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革命思想家——瞿秋白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1935年6月,福建长洒罗汉岭下满了荷枪实弹的国民常军队,他的枪口都对准着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但寻位书生手挟香烟,顾盼自若,他选了一块草坪盘膝而坐,对那帮刽子手徽笔点头说:“此地很好,就在这里,你开枪吧!”刽手们杀害的就是中国现代革命思想家—瞿秋白。

  家庭破落 中途辍学

  瞿秋白,1899年1月29日出生在常州城东南角青果巷八桂堂天香楼。 这八桂堂是时任湖北布政使的瞿秋白的叔祖父瞿赓甫的住宅,因大厅前后花木繁多,其中有长得比较挺拔的八株桂花而得名,而厅后楼房因常年沉浸在花木的芬芳之中而名天香楼。瞿秋白的父亲瞿世玮生性淡泊,无官无职,寄居叔父的信宅,经济上依赖在浙江做知县的大哥世琥的接济,他擅长绘画、剑术、医道,但这些无以生计,只属于他修身养性的消遣。瞿秋白的母亲金璇,是常州北门外(今江阴市西乡)大岸村人,是广东盐大使金心茗的次女,天资聪颖,擅长诗词。秋白出生的时候,头顶发际有两个旋纹,俗称“双顶”,这在当时人们眼里被看作是福气和聪慧的象征,父母就给他起个rǔ名叫“阿双”。进小学读书时,学名瞿双,后来他自己改名为“爽”或“霜”,更后又改为“秋白”,“秋白”这个名字就是由“霜”联想而来的。此外,他还有懋淼、雄魄、铁梅、双林、宋阳、大耕、林祺洋等几十个谱名、别名、笔名、化名。
  1903年,瞿赓甫死在任上,瞿家家道中落,他的遗属开始扳瓜分财产,作为侄辈思玮被“劝出”八桂堂,他带着全家迁居八桂堂前河对面的乌衣桥,后租居星聚堂。由于世玮不治家业,家庭负担落在了金璇一人身上。姓生下秋白后, 又生了5子2女(其中1子1女早夭),她待候瘫痪在床上的婆婆,操持家务, 还担负起给子女开蒙督学的责任,对瞿秋白早年的成长有极深影响。瞿秋白从1904年起就进了私塾读书,次年转入冠英小学。学校校长庄苕甫是清末的举人,但他却具有维新思想,主张废科举,办学堂,学校里除了本地的秀才任教师而外,还聘了一个日本教师来教博物学。瞿秋白自幼体弱多病,但读书非常用功,成绩优异小学尚未毕业,又于1909年春天考入常州府中学堂。学校长屠无博,是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新式知识分子,并在日本期间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他在学生中间经常进行反清革命思想教育。瞿秋白在屠元博等人的影响下,又由于接触到了劳动人民的空困生活,同时亦因家庭境则的刺激,常与同学们一起议论时政。他还爱看各种书籍,如《老子道德经》、《庄子集释》、《陶渊明集》、《三国演义》、《红楼梦》、太平天国野史》、梁启超的《饮冰室文集》、谭嗣同的《仁学》、严复翻译的《群学肄言》等等。历史上的英雄好汉,给他留下了“最强烈的印象和记忆”,激起他对清朝统治者的憎恨和反抗精神。有一佼,他在操场上指着自己头上的辫子对张太雷说:“尾巴似的东西,我们非把它剪掉不行!”辛亥革命爆发了,当清王朝被推翻的消息传到常州的时候,他在家首先把象征着种压迫和土封建压迫的辫子剪掉,高兴地提着辫子跑到母亲面前说:“皇帝倒了,辫子剪了。”

  然而,彭世凯篡夺了辛革命的胜利果实,建立了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常州的待头,依然布满了插着草标待售的究孩子,而瞿秋白自己的家庭也陷入经济困境,伯父世琥这时弃官闲居,将秋白的祖母接到杭州去赡养,就停止了对秋白一家的补贴。瞿秋白家不得不把星聚常的每月租金7元的房屋退赁, 搬到城西庙沿汀瞿氏宗宗居住。在那时,住祠堂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如此,生活金靠典当、借债。瞿秋白曾对羊牧之说:“我们原来天天盼望中山,可是革命胜利了,老百姓生活还是改不了。”接着又用筷敲敲碗说:“老百姓生活还是改不了”。接着又用筷敲敲碗说:“我还有点粥吃, 乡下还不知多少人连粥都吃不上哩。 ”1912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纪念日,他在瞿氏宗祠侧门上方悬挂一只白灯笼,上面写着“国丧”两字,大胆地向社会表示了自己的不满。1915年冬,因交不起学费,瞿秋白被迫辍学,离开还有一学期就要毕业的常州中学。是农历新春正月初五,刚过40岁的金璇看看要到70岁才还得清的债券,望望团团一桌孩子,最大的秋白不过17岁,最小的阿谷只5岁,想丈夫的懒散, 她夫去了继续生活的勇气,她将两盒磷火柴头和虎骨酒吞下,服毒自尽。从此瞿秋白一家人飘零星散,分别投亲靠友,秋白则到杨氏小学教书。

参加“五·四”创办《新社会》

  瞿秋白在杨氏小教算术,图画、音乐等课程,家庭的惨景和学校周围地方恶势力,好象给他“精神上判了无期徒刑”,他的精神极其苦闷。惨酷的社会,好象严厉的数学教授给瞿秋白出了一道极难解决的天文学算题,闷闷的不能解决。为着解答这道难题,他不得不另寻新的出路。在1916年年底,表舅母典当了自的“当头”,给他筹办了一点路费,他毅然离开故乡常州,沿着长江西上,到武汉支找在京汉铁路局当翻泽的堂史瞿纯白。在纯白的帮助下,秋白进了武昌外国语学校学习取文。1917年春,纯白调外交部任职,他随同北上到了北京,先参加了文官考试,未录取,便又考进外交部办的俄文专修馆。

  瞿秋白在俄文专修馆,除了学习俄语、英语、法语,还研究文学、哲学、佛学,去北京大学旁听过新文化运动的领袖陈独秀、胡适的讲课,试图寻找人生问题的答案。他回忆说:“从入北京到“五四”运动之前,是我最孤寂的生涯。朋友的交际可以说绝对的断绝,北京城里新官僚‘民国’的生活使我受一重大的痛苦刺激。“厌世”,就是要改变目前的生活方式,改革社会。

  1919年,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的消息传到北京,一场“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五四”爱国运动爆发,瞿秋白立即打破了孤寂的生活,领导和参加了这一场运动。5月4日那天,他带领俄文专修馆的同学参加了游行示威和火烧赵家楼的半争。因为疲劳过度,回校后立即肺病发作、吐血,但他仍奋不顾身,担任北京学联评议部负责人,积极领导俄文专修馆及附近汇文大学、铁路管理学堂3校的罢课斗争,成为3校学生运动的“谋主”。

  “五四”运动是瞿秋白一生政治生涯的开始。他判若两人,一反历来埋头书方斋的文弱气质和内向格,在超强度的体力支付和神经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忍住病肺吐血的痛苦,在酷热中奔波于街头,联络 、组织、演讲……他欣赏克鲁泡特金的一名名言:一次暴动胜于数千百万册书报。他给秦耐铭的信中说:“五四”运动的直接目的已经达到。瞿秋白在举国欢腾中能冷静地思考问题,为了不使“五四”运动取得的胜利白白流逝,他在北京《晨报》上发表了《不签字后之办法》,文中用简洁的语言提出了政府、国民、学生各自应当速办的事情和恪守的信条,这是瞿秋白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五四”运动既使瞿秋白受到震惊、鼓舞,又使他进一步看到中国社会问题的深重,促使他去思考中国的各种现实问题,去探索中国的出路。“从孔教问题,妇女问题一直到劳动问题,社会改造问题;从文字上的文学问题一直到人生观的哲学问题教在这一时期兴起,萦侥着新时代的中国社会思想。”为了深入、後地探讨这些问题,在俄文专修馆继续学习的同时,瞿秋白便同瞿菊农、郑振铎、耿济之、许地山一道组织筹办《新社会》旬刊。

  瞿秋白在《新社会》旬刊上先后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内容涉及到许多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也涉及到哲学问题、思想问题和人生问题。这些文章的政治倾向性也开始明白地显露出来。他强烈反对中国封建统治阶级对于人民的黑暗反动动统治,认为中国只有“在旧宗教,旧帛度,旧思想的旧社会里杀出一条血路”才是生路。他明确提出要寻找一种能够指导群运动的新的信仰和指导青年正确对待生活的人生观。在《社会运动的牺牲者》一文中,他指出:“我们想改良社会最好是要能做到本改革现社会一切组织的一步。”他认为要进行改革,从文化运动直到社会运动,中间一定要经过的就是一种群运动。要使社会改造获得成功,那就必须把群众运动和社会改革运动结合起来,改革旧制度,打破旧习惯,建立“新的信仰、新的人生观”、用“新的信仰、新的人生观”去创造“新的生活”。他对新村主义、托尔斯泰的泛劳动主义、倍倍尔的社会主义等进行了比较研究,参加了李在钊倡导成立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他逐渐否了各种外来思潮中的流派和社会改革方案,倾向于社会主义,赞成倍倍尔的用革命手段从根本上改造旧社会的主张,表达了初步的社会主义的信念。

  不久,瞿秋白觉得书本上的求索和友朋间的探计,对社会主义仍如“隔着纱窗看晓雾”,看不真切。他认为,要对社会主义认个清楚,就应当到“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义革命的国家,世界革命的中心点”—俄国去。1920年10月,北京《晨的》和上海《时事新报》派作为特约通讯员,到莫期科采访。当时俄国战乱未息,缺衣少食,瞿秋白又体弱多病,亲友们劝他不要“自趋绝地”,但他毫不要惜地放弃只差几个月就可拿到的俄专毕业文赁、外交官职务,毅然前往莫期科,踏出了人生重要转折点的关键一步。

  投身无产阶级革命 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0年10月16日,瞿秋白告别送行的亲朋好友,登上了火车,经过3 个月的艰辛,于1921年1月25日到达莫期科。从1921年初到1922年底, 瞿秋白在苏俄度过了整整两个年头。为了便于工作,他给己取了一个俄文名文“维克多尔· 斯特拉霍夫”(战胜恐惧、克服困难之意)。他的主要工作,就是采访俄各方面的社会生活,向国内读者报道苏俄现状。从1920年10月18日在哈尔滨写的第一篇报道《哈埠见闻上之珲春事件》起,到1923年1月25日回到北京写的最一篇报道《赤俄之归途》止,先后在北京《晨报》、上海《时事新报》等报章上发表了50篇通讯报道和专论,计20余万字。此外,还撰写了《饿乡纪程》、《赤都心史》、《俄国议学史》、《俄国革命记》等4本专著。他真实和全面地反映了苏联当时状况, 热情地歌颂了俄国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他用大量不可辩驳的事实表明俄国正在发生深刻的伟大变革,苏维埃政府一方同采取各种有力的革命手段清除历史留下的污泥浊水,改造社会,另一方面又以最大的人力和物力抗击外国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平定国内的白匪叛乱。瞿秋白广征博引各种文件、报告和著述,扼要而全面地论述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任务以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理论。他的这一系列文章在当时的中国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让中国读者见到了人类的曙光,从而激励无数有志之士向往俄国,信仰马克思主义,以苏维埃俄的今天为中国的明天,并为实现这一美好的未来而投身于实际的革命斗争中去。

  赴俄考察的革命实践,大量经典著作为阅读,使瞿秋白以一个较快的速主实现了向共产主义革界观的转变。1921年5月,瞿秋白加入了中国共产常的早期组织,1921年9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此时,他除了做记者, 还到莫期科东方大学中国班讲授俄文,并担任政治理论课的翻译。当时在东方大学读书的刘少奇、任弼时、肖劲光乘 对瞿秋白讲课时热心认真、诲人不倦有很深的印象。1922年12月5日,共产国际“四大”结束后,由于国内革命斗争的需要,中共领袖陈独秀请他回国工作,瞿秋白自己也觉得:在这儿“研究社会哲学的理论如此之久而现实的社会生活只有俄国历史的及现今的环境,中国社会呢?客中中国书籍没有,不要说现代的不能研究,就是历史的都不成。”于是,瞿秋白决定回国,直接参加国内的革命实践。

  瞿秋白回国后不久,1923年7月,中国共产常在文洲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讨论要不要孙..(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现代革命思想家——瞿秋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