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45 无路走春华做歌女 神威展性音开杀戒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胤祯处理了大医贺孟頫私传夹带的事,带了性音和尚,出宫上轿,打道回府。

已经过了半夜,雨也停了,胤祯在半路上下了轿子。他想在凉风中清醒一下头脑。性音紧随其后,小心地注视着街上的动静。胤祯忽然回过头来,笑着问性音:

“哎,我说你这和尚,不吃斋,不念佛,你到底是真和尚呢,还是假和尚?”

性音诡秘地一笑说:“嘿嘿……四爷,您说真我就真,说假也算假。剃了头我是和尚,留起辫子来,我还是童子身。”

四爷微笑点头:“晤,原来如此。”又问,“那年我去淮北,误宿贼店。你为什么要出手救我呢,难道你认出了我是皇子吗?”

性音一边回忆,一边认真地说:“哎——瞧四爷说的,我哪有那么好的眼力呀。不过,我虽不知你是皇亲,却看出了你是好人。你要不去帮那个苦命的女孩子,能遭人暗算吗?不瞒四爷,我娘就是被人拐卖的。我从小到处流浪。后来,伍次友先生收留了我,又让我跟着李云娘李大侠学艺,最后,又随着孔四格格去了广西。孙延龄反叛朝廷时,我就在四格格身边。唉,那一次打得真苦啊!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两世做人了……”

胤祯听到这里,突然站住了脚,沉思了一会儿说:“哦,我想起来了。小时候,听四格格说起过你。你,你是不是叫青猴儿?”

性音笑着回答:“嘿嘿,四爷,您说的不错,性音正是当年四格格身边的奴才青猴儿。如今,我这个顽皮猴子,又拴到您四爷的旗杆上了。”

胤祯万万想不到;三十年前,那个跟着孔四贞的小保镖、女侠李云娘的弟子,武艺超群的小青猴,如今就在自己的身边。他高兴地说:“你能随了我,也是我的福分和机缘呢。”

性音深情地说:“四爷,说实在话,我刚来北京并不是冲着您来的。我想再见四格格一面。想不到晚了一步,正赶上她老人家出殡。唉,我这一生,仗剑行义,杀人无数,为的是遵照师父的教导,除暴安良。哪知,贼人越杀越多。后来,我明白了,杀十个贪官,也不如保一个清官。看来访去,觉得只有四爷您才是大丈夫,于是就死心塌地地跟着您干了。”

四爷这才明白,原来,邬先生、文觉和这位性音和尚,都没有追逐名利之心。他们是怀着一腔热诚来保自己,也是抱着诚挚的心意,劝自己去争皇位的。有了这些人的辅佐,自己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于是便说:

“性音师父,你不知道,我也是在苦难中磨出来的,所以心肠变得又冷又狠。我不抽烟,酒喝得很少,内眷中没有宠幸,更不去寻花问柳。就是因为我有了这分冷,这分铁石心肠,才使那些好佞小人们怕我,恨我。咱们的心,算是想到一块儿了。今后,我还要仰仗你们几位呢。”

二人边说边走,绕着紫禁城巡视了一圈,见各处都太平无事,正要打道回府,却听西便门外一家酒店里,传出一阵歌声。那歌声,时而低回宛转,时而高亢入云,伴着叮叮咚咚的古筝,十分动听。胤祯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哦,不知民间还有如此仙乐妙音,真是奇了。再仔细一听,啊?!怎么这女子唱的竟是胤礽当太子时的诗句呢?他没有说话,快步回到大轿旁边,脱下王爷的官服,换上了一身便装,拉着性音和尚便闯进了酒楼。

酒店掌柜的见这二位爷气度不凡,不敢怠慢,连忙上来照应。胤祯也不理他,只顾站在那里,听那女子唱曲,一曲终了,满堂喝彩。有扔赏银的,有起哄叫好的,也有些不三不四的酒徒,言语猥亵,故意挑逗的。胤祯心中有事,见这里太乱,便随手扔了二十两银子给酒店掌柜说:“喂,这卖唱的女子爷包了。叫她到楼上雅座唱去。”说完,也不等掌柜的答应,带着性音径自上楼了。

掌柜的见这位客官出手阔绰,连忙吩咐伙计给二位爷上茶,上酒,好一通忙活,才把这二位爷安顿好。此刻,门帘一挑,那个女子手抱古筝款款地走了进来,蹲了两个万福说:“奴婢文三娘给爷请安。请爷示下,要点唱什么曲子。”

胤祯一听说她姓文,心中不由得一动,他仔细盯着这个女子上下打量,看得那女子又羞又恼,可又不敢发作,突然,胤祯开口了:

“文姑娘,你唱得很好。我有一位朋友,填了一首《南乡子》,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唱它,不知你能按词演唱吗?”

“回爷的话,小女子懂得《南乡子》这牌子,唱是能唱,只怕技艺不精,难中爷的心意。请爷将这歌词示下。”

“好,能唱就好。”胤祯命性音去要了笔砚,挥笔而就,递给了那卖唱女子。哪知,这女子不看还罢,看了这首词,却脸色煞白,手足颤抖,不言不语,也不弹不唱,呆在那里不动了。胤祯心如明镜。他刚才写的这首《南乡子》词,乃是当年胤礽所填。因为写得轻薄,不敢外传,可是却被四爷瞧见过。今天,四爷写了出来,是有意试探。前些天,他去探望十三弟时,胤祥交待过,说郑春华已被救出,住在通州,由十三爷府上的老管家文七十四照应着。第二天,四爷就派人去寻找他们。可是,家人回报说,十三爷犯事之后不久,这里常有人来騒扰。文老头和那女子早就走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今天,在酒楼中,四爷偶然听到了这清歌妙音,就动了心思。如此歌喉,如此板眼,没经过大内乐师的调教,是唱不出来的。而且,唱的又是胤礽的词,不是郑春华还能是准呢?于是,才有了这进一步的试探,此刻,见郑春华呆在那里,四爷又有意地催问一句:“哎,文姑娘,你怎么不唱啊?”

那女子突然泪流满面地跪下了:“爷,奴才斗胆问一句,这词,您老是在哪儿见到的?”

胤祯正要答话,门帘一挑,那个帮女子收钱的老汉进来了。他抢前一步,跪倒在地:

“四爷,老奴才文七十四请爷金安。”

四爷一听他就是文七十四,高兴地说:

“哦——你就是文七十四啊,叫我找得好苦呀!听说你们搬了家,也没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还以为你们回山西老家了呢。”

文七十四恭恭敬敬地说:“四爷,一言难尽啊。自从十三爷犯了事,我们在通州就住不下去了。后来有传言说,顺天府要来抄家,所以我带着……哦,带着她跑了出来,想投奔四爷。可是去了几次,都被门上的挡回来了。我一想,也难怪他们,一个像叫化子似的老苍头,门上人怎敢去惊动四爷呢?实在没法了,只好隐姓埋名,在这酒楼里卖唱糊口,等着十三爷的好信……”

四爷明知故问:“哦,原来如此,这女子是你的女儿呢,还是儿媳妇呢?”

文七十四连忙说:“爷,您千万别这样说。她既不是奴才的女儿,更不是媳妇。说出来,奴才有罪,请四爷明鉴。”

那女子听到这里,也“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奴婢郑……不,文三娘叩见四爷。”

还有什么可问,什么可说的呢?四爷的猜想证实了。面前这位形容憔悴的女子,正是那个被太子玩弄后又要杀死的贵人郑春华。一时间,天家的体面,父皇的名声,祖宗的规矩,朝廷的王法,二哥的卑鄙,十三弟的嘱托,郑春华的苦命,全都涌上了胤祯的心头,他真不知如何是好了。忽然,四爷想起了父皇那个“放太甲于桐宫”的考题,想起了今晚二哥胤礽办的这件犯禁的事。如今,朝廷上下都在议论胤礽要“东山再起”,胤祯是不相信的,可是父皇这个题目出得又让人不能不猜测。今晚,他让贺孟頫去皇上那里自首揭发,用意很深。一是借此机会,让贺孟頫出头去试探皇上的口风。如果皇上真有重立太子的意思,就不会重责胤礽。假如皇上没有启用太子之意,这个状子一告,就会把胤礽彻底打垮,扫清了自己继承皇位的一大障碍。今天,偶然的机缘,得到了这个郑春华,无论从哪方面说,这女子都会成为自己手中的一张王牌。想到此胤祯开口了:

“这酒楼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今夜随我回府,明天我叫人给文姑娘买张度碟,你暂且带发修行吧。”

老四是个精明人,他知道阿哥党的人对郑春华的事,并没有撒手不管。眼下虽已是半夜,怎能保证在街上不出事儿呢?所以,他让郑春华坐上了大轿,自己则仍然穿着便装,和性音和尚一起,徒步而行。

他这个顾虑不是多余的,一行人刚过了金鳌玉栋桥,性音赶上一步悄声说道:“四爷谨慎,有人跟踪!”

四爷心中陡然一惊!啊?!果然有人跟踪,而且来的好快呀。如果今晚郑春华被人从我的大轿里抬走,明天上早,就会变成轰动京师的特大消息,我老四就全完了。他抬头往前一看:四个彪形大汉,已经拦住了去路,全是双手卡腰,黑帕蒙面,只露着两只贼亮的眼睛。再往后一看,还有大约六七个人已经包抄上来。见到这阵势,四爷心中更是紧张。性音却微微笑着说了一句:“四爷放心,有青猴儿在,咱们吃不了亏。”一边说,一边大步向前,略一拱手说道:“喂,前边是哪条道上的朋友,幸会幸会。”

站在最前边的一个大汉冷笑着说:“少废话,爷们和谁都没交情。拿出五百两银子来,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道出半个不字,爷们连钱带人全都要了。”

性音坦然一笑说:“好,痛快!不过兄弟身上带的银子不够,且放我们回家,明日兄弟在嘉宾楼设宴款待各位,五百两银子,一钱不少,如何?”

那大汉一撇嘴说:“嘿嘿,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明儿个你要不来,爷找谁去呀?这样吧,把他们押在这儿,你回去取钱去。”

性音仍在戏弄他们:“老兄,都是江湖中人,你这话说得不仗义了。我要是不愿意呢?”

大汉耍横了:“那,就先请你尝尝我铁掌的滋味!”

性音和尚上前一步,挺起胸膛,面带嘲笑地说:“嗯——这法儿不错,我还真有点皮肉发痒。来吧,打吧。”

那大汉猛窜上前,运足了劲,向着性音的前胸,“嗵”的就是一拳。他心想,老子这一拳非打得你口吐鲜血不可。哪知,一拳下去,竟似打在了铁梁钢柱上一般。性音和尚纹丝没动,那大汉却甩着手腕,跌跌撞撞地向后倒去。其余三人见势不妙,一齐拥上前来,左拳右掌,乒乒乓乓地对着性音乱打。那性音仍然是稳如泰山地站在那里。四爷胤祯可急了,一来他怕性音双拳难敌四手吃了亏,二来这京师重地夜半打架是犯着禁例的。万一遇上巡夜兵丁,自己轿子里坐着郑春华这个是非女子,也不好说清。可是,眼下弄不清对面贼人是强盗呢,还是哪个阿哥府上的勇士。他不敢叫性音的名字,灵机一动,喊了声:“青猴儿,你怎么不还手啊?”

性音戏耍几个大汉,正在兴头上,听四爷一声招呼,也喊了一声:“爷,不是不还手,我怕开了杀戒。”一边说,一边运力于两臂,左右同时出击,两个大汉被推出五。六尺远,“咚”、“咚”两声,栽进了河里。另外两个还没醒过神儿来呢,性音又是一手一个地拧住了他们,提起来,快步走上桥头,冲着后边上来救护的几个人喊:“喂,凭你们这点不起眼儿的本事,就想走黑道吗?喏,你们把尸体拉回去下酒吧!”说着,手一扬,两个大汉被抛向空中,“叭叽”一下,摔死在后边追来的人身边。性音仰天大笑:“哈哈……小子们,来见识一下爷的功夫。”他单掌举起,在桥头石狮子颈上一抹,那狮子头竟然被他抹掉,咕碌一下滚到河里去了。这几手,性音谈笑自若,出手如电,招招相连,只在瞬息之间。后面的人早惊傻了,连尸体都顾不上收拾,呼哨一声,全撒丫子跑了。

性音和尚护着大轿,继续前行。文七十四走上前来说::“胜音师父,老汉活了这么大年纪,今天算开了眼,你有这样高的功夫,为什么不抓个活口呢?”

性音微微一笑说:“老人家,你想过没有,抓个活口,是送官治罪,还是私设公堂呢,那不给四爷添了麻烦吗?”

这一夜,胤祯几乎是通宵不眠。他命人在后花园远离书房的一个角落里,收拾出一座小院,安排了郑春华。派了四个丫头服侍,门上又安排文七十四看守。下令一切起居、饮食、置买、传话等等事情,全由文七十四直接找管家。家人、仆妇任何人不得进入这个小院。郑春华终于又有了一个安全保险的藏身之地了。

四爷没睡,还有人也没睡呢。谁呀,太医贺孟頫呗。刚才,胤礽逼着他私传夹带,往外边给凌普送信,却不料,在出宫门时被四爷查了出来。当时,他确实是吓得心胆俱裂。心想这下完了,碰上这位铁面无私的王爷,还能有命呀?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四爷竟然是那样的仁慈,那样的宽厚,那样的体恤下情。一千两银子,买回了一条小命,让他去找皇上,自首告发。有道是,首告者无罪,立功者受奖。这趟进宫见驾,没准儿还能得到点彩头呢!最起码也不会有什么大罪。有了这个想法,他贺孟頫能睡着觉吗?他知道,皇上如今在畅春园里住,而且老人家有起早的习惯。去晚了,皇上和大臣们一开始议事,他这个太医院的六品供奉,就别想见到皇上了。自己今天见皇上要说的事,关乎社稷,非同小可,而且是一时一刻也耽误不得的。晚一步,走露了风声,他这个首告的人,便成了同案犯了。所以他左思右想,今晚不能睡了,得提前去,等着。于是,回到家里换了衣服,便打马直奔畅春园,要赶早见驾。还算不错,门上太监通报进去之后,侍卫张五哥来了:“哟,贺太医呀,你有什么事要见皇上?”

贺孟頫连忙答话:“回张军门,下官有十万火急的事,必须立刻见到皇上。这事,这事,不好在这里说,请军门鉴谅。不是事关重大,我怎敢惊动皇上呢?”

张五哥点了点头,领着贺孟頫进了园子。路上,贺孟頫瞅瞅附近没人,这才悄悄地把昨天晚上二爷如何害病,自己被二爷叫进去瞧病时,二爷怎么逼他、吓他,要他带出来一张字条交给凌普的事,大概地说了一遍。还说,这事要不告发,我就有欺君之罪呀!不过,这贺孟頫还算有点小聪明,把被四爷逮住,四爷又放了他,给他出主意的事给瞒下了。为什么呢。把这事一说,不但自己这趟进宫成了假的,四爷他们也不得安宁啊。

张五哥一听,知道事关重大,不能拖延,便连忙领着贺孟倾,来到澹宁居,求见皇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