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35 西华门虎将斗侍卫 白云观翠姑救御驾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由于鳌府关防严密,五更时分小齐才送出“白云观失风”的情报。魏东亭一跃而起,慌不择路,单骑飞马径在西华门,打算就近入宫。无奈这日不该他当值,腰里没牌子,守门的军士又换了防,说甚么也不肯放他进去,只是陪笑说:“爷请稍停!您的名头儿咱们知道,只是这里已换了首领,小人禀过再……”魏东亭无心听他饶舌,猛然间想起康熙说过今日要去山沽居的话,顿时急出一身汗来,立眉瞪目“啪”地给了那禁兵一记耳光,骂道:“撒野的奴才,少时爷出来再与你算帐!”

一边骂一边往宫里走,却见旁边厢房里闪出一个大个子,铁塔似地站在当头拦住去路,冷冰冰地说道:“魏大人,您这样做太孟浪了吧?”魏东亭闻声抬头,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这新换的首领竞是刘金标这个老对头。刘金标穿着一身簇新的五品侍卫补服,双手叉在胸前,神气活现地斜着独眼道:“虽说您是乾清宫侍卫,可没打这儿进去的规矩。你又没有牌子,这就对不住了!”说着回头喝道:“请魏大人到那边厢房中歇着,待堂官来了再作处置!”

“放肆!”魏东亭横眉说道:“我奉主上特旨,无论哪道门都能直出直入!”

“哦,是吗,可是在下不知道。”刘金标心里得意之极,说:“你今个擅闯宫门,就该扣下。放你进去,我先就有罪了。来啊,夹他进去!”

魏东亭见状不妙,伸手抽刀时,却摸了一个空!原来他走得太急,连佩刀也没来得及挂上,眼见两个戈哈扑了上来,情急之下,一个“推窗见月”双掌一分,两名戈什哈刚刚接掌,便觉得如扑虚空,急忙收势时,又被魏东亭顺手一送,二人“呀”地一声直仰跌出一丈多远。魏东亭呵呵冷笑道:“怎么,还要动武么?”

“不动武谅也不能与你善罢!”刘金标将手一摆,西华门值差的三十几名校尉“啪”地拔出刀来,围成扇面形逼近魏东亭。

魏东亭急于脱身不敢恋战,忙向后跃了几步转身牵马,却又见讷谟带着几个人立在当面。就在他一愣怔间。讷谟大喝一声:“还不拿下/三四个人饿虎扑食般逼近身来,紧紧擒住他的手臂,并就势向后一拧。此时魏东亭就是再有通天本领也施展不开了。讷谟笑道:“你是圣上红人,我也不为难你,这也不过奉公行事。你老实说,谁叫你这个时候擅闯宫禁的。”

魏东亭被几个人死死按着,直不起身来,仰起脸来大喝一声道:“我是奉旨见驾!”

“奉旨?”讷谟哈哈大笑,“你们每日价说鳌中堂假传圣旨。原来你也会来这一套!回头查实了,再和你说话!”他放低了声音:“你还想瞒我吗,皇上今日微服巡游白云观,嘻!哪来的旨意给你,告诉你,鳌中堂兴许也要派人去伴驾呢!”说完手一摆,几个人簇拥着魏东亭,推推搡搡地将他押进旁边的一间小房子里,结结实实地绑在柱子上,口内还塞上了一团烂号衣。讷谟吩咐一声:“先把他看紧了,回头禀过内务府堂官再作处置!”说着,扬长而去。此时天色已是大亮。

其实魏东亭只是早到了一步,相差倾刻之间,要是迟来一步便可截住康熙的车驾,因为这天康熙正是从西华门出行的。倒是苏麻喇姑眼尖,发现手守西华门的似乎换了陌生的面孔。轿车叮叮当当走过时她隔着玻璃瞧了瞧,也只是一闪念而已。哪知魏东亭此时正隔着窗棂眼睁睁地瞧着急得发疯呢?

康熙心事重重地默坐在车中,出神地看着车外景致。愈近郊外街上的人烟愈少。时令己是初冬,道旁的杨柳暗绿,枫叶残红,另是一番景致。西北风吹来,遍地绦红色的落叶婆娑起舞。苏麻喇姑看到窗外的景致,叹息一声,说道:“不留神间,已至隆冬了。山水萧然满天寒,我是说咱们出门也太早了一点,万岁爷,冷不冷?”

“不冷,朕还想在外头转一转,再到山沽斋去。”

二人正说着,突然车子猛地一刹,他们身子向前倾了一下,方才坐稳,便听张万强扯着嗓子喊道:“你是怎么啦,不想活了?”苏麻喇姑从帘缝往外看时,见一个仆人打扮的人正陪笑道:“走远道儿乏了,想趁您的车搭一段路。”

苏麻喇姑一掀帘子露出脸来,大声喝道:“你这人真少见!我们的车子坐不下,何况你是男子……!说着便吩咐张万强,还等甚么,咱们走路!”

那仆人伸手一拦道:“大姐,人就是满了,再挤我一个也不要紧啊!”说着竞大胆地盯着苏麻喇姑说道:“若说我是男人,车里还有一个,不也是男的么?”

苏麻喇姑虽是包衣出身,但自幼就被选入深宫,极得恩宠,见他出言不逊,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又直溜溜地盯着自己,不觉又恼又羞,便放下车帘,不再搭理他。康熙早凑近了车帘审视,虽觉此人面熟,却再也想不起何时见过。

那人仍拦住轿车不让路,并声言有急事要去白云观。

原来车下拦路而立的不是别人却是翠姑,几年前,在悦朋店康熙曾见过她一面,此时哪里还会想得起这位当年唱“红绣鞋”的女郎。但翠姑因明珠的缘故,知道“龙儿”是个“猜都难猜”的贵人,以后又曾偷着瞧过几回。所以康熙略一露面,她便认了出来。那翠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原来翠姑去寻胡宫山,适逢胡宫山外出,她便坐在胡宫山的书房里等着。胡宫山并无家室,只在太医院附近租赁了一座四合小院,雇了四五个侍候的人。她是来惯了的,家下人一向视她是姑奶奶,也都不在意。

此时她闲坐灯下,竟如同进入梦寐一般。今晚与胡宫山发生龃龋,原是她意想不到的事,细思自己这宦家之女,为了替父报仇,和道士出身的胡宫山结义,已是屈尊俯就,为回避胡宫山追求,她又只身入京,堕入青楼。原想借此结识达官贵人,如有机会见到洪承畴,杀了他替父报仇,……不料追到京师的胡宫山,这位曾与她共图“复明”大业的男子汉,近来也渐渐改了口风。

胡宫山自康熙召见疗疾之后,回来如失了魂一样,口中喃喃自语也听不清说些什么。有一次翠姑问他:“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胡宫阶怔了一下才答道:“比起那个吴三桂,怕还是这位要好些!”

“这位?”

“嗯……翠姑?”胡宫山斜靠在椅予上,闭着眼睛沉思着道:“今儿个我见到了皇上。”

“嘻!”

“我读过不少相书?”胡宫山不理会她鄙夷的神色,只管说下去,“对甚么‘麻衣’、‘柳庄’都不外行。这位少年皇帝气度深宏、龙章凤篆,的确有帝王之相——你别笑,我并不信这些,这些话我也曾用来奉承吴三桂——怪的是康熙的案头并无奏事匣子,满案上堆的尽是些《春秋》、《战国策》、《史记》、《汉书》……”他又将给康熙疗疾的事细细讲给翠姑听。

翠姑沉默了。这些话与她的反清心理格格不入,但又不能认为胡宫山说的没有道理……

等了一会儿仍不见胡宫山回来,由不得长长叹息一声:“爹爹,女儿的命苦啊!”她信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看时,却是一本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翻了几页,觉得文词艰深难解,正慾插回书架,书页中忽滑落出一张字纸来。她拣起一看,正面是吴庭训作的那五首诗,翻过来看时,密密麻麻写的全是胡宫山自己的诗。就着烛光,她一篇篇瞧去,不料这位相貌奇丑的人竞如此执着、纯真地爱着自己,而且字里行间充满了胡宫山对自己的思念之情,翠姑没想到貌丑的他竟有如此丰富细致的感情!不禁眼中噙满了泪:“原来他的心也是这般痛苦!”

“我料到你定会来!你不来我就又要寻你去了。”背后突然有人说话,翠姑猛地回头看时,原来胡宫山已经走了进来。

“好嘛!”翠姑故意冷笑道:“‘此心难作盘中石,飞絮如花向清风’,真是好诗!”

胡宫山苦笑着坐下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知道么?只怕当今皇上明日难逃一死!”这佯惊人的消息,胡宫山却说得如此平静。翠姑只觉身上一阵阵发寒:“啊!你怎么知道呢?”

“鳌拜捉了明珠,盘出了底细,知道伍次友在白云观山沽斋给康熙授业,定于明日围攻白云观,弑君自立!魏东亭的把弟刘华已死,明珠也没能逃出来……更无人送信……这可怎么办呢?”

听了这话,翠姑沉吟不语了,自己挚爱着的明珠要死了。那位饱学之士伍次友,也要遭难了。就连龙儿——当今皇上,明日也难逃一死,他还是个孩子啊!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又深深地爱着自己。他肯不肯出手相救呢?救皇上和伍次友,他肯定愿意。要让他救明珠,他能去吗!

想了好大一会,才试探地说:“大哥,你能不能夜闯宫禁,把消息送出去呢。”

“唔,这不是万全之策。大内高手如云,戒备森严,闹不好要出乱子的。”

翠姑只道是胡宫山忌恨明珠,便决然地说:“你要是能救出皇上、伍次友和明珠,我,我便嫁给你。”

“唉,你错怪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乘人之危,想这些事,也不是大丈夫的作为。这样吧,我马上去找魏东亭,要是找不到他,我就立刻赶到白云观,见机行事。你呢。出城在西华门外。等着皇上的车驾,阻止他们不让他们到白云观去。”

两人商议一通。看看天色已经大亮。便分头行动。

可是胡宫山却扑了个空。老门子告诉他,魏东亭刚才急急忙忙地进宫去了。

翠姑却在西华门外截住了康熙的车子。

康熙听这人说有急事要去白云观,便吩咐张万强将车停靠路边,自己从车上跳下来。苏麻喇姑不放心,也跟着下了车,侍立在康熙身后。

翠姑盯了康熙一眼,见眼前这位身着家常玄狐袍、身材削瘦的人就是几年前在悦朋店里见过的龙儿。不禁喜出望外。便抢上一步,扎了个千儿,失声叫道:“您不是龙儿吗?”

龙儿这名字一出口,不光是康熙,连苏麻喇姑也吃了一凉。龙儿这名字,康熙只在伍次友跟前使用。此时,听翠姑也如此称呼他,康熙还以为她是侍候伍次友的仆人,遂问道:“原来你是索府的,我说有点面熟呢!”

翠姑心里暗暗发笑,便以索府佣人自居,顺口答道,“索大人府里三四百口子,爷哪里就都记得清了?我是府里派去给伍先生送信儿的。走乏了。想趁个便车,不想在此撞见了爷!”

康熙诧异道:“索家难道连个车马也没有?”

翠姑怕多说了,露出马脚,便冷冷地说道,“现在也无须多说,既然爷的车不让乘。这封信就请爷带给伍先生好了!”说着,也不等康熙答话双手将一张纸条儿呈了上来。

见此人如此放肆。康熙正待发作,瞟了一眼纸条上的字。马上收敛起怒容。只见上头写的是:“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行不得哥哥?”慾待再问时,翠姑将手一拱,说声:“告别了!”转身便走。

康熙近年来随穆子煦他们跟着史龙彪习武,颇有些长进。见这眉清目秀的青年人说起话来,举止十分乖张,早觉有异,便抢上一步抓住翠姑肩头向后一扳,顺势扯住了衣襟。翠姑顿时红晕满颊,骂道:“我来救你,你竟如此轻薄!”

康熙一愣:“我怎么轻薄了?便不自主地松开手。翠姑一挣脱开,忙蹲身提鞋。原来,忙乱之中,她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鞋带又脱落了。提上了鞋,她转身便走。

“妹子慢走!”苏麻喇姑一眼瞧见她的小脚,突然叫道。这一声喊出来,不仅康熙和张万强大感惊奇,连翠姑也是猛然一怔。回头道:“你说什么?”

苏麻喇姑慢步向前又细相了相,越发认为自己判断不差,拉起她的手说道:“咱们上车再说!说着朝张万强一努嘴儿。张万强会意,扶着康熙上了车。苏麻喇姑吩咐一声:“转辕!原道回宫。快!”张万强答应一声:“明白”,将缰绳一收,大喝一声:“驾!”那御马都是久经驯化的,听得主人口令便能会意,当即放开四蹄,照原路狂奔而去。

车中,苏麻喇姑一把揪去了翠姑的瓜皮帽,一头秀发披了下来。已完全恢复了女儿模样,她有些羞涩不安地说道:“你怎么……”

苏麻喇姑掠了一把自家头发笑道:“别说是你,再比你聪明点的我也见过。你瞧你的鞋,谁戴帽子像你这样儿。耳朵上还带着个耳环!咱们且别说这个,只问你这张纸上写的是怎么一回事?”

康熙也关注地瞧着翠姑说道:“你为甚么拦驾呢?”

翠姑嗫嚅一下,轻声答道:“是胡宫山太医叫拦车送信儿的,只怕白云观山沽斋这会儿已经叫人给包围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