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

14 游新苑太监窥婬秘 揣帝心军机传法门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两日之后内务府同时收到了高恒和刘墉的密折。

其时已值盛暑,乾隆并富察皇后及嫔、御、媵、答应、常在诸有头脸的宫人都移居畅春园,乾隆仍居澹宁居,军机处设在乾隆当皇阿哥见人办事的韵松轩。留守在养心殿的是六宫副都太监高大庸。卜孝被杀,卜义理应是养心殿的总管,却因王八耻得宠,晋升了这个位置,带着卜礼卜智卜信等十几个内侍过园子那边随驾侍候,卜义反倒是副总管太监,跟着高大庸,带着一群没职分的小苏拉太监看守空殿,白天洒扫庭除,夜里守更巡逻,聚赌吃酒什么的。太监和天下职官,除了被阉这一条,心性却都无两样,既要逍遥富贵,又要媚上邀宠。王八耻不次趋迁爬到第一位,卜义自然心里不熨贴,但乾隆管制太监是千古第一严,无辄获咎,或打或罚绝不怜恤,作践起来如同猪狗。卜孝是头号太监,当庭杖杀,满宫肃然,是因他名头大。其实每隔几天,流水不断线的都有获罪被打死的小太监从东华门抬出去,送左家庄烧化了的。

因此不熨贴归不熨贴,乾隆的事无巨无细,卜义不敢有半点怠忽。见内务府送过来黄匣子,立即备马,带了几个小苏拉,立即赶往西苑畅春园,在双闸口万寿无疆门前下马。

如今的畅春园大非昔比,其实已经融人规制广袤庞大的圆明园中,北海子,亚海子,飞放泊一带旧称西苑,大半都是元明朝御苑旧址。连同西山玉泉山,星星散散。乾隆因国力强盛府库充盈,原本打算全部拆除,齐整规划,按万国冕旒向天朝的宗旨,分别将列国胜境名园全数照搬进来。却在热河被礼部尚书尤明堂死死顶任,当面指斥主张修园子的纪昀是“佞臣”,甚至说乾隆“非尧舜之君”。乾隆度量宏容,嘉奖尤明堂敢言直谏。但修园子的事却没有死心。只是不再拆建,仍将各处旧园一囊无余,连成一片,逐年依形就势增修。原来每年拨银一千万两的旨意撤回,改为四百万两。

尽自如此缩减规模,亦是阿房宫开运河亘古以来罕见的浩大工程。卜义下马北望,恁般暑热天气,看不到头的是车水马龙,砖砂石灰沿官道来往络绎,从长白山拉来的红松木,云南贡来的楠木建殿料儿,粗的径可丈许,至细的也要二人合抱,一堆连一堆,沿海子垛得陵山似的起伏连绵过去。极望北边,融融炎炎的烈日下,一队队民夫,每队约可三五百人,打着赤膊,用滚木搬运大石料,只用小黄旗摆动着推移,一声号子声不闻。卜义料是为了畅春园中皇帝宫眷安静不敢呼喝,只一笑,将马缰绳扔给小大监,便进万寿无疆门。见守门的当值侍卫是巴特尔,卜义因笑道:

“巴军门,是您老当值?”

“给万岁爷送黄匣子的?”巴特尔面无表情,一伸手说道:“牌子!”

“巴爷,咱们常见面儿的呀!”

“牌子!”

卜义无可奈何地一笑。巴特尔是乾隆在蒙古那达慕大会上用千里眼和东珠,从科尔沁王爷手里换来的死罪奴隶。心里眼里,除了乾隆任人不认。连纪昀有次忘了带牌子,也被挡在乾清门外,硬等着派人验了才放行。卜义过去只是听说,今儿遭见了才晓得是真的,只好将几个匣子勉强挪到左怀里,腾出右手掏出腰牌给巴特尔验,口中笑道:“爷这份忠心,哪位侍卫也比不了!——您还要升一等侍卫呢!”巴特尔却听不出他是夸赞还是讥讽,说道:“皇上的,下午在韵松轩见大臣——你去!”卜义听他汉话说得古里古怪,想笑又不敢,一躬腰算是行礼,自进了园子。

过了澹宁居,再向西,沿竹林小道逶迤约行半里,出来又穿一带老桧林子,一片绿得发黑的百年老马尾松树,半掩着一片宫阀,便是韵松轩了。匣子虽说不重,园子里也清凉,卜义还是走得一身热汗。因见和珅扇着扇子,正指挥几个书吏抬柜子,忙赶上去。和坤已是瞧见了,笑道:“方才有旨意,阿桂、刘统勋、傅恒、纪昀还有岳钟麟,到瀛台等候圣驾——您请那边去吧!”

瀛台,卜义去过,原是畅春园里的一景。四面环水中间的一个岛子,依着岛上地势,建起水阁凉亭,广植乔木花卉,一座九曲汉玉长桥由岸直通岛心工字形正殿。改在那里会议,自然图的凉爽。但卜义已走得焦躁,想想还有二里地,因陪笑对和珅道:“给我派两个人,帮帮忙,路远没轻重,抱这几个匣子,腿都遛直了。”

“这就难为我了。”和珅细细的眉毛微微剔起,下牙上牙稍稍错着,一脸恬净的笑容,说道:“这宫里侍候的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你看看哪个是闲人?”卜义进园子已经窝了火,巴特尔得罪不起,你和珅不过是阿桂一个跟班儿的,也这么狗眼看人低!心里发狠,脸上仍笑,说道:“没当官,就和咱闹官派!统共二里地,萝卜就走蔫了么?帮帮忙儿吧!……”和珅极聪敏的人,早瞧见他不自在,但他自己不得随到流台,心里也正不是滋味,因笑道:“我不是官,有什么官派?你下头没萝卜,上头萝卜没坏,这园子是禁苑,下头长着萝卜的不能随意走动……”卜义没等他说完,掉头就走了。和珅跟后还挪揄一句:“走好您呐!”

卜义气得头都有点发晕,又返回澹宁居,迎头遇见原来在养心殿侍候茶炉的小太监秦学桧。秦学桧却与卜义相与得来。听他攒眉苦脸诉说一路冷遇,不禁笑了,说道:“人还不就那么回事?是你自己不会想事!皇上现在还没起驾,你到瀛台,谁接你的匣子?来,我帮你抱匣子,主子在衍祺宫午睡,咱们养性阁那边等着,主子起驾,你匣子直递上去,不比在瀛台那块死等强些,也不用叫王八耻代递了。”

于是二人厮并而行,却由澹宁居和东书房夹道北行,绕过穷庐,将到海子边缘树中又现出一带新筑的宫墙,由东向西绵连,直到隐没在浓绿婆娑的竹树中,墙北错落有致都是新盖的宫殿,一律都是门朝南,每隔十步之遥,站着一个善捕营军校守护,都像大陵墓前石头翁仲似的一动不动。沿路向西走了三座宫,秦学桧才小声道:“到了,这就是衍祺宫。”

这一路警跸肃森,两个人都没敢说话。进了宫卜义才透了一口大气儿,说道:“我的乖乖祖宗爷,这边比紫禁城还要森严呢!走一路我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这宫怎么造成这种式样,西洋画儿里洋房子似的?”

“这是仿土耳其王宫造的,”秦学桧将他带到东边一溜平矮的太监房里坐下,一边沏茶,笑道:“方才我们过来的是红毛国王宫式样,再往东是葡萄牙式样。你往西看,那是罗刹国克里姆林和冬宫合样儿,再往西是丹麦式样……名目多了,各自都不同,各宫中间都有小门相通,串成一串儿——你从韵松轩过来,韵松轩往南,八里地,和这宫对面儿,宫门朝北又一串儿,还是以澹宁居坐中央,显出万国夷君朝天子的气势。宫嫔这只是暂住,真正的后宫在北边,离这里十里远近呢!”卜义听得眨眼乍舌,龇牙咧嘴说道:“我的佛爷!那得多少钱!”“朝廷嘛!”秦学桧笑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左右我们侍候人的人,管他那闲帐做么?”他隔窗纱张了张,说道:“不能陪您了,皇上要洗土耳其浴,我管烧火供气。您就坐这等,要不半个时辰,皇上洗浴出来你就递匣子。”

卜义也顺窗向外看,果见太监卜信打头,几个小大监捧着中栉、朝服朝冠,簇拥着乾隆从西边月洞门过来,径往正殿而入。卜义见秦学桧张忙着穿大衣裳,问道:“我能走动走动么?想看看罗刹国的紫禁城成么?”“西边是那拉贵主儿住的,你串串可以。这会子都在睡午觉,她近来没翻牌子,气性不好,别招惹了她。”秦学桧说着匆匆去了。卜义直待院中没人,才挑帘独自出来。

此时正是未正时牌,骄阳西偏万里晴空,园外热得汤锅一样,园子里却是清凉世界。卜义沿着长满苔藓的卵石甬道悠闲散步逶迤向西,只见各种不知名的高大乔木浓绿苍翠遮天蔽日,甬道两侧都用藤萝、金银花、葡萄架、刺玫藤再编起一层屏障,或成花洞,或为篱墙,地下别说晒日头,连个日影光斑也难得一见。北边海子那边吹过来的热风,被这浓荫过滤了,也变得清爽宜人,满园里树影摇曳,花草萋萋,只听得簌簌的枝叶相撞声和树间知了此起彼伏的无间长鸣。似乎所有的人都睡沉了。卜义只在“克里姆林”宫前绕了个角儿,想着差事,已觉走得太远,便往回走,路过东边回廊,一个宫女穿着撒花宽裤,赤着膀子端着一盆洗澡水泼了,一转脸见是卜义,笑道:“是你!”

“蝈蝈儿!”卜义止住了步,叫着那宫女名字,嘻地一笑说道:“洗澡呢么?屋里就你一个人?”蝈蝈儿笑道:“你进来就两个了。”卜义看看四外无人,隔坎肩儿摸了摸她耸起的rǔ房,说道:“这会子可没功夫跟你玩儿,我给主子递黄匣子呢!”

按世上一般人,都以为太监阉割之后便没了男女之爱,其实不知就里,他心里照旧想着自己是个男人,只是那活儿萎缩不举,做不来房事而已,见了标致女人,照样的浮想联翩,梦寐妄想。自汉至清,宫中秽乱,太监宫女爱慾饥渴,结成干夫妻名曰“菜户”,也是宫外不传之秘。蝈蝈儿便是卜义的“菜户”。许久不见,此时乍遇,男“旷”女“寡”,自然有几分情热,哪里便肯放他走?蝈蝈儿当下脸一红,啐道:“大约在养心殿那边和惜惜她们又勾上了——以为我不知道么?没良心天杀狠命的——皇上在那边和睐妮子洗‘土耳其’呢,不尽了兴就出来了?”

“好好!我就进来——”卜义笑着随她进屋,一头坐了凳子上,说道:“没有的事,你别多心!”蝈蝈儿已是扑上来,颤声儿小声道:“小亲亲哥哥哩,想死我了……”胶股粘糖般死死搂住卜义宽阔的肩膀,解了卜义衣裳纽子,又掀起自家坎肩,贴肉儿揉按,小手伸向他下身又摸又捏。卜义尽自也情热,却也无可安慰,心里自愧,叹道:“僵蚕儿似的,有什么摸头?我们这号人不算人……”自家想着凄凉,连搂着亲热的兴头也渐渐消了。蝈蝈儿便觉扫兴,悄语道:

“人家王八——耻,都能弄点葯吃,也将就能……那个的,你的有时也能举事,怎么不去弄点葯?”

“你和王八耻还有染?”卜义一把推开蝈蝈儿,“那你还来和我搅缠什么?”蝈蝈儿一怔,说道:“杀千刀的!这事宫里下人谁不知道,就你自个儿蒙着!人家教给你,你反疑我!”卜义犹自不信,问道:“你怎么知道的?真有那个葯!”

蝈蝈儿撇撇嘴,冷笑着掩了衣裳,隔窗儿向外望望,说道:“呆子!你不信?我这会子就带你去看个西洋景儿,没准碰巧了叫你见个实证!”因对那拉氏住的东偏殿努努嘴儿,招手对发愣的卜义小声道:“冤家,跟我来……把靴子脱了……”

卜义脱了靴子,小心翼翼跟着蝈蝈儿,却不出房子,悄没声蹑脚儿绕过房中一道屏风。屏风后闪出一个小门。门上方镶着玻璃,里边却是甚暗,隔玻璃什么也看不见——小心开了门,二人无声无息进了屋。卜义定了一会子才看清,这是南北长东西扁一个长条房,里边大柜小柜,齐整摆着金银器皿并各种茶具酒具,还有各色贴着黄签的茶罐,都靠东墙放着,西边的一墙,是一道两折合的金丝绒大帷幕,光亮被帷幕遮了,又没有窗户,因此里边很暗。卜义宫里住老了的,一看便知这是后妃卧室内侧侍候送茶的暗房。正要揭帷幕,蝈蝈儿杀鸡抹脖子摆手势止住了他,示意他听。卜义便学着蝈蝈儿,耳朵贴近帷幕,略一听便大吃一惊,原来隔帷牙床上,真有两个人在悄声说话,还有褥垫窸窣之声,那拉氏的娇声呻吟,还有个男的喘息声……只要是人,都能听出是男女交媾——却不知男的是谁。正皱眉凝神再仔细听时,蠕动声停了。但听王八耻的声气,喘息着说道:“奴才没用,奴才是个废物……”

“别忙着下来!”那拉贵妃的声气,娇声喋语低声道:“谁不知道你是太监!……能这么着已经难为你了……”

“那还不亏了贵主儿给的葯?嘻……”

“到底你是残废。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4 游新苑太监窥婬秘 揣帝心军机传法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乾隆皇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