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

16 纳木札尔婬乐招乱 阿睦尔撒乘变逃难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弘昼王保儿一前一后从北正房向东,踅过一段暗幽幽的巷道,弘昼忽然站住了脚。王保儿不知缘故,忙也站住。暗地里弘昼沉吟良久,说道:“保儿,皇上要处分我,你心里得有个数。”

“主子!”王保儿吓了一跳,疑惑地伸脖子嘘弘昼脸色,卟地一笑道:“爷说笑话了不是!怎么会呢?皇上现今只剩了爷一个亲兄弟,平常价连句重话都没有的。奴才随爷叼光,几次见皇上送东西,赏的比送的还多;随爷晋见,奴才旁边瞧着,皇上眼里那份亲情,比别个亲王格外不同呢!”

“你想的对,也不对。我们除了兄弟,更要紧的是君臣。”

“皇上已经露出口风,‘就是兄弟,也要拂拭一下。’”

“拂——拭?”

“好比镜子不亮,”弘昼一笑,“要擦一擦。”他顿了一下,仰望高天繁密的星河云汉,长长透出一口气,“我是荒唐王爷嘛!如今天下就是个荒唐世界。拂拭一下我,下头荒唐的就会少一点。……今夜的事,我就是寻个小过错给皇上看。御史弹劾是必定的,接着就用这个——摘掉我头上几颗东珠、罚俸、训斥——教我闭门思过。再接着,他再杀钱度、高恒,罢那些声名狼藉的官。他要整顿吏治,不咬牙拾掇一下自己兄弟,怎么说别人?”

王保儿听得发懵,想了想,说道:“王爷既这么明白,何苦化钱费力弄这事,白填还进去给人作法——爷说奴才乃是驴托生的,驴不会想事儿,王爷怎么也不会想事儿?”

“日你姐姐的,连老子也敢骂进去了!”弘昼笑骂道:“跟你说也说不清楚。记着这档子事,皇上处分我,我不处分你,但你要在外头收敛些儿,别他娘的动不动一毯把好大的官都顶到南墙根儿上。好象我一点家规也没有似的!”王保儿笑道:“谁敢说爷没家规?我就是爷的模范奴才!爷也处分我,说我在外头胡来给爷招事儿,咱家里千把人,他们不也‘整顿’了一下?”弘昼呵呵大笑,说道:“好奴才,晓事!——走,前头瞧瞧去!”

主仆二人加快脚步,其实这里暗角出去,离驿站正房只几步之遥,转出房角弘昼便道:“跑去问问完事没有,爷恶心听他们那些声音。”王保儿忙应一声,小跑着从正房北影壁绕进去,跺步儿加大足音,一进门便隔东屋门问道:“随军门,解乏了没声?”听着屋里叽叽噜噜断云残雨之声未绝,一个女子细声细气吃吃笑着求告:“爷……您真好精神气儿……且别起身……”随赫德答应着:“就来就来!”接着一阵衣裳悉悉声音,随赫德披衣扣钮出来,一头走一头笑着回骂:“老子在万马军中直出直入,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啊!五爷,您不是在明故宫那边么?怎么这儿来了!”他一眼看见了弘昼,忙一个千儿打下去,怀中钮子尚未扣全。里头鸨儿婊子们不知道,兀自浪笑着说:“凭你明故宫秦淮河,再恶的大将军五六爷,该败阵也得软了!”不知谁悄语说了句甚么,里屋才没了声息。

“起来吧!”弘昼手握檀香小扇虚抬一下,笑嘻嘻道:“有七千里道儿吧,走得不容易。皇上派我和范时捷、纪昀来南京接你,他们在故宫那边等着听你回报南北天山的事。我说先得叫弟兄们软和软和身子,犒劳犒劳——怎么样?比骑马受用些儿吧?一般的纵送,滋味一样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那当然不一样!谢爷的赏!”随赫德黑红的脸膛放着光,显得精神奕奕,“这会子解了乏,奴才挥戈上阵,仍旧金枪不倒!——不信,爷问屋里几个败军之将!”

一句话说得屋里三个女人咯儿咯儿笑不可遏。弘昼无所谓地将手一摆,径自到院里,冲着东厢一排房喊:“弟兄们!都给我出来!”便听各屋咭哩咕隆一阵响动,军将们忙着穿衣穿裤登靴戴帽佩剑,顷刻间便黑乎乎站成一排,“啪”地一齐打下马蹄袖行礼:“奴才们给五爷请安!”

“都起来!——捶子软了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这王爷金技玉叶,天子第一亲,怎么这样儿问话?有知他荒唐秉性的,身子一挺说道:“还行!”众人一笑,有的说“软了”,有的说“软了还能再硬”,未了一个苦着脸说“标下的‘刀’几年不用,他娘的锈了……才进去这么三指,”他比了一下手指头,“——就收兵了!”听得众人一阵哄笑。

“兄弟们在外出兵放马不容易。边陲塞外兵营枯寂,没有女人又不能带家眷。大丈夫,嗯……这个这个,啊——捶子硬了无奈何!”弘昼在众人笑声中说得铿镪有力,“南京六朝金粉之地,是个吃喝玩乐嫖婊子的地府儿。但我皇上整顿吏治,不许文武官员逛行院,你们没有纪律,自个儿去,教善捕营拿住,连老随也要脸上无光!嗯……这个这个,本王爷爱护边将,哎这个这个又要维护朝廷法纪,嗯这个这个……就这样了!”他掏出怀表就窗上的灯光看了看,提足精神问道:“这会子累不累?”

“不累!”

“能办差不能?”

“能!”众人齐声大呼,气壮山河。

弘昼略带孩子气狡黠地一笑,道:“现在是戍未亥初时牌。全部坐轿,去明故宫。十个军佐跟兵部的人回营务事儿,老随跟我见纪中堂和范司徒说西北军情。说到子时,还回这里,该干的事就用不着我指教了!”众人都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却看不情形容脸色来,弘昼一摆手便走,后头的人忙脚步杂沓跟出驿站,已见一溜竹丝亮轿停放在门口。

明故宫驿站就在青龙门北。这里向东是一带城墙,西边是空旷得黑漫漫的故宫遗址,荒草白茅间间而矗着断墙颓垣,被永乐皇帝烧成一片白地的旧宫遗址上金水河上汉玉栏桥御池沟渠仍在,守阙石狮盘龙华表犹存,都隐在青蒿野榛之中。星光下看去起伏不定,象是许多猛兽在暗中跳跃,甚是荒塞阴森。驿站就设在遗址东北角,临玄武湖岸落座,却比别个驿站不同:倒厦三楹大门悬着两盏玻璃宫灯,周匝围垣也是宫墙式样,墙上每隔不远挂一只“气死风”灯,灯下暗影里站哨的都是九品武官服色,一望可知是善捕营的护卫。几个太监见弘昼下轿,忙一拥而上打千儿请安,一个蓝领子管事太监象是王府里侍候的头儿,侧身跟从谄笑着道:“范大人纪大人都等急了。兵部几个堂官不敢放肆,在书房那边探头探脑,耐着性子等。爷怎么一去就两个时辰,范大人和纪大人都骂您呢……”

“他们骂我甚么?”弘昼一边听一边哼哈,站住了脚,笑道。

“范大人骂您是‘兽头’,纪大人骂您是‘毯牛’!”

弘昼偏着脸听,一眼瞧见纪昀范时捷笑着从西月洞门迎出来,因笑骂道:“你们竟敢背地骂我!就是老子不计较,皇上知道饶你们?”纪范二人笑着一躬,手让弘昼到西花厅,范时捷指着一群将校对太监道:“把他们带议事厅那边,叫兵部的人也过去——还有户部老金,都去听这群葯渣说粮说饷说军需。”回头陪着弘昼踱着走,听纪昀笑着对弘昼解说:“爷甭想挑我的毛病儿,是那狗才听转了,我说的是‘囚牛’,不是毯牛……龙生九种爷听说过没有?头一种就是囚牛,囚牛好音乐,现今胡琴头上刻的兽就是它的遗像;兽头也是龙种,官名叫鸱吻,平生好吞一一我打量爷是听戏去了,老范以为爷见了心爱物儿吞吃去了,怎敢放肆就骂呢?年羹尧骂穆香阿‘狗娘养的’,穆香阿回话说回大帅,我母亲是和硕公主,圣祖亲生,不是狗娘养的’!奴才们是守规矩懂礼法的,怎么敢学年羹尧?”“这个玩笑开得有惊无险!”弘昼开心呵呵大笑,“方才见过一群婊子,老鸨儿也跟我说了个笑话儿。她说她接过一个道台,两榜进士出身。进士说他凭着笔作官,老鸨儿说:‘咱们一样,我也凭屄(笔)吃饭。你笔上有毛,我也一样,你有笔筒儿,我也一样!’那官儿被她挤兑住,笑说:‘我还凭嘴吃饭,回事说差使奉上接下,不单凭笔。’鸨儿说:‘仍旧一样,我们也凭嘴吃饭,不过你嘴在上头,我们的在下头,你的横着长,我们的竖着长罢咧,你嘴上的胡子还没我的长得好呢!’”话没说完,范时捷已笑得弯倒了腰,纪昀正点烟,一口笑气喷断了檀香火楣子。随赫德却是挺着个大肚子笑得浑身乱颤。说笑着众人一道儿进了花厅,弘昼甩了身上袍子,一身天青细白洋布短褂短裤,趿了双撒花软拖鞋,向东壁椅上一靠坐了,对满屋丫头仆厮摆摆扇子道:“给各位大人上茶!桌上果品点心尽够使的了,不用再上——你门出去,我们要说正经话。”

“老随,”众仆随退出去,纪昀敛了笑容,在椅上一欠身说道:“准葛尔部长噶尔丹策零死了几年,又立了那木尔扎,又乱了几年。皇上因为道途遥远,又是他们部里自家闹家务,这头金川又连连用兵,所以没有料理。上次看你奏折,又换了个达瓦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赫德刚要答话,弘昼用手虚按按,说道:“北京那头阿桂给皇上密折,说有个叫阿睦撒纳的,正在青海日夜兼程去北京,阿睦撒纳是辉部台吉,准葛尔部闹家务,与他有甚么相干,也搅和进去。我不是管事王爷,既叫我听,就简略从头说明。别要皇上问我,一脑袋浆糊葫芦回奏。”范时捷这个户部尚书还没到任,也想知道首尾,也便冲随赫德点头。

“王爷,纪大人范大人,这事说来繁复杂乱,不是三言两语的事,只能从简扼要回话。”随赫德略一欠身,清了清嗓子道:“圣祖爷三次亲征准葛尔,老葛尔丹败死自尽。封葛尔丹策零为台吉,这个人其实懦弱无能,只是靠了朝廷封号勉强维持准葛尔局面而已。葛尔丹策零有三个儿子,老大叫喇嘛达尔济,是小婆养的,娘家不贵重,儿子自然也就身份低。正出的嫡子是老二,叫策妄多尔济·纳木札尔——王爷别不耐烦,他们的名儿就是长,我听了几年还觉得拗口别扭——他娘是正宗朝廷封的福晋,因此葛尔丹策零一死,顺理成章就成了台吉王爷。

“这个纳木札尔岁数不大,却是甚不成器,从罗刹国不知弄来甚么*葯,一晚上能弄一百个女人。部里身边略有点姿色的女奴,甚或有的部曲臣僚妻女都横扫进去。有时弄不到一百个就疲软了,再吃葯再弄,连亲姨小姑亲妹子也都不肯饶过。这么着折腾,人瘦得象个骷髅,哪里有精神料理部曲甚么草场牛羊纠纷?甚么储粮备冬草料迁移牧场这些政务,一概听之任之。不吃葯就象个晕头鸭子,一阵风就吹跑了的纸人似的,吃了葯又象个疯子,又狂又躁,别说女人,就是男人见他那样儿都畏惧躲避不遑。”

听到这里,范时捷不禁莞尔,纪昀却是点头一叹道:“祸水横逆,这样的君王没个不亡国的……”弘昼笑道:“方才老范悄悄问,我说那些军将是‘葯渣’甚么意思?说的就是这样的人——不知哪年哪代,皇宫里的宫女都得了病,面黄乏力精神萎顿。太医开了一张葯方,送二十个精壮小伙子进宫。一个月后,宫女们一个个容光焕发体态轻健。送这些年轻人出宫,老皇帝眼花,瞧着一个个晃晃荡荡骨瘦如柴的影儿,问‘那是些甚么东西呀’?宫女们捂口儿悄笑,回说‘禀皇上,那是葯渣’!”范时捷登时明白,端着茶杯指着随赫德笑得手直抖,话也说不出来。

“对了,王爷说的,这个纳木札尔真正是熬透了的葯渣!”随赫德笑一阵,接着正容敷陈:“不但*乱昏庸,身子骨儿不好,还动不动就杀人,取女人胎胞男人的肾补身子,又怕死,年年找个替身奴隶杀了算是替他去阎罗殿报到!这么着弄得天怒人怨,臣子辅宰们自然要谏劝,他是谁劝杀谁,连着杀了七个‘宰桑’。札尔固(部族会议)管不了,竟是人人切齿痛恨。

“纳尔札木有个姐姐叫鄂兰巴雅尔。小时候儿弟姊两个满有情份的,光弟弟也还听姐姐的话。眼见就要全部大乱,几百里从哥策部落赶回来劝弟弟戒酒戒色保养身体料理政务,可这时候儿纳尔札木已经是个半疯子,不通人性了,和姐姐一顿大吵,居然下令把姐姐铁锁锒铛下狱囚禁起来。

“这一来乱子就起来了。他姐夫萨奇伯勒克怒火冲天,升旗放炮造反。喇嘛达尔札早就虎视眈眈这个汗位,和萨奇伯勒克里应外合,一夜突袭杀进帐中,那‘葯渣’吃了*葯,正在拼力鏖战,一阵乱刀,立马成了花下风流之鬼……血泊里,老大喇嘛达尔济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6 纳木札尔婬乐招乱 阿睦尔撒乘变逃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乾隆皇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