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

25 海兰察称雄八卦山 福康安血战诸罗城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八卦山这一战打得极其干脆漂亮。林爽文虽然称帝,也就是过过皇帝瘾而已,台湾各地义军,有原来在雷公会的,也有天地会的,公举他为顺天皇帝,其实还是各自为政。就八卦山而言,林爽文只在山梁上设了一个卡,是他大里杙“帝都”的一个门户,根本想不到这里是可以扼制清军攻打诸罗的交通要道,更没有想到福康安第一个先拿这里下手,见清军五千人马浩浩荡荡开过来,守山卡的义军香堂堂主罗耀祖还以为是增援台湾府城的部队,就用这个情报飞告林爽文,林爽文也是大意,设想到这丁点军队就敢来扫荡台湾,急出调兵符,从仙居贺屋居两处向南夹击,要抄掉福康安后路,一同当饺子馅包进台湾城,一来清军不堪一击“败惯了”,义军没当一回事,二来军事判断轻率失误,这就酿成大错。

清军攻打八卦山是在下午未末时牌,用现时话说是“多云”天气,但那场南风仍旧吹得很强,八卦山山势并不险峻,形如龟背曲似长蛇,盘踞在驿道西侧。虽值孟冬季节,满山灌木也还青葱,被风吹得满山摇荡不止,守山的喽啰见五千人马从山脚下驿道上过,以为又是护粮队伍,紧忙跑回山顶临时修的木栅寨向罗耀祖禀告:“堂主,鞑子兵又过路了!这回护粮的人多,有四五千人呢!”

“还照常例,打他几枪鸟铳!”罗耀祖正在和几个亲信发宰相的牢騒,偏过脸接着说话。他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粗壮中年,已经剃了辫子,光着头半边身子袒着袖子,一脚踩在凳子上正说得兴头:“皇上当初焚香告天,三十六友学瓦岗兄弟义结金兰,我就是掌炉使者!那时候他安怀仁在哪?在他妈雷公会给人家香堂扫地!皇上倒有意封我南护法尊者,他先拦着!说朱雀堂的香火银子不对数,有贪污嫌疑!我不是嫌官小,这名声儿叫人怎么受?!”他越说越气,“啪”地一拍大腿,“老子不侍候这爷!干他娘的,他不给我说出个子午卯酉,下次朝会把他从公座上拉下来!屌毛灰的啦……”还要往下说,见前头报信的喽啰喘吁吁又跑进来,不耐烦地又问道,“还没有完么?”

“报堂主……”那喽啰大喘一口气,又在缸里勺了一瓢水咕咚喝了两口,这才说道,“有一股官兵上山来了!”

“多少人?”

“我点了点,二十三个人!”

“噢。”罗耀祖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打了鸟铳,人家那么多人,能不上山看看?——走,咱们瞧瞧去!”说罢,也喝了半碗水,这才带众人出寨门来看,从这里居高望下看得清楚,真的只有二十来个人蠕动着上山,走得似乎不快,似乎“搜山”的模样彳亍前进。山下的驿道上清军队伍像是在休息,前队已经站住,后队还在向前靠拢,有三十几辆大车夹在队伍中,像是蒙着布包,几个骑兵来回游戈挥鞭说着什么,既听不清,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罗耀祖笑道:“这点子人上来又有屁用!等走近了放几枪他就属兔子了!”说着便转过坡后撒尿。

海兰察真的是假装搜山的散兵游勇,二十几个人散成一线,东张张西望望走走停停,还不时吆呼着互相“壮胆”,已经看见山上有人影也装出毫不知情的模样。侦探着,突然山上几十步远处,三枝鸟铳齐发一鸣,“砰”的一声巨响,二十三个人一齐伏了下身子,只听得铁砂子打在荆树上沙沙一片作响。海兰察再不迟疑,双指卡口尖哨一声,这二十三个人伏地猛虎般一跃而起,窜跃着直奔而上,一边跑跳,各人端出马铳,“刷”地抽出倭刀,登石踩草墩飞也似扑上来!——罗耀祖撒尿还没有系上裤子,一偏脸见势头不对忙叫:“快放鸟铳打!打打打呀!”那三个鸟铳手这才惊悟起来,开枪膛装葯时,哪里还来得及?王吉保和两个侍卫一手匕首一手长刀舞扎得银光四射,一转眼间二个义军鸟铳手已被砍翻在地。罗耀祖大叫一声:“不好!快退!”转身要走,贺老六怒吼一声劈叉跳起老高,落地时一个连环剪踢过去,正着在罗耀祖后背心,收脚不住向山下斜倒过去,恰一头撞在一块卧牛石上,因碰得着实,顿时左额上血流如注,翻了一个身踢着腿只是挣命,这时山下五千余众清兵突然齐声发喊助威:

“打呀!打得好!杀——!”

声势如山崩地裂地从山下传来。守在寨门口的义军也有六七十人,有的握一把刀,有的提一把镰,有的是空手出来转山玩儿瞧热闹的……已经看得目眩神迷如在梦中。眼见这二十几个人在大寨门外施为行凶,连杀了十几个人,竟连相帮也忘了,直到官军一齐呼喊,才回过神来,乱成一窝蜂要回案关寨门时,哪里还能够?海兰察为首,二十三个勇士举起马铳“嗵嗵嗵”就是一阵排枪,硝火烟气中义军已被打倒一大片,铁砂子横飞,打中了脸的打中了眼的,捂着脸惨叫呼救……大寨中还有五六十名义军,临到此时没了指挥,从二寨门石头小桥上刚一露头,喊着“快寻罗香主……”被十几枝长鸟铳一起打去,顿时撂倒了五六个,剩下的人“妈呀”一声,都似没头苍蝇般四下乱窜,已经丝毫没有章法。山下助威的此刻已看不见海兰察他们动作,只管高声呼喊:“杀贼——立功——福四爷有赏!杀贼——立功——福四爷有赏!”

山上的官军一头听这助威声,一头已经杀红了眼。这些人除了贺老六和王吉保,一半是从蒙古选来的巴图鲁勇士,一半是从盛京故宫选来的侍卫,又在古北口大营里操演训练出来的高手。最得手的就是单打独斗、踢高撂个子的人中精儿。若是全山寨操野战队列堂堂对阵,义军还不至于败得这样快,此时被打得没了建制没了指挥,四散逃亡如惊弓之鸟。连招架也没了勇气,见机得快的溜山沟逃掉了,见机略慢一点的被海兰察一众枪打刀剁匕首刺,竟如切瓜割菜般恣意收拾。不到一顿饭时候,前后寨搜遍,已是宰杀尽净,一个活人影儿不见。海兰察呼哨集合,各人提一把血淋淋的刀来见,都是满脸遍身的人血,海兰察看王吉保没到,问贺老六道:“吉保呢?”贺老六揩着眼角上的血痴一笑说道:“这家伙孩子气,比我少杀了一个,这会子还在寻人杀呢!”一时便见王吉保拖着半昏迷的罗耀祖来,笑着道:“我抓个活的,这家伙是林爽文的南堂堂主,是个头儿呢!”

海兰察检视众人,都是稀里糊涂,各人自查,竟连个轻伤都没有,只有王吉保手脖子中了一枚铁砂子——还是乱中被自己人鸟铳打的。——海兰察大喜,带着这一群“血衣”人到寨门口手卷喇叭齐声高喊:

“福四爷!我们全胜了!”

“福四爷!我们全胜了!”

……

声音终于传到了山下。其实他们不用喊,那种欢呼雀跃的景象山下五千人已看得清清爽爽。福康安看着,脸上露出孩子气的一笑,用马鞭子扬手一指,说道:“这是皇上洪福齐天,这是我大清百姓臣民之福!——吴德贵!你带一千人驻扎这山上,现在就去!把山上的英雄给我抬回来当众昭示三军!”

“扎!”那个叫吴德贵的偏将行一个军礼回身便走。

“慢!”福康安叫住了他,眯眼看着山峦,慢吞吞又道,“你看这座八卦山,控扼住了这里,可以阻碍驿道,可以卡住台湾府和诸罗的咽喉,这么要紧的地方,他姓林的只派了一群脓包来驻扎……他只顾了做皇帝,沐猴而冠,何其短见也!你是跟我打金川升的参将吧?听着,你不要学马谡失街亭,这个地方和街亭一样,你给我守好这座山,就好比撬东西杠杆儿,这就是个支点,我能把全台湾都给撬翻了,你就立了大功劳。你要丢了这块地方,什么交情脸面都不用想,叫当兵的提着你人头来见我!”

“扎!标下一定切记在心,这座八卦山就是标下的命!”

“也是你的前程。”福康安不动声色,说道,“去吧!”

八卦山得手,像一针兴奋剂刺进了官军队伍。海兰察身为副钦差,王吉保和贺老六也都是福康安的心膂将军,二十个上前杀敌的也都是勋贵子弟位高望众,一顿厮杀全胜而归,都在三军众目睽睽下当场展示,真个三军先惊心动魄,后沸腾如海,踊跃鼓噪士气高昂。福康安紧紧部勒军队一夜强行军,待到天明,已在曦光中遥遥可见诸罗县城。骑兵固自不待言,就是步军,一边挑脚泡,烧火做饭,吹口哨唱歌,走道儿一瘸一瘤的直想撒欢儿。福康安就一片椰林里召集军务会议,商量诸罗解围的事。

“士气可鼓不可泄。”福康安也是一夜不睡,眼角显得有点暗,但仍是十分精神焕映,手里握着马鞭子在地下划着,说道,“自我带兵以来,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士气高过,但士气高是要靠打胜仗才能维持——昨天一战,胜过我福康安集合全军讲十年课!”他用鞭子指指诸罗城,“这四匝一共驻了林爽文八个营,已经围困这座孤城十个月,双方相持不下,已经都是疲兵,这是其短。但他们地形熟,本地人水土习惯,这是其长。我们走了一夜也很累,但歇下来就有伤士气,还要再接再厉打这场硬仗,这是我们短处,我的想法是立即把拖来的三十门炮分城东城南两处,城南这座乱营像是敌军主营——他妈的常青真是活见鬼,连这一点事都探不清楚——看他的櫜旗似乎是吧!敌情不明也是我一短——轰他这两座营先镇住势头,我们的人也好趁机休息半天,把通往台湾、台南、台东的道路探清楚,然后猛攻下了这座营。通知城里的那个柴大纪,向北打一下,策应着牵掣敌人不能增援就是成功。”

海兰察坐在福康安身边,仍旧一副似笑非笑模样,手指头划着地听福康安说话。福康安又布置了警戒关防,吩咐众人:“大家辛苦一点先去看看营务,等一会接着会议。”待众人散去,问海兰察道,“你似乎有话说?我方才布置的,都是我俩在福州计议过的呀,没有再征求您的意见,您不会介意吧?”“四爷和老海说话,还用‘您’字儿,”海兰察一笑说道,“到这里看看情势,我有些新想法,还没有想透。所以没有说话。”

“那我们一同走走。”福康安笑道,“边走边说。”

这是半阴半晴天气,刚刚过了寅时,东方的云透着白光,散散的照进椰林,挺拔孤峭的枝叶和树干都翘着,像一个个人站在高岗上迎风而立,又似一根根翘起来称赏别人的大拇指,虽然颜色老碧,看去也都还精神——中原此时早已是万木叶落冰封地冻了——这里远处,一片蔗林还没有砍倒。因为战乱,椰林外的红苕地还没有收,已变得发紫的苕秧被人踩的横七竖八无声地躺在地埂上,目光穿过红曹地向东北看,就是林爽文围困诸罗的南大营,却都是用甘蔗搭起的包,密密麻麻集攒成一大片,外围用木栅圈起,这就是“寨”了。海兰察默默走了一阵,站住了脚,微微一叹说道:“台湾的兵太松包了,昨天一仗,我看清楚了,其实反贼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夫。可我不杀他们,他们操家伙要杀我,里头一个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官逼民反,他们入天地会也实在是没法子逼的了。”福康安不言声听了,点头道:“这是出兵放马,我们也是不得已儿,这种事没有仁慈可言……我们在这里提着脑袋干,朝里还有人说我化钱多,还有人盼着我狠栽一筋斗,他们看笑话!真奇怪,文官贪污千万两亿两没事,当兵的收复失地,叫人家枵腹从公?皇上这份诏书,是我托阿桂亲自送了密折陈情,才亲自写给我的。阿玛说他是仗打得越多越怕。他老人家在世最怕的是我‘快牛破车’当了赵括马谡。我先是小心,如今才真正体味了他老人家心思……”他又深深叹了一声,“想眼前的事吧!你有什么意见,只情说起。”

“这种寨子根本禁不住炮轰。”海兰察扬手指了一下蔗寨,“我估算了一下,每个寨大约驻有两千五百兵力,粗算有两万多人。他们还是弄的天地会红阳教里什么‘八卦迷魂阵’那一套。自从有了火炮,那些玩艺一点事也不管的,里头道路曲折只会妨碍他们自己的运动。我军地形不熟,不能夜战,今天下午打,如果维持到天黑,他们或跑或攻于我不利。所以我建议今夜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拂晓,集中全部大炮猛轰这个寨子,派两千人潜伏到城北,这边一开火,那边必定增援,趁着空虚只情放火烧。等他乱了阵脚,还是我打头,带两千人携带鸟枪马铳大刀,只管打杀。我们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5 海兰察称雄八卦山 福康安血战诸罗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乾隆皇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