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

26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葯材、茶叶,算是作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来禀,无事就闷头当“伙计”赶着牲口走路,弄得乾隆更觉心里不快。纪昀深知他的心事,也不敢正面相劝,只说:“主子其实秉性爱山爱水。这黄土驿道景致单调,也难怪主子乏味。既然不登泰山,明日到宁阳,咱们走运河,这个时候漕船不多,两岸有山,不远又到微山湖,湖光山色相辉映,比这旱天走土道儿强得多!”乾隆听着破颜一笑,说道:“我也想到了,不过咱们扮的是茶叶葯材商人,这马,这货物怎么办?”

“主子,咱们是大茶商,不是小贩儿。”纪昀见他颜色霁和,略觉宽心,笑道:“奴才家乡贩茶贩马的多的是。真正有钱主儿那是不跟货走的。叫下头侍卫们赶牲口,带上两个太监,加上大侍卫素伦,我们主子奴才五个上船走—一这运河上夏天往北京送凉葯,送扇子、竹席、西瓜的船多的是,回来是放空。我们花几个小钱就能尽情享受,岂不妙哉?”侍卫们也觉得跟着乾隆寸步不离拘得难受。素伦在马上说道:“这日头毒,那年奴才陪主子到信阳,主子中暑又遭冰雹打,回去我们老爷子又赏了我五十皮鞭,这会子想着还心有余悸。这一带运河河面窄,水也不深,主子坐船,奴才们在岸上柳荫里走,也好凉快凉快!”

众人说笑起来,气氛便不那么沉闷,乾隆长舒了一口气,笑道:“别以为我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金川的事办下来只是早晚的事,昨晚讷亲谈的军事方略,先取小金川,站住脚跟再取大金川,听起来也倒有点道理,但讷亲辞色间透着犹豫,好像信心不足,又好像有点外强中干,难以叫人放心啊!朝廷在金川一再失利,还能再输?输得起仗,丢不起人呐!”纪昀笑道:“说到底,大小金川只是个小局。莎罗奔的‘志向’,也不过向主子讨一碗安宁饭,当个老实的土司,不要侵边犯罪,年年苞茅橘柚贡着,能为朝廷当差,这就是朝廷的宗旨。主子打金川,也有为朝廷作养少年将军的圣意,不过拿他练练把式,箭没有射到靶心上,固然遗憾,犯不着为这个气伤了龙体。奴才那天听阿桂讲说委屈,心里就想,要是他说的是实情,这个阿桂就是个好将军!打出几个能带兵的武将,我看就值!”他睨了一眼放辔静听的乾隆,自失地一笑:“看奴才这人,本是劝主子宽怀的,又说上了政务。方才素伦说凉快,奴才倒想起个笑话儿。我们家五叔祖和六叔祖是亲兄弟俩,一道读书一道进学。谁知进了学分出高低来,五叔祖每次都考的优等,六叔祖总在三四等上转悠,宗学里有了不同,跟着家里对婆娘们待遇也就不一样。场里地边送饭送水,锅前灶后苦重家务都由六奶承担,刺绣针凿、扫地抹桌儿轻巧活给了五奶了。六奶心里埋怨婆子偏心,可自家男人不如人,也只好忍着。

“那年大考,兄弟两人都去省里应乡试,六奶心里焦急,发榜头天一大早,怀里揣了面镜子,要‘镜卜’一下自家男人的运气。”

说到这里,乾隆不禁问道:“什么叫‘镜卜’?”纪昀笑道:“那是我们那儿女人们自己占卦的玩意儿——六奶起了个大早,怀里揣了一面镜子,到观音像前喃喃祷告:‘并光类俪,终逢胁吉——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威灵观世音菩萨——保佑我男人高高得中,糊涂试官瞌睡撩高,狗屁文章胡圈乱点!’”他没有说完,乾隆已经捧着肚子大笑不止,跟着的侍卫们也都笑个不住。乾隆道:“真真好祷词,妙不可言!灵验不灵验呢?”

“六奶祷毕,掖窝里夹了镜子蹑着小脚掩门出来。”纪昀一本正经地说道,“镜卜的规矩是出门听别人的第一句话,回来自己心里推详。六奶一心要个吉祥话儿,一路走一路念诵观音菩萨,刚踅过一个街口,见两个闲汉也是出门刚见面。当时六月天,正人伏,那两人一见面就拱手,一个说:‘三哥,凉快!’三哥也说:‘凉快凉快!’——她就得了这‘凉快’两个字,再也想不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待发榜那日,天越发热得人懊恼,家里人包饺子等消息儿。五奶和六奶都在厨下,一个擀皮儿一个捏扁食,都热的满头大汗。

“过了正午,门外头响起一片锣声,一群报子拥进家里,大声叫着‘发榜了!五爷高中了!’乱哄哄地讨喜钱,接着听婆子叫‘老五中了,老五媳妇出来凉快凉快!’五奶不言语,扔下饺子皮儿就去了。

“六奶心里压着气,满头大汗顺着脖子往下淌,也不擦,只狠命推那擀杖,脸上颊上都是水,也不知是汗是泪。正在悲苦,外头又响起一阵铜锣声,人们兴高采烈吵吵嚷嚷:‘六爷也中了,六爷也中了!赏喜钱呐!’六奶先是怔了一下,霍地站起来‘咣’地把擀杖掼到面案上,擦一把汗,说‘我也凉快,凉快!’——说罢突然想起‘镜听’的话,原来竟应验在这个词儿上!”

众人又是一阵笑,乾隆觉得心境舒畅,要过水葫芦喝了两口,挥着鞭子道:“虽是女人情趣,也颇有丈夫意味———掷而起,千古快事!嗯……纪晓岚,朕听说你在河间书斋前挂过一幅‘盖压江南才子’的幌子!”纪昀脸一红,放低了声音说道:“那是奴才少年时的荒唐事,得近天颜,得闻圣学,已经不敢狂妄。主子提出来,奴才当更加谦逊小心,努力精进,再不敢小觑天下人了。”

此刻行进已渐近运河,水叉河港渐多,时值夏分,远树近树新绿如染,高低禾稼一碧无际,乾隆因见塘里青荷婆娑,一朵朵莲花含苞未放,矗在荷叶间,在风中摇曳生姿,不禁心旷神怡,笑道:“朕倒被你们逗得高兴起来,你是河间才子,朕出一对,你不能迟疑,立刻要对出来——塘间荷苞,举红拳打谁?”

“是!”纪昀不假思索,应口对道:“岸边麻叶,伸绿掌要啥?”

“嗯,仓猝间能对上此联,也算难能可贵。”乾隆微笑着,纵马上了一座高桥,转脸问王仁,“这是什么桥?”

王仁没想到会突然问到自己,忙下马看镇桥柱,仰着脸对桥上驻马回望的乾隆大声说道:“主子,这桥名儿叫八方桥!”“纪昀听着了,”乾隆说道,“八方桥,桥八方,站在八方桥上观八方,八方八方八八方!”纪昀忙应一声“是!”却下马向乾隆跪下叩头,朗声应道:

“一一万岁爷,爷万岁,跪到万岁爷前呼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不禁又轰然叫妙,乾隆笑道:“这么现成的对子,亏你急切中能想出来!”还要说,素伦指着前头小声道:“喏,主子,沿堤过来一群人,像是逃荒的——咱们口紧些儿吧!”乾隆便不言声,众人也恢复了常态。乾隆手搭凉棚向北眺望,但见两岸柳荫掩映如烟,并不见人,只听隐隐的独轮车吱吱喳喳在树荫中由远及近,还有人轻声哼唱村歌:

爹娘生我八字差,破屋草庵佃户家。

冬天破袄难遮风,夏季汗滴一摔八!

怎比平阴王老五,高楼水亭吃鱼虾。

我儿千万多修福,修得来世娶银娃……

听着,小车已经推近来,原来不止一辆,是三个壮汉,都打着赤膊,前边有小驴揭发拽着迄逦而行。三车西瓜,装得满满的层层叠叠颤颤巍巍过来。乾隆见小车上坡艰难,忙命侍卫:“伙计们卖什么呆?快帮一把!”几个小侍卫答应着下堤吆喝着,顿时将瓜车推到桥边,就在桥边凉亭上歇气儿。

“老二,老三,给爷们弄两个瓜解解渴儿!”那个年长一点的,约三+四五岁,坐在亭柱石阶上擦着汗,吆喝着道,“后头那车熟得透!——爷们,我们兄弟一路都犯嘀咕,怕上八方桥这个坡儿,谁知就遇上了爷这样的善心人,不然真得卸了瓜慢慢搬运,那可不要到天黑才能装卸完?”说着,老二老三两人托着四个硕大的瓜过来,在石阶上切开,口说:“请请请!”张嘴吃了一大口。侍卫们见乾隆没动,谁敢先拿!倒是乾隆先拿了两块,递给纪昀一块,众人方才取瓜。送瓜的老三笑道:“做生意的也有这么斯文的,上回也是几个茶商,竟像是饿死鬼渴死鬼托生的,吃得肚子这么大还要杀瓜,眼都撑直了,这模样,嘿!”他挺了肚子,两手扎煞着摊开打着呃儿,惹得众人捧腹大笑,又道:“东家问我,大半车瓜都哪去了?我说日他娘的翻车了,来了一群猪,被猪拱了。”

于是众人闲话,乾隆才知道这兄弟三个姓王,都是平阴镇方家的佃户,都已三十多岁,还打着光棍。乾隆笑道:“你们这是给东家送瓜还是卖瓜?你们都是光棍汉,怎么唱‘我儿修福’,来世好娶个银娃娃。这不是打趣着玩儿么?”王老三吐着瓜子儿,笑道:“穷开心解心焦儿呗!”唱歌哪有那么讲究?‘我儿多修福是我们爹和我们爷的口头禅。银娃是个人,不是说银娃娃。那是平阴有名的美人儿,长得白,所以叫她银娃。”老大和纪昀却攀谈得来,两个人对火抽烟,老大说,“这位帐房先生的烟真冲,您好大的烟瘾——这么大的烟锅子!唉……这是头茬瓜,我们孝敬方善人的,那是我们东家,人家是挂千顷牌的人,我门兄弟专给他老人家种瓜。方善人要去省城见巡抚老爷,带了几船瓜,都泊在下游,这是二公子要的,我们王家洼在下游,船走得慢,先推几车送去,还有十几船瓜,明天早上就运平阴去!”

“他家有多少人,要这么多的西瓜?”乾隆正和老三说话,转过脸来问道。老大显见是个老成人,滋吧滋吧抽着旱烟,说道:“方家只有四口人,老爷子、老太太,大公子在苏州,开了十几个织坊,一百多架机子,织出的绸子都卖给了外国。大奶奶和二公子在家。不过侍候的人多,里里外外管家奴才七八十个,还有看仓库的、看家护院的、管灯火的、做针线的,又是三五十个。他家富得连府台也比不上!后日是关老爷的诞辰。平阴关帝庙过庙会。这热天瓜好卖,留些府里用,剩下的到庙会上,三下五去二就卖完了!”乾隆点点头,又问:“庙会热闹么?这里好阿胶,我想买点带去,不知道货真不真?”

老二已吃完了瓜,用毛巾擦着下巴、胸前的汁水,在旁插言道:“这里阿胶那叫货出地道!方家就是熬胶熬出来的大户。方家、刘家、吴家、王家都是好胶,各家都有一手绝活儿。您要认准胶上的戳子——别买今年熬的新阿胶,现在的驴皮不成,到秋收后,驴饲料里草籽儿多驴皮就壮,胶熬得像琥珀似的,黄里透亮,闻着香——婆娘们保胎养气,天下没个比!”乾隆笑道:“怪道的方家有上千顷地,原来有祖传的这门手艺!”老大摇头道:“单指熬胶,富不到这分上。人家老大在苏杭,从外国挣来的钱多着哩,银子、制钱一船一船装着运回来,买地、置房子。乾隆二年,微山湖刀客冯青劫了他一船银子,十万两!方家送官府两万银子请破案,官家嫌少,又送一万,到底也没捉住个贼毛儿,还是化大银子请青帮刘贵帮着出气。青帮和冯青在凌湖楼说话,谈不成打了起来,两边都死好几十号人。青帮砍死冯青,割了耳朵送到方二公子手里。二公子又送了五千银子,啧啧——人家那钱真跟泉水一样,用不完!”兄弟三人和众人闲话歇脚,足用了多半个时辰,乾隆又仔细问了问银钱兑换比价,乾隆制钱流通使用情形,主佃田租比例数目,说得十分投机,眼见太阳已经西斜,三兄弟推车要走,乾隆也便起身。

“每人赏他们二十两银子!”乾隆笑着踏镫上马,看着远去的三兄弟,“王义把银子送去,就说是爷赏他们娶婆姨用的,结个善缘。”他一夹马肚,又道:“今晚我们宿平阴,看看这里庙会。”纪昀踌躇了一下,讷亲不在,他就担负着乾隆安全的责任,原说要去东平,已用钦差关防在那里的驿站号了房子。这主儿突然改变主意,该怎么办?乾隆见他嗫嚅,笑道:“万岁爷观八方,朕是出来巡视的,哪里不是勘察民情?你那么大学问,还要胶柱鼓瑟?平阴是山东通往河南安徽的要冲道口,又是水旱码头,好大一个县城,还会出强盗刺客了?”

纪昀咽了一口唾液,说道:“刘统勋下令封锁山东往河南、安徽的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6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乾隆皇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