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领兵打仗的神秘将军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作者:福贝

  1955年国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他戴上了金灿灿的上将军衔。他是这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2名将军中唯一一个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
  毛泽东把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授予了他。
  建国后,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
  逝世后,各界公祭,周恩来主祭,极尽哀荣。
  悼词中,提及并肩战斗的先逝者,非同寻常。
  生前,他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职务是中共中央部长和中央军委部长,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但却可以列席党的最高层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他去世后,祭礼极为隆重。
  主祭;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致悼词。
  骨灰存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一号院正中大殿的正面,和后来去世的朱德元帅、彭德怀元帅的骨灰相邻。这里是存放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骨灰的地方。
  他,凭何功勋有这等隆重的祭礼,获得这样特殊的哀荣?
  悼词中有这样不寻常的一段话:“李克农同志是我党我军政治保卫工作的组织者之一。大革命失败后,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坚强勇敢地同敌人进行了斗争,同为革命而壮烈牺牲了的钱壮飞、胡底同志一起,对保卫党中央领导机关作出卓越的贡献。”
  毛泽东说:李克农等人对党是有大功劳的。
  这份悼词,这个评价,是党中央对他们特殊功勋的追思、褒扬,将载入史册。
  美国中央情报局获悉李克农去世的消息后,欣喜不已,宣布休假3天,以庆贺强有力的对手消失了。这个举动在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历史这样说:没有李克农,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从30年代初以后可能要重写
  历史不能倒回去按后人的愿望有希冀重来一遍,也不能依据假设重演。但在这里,为了说明李克农和他的战友,姑且假设一下。
  假如没有李克农他们,3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中央机关和许多领导人,如王明、博古、周恩来、邓颖超、瞿秋白、陈云、康生、聂荣臻、李维汉、陈宗瑛……将难逃国民党的魔爪。cc特务头子陈立夫曾遗恨、沮丧地哀叹道:只晚了5分钟,否则,周恩来等共党首脑将被一网打尽。
  假如没有李克农他们,毛泽东在领导中央苏区反围剿时,很难说会如此及时、准确地掌握蒋介石的军事部署而赢得胜利。
  历史造就了李克农等人。1928年春,李克农逃离家乡来到上海,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中共中央从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中,顿悟到要生存、要战斗、要取得胜利,必须建立一个特殊机构,确保“知己知彼”,以求“百战不殆”。于是由周恩来等筹划建立了中央“特科”,设法获取敌人的军事动态、政治动向,铲除姦细,惩治叛徒,筹集活动资金,保证秘密交通,保护要人安全等等。
  周恩来指示李克农,趁国民党cc特务组织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招聘广播新闻编辑为名,实为扩大特务组织之际,以公开应试的方式打进去。李克农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应考的必备知识,以优秀的成绩名列第一。
  这个无线电管理局,是国民党cc头子陈立夫的特务机构——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用来掩人耳目的,由陈立夫的亲戚徐恩曾掌管。
  徐恩曾对李克农观察一段时间后,庆幸自己觅到一员干将。不久,李克农便升任特务股股长。官虽不大,却管着全国的无线报务员。这正是获取情况最好的位子。周恩来早就想把国民党初建的这个机构拿过来为我所用。这个时机已经成熟。
  徐恩曾得意地夸耀自己有三员干将:
  贴身的机要秘书钱壮飞,坐镇设在南京的特务首脑机构——“正元实业社”兼管“长江通讯社”、“民智通讯社”;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的特务股长李克农;天津长城通讯社社长胡底。有他们3人,就有了最灵敏的耳目。全国南北,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内部各派,或者其它党派的情报会以最快的速度放在他们的办公桌上。
  李克农、钱壮飞、胡底3人奉周恩来之命组织特别小组,李克农任组长,由他和“特科”情报科科长陈赓单线联系。
  徐恩曾十分器重他们,特别是钱壮飞,因是同乡,又有才干,连机密电报也交他翻译、分类整理。
  徐恩曾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得力干将,竟是共产党的忠诚战士;他引以为豪的特务网竟由共产党员替他出谋划策建立起来;送到陈立夫、蒋介石面前的绝密情报竟有一份复制品同时放在共产党中央的领导人面前。
  建国后,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
  千钧一发,龙潭三杰显神通,中共中央免遭难
  目瞪口呆,叛徒邀功终成空,蒋怒陈悲空嗟叹
  1931年4月25日,星期六,深夜。李克农在一个秘密据点里——家不起眼的简陋的旅馆,地处闹市的狭窄马路旁。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符合接头的暗号。他刚开门,一个年轻人跌撞进来。神色紧张,呼吸急促,递给李克农一封密信。
  这个青年人是钱壮飞的女婿,钱壮飞把他安排在正元实业社作杂务跑腿的工作,实际是他和李克农之间的联络员。
  李克农一看钱壮飞的密信,犹如五雷轰顶,他怔住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顾顺章,在武汉被国民党武汉行营侦缉队捕获后叛变,要到南京面见蒋介石,密报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和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机关和中央领导人的住处,并要亲领cc特务,将中央机关和在上海的中央领导人一网打尽,以作为向蒋介石投降的见面礼!
  中共中央首脑机关和中央领导人危在旦夕!分分秒秒耽误不得!
  不巧得很,这天是星期六,不是与陈赓接头的日子。找不到陈赓就无法向中央报告这个十万火急的情报。
  李克农在屋内转了一圈又一圈,烟吸了一支又一支!他要强迫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让头脑冷静下来。不知不觉间,细汗渗出汇成汗珠顺颊而下。
  “有了!”他终于让脑子灵活地运转起来,找到了办法。
  找江苏省委。找到江苏省委,就能找到陈赓。
  夜幕下,他行色匆匆,找了一处又一处。
  熹微中,他步履急迫,问了一人又一人。
  苍天有眼。他终于找到了陈赓。
  马不停蹄,他和陈赓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立即召集中央有关领导,决定采取断然措施。
  把顾顺章知道的所有关系和线索统统掐断。把顾顺章知道的所有联络暗号和接头方法全部作废。
  立即撤退。中央机关、江苏省委机关、共产国际在上海的机关全部撤出。中央领导和机关工作人员、地下交通全部转移。
  话分两头。南京蒋介石果然接见顾顺章。顾顺章送上了见面礼。
  1931年4月27日一早。
  陈立夫、徐恩曾带着顾顺章立刻奔往上海。
  顾顺章带着陈立夫、徐恩曾像饿虎扑食、恶狼端窝准确无误地向目标扑去。
  一处处人去楼空。一个个希望落空。
  在四壁徒然的中央机关里,刚刚烧完的文件还在冒着缕缕青烟。来不及拆除的天线还在那里悠悠晃动。陈立夫目瞪口呆。顾顺章木头人般地戳在那里。
  “刚才见到什么人?”陈立夫问。
  “有一个气质庄重的女人在附近走过!”
  “一个老头行色匆匆转过拐角!”特务们说。
  周恩来化妆成女人,陈赓则装扮为一个老者。
  他们确实刚刚离开,在敌人眼皮下消失了。
  陈立夫哀叹道:活捉周恩来,只差5分钟。
  蒋介石在南京坐等喜讯,结果却是个多彩的肥皂泡。他恨恨地骂了声:娘希匹!
  陈立夫的哀叹并不正确。5分钟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从他委任徐恩曾建立cc特务组织开始的第一秒种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顾顺章出卖了党在武汉的地下组织,出卖了红二方面军在武汉的秘密办事处,到苏州监狱中指认出恽代英,以此向蒋介石邀功请赏。紧接着,又向敌人提供当时党中央总书记向忠发的特征。由于向忠发不听周恩来劝告私自外出而遭国民党特务逮捕。
  1937年冬,顾顺章在镇江被国民党枪毙。
  张国焘借口祭黄陵逃跑
  李克农奉命武汉站截留
  1937年12月,李克农从南京八路军驻京办事处撤离来到武汉,和董必武、周恩来等中共代表团成员会合。
  中共长江局也在这里,李克农任秘书长。实际负责情报工作。
  1938年4月的一天。
  周恩来交给李克农一个任务:到武汉车站去接张国焘,不能空手而归。
  去接中央来的负责同志,倘空手而归,还做什么情报工作?李克农心里想。周恩来告诉他,张国焘是借口祭黄陵私自跑到西安的。在西安,又不听任弼时同志的劝阻而来武汉。至于下一步他会做些什么还不清楚。一定要在武汉站截住他,然后做工作说服他,希望他留在党内,不要做出叛党的事来。周恩来说,这是党中央交给的任务。
  李克农怔了。
  张国焘此时担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代主席。他的历史李克农十分清楚。现在去车站截留他,可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
  李克农受领任务后,迅速思谋着万无一失的行动方案。他与共同执行任务的吴克坚、童小鹏、邱南章等商量,万一遇上国民党特务阻拦甚至劫持怎么办?带上手枪。
  武汉火车站。一列列火车南来北往。站台上。迎来送往的,上下火车的,熙熙攘攘。李克农以他做情报工作的头脑和双眼,察觉到气氛有点异常。有几个游魂晃来晃去。时隐时现。
  他怕有意外,和同志们早早来到站台。
  他迅捷地观察一番环境。4个人分了工。
  火车晚点了。李克农内心升腾起来莫名的焦虑,不时向北张望。又过了一趟车,还没见西安来车。他猜度:张国焘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没乘这趟车?会不会中途下车转乘到别处去了?
  西安来的列车终于进站了。
  缓缓移动的车窗里,一张方正的脸庞闪过。李克农一眼认出了张国焘。当年正是为护送他到鄂豫皖苏区,顾顺章不遵守党纪在武汉多作逗留而被捕,惹出了一场风雨。
  李克农一个暗号,童小鹏等迅速抓住了尚未停稳的列车扶手。他们在旅客挤攒中来到张国焘身边。
  张国焘熟知李克农,一下猜到他的使命。于是他颇为恼火,高声说:不用你们管。
  李克农毫不相让地说:我是奉中央的命令来接你的。
  童小鹏等人不容张国焘分说,连扶带推,将他前呼后拥地请下了列车,朝刚开过来的小汽车走去。
  李克农早已注意到的几个游魂,果然急急慌慌地扑过来要抓张国焘。
  李克农等人亮出了手枪。
  游魂惊愣的霎那间,小汽车一溜烟地出了站台。
  汽车里。李克农说:“周恩来同志请你去。”
  张国焘说:“我太累,找个地方住下再说。”
  李克农明知他擅离职守,私自出行,但职务还在,不便强勉,便依其意找了一家旅馆,安排了单间。他留下吴克坚作陪,以防万一。然后火速返回向周恩来作了汇报。
  果然不出李克农所料,待他们一走,张国焘立即奔向长江边,一艘游轮抽回跳板前的一霎那,他跳了上去。待他喘息稍停四周顾盼时,看到吴克坚竟在船的那一头。船到武昌,他在街上转悠,不知在寻觅什么,但是不管他驻足观望,还是疾步而行,吴克坚总在不远处。
  张国焘又回到了旅馆。
  周恩来接到吴克坚的报告,立即派人把张国焘接到了中共中央代表团办事处。
  张国焘拒绝了周恩来的苦苦劝说和挽留,铁了心要脱离共产党。
  1937年4月17日,周恩来接到了党中央的指示。他双目锐利地盯着张国焘,口吻严肃地说:
  一、改正错误,回党中央工作,我们最希望是这样。
  二、可以向党请假,休息一段时间。
  三、自动声明脱党,党则宣布开除你的党籍。
  张国焘听后,仍不改出逃初衷。
  不到一个小时,他留下一封信,决定采取第3个办法。张国焘就这样离开了中国共产党。
  第二天,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开除张国焘党籍。
  西安事变震惊国内外。这辉煌壮烈的活剧的帷幕可以说是李克农悄然拉开的……
  1935年底,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野心已更加明显地暴露出来。12月,中共中央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从未领兵打仗的神秘将军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