,面如死灰,却不知如何是好。别看太子平日色胆大如天,可到了这会儿,却一点主意也没有了。郑春华倒显得比太子冷静。她镇定了一下慌乱的情绪,起身走进里间,拿出来一个小瓶子,掀开盖儿,倒出了几粒殷红的葯丸,想了想,又装了进去,望着变貌失色的太子说:“太子爷,看见了吗,这是鹤顶红。我只需吞下一粒,马上就可以解脱了。这葯,还是那天……太子爷和奴婢第一次有那事之后准备的。我知道,干这样的事,早早晚晚,没有不露馅儿的。原想熬到太子登基,就脱过了灾难,可没想……唉,如今说什么也晚了。我死了,一文不值。可是我一死,太子爷可就说不清这事儿了。所以,我不能死,我要来担这个‘勾引太子’的罪名,好洗脱你。能保住青山不老,将来总有出头之日……”

郑春华说得十分动情,也十分凄婉。太子不由得一阵激动:“春华,唉!我是看到这太子越当越没盼头,才胡打海摔,寻欢作乐的。可没想,倒连累了你。得,今日咱们就死在一块儿算了。”说着,跨前一步,就要抢那个小葯瓶子。郑春华手疾眼快,忙把瓶子藏到了身后:“太子,你何必如此呢。我已想好了,服毒自尽和千刀万剐,都是一个滋味。趁着皇上此刻还没下手,你赶快走,找几个贴心的人,想办法把你保下来,不要再耽搁了。”

“这,这……这事情没闹明白,你生死未卜,我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郑春华急了:“你,你真是窝囊废。你也不想想,皇上能善罢干休吗,说不定这时已经派人来抓我们了。你,你想让皇上滚汤泼老鼠,一窝端了吗?”

太子这才明白过来,抬腿就走,又回过头来,叮嘱一句:“春华,顶住点,过了这个坎儿,也许还有出头之日。”说完,快步走到院外,翻身上马,疾驰而去。跑出去二里地远,在马上回头看时,只见在灯笼火把照耀下,一队御前侍卫,已经把冷香亭给围上了。

逃是逃出来了,可找谁才能救命呢?谁又肯在皇阿玛盛怒之下出面作保呢,唉,这些年自己办事太绝,把阿哥们都得罪了。出了事,他们幸灾乐祸。踩死我还来不及呢,岂肯为我帮忙出力。朱天保、阵嘉猷职位太低,此刻他们恐怕见皇上都很难,说话就更不灵。师傅王掞如果在这儿就好了。可是这老夫子留在京城,远水解不了近渴。老四倒对我忠心耿耿,可这事我又怎好向他明说呢?再说,他一向正派,要知道我干了这等事,还肯帮我吗?可是,不找老四,又去找谁呢?

茫茫秋夜是这样的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是这样的静,静得如入鬼域。太子像游魂似的,在这关外旷野里徘徊,最后,终于来到了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合住的狮子园。

四阿哥胤祯和十三阿哥胤祥都没睡觉。明天一早,皇上要御驾亲临,来这里看猎狼,他们不得不督促家人,做好一切准备。门上的人进来通报说太子驾到,四阿哥胤祯大吃一惊:心说,这么晚了,太子来干什么呢?出了什么事儿?他看了看胤祥说:“十三弟,太子深夜来访,决非好事。我先不见他,你替我顶一阵,就说我喝醉了酒,睡了。”

太子来访,谁敢挡驾啊。时间紧迫,这哥俩来不及再商量,老十三快步迎出里屋的时候,太子已经到了外屋门口了。十三爷连忙见礼,把太子让进屋里,在热炕上坐下:“太子,不知你这时候来,四哥他今晚吃了酒,醉得像一滩泥,不能来见太子了,我替他告个罪吧。”老十三一边说,一边偷眼打量太子。心说,嗯,四哥估计得一点儿不错。太子神色慌张,眼神飘忽,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他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不敢点破,只随便问了一句:“太子,这么晚了,你出来走动,怎么连侍卫都不带?唉,这班太监、侍卫是该管教一下了。”

太子可没闲心与十三弟神聊,如今时间对他来说,是一刻千金哪!见十三弟一味地打哈哈,他心想,人人都说,老十三是四弟的影子,果然不错。今晚肯定是老四起了疑心,不肯见我,才让这位“拼命十三郎”来打头阵的。可这话,他也不能直说。自己落水,求人家帮忙,哪能再摆太子的架子呢。于是他勉强笑了笑说:“嘿……十三弟,哥哥我今晚走了困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想来和四弟你们聊聊,哎聊聊。这个,这个……老十三,你说,我这个太子,平日待你如何?”

太子这一问,露马脚了。老十三是何等聪明啊,越发认定是出事了。但他一向坦诚,从不说假话,听见太子问话只得如实回答:“太子,你待兄弟恩重如山,没说的。我老十三是个直性子,有什么事,你放开说吧。只要我能尽力的,决不推辞。”

十三爷这话刚一出口,太子突然泪流满面,“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十三弟,你救救我吧。”

胤祥一见这阵势吓慌了,虽是兄弟,君臣有别呀!他也急忙跪下:

“太子,你,你这是怎么说呢,快起来,不要折杀了兄弟……”

太子泪流满面地说:“十三弟,不瞒你说,有人要害我,父皇信了,我即刻就要大难临头。我知道十三弟你一向仗义,你,你不能袖手旁观哪!”

老十三连忙又拉又劝地说:“太子,你,你先起来,慢慢说。你这样跪着说话,让外人瞧见不好……”

太子慢吞吞地站起身来,颓然坐下:“十三弟,我刚才得到消息,父皇就要下旨废掉我这太子了……”

老十三大吃一惊:“什么,什么,废掉你太子,这传言决不会是真的。今儿白天,父皇还带着你陪蒙古王公们吃酒,圣眷隆重得很哪,怎么无缘无故,说废就废呢?”

太子一听,这不明明是问话吗?什么缘故,我干那事能向兄弟说吗?可不说,又怎么能取得兄弟信任呢:“十三弟,此中情由,一言难尽。我,我也说……说不清楚,但愿是一场虚惊。不管怎么着吧,只要兄弟你帮我脱过这场大难,哥哥我不会忘记你的大恩的。”

十三爷可不敢领这个情,忙说:“哎,太子这话差了。从公说,你是君,我是臣;从私说,你是哥哥,我是弟弟,怎么说到‘恩’呢?好了,你尽管放心,四哥酒醒了,我马上告诉他。我们哥俩,将全力以赴帮你渡过难关。不过,你也想想,再多找几个人一起上表保你才行。夜深了,又有这事,小弟我不敢留你了。”

太子也觉得,话已至此,再待下去,也确实不便,便告辞了。亏得他走的早,再迟一步,就给老四他们添大乱子了。胤祥送太子出了大门,还没来得及回身呢,就见那边灯宠火把照耀之下,走来一队人马。近了,看得清楚了,明黄的灯笼上有四个大红字:“烟波致爽”。啊,圣旨到了!

他正要回身去叫四哥,却听胤祯在身后说:“十二弟,我出来多时了。太子和你的谈话,我也听到了。他刚走,圣旨就到,且看皇阿玛是什么意思吧。哎——十三弟,你看前边骑马的不是总管太监李德全吗?连他都派出来了,可见今晚的乱子不小,皇上是让人分头传旨了。”

两人说话间,李德全带着几个护卫的太监已经来到门前:“请四爷,十二爷接旨。”

哥俩快步迎出门外:“哟,是李公公来了。请稍候,容我们开中门放炮接旨。”

“皇上有旨,一切常礼全免了。”李德全说着,径直走进院里,在上首站定,看着胤祯、胤祥在下边跪好了,才朗声宣读圣旨:

“圣旨:自即日起,胤礽不奉特诏不许见驾,有事着上书房大臣张廷玉代为转奏。晋封皇长子胤禔为直郡王,皇三子胤祉为诚郡王,皇四子胤祯为雍郡王,皇八子胤禩为廉郡王,开府办差。皇九子胤礻唐、皇十子胤礻我、皇十三子胤祥、皇十四子胤礻题晋封贝勒。钦此!”

胤祯、胤祥还在发愣呢,李德全已经收了圣旨,笑嘻嘻地走了下来,搀起两位阿哥:“恭喜四爷、十三爷荣升,奴才要讨赏了。哈……”胤祯连忙向里边喊了一声:“来人,取一百两银子来。李公公,你知道,我和十三爷都是穷阿哥,这点银子,让你见笑了。请到里边,吃茶休息。”

“奴才谢赏。茶,奴才心领了,还得赶快回去交旨呢。嗯——瞧四爷的神气,是不是要问问太子的事儿。奴才实话实说,这里头的缘故,奴才确实不知,也不敢打听。请四爷见谅。”

四爷却不接这个茬儿:“嘿……李德全,你猜错了。皇上既然这么定了,自有他老人家的安排。太子在位一天是君,他不在太子位上了,是我们的二哥。我打听这事儿干嘛呢?我想问的是,皇上原定明天一早来这里看猎狼的事,不知有没有变化?”

“哟,这事儿奴才不好说。听张廷玉大人说,皇上的兴致很好,猎狼怕是要看的。不过,皇上没给奴才这个旨意,奴才不敢妄言。”

李德全匆匆打马去了。哥俩回到厅房里,胤祯看着跳动的烛火,心事沉重地说:“唉,想不到太子竟是个扶不起的刘阿斗。可惜啊,邹先生,还有文觉和尚他们都不在,连个帮我们拿主意的人都没有。”

胤祥的二百五脾气上来了:“四哥,扶不起来也得扶。大难临头,正是见骨气的时候。太子究竟犯了什么罪,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张纸,说废就废了……”

他这正激昂慷慨地说呢,老四却突然厉声制止了他:“住口!十三弟呀,你不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你嘴里一点没遮拦,乱说一通,不是要把事情搅乱吗?”

胤祥一机灵,哦,对了,这不是京城,他不言声了。老四却一边思索,一边慢慢地说:“十三弟,今天这道圣旨一下,就有热闹好看了。大哥、三哥,还有老八、老九、老十、老十四那一帮,谁都靠不住了。你想啊,太子一倒,一块肥肉扔了出去,他们还不发了疯一样地去抢、去争吗?最可怜的,恐怕是咱们哥俩这公认的太子党了。”

“那……那咱们该怎么办呢?四哥,你,你快说呀!”

老四没有回答老十三,却向门外叫了一声;“传戴铎进来!”

戴铎来了,他一边行礼请安,一边偷偷地向上边瞟了一眼。哟,四爷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得小心侍候。

“戴铎。”

“奴才在。”

“听说你在朝阳门外,买了一座宅子,有这事儿吗?”

戴铎心里一惊:“哦……回四爷,有这事儿,是托一个亲戚代买的。因为价钱没谈妥,没有成交,所以,还没禀报主子知道,奴才有罪。”

“哎,我不是问罪的。我现在给你写个条子,你马上动身回京城,凭条子在管家高福儿那儿取银子,需要多少钱就支多少钱,把那座宅子买下来,算是四爷我赏你的。”

戴铎更是吃惊,“这,这怎么好!不不不,奴才谢主子。”

四爷拦住话头:“别忙,我还要你办事呢。宅子是赏给你的,但是你暂时不能住。你要马上把邬先生、文觉和尚,还有府里的清客、幕僚们,悄悄地都搬到那里去,不准走露一点风声,至于府里的钱财什么的,暂时全不要动,以免招摇。热河这里的情况不明,我们要做点防备,你是我的心腹,我把这事交给你了,其他的人,一概不准知道。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

戴铎连忙躬身回答:“四爷,您放心。奴才明白。”

四阿哥胤祯快步走到桌前,提起笔来,“刷刷刷”写了一张手谕,递给戴铎。戴铎一看愣了。原来,这张手谕上,写了两件事。一件,是让高福儿支取银两,第二件却写着:“即日起,脱去戴铎的门籍。”这是怎么回事呢,在明清年代,皇亲国戚,官宦之家,都用有奴仆,这些奴仆分两类。一类是临时当差的,另一类是卖身为奴的。后一种叫做“家生奴才”,那是世世代代都要在这个家里当奴仆的。戴铎呢,就是这后一种。他是在十岁上卖身葬父投靠四爷的“家奴”。所以,尽管现在已经被抬举做了知府,只要回京,还照样得在老主子四爷府里当差办事,永生永世脱不掉主子、奴才的这层关系,除非主子特别开恩,一道手谕下来,“脱出门籍”,这才完全摆脱了和老主子的关系。成为“自由人”。所以“脱籍”那是“大恩典”。戴铎一见四爷令他脱籍,感动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

“四爷您老不能把我往外推呀!没有四爷,哪有我戴铎的今天。为什么您,您让我脱籍呢?”说着,说着,他趴在地上哭起来了。

胤祯却从容镇静地说:“戴铎,你不要这样,老实说,不光是你,我府里的奴才,哪一个不是我从苦海里救出来呢,不然的话,他们早被别人收买了。四爷我今天这样做,是万不得已呀。别看我今晚被封了王,可明天又会怎样,就难说了。我放想让你躲个干净,替我维护好邬先生他们几位。这些人都是难得的人杰呀,他们若受牵连,再想找这样的人,比登天还难。戴铎,我让你脱籍,不是便宜你,而是委你以重托。你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哪!”

戴铎叩头出血:“四爷,您老放心。只要我戴铎有一口气,邬先生他们就平安无恙。”

戴铎下去了,胤祯长舒了一口气:“十三弟,安排了后事,我心里踏实了。好吧,我们就为太子拼死力争吧。”

十三爷却要抢先出来,“不,四哥,还是我那句话,拼死力争是我的事儿,你不要出头。”

“哈……老十三哪,我的好兄弟,你还在鼓里蒙着呢。朝野上下谁不知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谁不知道,你老十三是我四阿哥的影子?从前,你这样说,我答应了你,可仔细一想,这是掩耳盗铃,愚蠢之极。你不要这样说了,我们也不能再这样干了。此地无银三百两,骗谁呢?!”

胤祯是笑着说的,可这笑,笑得凄惨,笑得令人毛骨悚然。老十三不说话了。他默默地走上前来,抱住了四哥的肩头。窗外,西北风骤然增强,带着刺骨的寒意,穿透窗棂,吹灭了蜡烛。黑暗中,四阿哥胤祯语带双关的说了一句;“真冷啊,说不定要变天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