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

第六章

作者:中国古代人物传记

一个人的生理会有各式各样的变化,有些老人,渐渐萎衰,有些人到老年时,会忽然由衰颓转趋奋扬和辉煌,李隆基在武惠妃故世时,自觉向衰了,但是,杨玉环却使他自以为已入暮年的生命辉煌。这种好状态维持了一个颇长的时间,又有疲颓现象出来。但是意外事件:和杨贵妃吵了一次嘴,把她逐出宫,又迎回来,上骊山;在多样的游乐中,在贵妃时时发小脾气又常常有柔情的纠缠中,再加上抱起来柔若无骨的谢阿蛮——老去的皇帝在新鲜的刺激中又振奋了衰落的元气。

——那好象一条蛇又蜕了一层皮;皇帝在一次温泉浴中如此向贵妃说。杨贵妃是很少和皇帝共同入浴池的;虽然已有多年的夫妇生活,虽然鸳鸯戏水式的娱乐也有过不少次,但是她总不愿公然和皇帝携手而入浴室。

可是,谢阿蛮却有方法,她拉皇帝和贵妃同去,她自己扮作侍浴人,而实际上,她不是的,她能泳,在水中嬉弄着皇帝——把杨玉环残余的一层羞涩的外衣也剥尽了,她以她的娇巧,她的体态和技巧,引逗老年的皇帝,也引逗还有些怕羞的贵妃,终于,她使老年的皇帝春心泛滥,也使贵妃放肆——另有一次,她附在皇帝的耳边说:“几时,把贵妃的妹子也哄了来,咱们四个人在一池同乐。”

皇帝对杨贵妃的一个妹子神往,有时会说出来——做皇帝的人,又有什么不敢说的呢?

谢阿蛮早就留心着投皇帝所好。她一说,皇帝为之大笑,杨贵妃询问,皇帝坦然说了,杨玉环先打谢阿蛮,阿蛮逃掉了——这位名满宫廷的第一号舞伎,几乎被宫中所有的人所宠,她时时会在不论什么场合便一溜而走,还可能一溜就一两天不见面。

皇帝从来不斥责她,贵妃更加不——到骊山之后,谢阿蛮曾经留在贵妃床上,和皇帝和贵妃同睡一夜,她吵闹不休,使皇帝贵妃无法真睡,然后,在天明时,她溜掉了。

对这样一个女人,谁又能管束呢?

但对这样一个女人的提议,却引起了皇帝的荡漾。杨贵妃看出皇帝的心意,于是,在温泉的榻上休息时,她说:“花花丧夫未再嫁,她自称是小寡妇,你有意,把她弄进宫来好了,我不会妒忌的!”

皇帝只是笑,而杨玉环,在两日后真的把杨怡约了来,在内宴中和皇帝相处,李隆基大胆地调笑,大唐天子的小阿姨,一些也不顾忌,她当着贵妃的面而和皇帝偎依——皇帝发现,抱住小阿姨的味道又是不同。

于是,老去的生命开始了新的泛滥,不过,天子的小阿姨和谢阿蛮不同,她只有限地和姐夫调笑,她毫无进宫的兴趣,虽然杨贵妃愿意她入宫作一名妃子,但杨怡正经地拒绝了,她坦然相告,至多只能作皇帝的情妇,决不担任何的名份。她告诉姐姐,作一名有钱有地位的小寡妇的许多好处。

杨玉环惊异着,问她是否就此过一世?杨怡又坦然说:“我现在不去想将来的,也许有一个男人使我想到嫁他,但现在还没有,至于进宫,那是最没趣的,我现在的身份,既可作皇帝的情妇,又可以弄皇子、皇孙来作情夫,还可以任我发展,玉环,别为我愁,我自己有打算的。”

这是杨氏家族的一个女人,性情和杨贵妃完全不同的。但是,皇帝对小阿姨却有特别的兴趣。

于是,早时迟迟才行的恩典,如今推广给予杨氏家族中的女性了。

杨贵妃已故的二伯父追赠工部尚书。原来,她已故的大伯父追赠兵部尚书,已故的生父则追赠太尉齐国公。杨玉环一门直系的三位已故的长辈,都有恰如其分的追赠。

在追赠杨玄珪工部尚书的同时,贵妃的三位从姐妹,也得到了封爵,上一次追赠杨玄璬时,她们只获得赐宅第和钱帛,这回是正式颁赐爵位,为国夫人:贵妃三姐妹中嫁给崔氏的封韩国夫人;嫁给柳氏的封秦国夫人;那位自称大唐天子小阿姨的小寡妇杨怡,封虢国夫人。

对杨氏的封赐,以三位国夫人为最特出,同时,又另赐宅第。长安的官员们为此而错愕着,何以杨氏的男性没有得到爵位,连死去的上一代只有一个追赠公爵?人们也想到服丧将满的杨鉴,那是贵妃的亲哥哥,又尚郡主,照宫廷习惯,这样大封赐,应等到杨鉴服丧满后一起颁布的,杨鉴也应该得一个国公的爵位。

然而,事实却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

还有出乎人们意外的是:三位国夫人的封赐,没有举行大宴会,只她们三姐妹入宫谢恩而已,此外,在皇室来往中,也有些乱了辈分的尴尬事,封秦国夫人的贵妃之妹,独到太子那儿去谢恩,照她自己和杨贵妃姐妹行的辈分,她比太子高一辈,可是,她的丈夫柳澄之的弟弟柳潭却婚太子的女儿和政郡主。从夫的辈分,她又比太子低了一辈。秦国夫人为了给予丈夫体面以及为柳氏家族着想,便去东宫谢恩,太子李亨为了辈分上的大混乱,只好不见,由东宫的官员接待。

在封杨氏三姐妹时,宫中另一位特殊人物高力士,破例获得特擢,皇帝予高力士以从一品骠骑大将军衔。武官二十九阶,以骠骑大将军为最高。大唐皇朝正一品官阶的只有三师、三公,由此,可见高力士地位的特出。

在大封赐之后不久,大唐天子的寿辰到了。

这回,皇帝过生日是由杨贵妃亲自主持筹备工作的,协助她的是谢阿蛮,她们合作着进行各种游乐,到处告诫,不许先向皇帝透露节目,连高力士也在内,而且,高力士还承担了一项巨大的工作,他从北门禁军和闲厩中调出四百多人交杨贵妃调遣。

寿辰大典分作两个地方举行,先是在大明宫的含元殿,早朝,受百官朝贺,大朝仪完毕,皇帝先退,接看,百官分从通乾门和观象门而入,经过宣政门的左右城门,再由宣政殿两边入内,穿着锦衣的内侍引百官分自东、西阁门过,进入有一百二十名仪仗队守卫的紫宸门,到紫宸殿。皇帝在紫宸殿又受一次朝贺,这回的规模更大了,除百官之外,皇族中人,命妇,都来见驾拜寿。

紫宸殿内演奏了一套雅乐,又北上,皇帝和贵妃在蓬莱殿以南台阶上设座,皇族和妃嫔命妇分侍两侧,有高级爵位和官位的也在两侧和两边设席,其余百官则在紫宸殿以北的廊间设席,两殿之间的大片空地,东西两面都盖有长条彩帐,但空出很阔的通道。这大片空地,是供表演用的。

传统仪队奏乐巡行之后,是内外两班合奏寿乐,这都是典丽庄重的节目。

但在寿乐合奏之后,赐酒时,外面忽然有了鼓声,一通鼓罢,有方响的轻鸣,接着,一骑马自西面承欢殿那边穿过锦帐而入广场,马上的人戴了大面具,直驰到中央,勒住马,倏地站立在马鞍上,向皇帝拜舞祝寿。

大唐皇帝向身侧的高力士询问,旁坐的杨贵妃笑说:“现在不要问,你猜猜是谁?”

也在同时,着了彩衣的马僮牵了身上披锦的马匹分东西入场,每边同时进入两匹马,马匹一入场内,马僮就离开了马,马匹自动排列,一共进入百匹马。分两行排列,没有人指导,但排得很齐。

于是,原先骑马而入的人,策马退到一边,取号角一吹,那一百匹马齐一地稍屈前膝,作拜状,又接着,号角吹出不同的声音,一百匹马在原地摇头摆尾作舞蹈之状,马的动作整齐而健美,又接着,号角和两种乐器合奏,一百匹马的舞蹈姿态变了,它们由原地而移步,自行组成一个圆圈,在走动中舞蹈。

一百匹马自行舞蹈,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皇帝为之大乐,他接连着叫出赏赐,又命画工们把今日的马舞画下来。

当百马舞蹈这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节目完毕时,百官命妇自动地高呼万岁。而杨贵妃则命人召戴面具的骑士入觐。

皇帝在群呼万岁声中,饮尽了一杯酒,连忙问:“那戴面具的是谁?”

此时,戴面具的人已由东面上阶,左右为之除了骑服和面具。于是,皇帝看到了,那是谢阿蛮!在大欢喜中的皇帝赐一杯酒给谢阿蛮,问她训练舞马的人是谁?

“马是从节度使安禄山、高仙芝两人所献者群中选出来的,出主意的是贵妃和我,训练马的人是高公公设法调集的!

他们日夜辛苦,三四个人服侍教导一匹马,训练了几个月才成功!”谢阿蛮说完,再向皇帝和贵妃拜寿。

“玉环,赐她些什么啊?”

“也赐一个国夫人吧!”杨贵妃俏笑着说,再撩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一只红玉的臂环,褪下少些,再向皇帝说:“这是你送我的,你说是外国进贡来的宝物,转赐阿蛮吧!这小鬼还没有丈夫,总不能封国夫人。”

皇帝褪下贵妃的红玉臂环,转而套入谢阿蛮的手臂。谢阿蛮看看左右,道谢之后,低声问:“皇帝,贵妃,好象有一位国夫人没有来?”

“嗯,是虢国夫人,贵妃说她不肯早起——”皇帝笑着回答,“早知有马舞可看,她一定会起个早的!”

在马舞的大场面之后,又是奏乐,赐宴也开始了,皇帝和贵妃依例至三献后退席——那是为了让百官可以自由自在地吃喝。

当皇帝和贵妃才退入蓬莱内殿时,宫门内侍奏:虢国夫人到——皇帝在欣扬中,随口说:“我们去迎迎这位迟到的客人!哦,传命,许虢国夫人骑马入宫门!”

依例,命妇入苑后不得乘车,但可乘步辇,但至内宫门外而止。皇帝正想着马舞,就说出准许骑马了。

杨贵妃淡淡一笑,再说:“应该让花花也参加舞马的,和阿蛮配对!”

皇帝捏着贵妃的手,于嬉笑中徐徐起身,他真的要出迎了,两班执事内侍迅速地通知外面。

在辇路上,虢国夫人骑着马,缓缓地到殿阶,又缓缓地下马,上阶后再拜见君王。

今天的杨怡,一身紫和绯相配的长衣,没有画眉,也没有施脂粉,但是,她和浓妆的女人们在一起,自有一股清媚与明艳的风韵!皇帝又为此而笑,杨贵妃也赞美她本色的艳丽——而这,成了大唐的历史:舞马的姿态被画出和雕刻在器皿上,而虢国夫人的不施脂粉,赢得了两句诗:“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淡扫蛾眉的大唐天子小阿姨使得大唐天子意思浮动,老去的男性生命,有着飘然乘风的想头,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似一只阔口兽,可以把杨氏姐妹并吞下去。

杨贵妃看出皇帝的神往,当杨怡和玉真公主在酬酢时,她拉过皇帝,悄悄地问:“三郎,不该封花花为国夫人的,是吗?”

“哦,哦——”皇帝支吾着,终于,坦然说:“我想,还是让她作国夫人的好,有时,有时——”皇帝眯了眼,不再说下去了。

可是,杨贵妃却不放过他,追问:“有时怎样?”

“有时,名和实不必一定要连在一起的,譬如阿蛮……”

“那是要我再作成你?”

“这个,贵妃想来会有分寸吧——”大唐天子笑说,“我变得很贪心了!”

杨贵妃对皇帝的“贪心”有不满,每一个女人,都会有同样的心理的,不过,由于对方既是皇帝,又对自己坦白,她只能把自己的不满收敛了。

但在这一瞬,她又想到了寿王,自己和寿王作夫妻时,寿王从不会有这样的话出口的,而且,她也知道,当自己为寿王妃时,寿王的确只有自己一个女人。

当杨贵妃思念流转之时,淡扫蛾眉的虢国夫人又到了他们的身边,她再一次向皇帝拜,讲了祝寿的话,同时谢恩。今天的宴会是为皇帝祝寿,同时,兼为封三位国夫人补行贺宴——封三位国夫人不举行大仪式,是杨贵妃听从杨钊的建议而请皇帝不铺张的。

虢国夫人仪态万千,在皇族中人之间走来走去,也和命妇酬酢。人们私语:今天,妹妹的风华把姊姊比了下去,但是,又有些人以为,妹妹虽然俏丽明秀,总是缺少贵妃那种雍容的、柔和而自然的气度美。

女人批评女人,有时是别有立场的——大宴会在一套《紫云回》的乐曲后,皇帝和贵妃依例先退了——他们入休息室,只一转就乘宫车转赴兴庆宫了。

虢国夫人和姐妹及皇族中的女人们在一起,直到大部分宾客退去之后,她们才上车,转赴兴庆宫。

今天的宴会的最后一部分,是在南内,那是小规模的宫廷内宴。

一长列宫车载着华贵的皇家和外戚中特出的女士们,向兴庆宫去,车没有上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贵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