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17 假皇上火烧清真寺 真姦雄困守额驸府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却说杨起隆在牛街清真寺里,扰乱了回民们的礼拜。杨起隆的护驾指挥朱尚贤,又动手打了回民青年,主持法事的阿訇愤怒地质问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真主祭坛前行凶打人?”

朱尚贤身子一挺,骄傲地昂着头说道:“我是当今万岁爷驾前的一等侍卫,钦命善扑营总领魏东亭!怎么样,能管教你们不能?”

跪在康熙身旁的魏东亭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朝康熙瞟了一眼,见康熙不动声色,只得压下火气静候命令。

听说他们是皇家官差,阿訇缓和了一下口气冷冷地解释道:“我们穆斯林正在过斋戒月,背诵经文,赞颂太平盛世,祈祷真主保佑。这里是清真寺,并没有越轨行为,不劳干预!”

假魏东亭冷笑一声:“哼,你刚才还说‘万物非主,惟有真主’岂不是连皇上也‘非主’了?”

“长官这话不对,我说的‘万物非主’,皇上也不是物啊!照你这么说佛经上四大皆空,岂不连皇上也空了?怎么太皇太后老佛爷还信佛呢?”

杨起隆一阵冷笑,“好一张利嘴!”边说边对身后一个侍卫吩咐道:“犟驴子,还不将他拿下!”

那假犟驴子应声过来,便要扑向阿訇。

犟驴子这个外号也有人冒充,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冒牌驴了。假犟驴子一答话,真犟驴子可受不了啦。他顾不得等康熙下令,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当胸抓主那个冒牌货,啪啪,就是两耳光:“兔崽子,当着爷的面冒充来了,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的名号是可以随便假冒的吗?”

就在这一闹之间,康熙慢步来到了杨起隆的面前:“杨老板,看来,今天这出戏里,还缺个爱新觉罗·玄烨呢,想必皇上这角色是由你来扮了?”

杨起隆朗声大笑:“啊,龙公子,你果然聪明。朕就是当今皇帝爱新觉罗·玄烨!怎么,你也不服?”

康熙忍不住纵声大笑:“哈哈哈哈!真有意思。图海,虎臣,世间居然还真有这档子事。我若不是亲临其境,怎么也不会相信!这真是一出《双龙会》。”

阿匐此时听出了眉目,指挥回民道:“将所有出口封死,一个也不要走了!赶紧去向顺天府告急!”跪在地下的回民们此时才惊醒过来,按照阿訇的吩咐将殿门和大门封得严严实实。杨起隆觉得形势严重,脸色一变,大声说道:“不要放走了这个假皇帝!”

康熙向前迈进一步,忽然“噗嗤”一笑:“请问这位真皇帝你高寿几何?”

杨起隆显然有些狼狈,红了脸仰着脖子说道:“十七!”

“好,真是个好角色!”康熙说着转身向殿中的回民问道:“你们看看这位‘皇帝’像不像十七岁的人?”

这一说,大殿里的人群立刻騒动起来。

“大家不要嚷!听我问他。请问,你既是皇帝,总该随身带有玉玺吧?”

“朕的玉玺在乾清宫,何劳你来相问?”

“嘻!你这个真皇帝居然没有凭证,我这个假皇帝嘛,倒有一颗随身小玺!”康熙笑着取出一方黄金图章,在烛光一晃,熠熠生光。说着脸一沉,目视魏东亭道:“这才是真正的谋反之人。知道吗?”

魏东亭见康熙暗示动手,在旁大喝一声“拿下!”

一声令下,图海咆哮一声“嗖”地从腰问抽出一根一丈余长的柔钢软鞭,向朱尚贤抽去,一下子就把他扫倒了。穆子熙、狼谭、犟驴子等侍卫也狂吼一声,猛虎般扑了过去。

事态发展,完全出乎杨起隆的意外。他知道,拖延下去后果严重,便气急败坏地大声叫道:“快,放火!”他手下打手得令,立即拔掉蜡烛,点燃了帐幔。霎时间,礼拜寺殿堂内浓烟滚滚,烈火熊熊。康熙心中暗暗吃惊:啊,前几天因不明真相,只听说回民要造反,就定下了以“在牛街清真寺放火为号,京城里十二座清真寺上齐动手”的计策。可是,这计策怎么会让杨起隆知道了呢?看来,皇宫之内必有内好!幸亏小毛子提醒,也幸亏事先做了安排,取消了放火为号剿杀回民的计划,不然的话,这场乱干可就闹大了!”

大火突然烧起,使得殿堂内一片混乱。回民们惊慌不定。手足失措。妇女和儿童们哭声震天,纷纷夺路逃走。老阿訇上前一步大声喊道:“在真主庄严的祭坛前,不许歹徒杀人放火。回民兄弟们,快,快捉拿放火人,救下清真寺。”

天下回民最能团结对敌,一听阿訇发了话,便同心协力,一致向前。有的救人,有的与歹徒搏斗、有的围过来保护康熙。

图海的一条柔钢软鞭,舞得呼呼风响,远打近缠,威力无比,把杨起隆带来的喽罗们打得鬼哭狼嚎。众回民见了大声称赞:“好厉害的鞭子将军!”魏东亭等御前侍卫见殿堂里的火越烧越旺,一时间很难扑灭,便趁着图海得手之际,架看康熙来到寺外大街上。临出门时,一个受伤倒地的匪徒突然从地上跃起,举着手中匕首向康熙猛刺过去。魏东亭眼尖,飞起一脚,将那匪徒踢翻在地。图海怒火中烧,跨前一步,提起那匪徒的两条腿来,“呀”地一声狂吼,竟把他活活地撕成了两半。杨起隆的人哪见过这等勇猛的武士啊!发声喊,也拥着杨起隆逃出了清真寺。就在这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火焰已窜上房顶,整个清真寺都被大火笼罩了。

犟驴子一心要寻假犟驴子的事,寸步不离追赶着打打,假犟驴子被他逼得没法,便站住了,说道:“爷们,就算你是真的不成?交个朋友嘛,何必欺人太甚?”犟驴子哪里听得进这些个,便使了史龙彪传给他的丹砂掌猛推过去,口里说道。“先打倒你,再说交朋友的事!”

假犟驴子见他出掌厉害毒辣,忙使了一个“西施浣纱”,身子一扭躲了过去。哪知犟驴子这是虚招,进前一步一个连环鸳鸯腿向背后踢来。假犟驴子一个踉跄,未及站稳,已被犟驴子擒在怀里,正要伸出二指扼他的喉咙,魏东亭在一旁忙叫道:“贤弟,留个活口!”犟驴子笑一声,住了手,喝问道:

“谁的主谋?讲!”

“朱……朱三太子!”

“谁是朱三太子?”

“就是那个摇纸扇子的!”

“贼窝子在哪里?”

“嗯?!说不说?”犟驴子伸出手去,“咯叭”一声便拧断了他的膀子。

假犟驴子疼得双眉紧攒,摇头喘息道:“不,不要这样,……在,在鼓……”一言未出,火光中飞来一镖,穿过犟驴子肘弯,打中假犟驴子的咽喉,他连哼一声也来不及,脸一歪就死过去了。犟驴子回头一看,见是那个躲在树后的假魏东亭放的暗镖,便大吼一声跳起来,红着眼又杀了上去。

朱尚贤因受伤不敢恋战,口里打个呼哨,十多个人聚在一起护定了杨起隆。而杨起隆在火光中仰天大笑:“痛快痛快!十二处清真寺将全部化为灰烬,等着回民们和你这个真康熙算账吧!”说完十多条黑影一齐窜上高墙,隐没在黑夜之中。

阿訇和回民们听了这话觉得蹬跷,便转脸注目康熙。康熙却平静地说:“不要理他,图海,去调兵救人要紧!穆子煦明日传旨,着户部拨银五万交给这位长老,重修牛街清真寺!”

阿訇伏地叩头,“万岁爷圣明!有万岁爷这句话,穆斯林们便受用不尽了,愿安拉保佑圣主万寿无疆!”

康熙点了点头,从图海手上接过辔绳,翻身上马,笑道“老阿訇请起,请转告回民弟兄,满、汉、回民都是一家人,你们不要上了坏人的当。安心过节吧。”

就在牛街清真寺闹得一蹋糊涂的时候,有一个隔岸观火的人,正等得着急,谁呀?吴三桂的大公子吴应熊。今天吃过晚饭,内务府管事黄敬和文华殿总管太监王镇邦都来见他,禀报了鼓楼西街杨起隆亲赴牛街清真寺“引人吹风”的消息,吴应熊听得脸上放光,心头突突乱跳。

今夜牛街这台戏,吴应熊称得上是导演的导演。整出戏的布局都是经他反复推敲后,由黄敬和王镇邦这两个双料间谍撺掇着杨起隆发动起来的。

此刻,吴应熊和黄敬、王镇邦正坐在花园北边一个土台子的石墩上,不掌灯,不摆酒,手里端着茶杯,仰脸望着天空,等候牛街方向的火光。

吴应熊自信自己已经摸到了那腰缠万贯,神通广大的“朱三太子”的脉搏。这个“朱三太子”离开五华山不到半个月,他就接到刘玄初的来信,信中叮嘱吴应熊说,对付朱三太子要用十二个字:“不招不惹,若即若离,利用不疑。”吴应熊认为,这十二个字自己使用得恰到好处,甚见成效。只一年多光景,不显山不显水,朱三太子属下总香堂里已有十几个人被拉过来了。

吴应熊已经过了二十来年的人质生涯,韬晦之术运用得颇为纯熟。但今夜的事可能牵动大局,他却有点坐不稳这个钓鱼台了。

他知道牛街清真寺这台戏只要演得成功,几万回民今夜就要遭塌天大祸,康熙和天下回民顷刻间就会变成生死冤家。有了几百万回民和钟三郎香堂的响应配合,等于增加了一支生力军。父王吴三桂若能乘势起兵,何愁天下不乱?即或不能马上起兵,至少数年内朝廷顾不上整治三藩。父王六十多岁的人了,身子又虚弱,还能有几天阳寿?只要一伸脖子咽了气,朝廷能不叫他吴应熊回云南继承王位?那时侯……想到这里,吴应熊端着茶杯站起来,遥望牛街方向,他急着要看到这场大火。

就在这时,王镇邦突然大叫一声:“额驸!火,火!火烧起来了!”吴应熊身子一弹跳了起来,踏起脚尖翘首眺望:“真是牛街,真的是火!”

他们虽然离得远,但夜中观火,还是十分分明的。那一晃一晃的亮光,随着夏夜的凉风摇拽着,摆动着,闪着紫的、蓝的,黄的、红的颜色,看上去多么绚丽,而在空中翻滚的浓烟,又多么趁人心愿!

“哈哈,发动了,发动了!快!飞马去看图海的动作!”吴应熊的话一出口,二十几匹快马从暗道里牵出去,分赴各个清真寺。王镇邦见吴应熊把家政调治得如此整肃,不由暗暗赞叹:“真是个干大事的人!”

吴应熊正在得意,忽然一个长随来报:“额驸大人,鼓楼西街周全斌先生来说有要事见您。”

“说我已经睡了。啊,不,请他进来。”吴应熊吩咐完了,又转脸对王镇邦笑道:“王公公,你明是皇宫的太监,暗是朱三太子的黄门官总领,此时又在我这里,周全斌来了碰上不好,还是回避一下——老黄一向常来,就一起见见,看他有什么要紧事。”说着回到院内正厅东厢,掌起灯烛与黄敬说话吃茶,周全斌已走了进来。

“哎哟周老兄!亏你如此兴致,这么晚了还光临我这蜗居——来来,请坐,看茶!”

“这不是吃茶的时候!”“周全斌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气呼呼地坐下,他不理会吴应熊的殷勤,铁青着面孔对黄敬道,“老黄,你送的好消息。”

见周全斌一来就拿腔作势,吴应熊觉得不痛快:“怎么了,周先生,这里不是茶馆,乃当今朝廷的堂堂额驸、太子太保、散秩大臣吴应熊的私宅!黄敬兄是我的座上客,你不要认错人了。”

周全斌略微一怔,望一眼矮胖粗蠢的吴应熊,冷冰冰说道:“是吗?到了此时此刻,吴世兄还要和我装腔作势吗?”

吴应熊已预感牛街的事情有变,心中暗惊,脸上却毫无表情:“你若有话就好好讲,不然就请你出去!”

“哼哼,别来这套了!你知道吗,康熙亲自去了牛街!戏全砸了!我们放火,他们倒救火,而你们却在这里隔岸观火!”

吴应熊脑子里轰然一声,知道一切全翻了个个儿。他强装镇定他说:“你说些什么呀?我怎么不明白——皇上去牛街清真寺,又不是我和黄先生叫他去的,碍着我什么事了。”

周全斌不理吴应熊,端起茶来又放下,直愣愣地盯着黄敬问道:“老黄敬,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明白!”

“我?皇上这些事,我怎么能知道?你也不要太过份,有话好说嘛。”

“哼哼哼,我怀疑是二位足下串通了,摆弄我们钟三郎香堂的!焦山的兄弟焦河,还有七八个弟兄都已经死在清真寺了——我们可比不上你家平西王,死几个人算不了什么!”说着,从怀中抽出两张纸来,掂了掂,对吴应熊说,“这是什么,是王爷和黄先生的卖身契!识相一点,再弄这些玄虚,不要命了么?”

吴应熊看也不看,将手中茶杯重重地向桌子上一墩:“来呀,送客!”几个家丁闻声闯了进来,因吴应熊没下令动手,只虎视眈眈地逼视着周全斌。

周全斌慢慢站起身来,阴阳怪气地朝吴应熊一笑:“世子,我的话您记清了!”

“没有什么关系——请吧!”吴应熊满不在乎地手一挥,几个人上来连推带扯地将周全斌架了出去。

黄敬头上却冒出了热汗:“额驸!他手上拿的那两件东西,一件是我和杨起隆定的誓约,另一件必定是王爷的什么要紧东西,为什么不乘机劫了下来?”

“你真傻得可爱!”吴应熊大笑道,杨起隆的军师李柱是何等人物,这时候他怎么会让姓周的带着真货来?”

“他要是拿这个整我,明日就得脑袋搬家。”

“放心吧,他舍不得!这个周全斌今夜来此是敲山震虎,为我而来的,与你没有半点相干!他们要起事,没有家父撑腰是不行的。这次杨起隆的回回戏唱砸了,只好唱钟三郎的老戏。我估摸着他还得瞧着云南的板眼。咱们不要管他,得先把伍次友的事料理了。”

“伍次友!”黄敬讶然问道,“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

“唉!天不灭曹呀!死个人并不那么容易!不过,他已经两次落到了保柱将军手里。要让保柱处置掉他,快些赶回北京,将来千里走单骑,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人是不成的。”

“那,他们在哪里?”黄敬脱口问道。

吴应熊狡猾地一笑,没有说话。

黄敬忽然凉慌地站起来:“我该走了。他们冒充皇上去清真寺放火,皇上必定要追查是谁走漏了消息……”

“对对对,你和镇邦都得赶快回去弥缝照应。半年之内,不要到我这里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