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一个字——张信哲的故事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编者接:长久以来,有一个声音总是让人如此心醉,无数少男少女为之倾倒、痴迷。
  是难以抗拒容颜的深情款款,还是情人最美丽会微笑的脸?
  是与旧爱分离时的黯然心碎,还是心底一直不能说的感觉?
  崇拜自己心中仰慕已久的偶像,这是年轻人的专利。当过来人用一种疑惑不解的目光打量这一切的时候,年轻的心灵依然像一团不羁的风,在自由而狂放的天空下任意纵横。
  崇拜就是崇拜,不需要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倒是令数以万计的年轻人狂热崇拜的那个偶像,着实需要琢磨一番。
  其实,唱出那个迷倒无数少男少女的声音的人,我们叫他——张信哲
   
1、阿哲终于来了

  张信哲生在台湾,长在台湾,但他从懂事时起,就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叫中国……”阿哲上学时就曾很动情地唱过这首歌。
  “一把黄土塑成千万个你我,动脉是长江静脉是黄河……”这首歌张信哲也曾多次唱过。
  张信哲清楚自己是黄皮肤、黑眼睛的“龙的传人”,听得见自已血管里“澎湃着中华的声音”,不论自己走到哪里,永远都一颗“中国心”。
  不错,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本是同根生,都拥有相同的血脉,都属于同一个不朽的民族。
  小时侯,张信哲有过很多梦想,惟独没有做过唱歌的梦。而当他踏入歌坛并日渐强劲之时,他心中又膨胀起一个炽热而又急切的梦想,那就是一定要到大陆去开个唱!
  因为,自己虽生在台湾长在台湾,而自己的根是在大陆。
  自从推出第一张专辑后,张信哲就知道自己的歌迷有很大一部分在大陆。他先后在东南亚及华语圈开过多次个唱,但最令他心动仪的还是在大陆开个唱!
  张信哲也曾几次出现在大陆的舞台上,但那大都是参加各种晚会。虽然每当遇到这样机会,他总是激动不已,并且一种兴奋感在很长时间里令他沉醉其中,然而,没有什么比在大陆开个唱更让他魂牵梦萦的了。
  与此同时,大陆数以万计的阿哲歌迷们,也望眼慾穿盼望阿哲尽早“登陆”。
  终于,1998年年初,阿哲的大陆巡回演唱会敲定,激动不能自己的阿哲把这次巡回演唱会命名为“梦想成真”。
  是啊,这是他踏入歌坛后最急切的梦想,但足足等了近八年之久,是不是有些太迟了?
  阿哲终于来了!
  1998年的夏初,阿哲在大陆开演唱会的消息一经媒体披露,顿时成了京、沪两地歌迷的最大喜讯,奔走相告的歌迷们如同迎接自己的节日一样翘首以待。
  门票出售那天,中国的两大城市的歌迷们排起了蛇形长队,虔诚地掏出自己的积蓄。
  如果用“万人空巷”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短短的几天时间,门票售馨。这在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的中国演出市场,几乎是一个破天荒的奇迹。而这个奇迹在1998年却出现了两次,后来的一次是王菲的“唱游北京”演唱会。
  张信哲的歌充满了对爱情的执著与悲悯,虽没有狂热的煽情、激动的浪潮,但那种婉约、伤情的美却直摄入心,让听者在一种心痛逼人的过程中,感受着情缘的失落,希冀着爱情的圆满。当他的歌声响起的时侯,歌迷们情不自禁,发出震耳慾聋的欢呼声,此时不少歌迷的眼睛里已深含泪水。
  所以张信哲在舞台上演绎真情时,虽然阿哲的歌带来的是清悠、淡愁,歌迷回应的却是潮水般的爱。
  1998年6月20日、21日两日北京的首都体育馆在灯光闪烁的氛围中,迎来了狂欢般的不眼之夜。尽管久违的狂潮已成旧事,现在想来依旧让人躁动。当时阿哲聪明地翻唱了席琳·迪翁的《我心依旧》与黑豹的《无地自容》,惹得全场的少女们无条件地大呼“喜欢摇滚乐”。首次登陆内地的演唱会,阿哲是劲爆没商量。观众的“不依不饶”,差点让主办单位团演唱会逾时而遭罚款。
  直到这时,人们似乎才明白阿哲为何在亚洲拥有数量相当的“情歌王子”的拥趸。在日本,一个歌迷自发组织的阿哲歌友会,更是爱到深处。他们组织了一场让阿哲大为惊喜的欢迎会,竟把亚洲有影响的音乐杂志主编及sony总部的领导请到现场。
  从这次演唱会受到极大鼓励的张信哲,再次抖擞精神游入了事业与生活的深水区。只是面对或多或少的被“神化”,阿哲倍加警醒:
  “我从来没有征服世界乐坛的野心,说国语的人那么多,中国人能接受就很好了。”
  “当然,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潜心唱歌,精心制作出更多更好的歌曲献给喜欢我的歌迷。”
   
2、从平凡到闪亮舞台

  带着少年时美好的梦想,张信哲进入了台北基督书院开始了大学生涯。
  大二上学期的阿哲,参加了校内的歌唱比赛,一举拿下了个人及重唱组的冠军。他干净、清澈的音质,立即引起了台下担任评审的郑华娟及丁晓雯的注意,他们约了阿哲在后台聊一会儿。然而,这个大二的男生却万万没料到,这一段很随便的闲聊,马上就要改变他的一生。
  大二暑假的一天,唱片公司打电话来。
  从关渡骑了两个小时的单车,才到达约好见面的光复南路,阿哲一眼就看到“大哥”李宗盛。
  “大哥”一见面就问他为什么要唱歌,阿哲记得自己只是很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我喜欢”。当然,这个大二过暑假的男生,也没想到这样一句简单的回答,会让他从关渡到光复南路,从平凡到闪亮的舞台,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走过来了。
  第一次进录音室配唱,阿哲知道要和自己最欣赏的“阿潘”潘越云合唱《你是唯一》,竟高兴得失眠了。
  当阿哲还沉醉在工作人员对自己表现的溢美之辞时,却看到说好不会来看的父亲在一旁。他的父亲竟然从头到尾陪他到录完音。
  那一年是1988年。
  次年,阿哲在《美国新世纪》专辑中主唱《飞向阳光》,这是他首次与众歌星合出的专辑。就是在这个难忘的1989年,从3月到12月,短短的9个月时间,阿哲一连推出了《说谎》、《忧郁》和《忘记》3张专辑。阿哲的歌声像风暴一样席卷东南亚及华语圈,街头巷尾间不断传唱着阿哲的《我们这个错》、《让我忘记你的脸》等歌曲。密集的录音、拍照、宣传、曝光,足见阿哲初登歌坛时受欢迎的程度。同时,如此忙碌的工作,也奠定了阿哲的事业基础。
  的确,在歌唱事业上和生活经验上,阿哲总是不断地自我要求自己、鞭策自己,所以人们才会看到阿哲无时无刻不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1991年,阿哲从军队退伍后,又相继推出的《心事》、《等待》、《拥有》等专辑中,大家看到阿哲的表现是有口皆碑的。在唱片市场上和华语歌手中,阿哲确实是凭自己不懈的努力终于达到了如日中天的地位。
  这时,我们仿佛又看到那个骑着单车,从关渡到光复南路,从平凡到闪亮舞台的那个很醉心于唱歌、那个歌声会让大家都心醉的张信哲。
  张信哲出道已经十年,曾经创下华语男歌手的众多骄人的业绩。
  1988年张信哲首次在《男欢女爱》专辑中与潘越云合唱《你是唯一》,一鸣惊人,成为当年备受瞩目的新人。
  1989年一连发行3张国语专辑,包括《说谎》、《忧郁》及《忘记》,出碟密度属于空前;同年入伍服兵役,并举办了第一次个人演唱会。
  1992年退伍后以个人首张英文专辑(my eyes adored you)复出歌坛,销售量超越40万张之傲人成绩,成功跨越国语及英语唱片市场,3个月后再发国语专辑(知道》,创下50万张个人销售纪录。
  1993年是张信哲奠定其天王巨星地位的最重要的丰收年。《心事》专辑主打歌《爱如潮水》广受欢迎,令这张专辑在亚太地区销售量逾百万张。阿哲以其清亮温暖的黄金嗓音,征服全球华人歌迷。
  1995年加盟emi,演艺事业更上一层楼,获得第17届金曲奖最佳男歌手。
  如果说,1995年转赴“emi种子音乐”是张信哲唱片事业的转折点;1996年以《宽容》夺得金曲奖“最佳男歌手奖”封王以及连续以《宽容》、《梦想》两张专辑,缔造emi歌手全亚洲超过百万张畅销第一的傲人成绩,那么,1997年的《挚爱》专辑,无疑是张信哲在事业上开创另一次高峰的开始。那时阿哲出道八年,他从第一张国语专辑开始就一炮而红,当兵至退伍后持续的热潮。创造了华语男歌手推一不败的长红例子。自组“潮水音乐工作室”,不仅是当老板的单纯成长,由幕前转至幕后担任专辑制作人,张信哲交出的成绩单一样漂亮、专业!
  《挚爱》是张信哲出道以来的第16张专辑,它兼容了金曲歌王的精炼纯熟与制作人不断突破的企划心。专辑中张信哲首度担任制作人,并再次发表最新创作曲。为了擦出音乐新火花,他与名制作人薛忠铭特别远赴温哥华、洛杉矾等地录音,与全美一流的幕后音乐班底合作。这些精英曾与昆西·琼斯、迈克尔·杰克逊、大卫·佛斯特、席琳·狄翁等合作过,而负责弦乐部分的los angeles symphony group那时正与名导演史帝芬·斯皮尔伯格合作电影配乐,另一位luis cont”e正和菲尔·柯林斯签约,成为他的打击乐手。
  如此中西方精英的组合,造就10首全然不同曲风的尝试,将阿哲带入一个全新的音乐领域,一个全新且更成熟的张信哲。
   
3、情歌唱到八十岁

  如果用“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来形容张信哲的歌声魅力,应该不算夸张,因为好的音乐,总会给人留下难忘的震撼。
  一直耳闻阿哲筹台演出的爆发力十足,会让歌迷进入如痴如醉的忘我境界。百闻不如一见,北京的歌迷总算在1998年6月于北京首都体育馆内,休验到“梦想成真”巨大而迷人的魅力。座无虚席的体育馆里一阵接一阵呼喊阿哲的名字,一同跟他齐声合唱,心中的震撼也化成无比的幸福与感动。
  跟昔日内地的演唱会相比较,张信哲首次在北京举行的个人演唱会,在整体设计和包装上,运用声光影像的紧密结合,造成视觉和听觉上的强烈震撼,的确让观众耳目一新,加上演唱会结束前,张信哲翻唱的正在流行的《我心依旧》更是一大卖点。这场演唱会的成功,除了张信哲的表演实力外,用包装精美商品的概念来制作演唱会也是其成功之处。即使门票再贵,在消费意识抬头的今天,也会有人愿意自掏腰包来一探究竟。
  或许是京城歌迷看过内地无数大小演唱会,他们对演唱会的观赏角度也和其他城市的歌迷不同。歌手表演卖不卖力,以及演唱会的舞台制作,当然是首要关注的焦点。此夕,歌手的服装造型和曲目编排设计,也值得细细品味。
  张信哲在北京演唱会上的服装造型,让京城歌迷们觉得有太多“情歌王子”的味道。可能是受北京夏日高温蒸发出的灵感,阿哲的服装造型有意想要让北京观众的眼睛清凉一下。当晚观众席中,有不少五十多岁的年长歌迷,恐怕张信哲如此潚洒的装扮,更让他们血脉喷张,生发出无限的羡慕。
  至于阿哲翻唱《我心依旧》,不能简单地评论如此做法是好是坏,毕竟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只要不是为了省事偷懒,捡别人现成的创意,那“老酒装新瓶,还是会有不错的滋味。
  踏人歌坛已经九年的张信哲努力用音乐扩大支持他的歌迷群体,提升个人知名度,如今在北京演唱会中又亮出一张杰出的成绩单,他为台湾的原创音乐深入内地市场,再创新纪录。更可贵的是,阿哲使台湾原住民的歌声,登上流行的音乐舞台,地位更被重视。像张惠妹、张震岳、动力火车,他们朴实的本性和发自真诚的嗓音,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外国的月亮不会比我们的更圆,期待有朝一日,我们中国人的歌声也能在国际乐坛上大放异彩。
  如今的张信哲堪称“万人迷”。1998年在上海亚新生活广场搞签售,2 多名痴狂的歌迷将现场围个水泄不通,结果他本人被困在电梯里。活动被迫取消。不久前阿哲来上海为《宝莲灯》和新专辑《回来》作宣传,又是吸引歌迷无数。
  但是在接受记者来访时,张信哲却说,“万人迷”的头衔是他始料未及的。虽然从小学音乐,又喜欢唱歌,..(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爱就一个字——张信哲的故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