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40 定惊魂亡羊思补牢 挽颓势垂死仍挣扎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第二天一清早康熙便命张万强传旨,召见鳌拜,而且是单独召见。张万强奉旨来到鳌拜府时,鳌拜正在用早点。因是“病假”在家,张万强传旨免了接旨的一套仪式,只站着缓缓说道:“中堂,万岁爷召您老上殿呢?”

事出意外,鳌拜吃了一惊,但马上就镇定下来,放下手中的筷子道:“皇上没有讲是甚么事吗?”

“禀中堂,”张万强从容答道:“小人不知。素来内臣不问外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来啊!拿五十两银子赏张公公。你先去,嗯,我随即就到!”张万强出了大门,鳌拜方又回头叫道,“去请班大人到前边来!”

昨天夜里这里也是通宵密议,到天大亮才各自安歇,班布尔善、济世、讷谟、葛褚哈几个被安置在后院花厅耳房内。所以不到一袋烟的时候,班布尔善便来了。一进门便问:“中堂,出了什么事?”

鳌拜笑道:“你这个小伯温也估计错了,老三叫我递牌子进去呢。”

“是吗?”班布尔善满腹狐疑,愣怔了一阵,恍然道,“他这不过是稳一下阵脚,中堂只管放心,不会提起叫中堂为难的事!”看鳌拜迟疑着不动,班布尔善又补上一句:“他不想与咱们破脸,咱们现时也不能与他破脸,这不是两好凑成一好吗?”

鳌拜说声“好,我这就去会他”,便穿好袍褂补服,将一串朝珠小心翼翼地挂在项上,抬脚出来站在阶前高叫一声“备轿!”

这次接见是在乾清宫。鳌拜来在丹墀下,伏地跪下。康熙身旁只有张万强一人捧着中栉侍候。见他进来,康熙掩起手中一份黄折子,平静他说:“请起来吧,”又提高嗓音叫,“赐座!”

两个候在外头的小黄门听到话声,赶紧进来在一张太师椅上铺了黄袱面儿的龙须草垫子,躬身退下。鳌拜从容就坐,这才抬头打量康熙。

二人已将近四个月没有见面了。康熙身材显得比先前更加修长,脸上气色很好,头上戴一项明黄罗面生丝缨冠,足蹬青缎凉里皂靴,蓝缎绵袍外罩一件石青江绸夹金龙褂,腰间的一条铜镶宝珠三块瓦的带子露在龙褂外头,手里托着一串蜜蜡朝珠,一身装束齐齐整整,显得神采奕奕。

鳌拜正打量时,康熙开口了:“你近日身子可好?”

“承皇上垂问,”鳌拜在椅中欠身答道,“老臣素有头风病,近年来不时发作,眼见得是愈发不济的了。”

“你要善自珍重,现在国家大事太多,总要依重于你。”康熙回头吩咐张万强,“前儿达赖喇麻朝觐时,曾进上天竺国的天麻,还有那件老山参一齐拿来赏他。”

这是早已预备好了的,张万强答应一声,“扎!”从几上捧下来两个明黄缎面的匣子,转身双手奉上。鳌拜先谢了恩,接过来放在跟前茶几上,问道:“皇上召见,不知有何宣谕?”

“没什么要紧的事。”康熙淡淡说道,“这是浙江巡抚的折子,昨儿黄匣子递上来。见你并无批语,想找你来议一下,总要有个办理宗旨才好。”

鳌拜心头不禁一宽,原来为这个,拘谨戒备的神情也就消除了。这个拆子说的是前明遗老黄宗汉、李哲、伍稚逊等人在杭州搞什么名士大会的事,并将他们写的诗歌也附在折后。不外风花雪月之类,但其中隐喻却颇有违碍之处。即便没有,就这些人常常聚在一处,也是颇令人耽心的。鳌拜不加批语,并不是觉得不重要,而是难以措词,又不好意思为这事去请教班布尔善商议,在手中因循几天,终于还是将原折拜了黄匣子递上来。现在既然皇帝垂询,觉得倒不如由皇帝亲自来办为好。想到此,鳌拜干咳一声道:“这些人最难办,说是要面子,其实是观风色,奴才也并无善策。”

“朕尚无善策,才想到找你来问一问呀!”

鳌拜想了一阵子才回答:“这等人原是前明遗老,受恩深重,要他平白地归顺本朝,面子上实在下不来。譬如二人相斗,胜者要和好,请败者吃酒,败者一方总要拿一拿架子。依老臣看硬拉他来席上坐下,以礼待之也就好了。”

怎么个拉法呢?”康熙沉思着,却听鳌拜继续说道:“让他们与顺民童子一起应试,断然不可。因他们在前明已是名土,或中过举人、进土,现在岂肯屈尊降贵从秀才重新考起?若留在山野伴风弄月,又难免会讥讽朝政。”

康熙听至此,将身子向前一倾说道:“朕之所虑正在于此——来的都是没骨气、不值钱的,有骨气、份量重的又不肯来,如之奈何?”

那我们不会给他们来个霸王请客!开特恩科,专取前明遗老名士,把他们恭迎进京,皇帝亲自测试,赏他们一个大大的面子。”

康熙听到这里,已完全忘掉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宿敌,凝视着乾清门北的甬道沉思着说:“只怕难以征齐。”

“权柄今日操在我手,来也要来,不来也要来!”鳌拜慨然说道,“若考取了,便是国家栋梁;若名落孙山,那就扫地出京,背后骂人的资格也就自行取消了!”

“好!”康熙兴奋得将龙案重重一击,突然脸上光彩又失了——“唉,你说的办法固然好,只是现在还不能办。台湾未靖,藩国不臣,外患未除,内忧俱在。这些人治世可以皈依,乱世可也就难说了。”

从理想回到现实,两个人都沉默了。半响,康熙才道:“你也乏了,且身子不适,改日从容再议吧!”

鳌拜心里冷笑一声,就在坐椅中一揖道:“如此,老臣告退了!”便自起身辞去。

“张万强,退朝!”康熙扶着椅背站起来,望着鳌拜的背影,忽然升起一阵莫名的怅惘:“这也是个人才哩!可惜……”

这时候,小毛子捧着茶盘进来。康熙端起来呷了一口,忽然想起苏麻喇姑曾说到过这人在茶库里斗讷谟的故事儿,便问道:“你叫甚么名字,原来不是在茶库里侍候么?”

小毛子前待退下,听得皇帝问着自己,忙将茶盘往腋下一夹,后退一步跪下道:“奴才叫钱喜信,不过人家都叫我小名儿‘毛子’。——原来在茶库做事,托万岁爷的福,苏大姐姐抬举我现在做了头儿。”

“你就叫小毛子好了,”康熙道,“这比你原来的名字好得多!”

“扎——”小毛子忙叩头,大声道,“奴才自今个起叫小毛子,姓‘小’,叫‘毛子!’”

本来非常平淡的事,小毛子却如此回答,旁边的苏麻喇姑忍不住“噗哧”一笑,忙又止住。听康熙又问:“你母亲的病可好些了?听说你很有孝心,好好儿当差,赶明儿告诉内务府,叫他们再给你换个好差使,不长进的毛病儿也就改了。”

“万岁爷高兴了多赏小毛子几个就有了。在这儿可以天天见到万岁爷,哪有比这更好的差使!”小毛子睁着虎灵灵的眼睛说道,“靠老天神佛保佑,万岁爷大福大寿,四海兴旺,永世太平,万民称颂!”

这些话,有的是小毛子从俗家年帖子上看来的,有的是从茶馆说书先生处听来的,也有的是从臣子奏事时鸡零狗碎抓来的,将它们强捏在一起,听上去不伦不类,他却说得极为流利。康熙憋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苏麻喇姑拿手帕子捂了嘴,也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制。

小毛子倒楞了:“万岁爷,奴才没说对么?”

“不错不错!你说得很是。婉娘,拿五十两银子赏他!”

待小毛子谢赏出去,康熙对苏麻喇姑道:“这孩子很有趣也很有用,你要多关照他!”苏麻喇姑忙躬身答道:“是。”

“还有,过几日抽空儿,该去瞧瞧翠姑,问一问她的身世,和洪承畴究竟有甚么过不去的事。回来奏朕。”

自白云观火烧山沽店之后,康熙与鳌拜君臣之间表面关系有了很大缓和。鳌拜依旧是称病,所以每隔三五天,康熙就命张万强等送一些名贵葯材赐给鳌拜;鳌拜封了送上来的黄匣子,里边批的奏章,也总要加上一句“所拟当否,伏惟圣裁”,表示客气。

其实两人心里都明白,君臣之缘已尽,暗中都在加紧准备。召见鳌拜半个月之后,鳌拜送上来一份奏折,弹劾五城巡防衙门的冯明君玩忽职守,导致西海亭子失火,着降调两级,暂署九门提督府军务。九门提督吴六一另行议叙。

康熙看了这个折子,心里又惊又兴奋:“来了!”便不动声色地袖了折子回养心殿找苏麻喇姑商议。

“先驳下去,”康熙道,“冯明君显然是他的私人。把九门禁卫的职事交给他,那还了得?”

“皇上,听小魏子说过,这事儿索额图和熊赐履他们议过,何妨找他们来问问?”苏麻喇姑瞧着奏折,蹙眉答道,“或者就把这姓冯的交部议处!”因近在眼前,康熙惊异地发现苏麻喇姑额上己有了细细的皱纹。

“不成!”康熙断然说道,“索熊二人太显眼,一召进宫便众目睽睽,大不妥当。交部更不成,吏部是济世在那儿,议也是这,不议也是这!”

“那就留中!”苏麻喇姑细思量也觉有理,但鳌拜出题太刁,她一时想不出甚么好主意,“先压几日再说。”

“不出三日,”康熙起身绕室徘徊,“鳌拜必要追问留中何意,朕何以答对?”

“我去寻小魏子,看他们怎么议的,另外顺便瞧瞧翠姑。”苏麻喇姑说完,就到西阁里换衣裳。出来时,对康熙道:“皇上,伍先生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是因其心不动。’折子刚送上来,万岁爷也别着急,全都扣着,就说今日斋戒,明儿随太皇太后进香,不看折子。这又不是军报,急甚么,我先去瞧他们外头人怎么说。”说着便喊人来吩咐备车。廉熙忙道,“天冷得很,把那件素色狐裘拿了。叫小魏子转给伍先生!”

从西角门出了宫,绕开了繁闹的菜市,苏麻喇姑见路上行人不太拥挤。时近年关,一冬也未下雪,显得又干又冷。道旁的树枝上偶尔还挂着几片枯叶,在呼啸的北风中挣扎,更增几分肃杀气象。但因暂时离开了紫禁城,苏麻喇姑还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阔朗和愉悦。换了便服的小太监也兴高彩烈地举鞭吆喝着,四匹马轻车熟路一溜儿小跑,人声、车声、叱喝声交织起来,十分和谐。

魏东亭不在家,门上的新管家犟驴子因不认识赶车的小大监,硬是要拒客于门外,两个人红了脸,几乎要吵起来。苏麻喇姑在轿车里头听得不耐烦,“唰”地一声挥去帘子,从车里探出身子道:“大管家,是我!不认识了么?”

犟驴子愣了上下,打个哈哈道:“他早说是婉娘来了,省多少口舌。偏是说苏什么姑的缠个不清!”苏麻喇姑一边下车,一边笑道:“这也怨不了他,是我没交寺清楚嘛!”说着,便随犟驴子进来。

何桂柱早迎出来,一边忙着让座儿倒茶,一边道:“您来的不巧,今儿魏爷和几个伙计早点后就出去了。一是要送明珠到一个甚么专治骨伤的郎中那儿瞧病,二是要去会一个什么吴大人,”说着自己也笑了,“小人是个糟糠脑袋,再也记不得这许多事。”

“伍先生呢?”苏麻喇姑端起茶嚼了一口,淡淡地问。

“伍先生身子不适,在后边躺着呢!”

“这儿我没来过,你带我去瞧瞧。”苏麻喇姑说着便站起身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