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帝》

37 吴应熊投靠杨起隆 小毛子吓死王镇邦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北京城里,家家团圆,上香敬酒,恭送灶王爷,希望他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可是,在京郊的潞河驿,却有一伙人聚在那里,他们计议的不是好事,而是叛乱;他们要带给京城百姓的,也不是吉祥,而是灾难。这伙人,就是杨起隆和钟三郎香堂的管事们。

半个月前,杨起隆突然转移,从城里的鼓楼西街周府,来到了潞河驿,一来,就封锁路口,封锁消息,严禁任何人出入。养心殿总管太监小毛子和文华殿的管事太监王镇邦,也被他带来了。经过几个昼夜的密议,起事的计划,已经大体上定了下来,小毛子参加了这些密会。掌握了全部情况,急于赶回宫报信,却又无法脱身。再说,起事的时间究竟在那一天呢?他想再探出个实底来,所以才没有冒然行动。

这天晚上秘密会议,是关键的、也是起事前最后的一次大聚会。潞河驿二进院的正堂里,明烛高烧,酒香四溢。杨起隆坐在正中,各省的堂主和谋士、将军提督、都统环列四周。酒过三巡,杨起隆红光满面,兴奋地立起身来,“诸位,告诉大家一个喜信儿。吴三桂已经动手了!耿精忠也将福建巡抚范承谟拿了,尚之信还扣押了他的父亲尚可喜,与广东广西巡抚联名讨清。此刻,湘江以南已不再是清朝的天下了!”

宴席上的人立时轰动起来,有的交头接耳小声议论,有的快活地大说大笑,也有的端着酒杯沉思,有的只是抿着嘴儿笑,气氛十分热烈活跃。

“我们决定起事”,杨起隆庄严地宣布,“有几件事还要和大家商议一下,请军师李先生讲讲。”

李柱原与杨起隆挨身坐着,这时慢慢起身,环顾一眼众人;“诸位,我们就要树旗起事了,“国号”仍为大明,年号——广德。明年的正月初一,即为大明广德元年。奉先皇崇祯昭烈皇帝三太子朱慈炯为主。”

人群中一阵窃窃私语。外省来的堂主,只知有个朱三太子,却从未见过面,李柱心中明白,向杨起隆一指:“诸位请看,正中高座的杨起隆,就是先皇的三太子。自从甲申之变,闯贼攻下北京,先皇殉节之后,为韬晦之计,三太子改名杨起隆,算来,已经三十来年了。太子周游全国:为匡复大明,殚精竭智,呕心沥血。现在终于要起事了,所以,从即日起,应该正名。”

众人轰然而起,向杨起隆参拜,杨起隆端坐受礼,洋洋自得。他挥手令众人归座,又示意李柱继续讲下去。

“起事时,以举火为号——由内廷,大佛寺、妙应寺、文大祥词,孔庙、景山东、鼓楼,钟楼、李卓吾墓、大钟寺、卧佛寺、烂面胡同和镇岗塔计十三处,于半夜子时放炮点火,全城齐动,攻打紫禁城。”

“为便于识别,我们做了两万顶红帽子。太监中香堂会众头目五十六人,已经提前发下。有他们做内应,我们定会一举攻入皇宫,夺下执掌乾坤的中枢。现在要议的是,什么时候动手合适。请各位堂主、将军畅叙己见,以供三太子抉择。”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山东香堂堂主,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嘿,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说干就干,马上动手!”

小毛子早听得心惊肉跳,消息送不出去,如果匪徒马上动手,大内岂不又要遭殃?不行,得拖住他们。他略一沉思,便站起身来,先向杨起隆躬手施礼,又团团圆圆地作了一个大揖,站在当中说开了:“三太子,军师和各位堂主,听我一言,要说这起事的时间嘛。今日最好,小年下,多吉利呀!”

杨起隆笑着插了一句:“好是好,就怕来不及。”

“是这话,可要是错过了今天,就得另选一个吉利的日子。三太子已经等了三十多年了,不能匆匆忙忙,要是犯了日子,就不好了。”他一边说,一边扳着指头盘算着:“明个二十四,二十四扫房子——乌烟瘴气的,不好。嗯,二十五,磨豆腐,干转圈子,不出路,也不好。二十六,去割肉,血淋淋的,不行。二十六,杀灶鸡,本来不错,可是金鸡叫明,正应了个明字,杀了就叫不成了。二十八,把面发,嘿,瞧着挺大的个,一捏一个死疙瘩,那能行。二十九,灌黄酒,哎——这日子好,酒助英雄胆,放开手脚干。太子,我看二十九就行。”

杨起隆听他把日子越推越往后,心中有些起疑脸色也难看了。李柱城府极深,他也怀疑小毛子,但却不露声色,他心想,看来,公开商议起事的时间,并不妥当,好在兵不厌诈,随便定个日子哄哄这小子,要提前,还不是一句话吗。想到这儿,他走上前来,拍拍小毛子的肩头说:“好小子,有板有眼,左一套右一套的,不含糊。我看,既然是推迟了,不妨再往后放两天。大年初一,京城皇宫都在庆贺的时候,咱们来个出其不意,突然行事,清水煮饺子,叫他康老三吃个够!”

众人哄堂大笑,个个叫好,小毛子神气活现地回到座位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静待下文。李柱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忽见一个侍卫跑了进来:“禀三太子,吴应雄来了!”杨起隆一惊,嗯——

吴应雄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呢?原来,自从朝廷檄藩诏旨一下,他就预感到末日临头了。父王在云南一旦动手,皇上立刻就要拿办他。怎么能躲过这场突难,顺利返回云南呢?开始的时候,他把希望寄托在小毛子上,想利用这个双料间谍,打通杨起隆的关节,让钟三郎香堂帮助他脱身。可是后来内务府黄敬跑来告诉他,说小毛子是个用苦肉计打进去的姦细,但杨起隆尚未发现,反把他带到城外参与起事的准备去了。吴应雄听了虽然吃惊,却也没太往心里去。让小毛子去祸害一下杨起隆,对自己或许有好处呢。可是,当黄敬告诉他,说据内宫透露的可靠消息,皇甫保柱已经秘密地投降了康熙,这可把吴应雄惊呆了。皇甫保柱是父王驾前最忠心的侍卫,手中掌握着无数的机密。再加上他有勇有谋武艺高强。他如果真地叛变了,不但自己逃不出去,对父王也是很大的威胁。他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对这个人宁可错杀,也不能留下,只好狠下心来,用杯毒酒结果了皇甫保柱的性命。这么一来,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人了。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厚着脸皮再去求杨起隆帮忙。不过,今天他来,一是手中有吴三桂给杨起隆的信,二是把着小毛子的底。必要时,可以甩出这张牌,以取得杨起隆的信任。所以,尽管是仓惶出逃,却仍然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气,一进门就大声笑着说:“嗬!真热闹啊!不速之客再次闯了三太子的香堂,多有得罪了。”

杨起隆站起身来冷冷一笑说道:“额驸大人不在石虎胡同安居颐养,却冲风冒雪,轻装简从,来此荒僻小镇,不知有何见教。”

吴应雄知道他是嘲讽,可是,此刻父亲起事的密报已经到手,再不出逃,就要身陷囹圄了,不得已才匆匆逃出来投靠杨起隆,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陪笑说道:“实不相瞒,在下特来登门求助,昨晚我离开石虎胡同,今晨就得到消息,舍下已被抄了。此乃非常之时,请三太子和我们同舟共济。”

“啊?同舟共济,好哇,世子尽管放心住下,玉皇庙红果园,你瞧着哪里舒服,就住下好了,不过这只是同舟……”

“当然,当然,在下这里有家父的一封亲笔书信,请三太子过目。”郎廷枢急忙打开包袱,取出吴三桂的信来。杨起隆拆开一看,里面装着一份吴三桂的讨清檄文,另一份,是一封给杨起隆的信。信中说云南将士愿集合于三太子麾下,为匡复大明王朝,浴血死战。杨起隆并不相信吴三桂这话是出自本心,但在此时此刻,起事在即,有吴三桂的几十万人马做后盾,而且吴三桂明说了拥护朱三太子的话,对杨起隆却是十分需要的,所以,忙站起身来,兴奋地向众人说:“各位,吴世子为我们又带来了好消息。平西伯愿率部属,拥我朱三太子为主,共图大业。”众人一听,欢声雷动,拍手叫好。杨起隆走下来拉住吴应雄:“世子,如今你是我这里的贵客了,请上坐。”

“慢!在下还要为三太子拔掉一颗小小的钉子。”说着,忽然一转身,目光如电地看着小毛子,叫出了他的本名:“钱喜信,出来!”

小毛子惊慌地走了过来:“世子,您老这是怎么了,小毛子没冒犯您哪?”

“哼哼,少费话。我问你,你倒底是我吴应雄的人,还是三太子的人,抑或康熙的人?说!”

小毛子明白,再说什么也瞒不住了,牙一咬,迸出一句话来:“爷是皇上的人,你又怎么着?”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人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个极受杨起隆和李柱重用的太监,怎么会是姦细呢,杨起隆的脸立时苍白了,吴应雄紧追不舍:“好小子,有种!我问你,到这儿干什么来了?”

小毛子恢复了镇静,又抓住了话题了:“哎——额驸忘记了,不是你派我打进钟三郎会的吗?你既然知道我是皇上的人,为什么不早把底揭出来,还要派我到这来,祸害别人呢?”

小毛子这话,又引起一阵阵议论。吴应雄张口结舌,无法答对。可是,杨起隆却已下了狠心,不管小毛子是康熙的人,还是吴应雄的人,反正都是姦细,不能让他再说了,他大喊一声:“王镇邦!”

“奴才在这侍侯呢!”

“把小毛子拖出去,埋了!”

“扎!”

两个卫兵走上前来,架起了小毛子就走。王镇邦也快步跟了上去。来到后院门口,小毛子假装提鞋,顺手抓了一把墙角的细沙土,揣到了杯里,冲着王镇邦说:“王公公,好歹咱俩都是大内出来的,临死之前,您让我再喝一口酒行吗?”

“好好好,依着你。来吧,咱们就在这小屋内,我敬你一杯算是送行。哎,你们二位叫上几个人,先去挖坑吧,待会儿,我把小毛子送过去。”

小毛子看到两个卫兵退下之后,王镇邦提了一壶酒,又弄来几样小菜。放在桌上,便客客气气地对王镇邦说:“王公公,我谢射您了。小毛子这辈子福也享了,罪也受了,没有什么亏的。再说老娘也受了皇恩,我还盼什么呢?眼一闭就算完了,难得你我兄弟一场,这酒也不能光让我喝呀,咱们对饮两杯如何?”

“不不不,你知道,我有心疼病,一喝酒就爱犯病。你喝吧,我坐在这儿陪你。”

“哎——平常日子,你不喝,兄弟我不勉强,今儿是生离死别,虽说各为其主,可咱俩好歹也是兄弟呀,这点面子你不肯给吗?来来来,兄弟我替你满上,请请。”

一连两杯下肚,小毛子的话匣子打开了,他胡吹海聊,怎么先用毒葯,灌晕了葛褚哈,又用茶壶打死了他;又怎么在黄四村的茶壶里暗下了双料的毒葯,吹得神乎其神:“嘿,台阶上站着皇上和苏大师,身旁还有小魏子和几个大内侍卫,这么多人大睁着双眼,也没看见我往壶里放毒葯。”

“哟!小毛子,你会变戏法?”

“我是变戏法的祖师爷。不瞒王公公,我身上随时都带着毒葯呢?要不,敢闯这钟三郎香堂吗?刚才,要不是你们几个拉的快,只要让我在三太子桌前走上一圈,说不定啊,他还得死在我前头呢。哎,王公公,今儿个,你打算让兄弟怎么个死法。”

“按香堂老规矩,活埋!”

“王哥,你告诉他们一声,把坑挖大点,太小了,放不下。”

“去你的,一条瘦不拉几的干猴子,要那么大的坑干什么?”

“哼哼,对不起,兄弟懂那无毒不丈夫的道理。你送我,不把我送到地方能行吗!”说着从怀中抓出细沙来,顺手一扬,撤落在酒里、菜里:“看见了吗?刚才您喝的那酒里,兄弟我已放了这毒葯。王哥,你包涵着点,小毛子我也是万不得已呀!”

小毛子说得极其轻松自如,可是王镇邦听了,却似晴大打了个霹雳。惊得他目瞪口呆,变貌失色。突然他觉得心口一阵阵地绞痛,而且越来越厉害。他知道,自己的心疼病犯了,说不定,小毛子下的那毒葯也开始发作了。越这么想,就越觉疼得难受,头上豆大的汗珠直住下落。

小毛子见这一招果然见效,更加得意,便想再加上几句,逼着他放自己逃出去:“王公公,不要伯。要不,等他们来拉我去活埋的时候,你把我身上的解葯拿去。哎,解葯呢?哎呀!不在这儿,在我床头上放着呢。走,你快点领着我去,要不然,就来不及了。”话没说完,就见王镇邦脸色乌青,口鼻歪邪,咕咚一声栽到地上,竟然死了。

王镇邦一死,小毛子又惊又喜。他怎么也想不到,心疼病这么厉害。三杯老酒,一番恐赫,竟能要了命。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便绕过王镇邦的尸体,出了房门。远远看见,几个卫兵还正在吭吭哧哧地挖坑。前院,灯火辉煌,猜拳行令之声,一起一伏。他不敢怠慢,溜到马厩里偷出一匹马,扬鞭疾驰,直奔京城而去。等到卫兵阻拦不住报进中厅时,小毛子已经消失在黑夜之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熙大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