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

39 机事不密易瑛漏网 军务疏失庸相误国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张秋明突发疯癫,公然在街上吵叫出“两省齐发兵,剿灭‘一枝花’”的话,第二天不到中午刘统勋已经从尹继善处得知,顿时大吃一惊,又悔又怒,不合招惹一个疯子,弄得成局又乱。他一边下令由近及远分头行动,立即围剿各处香堂,又命立刻将张秋明锁拿总督衙门拘禁;命黄天霸带上燕入云一道去臬司衙门绘制一枝花、胡印中、雪剑、韩梅、唐荷、乔松等一干首领图形,速发各地方官张贴缉捕。尹继善也不免着忙,出牌子,下令箭;命四城关闭,严加盘查过往行人,宁可错抓,不许误放;又令监狱释放轻罪犯人,取保监护,腾出房子预备装人。刘统勋也不回驿馆,和尹继善商定,尹继善写弹劾张秋明奏章,刘统勋写自劾奏章。计划得好好的事,被一个张秋明搅黄了,二人心中不快。

黄天霸和燕入云在臬司衙门看着几个丹青好手绘完海捕图像,出来时已是天色麻黑,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阴上来,走不远便零星洒下雨珠儿,不一会儿便是膏雨满城。黄天霸见燕入云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儿,笑道:“城已经封了,现在骑缇四出、金吾戒严,只是等消息罢了,不如寻个小酒肆,我们兄弟小酌几杯,再审看他们提来的人。”燕入云懒懒指着前头一家酒店,说道:“这个纪家店我常来,店虽然小,买东西实惠,也安静,就这里吧。”

于是二人一同进店,果然门面不大,两间前店只摆了四张桌子,都点着豆油灯,因四壁裱糊了素纸,映得屋里十分明亮,稀稀落落只有七八位客人,有的吃饭,有的吃酒闲谈。店伙儿一见燕入云,像夜地里捡了元宝,挥着搭布巾笑得弥勒佛似地颠着迎过来,说道:“哎呀燕爷!可是有些日子不来咱这小店了!我们老板老板娘直犯嘀咕:没有得罪您燕爷呀!怎么不再来了呢?……”“上两壶酒!”燕入云只呆着脸点点头,坐了角落的一桌,吩咐道:“照老例子多上一份就是。”那伙计一哈腰笑着答应,转眼便端过一个托盘,一盘扬子江鲤鱼、一盘黄焖鸡、一盘爆香菇和一盘红椒炒素菜,又外加一盘五香花生米。说着“爷们请”!

“入云。”三杯热酒下肚,黄天霸见燕入云始终闷闷不乐,一边斟酒,一边微笑道:“我弄不明白,你是怎的了?一天到晚像死了老子娘似的哭丧个脸。我拿你当兄弟哥子,下头太保们敢不敬你?我寻思不来,你刚投诚,就授了千总,刘大人、尹大人也没屈待你呀……要是说还惦记着易瑛——我看准是这个——你就更无必要的了,就算她不是逆犯,她爱你么?人家想的是姓胡的!寻姓胡的算这笔账,那才是真丈夫。她其实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其容貌不过靠邪术维持着,她能一辈子美如天仙?说老,一晌就老!她的案子别说你我,就是六爷、刘大人、尹大人一齐来保,也逃不了个活命,你又何必作这痴心妄想!没听人说十步之内有芳草,凭你这本领、相貌,什么样的婆娘弄不到手?我劝你死了这份心,死心踏地求个地步儿,这是条实实在在的路!”燕入云一边听他娓娓譬讲,一边默默吃酒,许久才长叹一声,已是落下泪来:“我也是个门阀人家,又有一身功夫,跟了她十几年,功名富贵连想都没想,只求她心里有我。看去似乎于我情分上也重,只是个虚的;来了个姓胡的,我就觉得心在他身上了。我只盼再见她一面,问问这个缘分是怎的一回事,姓胡的一个臭庄稼汉土匪,到底有什么好……”黄天霸笑道:“你还是放不下她不是?是你见识太小。我也见过姓易的,水蛇腰大屁股,一双大脚片子,样儿好瞧么?明儿我带个人给你看!”

燕入云拭泪雪涕叹道:“也不单是这一条,我姓燕的横走五湖四海,天下有名的响当当汉子,一个不留神落网,出帮卖主,带着官兵讨伐旧门。这个筋斗栽死了我!江湖上有风声,无论哪一门,都在悬金要我的人头,我……成了不忠、不义、不仁、卖友求荣之人……我是完了……”他仿佛不胜其寒,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得厉害,用热气哈着十个苍白得没点血色的手指,目中满是忧郁、恐怖和无望,盯着店门口悬着的那盏灯,那盏灯好像就是他自己,通灵性似的在深秋的凄风苦雨中晃动着,滴溜溜打着转儿。连黄天霸也突然觉得惊悸不安起来。

“你有这份心,为什么不去救易瑛?”邻座一个人突然插口说道。

黄天霸和燕入云同时大吃一惊。那人就坐儿转过身子来,灯下看得分明。居然是雷剑。她身着灰府绸夹袍,套着一件古铜色套扣坎肩,用讥讽的目光盯视着这两个男人。她身后几个大汉也都站起身来,几乎与此同时,外边幽暗的灯影底下,内店影壁后,十几个穿蓑衣的汉子也都倏然跳了进来,将他二人围在壁角,怒目相向。惊怔之余,燕入云才看清为首的是雷剑。豆大的冷汗珠子立时渗出额头,强笑道:“啊是……是雷妹子啊……你们你们……教主呢?胡大哥,你……你也来了!”

“把刀交出来!”

雷剑压着嗓子喝道,看着两个汉子解下了他们的腰刀,冷笑道:“今日我们找你找了一整天,想不到桶还落进井里。黄天霸,把令牌交出来!瞧着有方才那席话的份上,出城我放你们回来!”黄天霸腮上肌肉抽搐一下,挑着剑眉略一思考,冷笑道:“哪有带着令牌到这地方的?野丫头不通世事!”

“那就请你带我们出去。”

“没有令牌连我也出不去。你们不是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么?不是会飞檐走壁么?要那个东西干什么?”黄天霸临战经验极富,愈是身处危境愈是镇静如常,一边琢磨着脱身,脸上毫无惧容。说道:“请你们教主出来,我有话要说。”

雷剑没有理会黄天霸,刀子一样的目光盯着燕入云,说道:“快说,全城几时行动?出多少官兵?易教主现在哪里?”黄天霸见燕入云闭目不答,料是他也在思量逃脱办法,遂道:“你问得奇!你们教主在哪里,该是我问的话——”话未说完,胡印中早一巴掌在他左颊上打了个脆响。“闭住狗嘴!你这给狗当奴才的奴才!”黄天霸绝不反抗,呵呵笑道:“今日落到你们手里,还有什么话说?你们把天霸碎剁到这里,我也自觉比贼子逆匪高贵些!”雷剑只是追问:“易主儿现在还在南京?她在哪座香堂?姓燕的,你不说,姑奶奶叫你死不了活不成!”黄天霸便用脚轻踩一下燕入云脚尖。

“好,我说——”燕入云狞笑一声,双手在桌下托桌子暗暗用力,那桌子竟像活物一样腾地弹起老高。黄天霸绝不迟疑,袖中两包石灰粉和着六支袖箭只在一眨眼间便撒了出去,屋里顿时漆黑一片,弥漫着的浓雾呛得人一片咳嗽声。

胡印中早已知这二人好狡异常,想不到这么多人贴身威逼着,竟然敢突施奇袭,见黄天霸扬手,便大喊一声:“雷剑小心,暗器!”劈刀向黄天霸抹去,却碰在一只磁碗上,稀哩哗啦一阵响。人人蒙头闭目,只见人影幢幢,呼喝之声不绝,却谁也不敢乱用兵器,便听有人呻吟:“打着我了!”有人叫:“这是什么,粘乎乎的?啊,血!”雷剑叫道:“都不许嚷嚷!把灯点上——他们上了梁!”她扬手就是一镖。胡印中听燕人云“哎哟”一声,举刀上搠时,听房上屋瓦“哗”地一响,燕入云已破屋而出,鱼跃上了房顶。胡印中用刀猛地抛戳上去,却被黄天霸在梁上“当”地一格,顿时火星四溅。黄天霸身上似乎有打不完的暗器,一手用刀支吾抵挡下面的刀棍飞镖,一手不停地居高临下挥洒。打得下面鬼哭狼嚎,往桌下柜后乱钻。那燕入云在房顶上跳脚大叫“反贼!纪家店里有‘一枝花’党徒!快来人呐——”顿时便听远处、近处大锣筛得响成一片,巡街的兵卒打着一串串灯,火蚰蜒一般急速向纪家店方向游动。马蹄声、斥令声,风雨中脚步踩在泥地上的叭叽声混成一片,给南京城的深秋雨夜凭空增加了几分恐怖和不安。雷剑眼见徒众们一个个都乘机夺门溜了,见胡印中还傻乎乎的和黄天霸厮拼,一跺脚道:“快,石头城上我们有人接应!”拉着就跑。

黄天霸和燕入云一个从房上跳下,一个从屋里跃出,此刻满街都是火把灯烛,到处都是人影,哪里还能见到雷剑的影子。黄天霸见官军缚住五六个人,喝令:“全押到总督衙门!——入云,带上人——你看我的徒弟们都来了,到石头城上去!”燕入云暗地苦笑一下,答应道:“走吧!”

雷剑拖着胡印中躲避着搜捕的官兵,在迷魂阵一样的巷道里钻来钻去。她机灵得像燕子,滑得像泥鳅,几次被官军张着,都闪避逃开了。他们不往石头城方向,径直向燕子矶一带逃去。

此刻的雨已经小了,西风还在一个劲地吹。寂寥的高堤上栽满了子孙槐,丛丛灌木黑黝黝地伸向不可测的暗夜深处。长江涨着秋汛潮,黑地里看不清水色,发出不间歇的咆哮声。一浪涌一浪地向坚实的大堤拍去,溅起一人多高的水花,在空中散去,落下,顷刻又重复一次,击得堤石都微微撼动。举目四望,只能绰约看见码头上由泊船里闪烁出明灭不定的幻火。那子孙槐柔韧的枝条,在风雨中时而被刮得压倒扫地,时而又挺起湿淋淋的身子。除了风声、雨声、浪涛声和秋叶颤抖的簌簌声外,几乎什么也没有,整个世界都在它们的喧嚣之中。

“现在怎么办?”胡印中见雷剑娇小的身躯裹在猎猎抖动的袍子里,缩着肩躬着腰,忙脱下袍子给她加上,歉疚地说道:“雷妹,别怪我,我是想救易瑛一次,恩怨扯平,不然我们这辈子心也不会安宁。要听你的话,不至于吃这么大亏。他们捉去的都是小角色,回头我们再设法救吧……”见雷剑不言语,胡印中料是她仍暖和不过来,拉她斜靠在一个避风的树窝子里,让他偎在自己怀里,拢着她一头湿软的秀发,继续说道:“我是个笨人,没心思,被世道逼得走黑道,走到这一步儿,并不敢怨命——也总算见着了世面。现在我也想了,咱们避得远远的,找一个有水、有柴的山窝儿,我会种庄稼,你也学会了织布,谁也不来往,咱们自种自吃,将来我们有了崽儿,就过好了……”

雷剑气息微弱地哼了一声。胡印中摸了摸她额头,不禁全身一颤,说道:“雷妹,雷妹!你烧得厉害!是凉着了?”雷剑这才从半昏迷中醒转来,见是在胡印中怀里,满意地笑了笑,说道:“胡哥,你的话我恍惚中都听见了……我高兴,真的高兴……我肩上着了姓黄的一镖,流血太多……这地方,这地方不能久留,不安全,要走……”胡印中一摸她腋下,果然又粘又湿,这一惊非同小可,“嗤”地撕下褂子前襟替她隔着衣裳扎好。说道:“先找葯铺子,找郎中要紧,走!”就抱起她在怀中。

“不是找葯铺子、郎中要紧,是找藏身地方要紧……”雷剑呻吟着说道,“去,去见步虚……”胡印中道,“那不是我们自己人,我料着曹鸨儿他们还未必出事,到她那里去!”雷剑道:“步虚不是我们一伙,也不是朝廷的人——为着他自己安全,会收留我们的……曹鸨儿太爱钱,靠不住……再说,我不想再跟易主儿,你是知道的……”

胡印中什么也没再说,抱着雷剑,沿着堤顶着风向西,高一脚低一脚踩着泥水直奔玄武湖方向而去。

乾隆接到刘统勋和尹继善的折子,已是十月初二。承德正在下头场雪。草原上的白毛风,把轻得像碎绢片子一样的雪吹得满院翩翩起舞。在空中打旋儿不肯落地,因此,雪虽似模似样地在下,地上其实只铺了一层白,连砖缝都看得清清楚楚。此时秋猎已经过去,蒙古各王爷都已离去。每日从北京转来的大都是奏事折子,除了报阴晴、说年成、奉岁入之外,多是请安帖子,乾隆虽忙,却只在延熏山馆。此刻坐在烧得热腾腾的火炕上,喝着酽茶看折子,时而隔玻璃望望外头琼花乱飞的雪景,也颇得情趣。见傅恒陪着皇后踏着薄雪进院,乾隆隔窗便命:“王仁,给你主子娘娘挑帘子!”因见身后奶妈子还抱着裹得锦团似的永琮,便伸手拍炕,笑道:“把外头大衣裳去掉,就在这炕上玩吧,给他苹果,叫他用小刀子学着削。”

“老爷子!”奶妈子放下永琮,却不肯给他刀子,正正经经的端容说道,“上回就划破了手,这可不敢使的,您还没下旨意,可在我心里,早拿他当太子爷呢!”乾隆笑道:“他当然是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9 机事不密易瑛漏网 军务疏失庸相误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乾隆皇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