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

06 耿正直臣犯颜批鳞 柔怀亲情怡色抚子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乾隆没有立即说话,似乎还在平息心中不可遏制的愤懑,在殿中缓缓踱步。窦光鼐自入仕以来,还是头一次直面晤对,伏在地下,听着乾隆的青缎凉里皂靴就在头顶橐橐有声,“咫尺天颜”四个字在脑海里划空而过,心中呼呼急跳冲得头晕,狠狠在临清砖地上磕了三下,才捺住了紧张。

“你弹劾高恒的折子朕已经看过了。”许久,乾隆才开口道,空阔的大殿里,他的声音有点瓮声瓮气,“朕留中不发,但外间已经传遍朝野,说甚么话的都有。高恒的案子尚未谳实,有人说你已经晋升西台御史。你怎么想?”

“臣没有想过这事。”窦光鼐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乾隆,显然他没想到乾隆会劈头就问这个,见乾隆回身,忙又低伏叩头,“高恒官卖私盐,与钱度狼狈为姦贪墨坏法,臣只是耳闻,未有实据,因此弹劾折子中不敢冒奏。仅据他身为国家大臣,在扬州与裴兴仁靳文魁等营蝇苟狗,擅自盗卖涸田,嫖狎官眷娼妓,已为国法不容,是以不揣职卑位低,直上九重数其罪恶。外间传言,颇有指责之词,云臣越位上奏,希图沽名邀功侥幸求宠者,且言圣上龙颜大怒,已将臣革职拿问的,亦是人言啧啧,臣以为摘姦除恶乃是臣子本份,利钝成败非所应计,虽闻流言,只是一笑置之。”

“这么光明正大么?”乾隆哼了一声,哂道:“不愧翰林出身,文章是好文章,辞锋也利如霜锋。你乃微末小员,弹劾大臣自有制度。既有陈言,为甚的不写成夹片,递交都察院转呈上奏?”

虽然是挑剔,但乾隆是依制度问话,语气固是咄咄逼人,又句句都是诛心之词,连坐在一边的纪昀和福康安也听得不安起来。二人目光一对,忙又闪开,低下了头。却听窦光鼐顿首回道:“臣在扬州,知道高恒擅自以官价发卖涸田七十顷。按官价十七两银子一亩,实在市价已达近七百两,悬殊之巨惊心骇目,设如按部就班,转报北京都察院,再转奏南京御驾行在,深恐木已成舟,即使治罪高恒,朝廷库银已经亏损,因此不敢爱身误国,冒昧直渎天听天视!其中干犯制度之处,自亦有应得之罪,恳请皇上发落。臣自幼丧父,束发受教以来日承母训,砥节砺德精白事君如事父,并不敢以不可问之心沾名邀恩贪图侥幸,求皇上洞鉴臣心!”乾隆听得极是专注,半晌才开口说话,辞气已不那么严厉:“国家设此制度,为的就是防着小人存了幸进之心,今日你一个条陈,明日他一个弹章,弄得大臣惶惶不安,不能专心料理军国重务。所以,尽管你言之有据,察之有情,此事不得为训,你亦不得为无罪。”

本来话说到这份上,窦光鼐叩头谢罪,事情也就完了,但他生就的秉性,一个“戆”字,叩头毕,抗声说道:

“皇上说的固是,但大臣不言,小臣岂得亦不言!上下苟安是为文恬武嬉,恐非国家之福!”

纪昀和福康安同时愕然抬起头来,眼见乾隆额前阴云愈聚愈重,鬓边肌肉一抽一动,纪昀知道他立时就要发作,想下跪劝慰。但窦光鼐的“大臣不言”实连自己也扫了进去,一时竟想不出措词,张惶间乾隆已是勃然大怒:

“你!——你这是和君父说话?兴小人讦告之风,那是武则天理国之法!”

“回皇上,”窦光鼐在此严威之下,似乎怯懦了一下,随即恢复了镇静,从容叩头道:“武周虽然法统不正,然无武则天整顿吏治,恐无大唐开元盛世!”

“你竟敢如此狡辩!”乾隆熟读二十四史,窦光鼐的话确实凿凿有据,但自即位以来,别说窦光鼐这样的撮尔小吏,就是世袭罔替的亲王,谁也没有敢如此当廷放肆顶撞的,他恶狠狠一笑,偏转话题厉声道:“文恬武嬉是亡宋弊政,你居然比之当今!”

纪昀从驾多年随侍在侧,乾隆的秉性摸得熟透,除了庆复讷亲兵败金川,曾象今日这样大发雷霆之外,从来臣子犯过,只是言语如刀似剑,训得人狼狈不堪,发落处分都是轻轻一句话,似乎随口而出。然而要想劝他收回成命,费尽心机chún舌也是枉然。如窦光鼐这样一递一句毫不容让和乾隆硬梆梆顶撞的,还是头一位,万一乾隆盛怒之下当廷处死窦光鼐,史笔如铁,这“拒谏”二字如何当得?自己这个辅相又是甚么名声?福康安从来晋见乾隆,都是亲情温馨,絮絮款款陈情言事,似对子弟呵护有加,更没见过乾隆恼得这样面目狰狞,惊得面白如雪呆坐如偶,两手紧攥着满把是汗。福康安大瞪着眼正盯视乾隆。纪昀在旁断喝一声:“窦光鼐,还不谢罪?!”

“皇上!”窦光鼐双手据地,哀恸沉痛之情不能自禁,嘎哑着声音说道:“臣不该说‘文恬武嬉’这四个字,今日大清之盛汉唐鼎兴之时不及我万一,这确是皇上夙夜勤政孜孜求治圣化所致。但防微杜渐乃哲人所思,以天朝雄兵十余万,两败金川,如果不是武将辜恩溺职,何能至此地步?以卢焯封疆大吏,婪索贿银,高恒国家勋戚,贪赃荒婬,州府县令借皇上南巡之名,以迎驾为由强行摊派民间‘乐输’钱粮,从中豪夺巧取饱其私囊;圆明园工程浩大,耗资巨亿,虽银两由政府支出,但各地采办用料,官员上下其手渔利膏血,终归还是从小民身上着落……武臣如是,文官如是,难道不该警惕?”

“朕真还不能小看你。”乾隆一脸讥讽,哂道:“修圆明园的诏书你没读过?是为了朕游玩用的?——对这件事你不赞同?”

“如今万国来朝,央央中华礼仪观瞻,臣不是不赞同,臣所建言,是因为城狐社鼠借修园贪夺库银,伤国家元气!”

“你还不赞同朕南巡?”

“南巡亦是国家景运。但行宫修造过多,各处官员事上争胜邀恩,事下剥削小民,殊失我皇上爱民如伤之仁德至意!”窦光鼐连连叩头,“即如这仪征之行,有何必要?数十万银两修此行宫,巡幸一过弃置荒芜,岂是皇上养卫呵护百姓的本意?”

素来伶牙利齿的乾隆象是正走路间遇到一堵绕不过去的墙,推不倒也翻不过去横在中间。他自谓精诗词能琴书绘画,通晓经史,遇有与臣下辩论学问,三言两语便使对手诚惶诚恐五体投地价拱手认输,此刻突然间意识到,那都是假的,别人或爱自己或怕自己或有求于自己,不过是凭了这个至尊无上的权柄,臣下容让自己,哄自己而已!平常顾盼自雄的自尊,被人用针刺了一下,立刻流出血来,乾隆蓦地又生出一丝莫名的嫉妒和愤怒,还连带着对窦光鼐胆识才学的赏识,一齐混在心中翻腾。他死死盯着一动不动伏在地下的窦光鼐,良久才道:“孔子立论以孝为本,朕亦是以孝道倡治天下!仪征三株老槐合抱迎春,当朕南巡之际盛开怒放,顺承太后老佛爷慈意,顺道观赏以悦母亲之心,有甚么不对?你说!”

“是!”窦光鼐压根没想到顷刻之间,面前这个天子心里折腾了这许多念头,仍只一味戆倔,叩了头答道:“树上生树或是天工或为人工,臣奉差云贵,老林中见过千奇百怪的不知多少,根本不稀罕!三株老槐抱生迎春,臣以为不过是花工伎俩,知道皇上以孝养抚治天下,以为迎合之计。此地从仪征向北尚有数十里,驿道亭站,驻跸关防,车轿桥梁道路支应,仅为此虚造祥瑞,臣以为维扬吴越胜景天然随处览瞻都强过仪征十倍。太后老佛爷慈心爱民天下皆知,若知此情,必定悲悯元元,懿命直抵扬州!”

他如此有问必答,愕愕而言绝不容让,不服输不认罪,乾隆早气得脸色惨白,指着殿门口大声道:“叉出去!”他手指颤抖,心旌动摇咬着牙道:“发往,发往……”口吃着竟说不出发往何地。纪昀和福康安早已背若芒刺,此刻再也坐不住,卟嗵一声长跪在地。纪昀焦黄着脸,嗫嚅着刚说了句“皇上暂息雷霆之怒……”乾隆却已变了“发往刑部”的主意,“发往刘统勋处听候教训——你既说是假造祥瑞,明日随驾当面验证,证出是你胡说八道,朕将你一一罚俸三年!”

纪昀和福康安原料是将这倔书生“发往”乌里雅苏台或是黑龙江去给披甲人为奴。天子如此震怒,这已经是极轻的处分了,听听仅是“罚俸三年”,都不禁愕然:窦光鼐只是个六品官,年俸不足七十两银子,三年也就二百两,不够马二侉子请一顿客的饭钱!两人面面相觑,看乾隆时仍是一脸怒容,窦光鼐也不禁诧异,仰面看了乾隆一眼,叩头称是,起身却步退出。

乾隆隔玻璃凝望着隅隅远去的窦光鼐,一手背后,一手托腮似乎在沉思甚么。他不说话,纪昀和福廉安自也不敢言语,一时大殿里静极了,只听得殿角罘思外的铁马在风中单调的叮当碰撞声。

“没成想今日连看见了两个痴子。”良久,乾隆忽然莞尔一笑,“一个叶天士,是医痴;一个窦光鼐,书痴——医痴也还罢了;书痴,如今是愈来愈少了。”

纪昀一向是以书痴自命的,他自孩提仅识之无即嗜书如命,四岁之后不待父母督命,每日晚间目不离书手不释管,经史子集无不穷览,自谓爱书出自天性,即如今做到军机大臣,百务丛繁料理毕,夜间读书三更不缀。这些,乾隆都是知道的,却从没有给他这样一个考语,窦光鼐一个后生子一刻晤对哓哓顶撞,居然被乾隆目为“书痴”!纪昀心里泛上一股莫名的妒意,酸酸的,不觉脸就红了,正思量着测探乾隆这话的深意,身边的福康安说道:“那——皇上就有两个书痴了,纪昀也算得一个呢!”

“你们起来吧。”乾隆慈爱地盯了一眼福康安,回身返炕盘膝坐了,问道:“纪昀,你算不算一位书痴呢?”

此时此刻,“书痴”二字褒贬相掺,殊难判断孰轻孰重,纪昀老经世故机警过人的人,立时已有了主意:无论如何,自贬为上,因陪笑道:“臣算不得书痴,只能说是个书中蠹鱼,是书蠹。”

“书蠹也是好的。”乾隆破颜一笑,“如今官蠹、禄蠹、钱蠹俯抬皆是——就是窦光鼐说的,城狐社鼠,‘国蠹’就是了!古今忠臣烈士,大抵都是书痴,如文天祥史可法辈,屈原辈,余阙辈,还有我朝的郭绣、唐贲成、孙嘉淦、史贻直,这样的人凤毛麟角,十分难得的。”福康安低头想了想,诧异地问道:“既是这样,皇上方才怎么还给他处分?奴才觐见天颜不知多少次,从没见皇上发这么大火的!”乾隆叹道:“你不经事,毕竟嫩稚了。傅恒在家管教你,无论心服心不服,你那样谔谔顶撞,难道不责罚你?”

二人顿时都大悟过来,乾隆压根不是“包容”窦光鼐,显摆夭威不测的帝王度量,其实心里很器重这个当朝“孙嘉淦”的。纪昀因叹道:“这是万岁爷洞鉴烛照。窦光鼐虽然忠直,但当今圣明在上,这样戆愚,臣以为已经迹近无礼。譬如噗玉得遇良工琢磨而后方能成器。”

“记名存档吧。”乾隆喃喃说道,似乎在咀嚼着甚么品味,“人和石头噗玉终归有别。譬如钱度、高恒,还有前头的讷亲,那个人朕没有琢磨过?依旧变坏了。人是会变的——从根子上说,秉气不端不正,秉性也不是不可更移。张廷玉,朕自幼见他端凝内敛风骨是楷悌君子,一言一动一视一听唯恐非礼——就象一株树,初看都是亭亭秀立,待到后来甚么千奇百怪匪夷所思的形状没有呢?张廷玉也就这样,眼见是四十年勤慎公能的太平宰相,看去这树似乎没有毛病儿了,到老却长出个怪瘤、怪疤,望之令人生厌——朕来南京,他几次请见,不但故态复萌,且是变本加厉,闹配享、索赐诗、要封荫,人还好好活着,连死后的谥号也想知道!细思起来,朕竟不知拿他如何办了!”

张廷玉是三天前去买谷寺觐见,因当面索要封荫誓书,惹翻了乾隆,命“赶出行宫待罪听旨”的。此刻乾隆提起,纪昀想到张廷玉砺砺勉诚勤苦为相四十年,到老落到这般地步,不免有个惺惺相惜的心思,因道:“诚如万岁方才所论,秉气性气不正,终归于乖戾,张廷玉晚德有惭,也就是这个缘故。臣今自思也职在机枢,只是方当盛年而已,以张廷玉为鉴,臣今日之主英明不让先帝、圣祖,臣之际遇有过廷玉,更须勤修明德遵善学习,或能始终追随明主为一代良臣。”先站住了自己脚步,顿了一下,诚挚地徐徐进言道:“不过臣尚有刍荛之见,纵观张廷玉一生功过,似乎仍是过不掩功。年迈神昏偶有悖晦失德之处,主上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6 耿正直臣犯颜批鳞 柔怀亲情怡色抚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乾隆皇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