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将星闪耀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作者:杨民青

               《世界军事》1992.第5期

  开国元勋,功彪青史。
  一代将军,风貌依存。

  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步步向廿世纪深秋更加坚实迈进的时候,无疑,那些当年横戈马上,为新中国奠基的一代老将军,健在者逐渐减少,这越发显得他们的珍贵。

  这如同壮丽的夕阳一样璀璨、血红。
  这如同丰硕的秋天一样灿烂、辉煌。

             健在的一代老将军尚有多少

  纷纷进入古稀之年的老将军,尽管他们绝大多数肩头没有如今新将军金光灿灿的将星,然而,在人民共和国的将军谱中,他们依然是最为耀目的星座,有着难以比拟的光辉。

  1992年5月,聂荣臻作为最后一名老帅,带着亿万人民的思念离去,划出了一个时代。

  在此之前,10位大将都已成为古人。

  如今健在的老将军,年长者,当数上将李聚奎,1904年生,已88岁。年轻者为少将王扶之,1923年生,69岁。

  如今仍在职者主要有——

  上将王震: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上将叶飞: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上将宋任穷:中顾委副主任;
  上将王平、杨得志、肖克、张爱萍、陈锡联:中顾委常委;
  上将洪学智: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将秦基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长,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中将余秋里;中顾委常委;
  中将廖汉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中将王恩茂:全国政协副主席;
  中将张震:国防大学校长兼政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少将刘华清:中央军委副主席,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少将李德生:中顾委常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少将邓兆祥:全国政协副主席;
  少将徐信: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拜将之时,多少老将军风华正茂除10大元帅之外,在一代老将军中,大将张云逸在衔之初,堪称老当益壮。

  这位比毛泽东主席还年长一岁的将军,在所有老将军中是位老大哥。他生于1892年,如健在,恰好是百岁老人。他原名张云镒,又名张胜之,与“宋氏三姐妹”为同乡,都是海南岛文昌县人。因此,他早年便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同盟会。还是在他任粤军许崇智部旅长时,便目睹大革命gāo cháo。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北伐战争,成了光荣的北伐军一位战将。以后,他与邓小平一道领导了百色起义,在广西燃起了革命的燎原烈火,映红了那块红土地。于是,驰名的红七军成立,张云逸任军长,邓小平任政委兼前委书记。张云逸为邓小平第一位军事搭档,他们默契配合,后来成了佳话。

  1988年,当贺老总之子贺鹏作为总参军务装备部部长于44周岁被授予少将时,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将军,然而,与曾横戈马上、东拚西杀的老将军授衔时比,已经不年轻了。

  1955年第一次授衔时,最年轻的大将许光达只47岁,大将粟裕、谭政也只48岁。

  最年轻的上将肖华当时才39岁。这位被举为“娃娃司令”的儒将,12岁在老家江西兴国参加革命;17岁还未脱离稚气,便担任红军“少共国际师”政委;22岁便被任命为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委。

  说22岁的肖华司令为“娃娃司令”的,不是别人,而是老姦巨猾的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抗战中,肖华率军来冀鲁边区,为推动统一战线,前往山东惠民与59岁的沈鸿烈谈判。“一个娃娃,也来和我谈判?”虽说这位“沈老爷子”出口不逊,可chún枪舌剑之后与激情漾溢一番,这位老者竟对肖华敬佩不已。“娃娃司令”是此传开。

  除肖华外,上将年轻者依次为刘震、陈锡联,40岁;叶飞、李天佑、杨成武,41岁;韦国清、洪学智、贺炳炎、韩先楚,42岁。

  中将里,最年轻者是曾号称“英勇善战”的“皮旅”旅长皮定钧。他生于1941年,佩戴金光闪闪的中将军衔时,只41岁,相当我军今天众多营团职干部的年龄。而当时的皮定钧已是一位屡建战功的军长政委。还是20多岁的时候,在解放战争中,他便是华东野战军的纵队副司令。令人惋惜的是,57岁时,身为福州军区司令员,在刚刚遵循毛泽东同志“八大军区司令员调动”赴任不久,便因直升机触山失事,以身殉职,留下人们对这位传奇将军的思念。

  在共和国众多的一代老将军中,有一批少将被授予军衔时不满40岁。如少将朱云谦、陈熙、陈忠梅、陈志彬、朱耀华、成少甫等,均在三十五六岁和三十六七岁上下。

  后来曾为林彪反革命集团死党的江腾蛟,被授予军衔时也只36岁,是有名的“红小鬼”,至于他沦为罪犯,是后来的事情。不能否认他还有革命的过去。功罪分明,却又不能相抵。

  当时被授予少将的最为年长者也只62岁,其余上50岁者为数寥寥。

  血与火铸造将星,将军称号与其无愧

  自古以来,军衔既是阶级又是荣誉,仅仅显示阶级的军衔,也许是世上不值得提及与以此荣耀的。

  我军一代老将军可以无愧地说,每人都无愧于那金灿灿的将星和金灿灿的称号。那闪耀在他们肩头的星花,是血与火铸造,是灵与肉熔炼。他们几乎每人都有一部值得后代永远崇敬、永远纪念的光荣历史。

  60年代,在黑龙江荒漠冻土,当石油工人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在冰天雪地安营扎寨的时候,一位老将军的行为,成了工人们的动力——黑土地上,这位独臂将军空着一只袖管,一只手紧紧拉住肩上的绳子,与大家奋力拉纤,如一条不知苦累与疲倦的老黄牛。

  人们都知道,他叫余秋里。

  也就是“文革”报纸中常被打入“另册”,既受到保护,又受到岐视的那个”还有”的“余秋里同志”。

  众多人知道余秋里为独臂将军,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众多人却不曾知他如何失去臂膀。长期从事我军政治工作的余秋里,一直反对突出自己,宣传自己,即便在他退出总政主任之后,我们当面采访,提及此事时,仍讳莫如深。但与他并肩战斗的同志却始终难忘。

  那是长征途中,在贵州则章坝。

  身为团政委的余秋里和团长成钧率众冲锋,一连缴获敌人八九挺机抢。他们四五人刚上一座山头,余秋里眼见不远处躲藏的敌人一梭子子弹射来,他随身遮挡身边同志,子弹全部打在他左臂上,顿时鲜血涌出,断裂的白骨茬历历在目。

  事后,因缺医少葯,只包扎了一下。这伤臂漫说触及便钻心疼痛,满头大汗,就是阳光晒着,也火辣辣难忍。行军途中,余秋里无奈,专找庄稼地行走,好让茂密的庄稼遮挡日晒,可每当稍碰一下枝叶,全身仿佛都在抽搐。

  后来伤口化脓,他躺在担架上。医务人员打开包扎一看,整条臂膀已发黑萎缩。那时,余秋里唯一的止痛方法是用一只水壶装满凉水,剧痛时,用凉水浇在断臂上。在甘孜,医生决定给他做截肢手术,清创时,伤口已腐烂生蛆,惨不忍睹。

  其实,余秋里将军只是断臂中的一位,在一代老将军中,独臂者还有几位!

  这几位独臂将军并不为人所周知。他们是:

  上将贺炳炎,1935年在与国民党部队作战中失去右臂,后曾任副成都军区司令员;上将彭绍辉,1932年在反围剿中失去左臂,后曾任总参谋长;中将晏福生,1936年在长征途中失去右臂,后曾任军分区司令员;少将陈波,1940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左臂,后曾任武装警察部队后勤部政委;少将彭清云,1938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右臂,后曾任总参谋部政治部主任;少将章炎生,1944年在抗日战争中失去右臂,后曾任省军区副司令员。

  除这9位独臂将军外,在一代老将军中还有鲜为人知的独腿将军、独脚将军:

  中将钟赤兵,1935年,在红军东渡赤水,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作战中,失去右腿。

  那时,钟赤兵是团政委,开始只不过右腿负伤,因战事紧急,无法治疗,直到红军第二次占领遵义后,才得以救治,但为时已晚,不得已做了截肢手术。术后,钟赤兵面临的严峻选择是:要么留在当地老百姓家,要么带重伤残随部队长征。难以想象,钟赤兵坚韬地选择了后者。如果说,健全的红军战士是用双腿走过长征路,钟赤兵将军则是靠独腿走过来的。虽然开始时大家用担架抬着他,但伤轻后,钟赤兵坚持用一根棍子爬山越崖。

  独腿走完长征路,这需要怎样难以想象的超人毅力,只有红军,只有老一辈将军,才有这奇迹的创举,想想这,今天我们还有什么障碍不可逾越?还有什么险阻不能克服?

  少将谢良是我军老一代将领中唯一的独脚将军。用一位作家的话说,谢良是位多次走入地狱的人,但他次次返了回来,靠的仅是那一只腿。在西路军一次战斗过后,警卫员突然发现谢良腿部有鲜血,在这以前,谢良竟没发现自己负伤。原来,他脚上早中了一枪,只是情势紧迫,没有觉得。几天过后,因无法治疗,眼见化脓,子弹却无法取出。万般无奈,他让人用一把大剪刀,活生生将逐渐变黑的脚趾剪掉——就这样,后来连脚掌也失掉了。

  作为三军统帅的毛泽东,在谈到我军的独臂及伤残将军时曾说过——“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

  的确,哪朝哪代,有这样多的独臂将军、独腿将军、独脚将军?这是殊荣,这是骄傲!将军们失去的臂膀,已变作共和国大厦的旗杆;将军们失去的腿脚,已变成祖国现代化的车轮,载着幸福的后人飞驰向前!

  老一代将星——各民族的骄傲中国革命星火燎原于中南、中原的特定历史,使共和国数百名老将军同出于一个故乡,集中于少数省份。

  这给其家乡带来了骄傲,带来了自豪。

  1955年,除授予朱德、彭德怀等10位元帅外,共授大将10名,上将57名,中将175名,少将800名。之后,晋升中将2名,少将560名,到”文革”前,共授少将以上将军1614名。

  在这1614名将军中,如若按将军们原籍所在的省份排列,前10位者如下:

  江西,325名,占总数的20.1%;
  湖北,234名,占总数的14.5%;
  湖南,199名,占总数12.3%;
  安徽,128名,占总数7.9%;
  河南,106名,占总数6.6%;
  四川,95名,占总数5.9%;
  山东,87名,占总数5.4%;
  福建,83名,占总数5.1%;
  河北,79名,占总数4.9%;
  陕西,63名,占总数3.9%;
  在这其中:

  出元帅最多的省份为四川,4人,占40%;
  出大将、上将最多的省份为湖南,28人,占总数的36%。
  若按将军所在的原籍县份统计,前10位的“将军县”依次为:湖北红安、江西兴国、安徽金寨、湖南平江、江西吉安、江西永新、湖北大悟、河南新县、安徽六安、湖南浏阳。

  曾出过10位以上将军的县还有:福建上杭、湖南茶陵、湖北麻城、江西吉水、江西泰和、江西于都、安徽霍丘、江西宁都、湖北黄陂、湖北天门、江西莲花、福建永定、福建长汀、四川达县、江西瑞金、河南商城、四川巴中。

  老一代将军中,汉族占绝大多数,但也有为数不少的其他少数民族将领,如:

  上将韦国清,壮族;
  上将乌兰夫,蒙古族;
  中将丁秋生,满族;
  中将韦杰,壮族;
  中将朵噶吩肴慕埽刈澹?”
  中将阿沛钒⑼溃刈澹?”
  中将覃健,壮族;
  中将廖汉生,土家族;
  中将赛福鼎钒蜃危岫濉?”
  在少将中,还有一批出身其他少数民族的将军,无疑,他们因名垂史册,为各民族所骄傲。这也充分说明,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我国各少数民族与汉族一样,为共和国的创建贡献出了优秀儿女,他们不愧为一代革命英豪。

  在老一辈将军中,还有一位鲜为人知的外国籍人,他是越南人,名叫洪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代将星闪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