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18 侍汤葯难掩女儿相 医故交回天道长情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话说伍次友纵身跃入水中之后,灌了一肚子冰冷的河水,很快地就被冻僵了。

昏昏沉沉之中,他似乎觉得自己仍旧睡在船上,而且睡得暖和、舒适,船儿随着波浪在轻轻地摇摆,阵阵葯香,从船头飘散过来。他,苏醒了!睁开了眼睛。

舱外,阳光灿烂,船头、桨声颖乃。啊,果然又回到了船上。可是,那盛气凌人的皇甫保柱不见了,凶神恶煞般的络腮胡子,也不见了。床头边坐着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公子,他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伍先生,您醒了,真把我吓坏了。青猴儿,快,快来看哪,先生醒过来了。”

青猴儿,啊,是我和雨良兄弟救的那个孩子,那么,这少年公子就是我那小兄弟李雨良了……对,是他,就是他!

“小兄弟,果然是你吗?我们怎么又到一块了。这,是在梦中吗?我还活着吗?”

雨良忍不住又喜又悲,抽泣着说:“大哥,伍先生,您活着,您活过来了。我是您的小兄弟雨良啊,看,这是青猴儿。”

“青猴儿?”

“哎,先生,您醒了!这几天可把我们急坏了。我们把您从水里救上来,您三天三夜都没有睁眼呢!”

“啊,我想起来了,我被吴三桂的侍卫绑架了。他们要把我带到五华山,我投了水。怎么这样巧,就被你们俩搭救了呢?”

“大哥,我,我对不起您,没有把您保护好。遭了他们的暗算。亏了小青猴人熟地熟,才打听出来皇甫保柱的去向,一路跟了下来,把您救了,又正巧赶上了师兄。”

“师兄,谁?”

“胡宫山呐!”

“啊,是胡宫山道长吗?你是他的师弟?他也在这里?”

“不,师兄有急事,他给您留下了葯,就急急忙忙地赶住闪兖州去了。好在我们也要到那里去,过几天就会见面的。”

青猴儿捧着葯碗走上来:“先生,您先吃葯吧。”

说着,把葯碗交给雨良,自己爬上床头,扶起伍次友。雨良用一柄银匙,一口一口地给伍次友喂葯。当她那纤细的手伸到面前时,伍次友心中一动:嗯,这分明是一双姑娘的手啊,她现在的打扮是个书生,可却是胡宫山的师弟。那么,她也是位道士吗?嗯,莫非她就是皇甫保柱说的那位云红良道长?”

李雨良发现伍次友神色犹疑不定,以为是他刚刚苏醒,精神不支。等他吃完了葯,又服侍他躺下来,细心地掖好了被角,柔声说道:“大哥,您刚刚缓过来,不要多说话,放心地睡一觉吧。我给您熬点粥去。”

三天之后,船来到兖州附近。这里的运河,被沙堵住,船过不去了。雨良会了船钱,和青猴儿一起,搀扶着伍次友下了船,在城外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哪知道,伍次友本来身体就不太好,遭此惊吓、水浸、冰冻之后,竟然一病就是大半年。又赶上河水暴涨,河堤决口,成千上万的饥民,扶老携幼,来到兖州,给这里带来了可怕的瘟疫。伍次友久病之身,如何抵挡得住?这天,突然发起高烧来,水米不进,把李雨良和青猴儿急得团团转,却是一筹莫展。只好遍求城内名医,殷勤服侍汤葯。可是,伍次友的病情,仍是反反复复每况愈下。到了第五天头上,眼见得已是奄奄一息了,伍次友却突然清醒过来。他挣扎着,喘息着把李雨良叫到床前:“兄弟,你往跟前坐坐,我有话讲………”

雨良忙答应着坐到床边:“大哥,您哪里不好受?”

“不,不,我现在觉得很好。唉,我这个人一生过错很多,天罚我如此了却,也并不冤枉。却不想拖累贤弟和青猴儿跟着白吃了这么多日子的苦。”

“这,这……大哥,你不要这样说,我没有伺候好您,我……”

“愚兄我一向豁达,什么事我都看得开,可是,愚兄一介书生飘流在外,如今大限将至,身边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报兄弟的情义……”伍次友一边说着,一边哆哆嗦嗦地从枕边拿出一方砚台来:“兄弟,这是一方鸡血青玉砚,原是皇上……亲赐给我的……你拿了去留在身边,算是一点纪念吧。若有什么难处,你可以到京城去,找到善扑营的总领魏东亭。他是我的好兄弟,也是皇上最宠信的侍卫。只要见了这方砚台,他会照顾你的。”

“大哥,你不要说了,我永远侍奉在你身边,哪里也不去。”

“哎…别说小孩子话,愚兄还有事拜托你呢。”

“大哥,你……你说吧,小弟无不从命。”

“我如有什么不测,望兄弟设法找到家父,告诉他老人家,我没有辜负他的教训。此心此志,天日可鉴。”

此刻,李雨良心痛慾裂,竟不知说什么好了。十几年来,她手提三尺宝剑,纵横江湖,从来都是要干什么便干什么,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就是手刃恶奴强贼,她也没有眨过眼,寒过心,有时甚至不自觉地忘掉了自己的女儿之身。可是,自从见到了伍次友,她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先生学识渊博,人品高尚,心地善良忠厚,待人热情诚恳,普天之下,上哪儿去找这样的好人呢?去年,在安庆府,由于自己的顽皮疏忽,使先生险遭危难。这大半年,他们三人朝夕相处,患难与共。有好几次,雨良差点把自己的真面目说出来,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她知道,先生心中念念不忘的是他的学生龙儿,是已经出家为尼的苏麻喇姑。自己是为了撮合他们才下山的,怎么能生出非分之想呢?此刻,听先生说出这些话,不由得泪如雨下。她强自压抑着悲痛,抽泣着说:“先生只管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做什么?雨良我哪怕上天入地,也要想办法,治好你的病。”

“用不着了。生死有命,岂是人力可为?只有一事,索绕我心头已经多时了,你若知道,务必告诉我……”

“什么事?”

“云娘是谁?”

云娘是谁,连青猴子也不知道。房子里沉寂下来,半晌,雨良突然啜泣起来,抽咽着说道:“不瞒先生,我就是云娘……是个女……的”

伍次友睁大了眼睛,看着云娘,舒了一口气,叹道:“我明白了……‘云’字和‘娘’字你各取了一半……噢,你为什么要来自讨这个苦吃呢?”

“先生说得很对,不过说来话长了。你如今身体不好,且安心静养,等好些了,我一定从头告诉你。”见伍次友闭目点头,云娘强忍着泪回到自己的屋里。

这一夜云娘不能安然入睡了。她想起了下山前师兄的话。当时云娘为了翠姑之事,责怪师兄,可是,胡宫山却说她年纪太小,不懂得人间复杂的感情纠葛。果然是让师兄说中了,在不知不觉中,她自己也陷进了感情的罗网,而且也在三纲五常、伦理道德之中挣扎了!如今,先生重病在身,又识破了自己的女儿面目,今后,还怎么在一块相处呢?

天刚破晓,云娘惦记着伍次友的病,草草梳洗了一下,便要进城去请医生。刚出门,就碰见一个生着干黄脸、三角眼、斜八字扫帚眉的异常丑陋之人,啊,是师兄来了。好了,好了,伍先生有救了!她含笑喊了一声:“师兄,你来了!我正盼着你哪!”一句话没说完,眼泪就像断线珠子似地滚落了下来。

“哎,师妹,哭什么?江湖上,谁不知你嫉恶如仇,心硬手狠,怎么还像个小姑娘呢。伍先生好吗,他还在这里吗?”

“师兄,我就是为伍先生才哭啊,你进去看看吧,他……”

“啊?他怎么啦?快带我进去!”

昨天晚上,安排了自己的后事,弄清了李云娘的庐山真面目,伍次友一无牵挂,竟然退了热度,睡了一个好觉。可是,清晨,却又发起了热症。胡宫山他们进来时,伍次友已处在昏迷之中,嘴里不停他说着胡话。胡宫山连忙走到床前,为他切脉。本来就丑陋的脸,因为紧张和专注,变得极难看。站在一旁的李云娘见师兄沉着脸一言不发,又是一阵难过:“师兄,你一定得想办法救活伍先生啊,师妹我求求您了!”

“哎,不要这样说,伍先生也是我的老朋友嘛。他的病是不轻啊,让兖州城里这些庸医给耽搁了。不过,现在还不能说没救了。”

胡宫山走到桌旁,提起笔来,沉思着开了一个葯方:“师妹,派你的小猴子快去抓葯。我再帮伍先生一把。”说着走回床前,掀开伍次友身上的被子,顺着他身上经络穴道,为他推血过宫,逼出五脏六腑的郁结之气。李云娘知道,这不但要有极高的医术,还要有深湛的内功。果然,半个时辰之后,伍次友的脸上渐渐泛起了红色,而胡宫山的头顶,早已热气蒸腾了。

又过了半刻,胡宫山停下手来,闭目静坐,调整自己的气息。云娘走过来,轻轻地为伍次友盖好被子,站在床头凝神望着昏睡之中的伍次友。眼中充满了关切和爱怜,也透露着难以掩饰的悲凄和怅然,甚至忘掉了坐在一旁的胡宫山。

“师妹,你过来!”胡宫山低沉、严厉的声音把李云娘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啊……噢,师兄,你要说什么?”

“伍先生的病已无险情,除了用葯之外,每天三次,按我刚才的方法,发内功为他治疗,你能这样办吗?”

云娘的脸腾地一下干红到耳根,但却坚定他说:“师兄,我能!”

胡宫山的心中一沉:唉,又是一个痴情的人!他阴沉着脸说:“不过,我要告诉你,等伍先生病好之后,你必须立即返回终南山。”

“啊,为什么?”

“什么也不为,这样对你,对他都有好处。”

云娘正要说话,却见青猴儿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便转了话题:“猴儿,慌慌张张地干什么,给先生抓的葯呢?”

“咳,师父,别提了,师伯开的这方子,我跑遍了全城大小葯店,都说没有这几味葯。”

胡宫山感到奇怪了:“不对呀,我开的这几味葯,都很平常啊,茯苓、天麻、杜仲,在大小葯店都是常备葯,怎么会没有呢?”

“对对对,就是师伯说的这几味葯。葯店伙计说,这葯一向是从云贵进来的,现在那边封了卡子,进不来了,剩下的一点,被这里的知府郑太守全买去了。”

云娘道:“郑太守,是不是你的那个仇人的弟兄?他把葯都买去干什么?”

“对对,师父说得一点不错,就是那个该死的郑春友。听说,他买去之后,全都施舍给了兖州的钟三郎香堂。”

“嗯?!又是这钟三郎香堂,师兄,这可怎么办呢?伍先生的病耽搁不得啊!”

“哼,不光是你的伍先生,瘟疫正在几万灾民中蔓延,他们却乘机囤积居奇,拿百姓的生命发横财,真是可恶!师妹,今天晚上你们在这儿照顾着先生,我去走一趟。”

凡是沾着郑家,挨着钟三郎教的事,青猴儿都有气儿,也都想掺和进去闹腾。一年来,他跟着云娘,练了一些功夫,也不断听云娘说,师伯胡宫山如何了得。如今,师伯来到了身边,又是去惩办钟三郎堂,他能不来劲儿吗。胡宫山的话刚出口,他就“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师伯,师父,求求二位老人家,让我跟师伯去见见世面吧。别的不行,给师伯探个路,通个风的,徒儿还能干得来。”

胡宫山已经是第二次见到青猴儿了,他很喜欢这孩子的纯真和机灵,也想看看他这些时功夫长进了多少,便答应了下来。

俩人天黑出来,不到二更就回来了。青猴儿抱着一个装满了葯的大包,兴冲冲地走进来,冲着李云娘说:“师父,我们回来了。嘿!跟着师伯干得真痛快!哎,伍先生醒了,太好了,我去煎葯去。”

经过胡宫山和云娘两次施用内功的治疗,伍次友已经清醒过来了,正在和坐在床边的云娘说话呢,见胡宫山进来,忙说:“宫山兄,多亏您呀。”

“哎,先生说哪里话,前年在京师咱们曾有缘相识,伍先生的道德学问,胡某是钦佩得很的。你放心,有狗肉道士胡宫山和云娘师妹在,阎王那里的小鬼不敢来找你的麻烦,哈……”

几天来,郁结在小屋里的愁云,被胡空山诙谐的话和爽朗的笑声驱散了。云娘轻轻他说道:“师兄马到成功,可喜可贺呀。”

胡宫山的脸色突然又难看了,气愤他说:“哼,真是混帐透顶。原以为,钟三郎香堂把持了这些葯,是想发财。谁知他们竞要一把火烧掉。我一怒之下,宰了他们的两个小头目,又告诉他们的大香头,如果这些葯胆敢不卖给百姓,我绝不饶恕他!”

青猴儿走了进来,正要诉说他们惩治邪教恶棍的经过,伍次友却沉重地说:“宫山兄,你干了件大好事。这里面的阴谋很大呀。他们这样做就是要扰乱民心,激变百姓,民心不稳,国本难固呀。”

胡宫山黄脸一沉,他被感动了:伍次友已经病到这个份上,想的还是社稷和苍生。这份心胸比自己那除姦济世的主张不知要高多少倍!“伍先生呐,你的话老胡都明白。你好好养病,老胡把你治好再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