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23 防兵变行宫下严旨 废太子雪地责阿哥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朔风劲吹,雪花飞扬,戒得居大院内的雪地上,一拉溜跪着十几个皇子阿哥。人人心头都像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难以安宁;个个又都被这漫天的风雪冻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他们在这儿难受,那位在房子里烤着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并不轻松。几十年来,他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惊涛骇浪,却从没感到胆怯,从没惊慌失措,更没有动摇过必胜的信念。可是这一次,老皇上康熙却害怕了,慌神儿了,举足无措了。他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孤独,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从来没有过的透心的寒凉。就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吧,既让康熙心神不安,又疑窦丛生。凌普带着精锐骑兵,私闯避暑山庄,却说是奉了十三爷的调兵命令,而老十三的手谕上又明明写着是奉了太子的令旨。凌普还说信是鄂伦岱派人送的。这鄂伦岱是老八的表哥,是与太子对着干的人哪,他为什么要去替太子送信呢?再说,凌普是太子的奶哥,太子要调凌普来山庄,凌普不但不会推托,而且会闻风而动,根本就用不着这么绕着弯子去叫老十三。老十三也用不着去找鄂伦岱。就是去找了,那鄂伦岱也不见得会替太子、替老十三卖命。刚才审问鄂伦岱时,那小子暴跳如雷的神气不像是假装的。那么,会不会是有人想借凌普的手制造事端,酿成大乱,把太子和老十三置于死地呢?嗯……假如真是这样,那墙倒众人推,栽赃、陷害太子和十三阿哥的,除了老八这一伙,不会有别人!可是康熙反过来又一想,凌普毕竟是带兵进庄了。会不会是太子因为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怕朕降罪于他,为了避祸,也为了从军事上控制避暑山庄,进而发动兵变,武力夺权,谋逆篡位,才把凌普的兵调来的呢?会不会是太子调了兵又反过来栽赃给鄂伦岱呢?老十三性情梗直,虽然是公认的“太子党”的人,但他没有调兵之权,也不会作欺君欺父之事。从户部办差与太子闹了矛盾这件事,就可以看出老十三的为人了。但昨天围猎时,他出力最大,却没有得到赏赐,还挨了朕的一顿训斥,会不会心怀不满,帮助太子作乱呢?还有老四,今天为朕安排的猎狼,明显的带着劝谏的意思。他在这场风波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唉,这几个儿子太让朕琢磨不透了。乱子从自己家里闹出来,从自己最信任、最疼爱的几个儿子身上闹出来,太让朕伤心,也太让朕害怕了……

康熙是当了四十多年皇帝的人了。不仅老谋深算、虑事深远,而且精明果断。今儿晚上,他突然决定不住寝宫,而临时住到这四面开阔的小殿戒得居;他把所有的皇子都传来,而且让他们跪在雪地里;他把那个闹事的鄂伦岱也传来,拘押在侍卫的帐篷里;把凌普的兵撵回去,却把凌普单独留下来,就是为了预防万一。擒贼先擒王,只要这十四个皇子一个不落全圈禁在这里,外边就闹不起事儿来。

上书房大臣张廷玉和马齐都在皇上身边多年了。他们俩知道,皇上昨晚上一夜没睡,今儿白天又兴致勃勃地看了猎狼。可是现在,皇上还是这样神情亢奋,没有一点儿睡意。虽然在皱眉沉思,却是两眼放光,脸色红润,精神健旺,神采奕奕。这反常的兴奋状态不是个好兆头。张廷玉忍不住上前劝道:“主子这两天着实劳累了,现在大事已经安排完了,请主子宽宽心,好好睡一觉吧。”

康熙诧异地看了一下张廷玉说:“什么,睡觉?廷玉呀,你可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不让朕睡觉,朕又怎敢懈怠。这么多的兵不宣而至,朕能安枕高卧吗?”

马齐上前一步说:“主子,以奴才看,凌普的兵已经让他们回去了,奴才愿以身家性命相保,今晚定会平安无事……”

他还没说完,就被康熙一阵冷笑打断了:“哼……马齐,你的身家性命值多少?能保住朕的安危吗?告诉你,要不是狼是的兵今夜就到,朕早就启驾回北京了!看看吧,这是什么?”说着,“叭”的扔过一张纸来。马齐捡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奉太子谕,着热河都统凌普,即刻率亲兵护卫进驻山庄,以资防卫。

怡贝勒胤祥。”

马齐看完心里咯噔一下子,他知道这就是今天他从凌普手里接过的那张字条。可是当时他接过来之后回手就捧给皇上了,不知上边写的是什么。现在一看,惊得他额头沁出了汗珠。他思忖了一下说:“主子,依奴才看,这个调兵手谕不合常理。十三阿哥奉旨办差多年了,他的笔迹是可以模仿的。请皇上圣鉴。”

康熙点了点头,感到宽慰:“哦,这么说,你马齐还算有点聪明。不过,即令不是老十三十的,也是别的阿哥干的。反正是跑不了外面跪的这几个逆子。所以,朕才让他们在雪地里凉快凉快,不要热昏了头脑。”

“是,皇上虑事深远。不过,阿哥们金枝玉叶,恐怕受不了这份寒冷。再说,奴才们在屋陪着圣驾,暖暖和和,阿哥们却在外边挨冻,奴才们心里也不安生。不管怎么说,他们当中将来总有一位要当皇上的,到那时,岂不要怪奴才不懂道理?”

康熙听了这话,神色惨然地怪声大笑:“哈哈哈……哪里就冻死了?想当初;朕率兵西征时,孤军深入,断了粮草,也没有御寒的军衣。夜里,草原寒冷异常,朕不得不靠在马肚子下面取暖,谁可怜朕了?!至于将来,无论他们是谁坐了江山,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还会记得今晚这档干事儿呢?”

康熙皇上说着,动了真情,不由得老泪纵横,难以自制。李德全和太监们连忙走上前来,扶着康熙在炕上躺下,轻轻地替他按摩。过了好大一会儿,康熙平静下来,呼吸也均匀了一些。他刚想闭目养养神,却听门外一阵吵嚷。李德全连忙跑出去看了,又进来回奏:

“主子爷,太子在外边要面见主子,说有要事启奏。张五哥拦住他不让进,吵起来了。”

康熙忽地一下从炕上坐起身来,厉声问道:“是胤礽吗?不是传旨给你,有事让张廷玉代奏吗?为什么深夜闯宫,惊扰朕躬?”

太子胤礽在外边哭着说:“皇阿玛,儿臣……”不等他说完,康熙怒喊一声:“哭什么,滚进来说。”

胤礽跌跌撞撞地进来,叩头出血:“皇阿玛,儿臣不孝,儿臣有罪,请皇阿玛赐儿臣一死……”

康熙发出一阵令人胆寒的大笑:“哈哈哈……你居然有罪,你居然不孝?朕倒不明白了。你办事很有章法,很有学问嘛。连朕都被吓得不敢回烟波致爽斋了,干得很漂亮嘛。如果不是你这个逆子办事有方,朕恐怕已经被你杀了,或者送到左家庄化人场了!哼,你胤礽还不够聪明啊。告诉你,大清国的曹操还没出世呢!真是龙生九种,种种有别。朕没想到,竟生出你这样忤逆不孝的儿子来!你今晚来这里,就是哭给朕看的吗?你以为朕还会信你的话吗?”

跪在地下的胤礽知道,这顿骂是非挨不可的,可是他不能不冒死前来。昨天晚上,他和郑春华被皇上堵在屋里,从那时起他就知道他这太子是完了。可是却不料今天晚上突然被叫来和兄弟们一块跪雪地。几个兄弟你一言,他一语,太子在旁边听明白了。哦,闹了半天是有人假借他太子的名义,调凌普的兵进了山庄。这还了得!他听了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谁这么损,这么缺德,这不是落井下石吗?我要不向父皇说清这件事,那谋逆篡位的罪名我洗不清啊!此刻,听父皇这么一骂,他更清楚了。连忙说:“父皇的教训,儿臣时刻铭记,但今天之事,显系有人要陷害儿臣。如今儿臣辩无可辩,说无可说,只求皇阿玛圣鉴烛照。儿臣今日一是来领罪,二是求父皇慈悲,网开一面,不要株连别人。千罪万罪皆在儿臣一身。儿臣愿一死以报父皇。”

康熙哪还听得进去,他怒斥一声:“哼!说得轻巧,有人陷害,你这么一说朕倒不好发落你了是吗?你干的那些好事,亵读神明、辱没祖宗,也难告天下臣民,连朕都羞于说及。即使朕不处置你,那暗室欺心、神目如电,你就能逃过天罚吗?你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还想照顾庙里的小鬼。告诉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谁的事儿谁自己担着,别人替不了。怎么处置别人,朕自有安排,用不着你来多嘴!”

康熙越说越激动,忍不住翻身下炕,在殿里急速地走来走去。突然,他停在胤礽身边,猛地踢了一脚,怒声喊道:“不要再装模作样了。朕看着恶心,你,你,你……滚出去!”

胤礽战战兢兢地叩头退下去了。康熙转过身来,面目变得十分可怕。他厉声对房里人说:“全都跪下,听朕宣诏!”

在房子里的上书房大臣张廷玉、马齐,刚刚进来的大阿哥胤禔,还有侍候皇上的太监宫女们,扑扑通通全都跪下了。康熙咬牙切齿地说:“朕已决意废黜胤礽。即日起,无论是谁,不许再把他当太子对待。即刻发廷寄给全国,停用太子印玺,别的不许多说。胤禔,你去传旨给皇子阿哥们,不奉特旨,有擅自离开戒得居一步者,格杀勿论。此外,立即将凌普拿下,派可靠的人押往京师监禁。从现在起,不奉朕亲自颁发的特别旨意,任何人不许调动一兵一卒。违旨者,立即处死。李德全,你马上派人骑快马去探听一下狼是的兵现在到了哪里。传旨给狼是,他来了之后不必见朕,先把八大山庄的防务全都接过来,替朕守好这里,不准再有一点儿差错。”

这一连串的圣旨,康熙说得并不快,可是口气却是那样的严厉,丝毫没有留下余地。张廷玉不等康熙吩咐,早就来到几案旁边,按着康熙的口述,写好了诏书,请康熙亲自盖上随身携带的玉歪。大阿哥和李德全答应着跑出去传旨去了。其余的人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房子里静得可怕。康熙一口气办完这几件至关重要的事,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心力,突然说了一句:“朕……朕的头怎么这样疼……”话还没说完,向后一仰,就倒了下去。慌得众人连忙一拥上前,扶着他躺倒在御榻上。马齐对身旁的太监一挥手说:“快,传太医!”

皇上劳累过度,也气愤过度,终于支持不住昏倒了。把上书房大臣张廷玉、马齐和太监、御医忙了个晕头转向。可是此刻,奉命出去传旨的大阿哥胤禔却正在得意呢。这次来承德陪父皇狩猎,谁也没他得到的彩头多。太子一倒,父皇马上封他做领侍卫内大臣,接着又从贝勒晋升为郡王。虽然老三也封了领侍卫内大臣,虽然还有几个兄弟也晋封了王爷,可他老大是“统领”啊,按地位还排在上书房几个大臣前边呢。就拿今儿晚上这事儿说吧,众皇子兄弟跪在雪地里挨冻,想站起来活动一下都不敢。可是他老大却重任在肩,父皇跟前离不开他。他可以自由行动,一会儿到父皇跟前去侍候,烤烤火,暖和一下,也探探风声,听听消息;一会儿又奉命出来传旨下令,他可真有点儿飘飘然忘乎所以了。这会儿,他来到外边儿,对众位兄弟宣示了父皇的圣旨:“不奉特诏,有擅离戒得居一步者,格杀勿论。”康熙这旨意下得严厉,阿哥们听了个个心惊胆颤,大阿哥看到这情景,不由得一阵暗暗高兴。便假慈悲地说:

“众位兄弟不要害怕,皇阿玛一向是宽厚的。他老人家说了,就是胤礽,只要烙守臣子之道,静养思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兄弟们又没犯大错,怕什么呢?大家放心,一切由大哥我来维持,不会叫兄弟们吃亏的。”

老大正在得意洋洋地说着,却不防老十接上话茬儿了。这老十是阿哥中出了名的刺儿头,看见大哥这张狂劲儿,他早就忍不住了:“哎,我说大哥,这么说小弟要恭喜你了。如今你得了脸,守在皇阿玛身边,是不是听到什么风了,或者有什么机密?叫我说,大哥你就给兄弟们透个风,叫我们也高兴高兴。哎——大哥,是不是要让你当太子了?”

老大听着这话心里美滋滋的,可嘴里却说:“十弟,你开什么玩笑。这样的大事,能是我们兄弟随便议论的吗?”

老十还是一个劲儿地调侃:“嘿嘿……我说大哥呀,真有你的。告诉你,这当储君当太子的事;我老十从来不想。你们个个轮着当一遍,也摊不到我头上。我巴不得大哥你能独占鳌头呢,问一问就不行了?再说,如今大哥是台面上的人,受着父皇的特别信任,可你也得为兄弟们想想啊。你在父皇那暖烘烘的大殿里,兄弟们却在雪地里喝西北风,大哥你忍心吗?要让你放我们进屋,恐怕你也不敢,可是,派人烧上两堆火让我们烤烤,也是大哥的仁政嘛!”

老大正在兴头上,老十这又讽刺又挖苦的话,他竟然没听出味儿来。连忙说:“生两堆火?这好办,大哥我能做主。不过,我还得告诉兄弟们,大家都小心点儿,别再捅漏子。皇上今晚大发雷霆,火气大得很呢,连胤礽的话都不让传了。刚才我押送胤礽去后面帐篷时,他对我说,‘父皇说我百样不是,我都能听。可是说我想弑君谋逆,我真是连想都没想过。’他让我把这话转告给父皇。我说,你刚才为啥不说呢,现在不让传话,你再说我也爱莫能助了。”

老大正在兴致勃勃地往下说,却不防四阿哥胤祯冷冷地接了一句:“大哥,话不能这么说。都是自家的兄弟,何必落井下石呢?别的话,你可以不替他转奏,可二哥这话却是关系重大,你代转一下,也不会惹父皇生气的。”胤祯刚说到这儿,老十三胤祥也忍不住了:“大哥,天上的云彩,不知哪一块儿下雨呢。二哥如今落了难,你帮他一把也不肯吗?”

这俩一带头,阿哥们七言八语地吵吵上了,纷纷责怪大阿哥不讲兄弟情分。老大这才觉出来,哦,刚才我得意之中说话过头儿,犯了众怒了。连忙赔笑说:“哎呀呀,兄弟们怎么都冲我来了。父皇有旨,不让替老二传话,我也没办法呀。好好好,既然兄弟们说了,我老大豁出去了,再替他担待一次。我,我这就回奏父皇去。来人哪,给各位爷们生上几堆火。”说完,转身走了。

老八心中有事,正要找机会见父皇呢。他连忙向老九、老十、老十四他们递了个眼色说:“走,咱们一块去见父皇,保太子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