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隐居乡间的世界名人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石业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当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欢庆这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胜利之时,在日本北海道罕有人迹的深山野林里,生活着一位逃避日本法西斯迫害的中国同胞,他过了13年与世隔绝的孤独而又凄惨的野人生活。他就是刘连仁。
  现在的年轻人对刘连仁这个名字也许已经陌生,但是,假若你了解他的经历,也许你一生部不会忘掉这个名字。如今,刘连仁安居在山东省高密市井沟镇草泊村,他已是83岁的老人了,但身体很健康。
  刘连仁1912年出生于当地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全家靠租佃扛活度日。由于家里太穷,刘连仁30多岁才娶上媳妇,虽说家境贫寒,但兄弟和睦,夫妻恩爱,苦日子也能挤出几分甜蜜。国破岂能家全,日军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和损失,侵略者除了丧心病狂地血腥屠杀之外,还从中国沿海地区掠夺了大批的平民百姓运到日本本土从事奴隶劳动,这场灾难也平白无故地降到刘连仁的头上。


  那是1944年农历8月27日(公历9月2日),正是农民忙着播种小麦的季节。那天早晨,刘连仁还没有吃早饭,他推着一车子猪粪往地里送,刚出村子就遇到一群日伪军,鬼子不容分说把他抓走了。这些侵略者是下乡专门抓劳工的,刘连仁被押解到高密县城,和他关在一起的有80多人,都是高密、诸城、胶州一带的贫苦百姓。他们被关在一个合作社里,曾两次集体逃跑没有成功,有十几人在突围中被鬼子开枪打死。
  不久,刘连仁同许多同胞一道,在日本兵的刺刀押送之下,被带到青岛。关押在伪劳工协会,给换上了军装,照了相,逼着盖了手印。
  10月11日,刘连仁同800名同胞一起在青岛大港码头被逼上日本“普鲁特”号轮船,被当成“俘虏兵”,装入运货的船舱,运往日本。
  轮船在海上航行了六天六夜,到日本一个叫门司的地方下了船。而后到达北海道雨龙郡沼田村,分配到一个叫“明治矿业股份公司沼和矿业所”的矿山做苦工。这一天,刘连仁清楚记得是1944年11月3日。
  11月的北海道已是冰天雪地,连树木也冻裂了皮。200名劳工每天只发一袋子半粗面。没法做,只好搀些野菜、果渣、橡子面甚至木屑,煮成稀糊,每人喝上一碗,连点暖气也放不出来。有些人饿极了,就从垃圾箱里拣日本人扔掉的乱六八糟的东西吃,也有的人跑到日本人伙房的污水缸里偷捞饭渣填肚子。
  在这种生活条件下,劳工们开始下矿井挖煤了。黑暗的矿洞里没有光明,也没有安全设备,空气弥漫着脏臭味。数不尽的木棍子支撑着摇摇慾坠的矿井,几十丈深,几十里远,神话里所说的十八层地狱也不过如此吧!每天干16小时就算幸运了。完不成定量,不但不让吃饭、休息,反而皮鞭抽,皮靴踢,不管你体弱生病,经常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日本人的小矿井条件差极了。矿井塌方掉煤块砸死砸伤人是常有的事,轻伤逼你照常上工,断腿折腰的把你拖在一边,没人给治疗,更不准假休息,许多人就这样活活折磨死了。有时,刘连仁被叫去挖死尸,挖出来的脸涨得发紫,呲牙咧嘴,眼珠子都压得吐出来,看了令人寒心。要知道这都是我们的骨肉同胞啊!
  为了能完成规定的产量,刘连仁想了一个办法,早晨喝点稀饭,再多喝水,把肚皮撑起来,省下那个唯一的窝窝头,揣在怀里留着下井干活饿极了再吃。不过不能让监工看见,没法子只好藏在煤块下。可是矿井里老鼠太多,一不小心被老鼠吃掉反而亏了。
  有一次,刘连仁的一位难友藏的干粮被老鼠吃了,他饿得直冒虚汗,干活没了力气,日本监工发现后举鞭就打,这位难友忍无可忍,顺手一抡铁锨,劈中那个家伙。这下可惹出大祸,日本人剥光了他的衣服,绑在一棵树上用冷水泼,一会儿便成了一个冰人。就这样,我们的同胞不知有多少被砸死、累死、饿死、冻死在这里。


  这种地狱般的生活谁能忍受,谁不想念自己的祖国和亲人?反抗吧,人少力单,不能成事。要活下去,只有逃走,唯有逃出去,才有回到祖国与父母妻子团聚的希望。刘连仁夜里冻得睡不着,就反复想心事,他心里自言自语道:“不是饿死,就是叫人揍死,不替鬼子干了。”
  他把逃走的想法告诉了同乡难友邓撰友、陈增福、陈国起和杜贵香,得到了他们异口同声的响应。1945年7月31日晚8、9点钟,天阴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刘连仁心想机会来了,他联络了邓撰友等四个老乡,冲进伙房抢了一些干粮,不顾敌人开枪警示,从厕所的空道里逃了出去。他们满脸沾着粪便,借着漆黑的夜色拼命地奔跑,终于甩掉了敌人的追捕,到一条小河里洗了个痛快澡。
  从此,刘连仁开始了异国他乡的流亡生活。往哪里去呢?他们缺乏地理知识,以为西北方向有通往祖国东三省的旱路。凭着大树上绿苔的多少,太阳的出没,他们在深山中好容易才辩明了西北方向。5个人爬山越岭,躲避着日本人,寻找通往祖国的道路。
  随身带的干粮很快就吃光了,在这荒山野林中拿什么充饥呢?他们就满山寻找食物。有种野生植物像韭菜,嚼起来很辣,但不苦不涩,有那么一点菜味;还碰见一种像小白菜的东西,尝了尝也可以吃。刘连仁就是靠这些野菜充饥,他们趁夜色继续赶路。
  一天,他们爬上一道山岗,望见山下有日本妇女、老人在田里劳动。日本人种的庄稼开着诱人的小白花。一种饥饿感和饭香味涌上心头。刘连仁对大家说:“走到山下弄点吃的,不然会被饥饿折磨死的。”说完,他率领四个老乡下了山。
  他们刚到山脚下,忽然听到竹林里沙沙作响,竹枝动处有人影晃动。坏了!被日本人发现了。20几个日本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刘连仁见状喊了声“快跑”!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跑了一程,回头看看,只剩下陈国起、杜贵香跟在后头,显然,邓撰友、陈增福被日本人抓走了。想到这两位患难兄弟凶多吉少,三个人禁不住恸哭起来。
  这次下山不幸使他们失去了两位难友,但意外发现地里开白花的是土豆,从此,他们白天在山里转,夜里下山挖土豆吃。
  几天以后,刘连仁等人走到了陆地的尽头,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波涛汹涌,海天相接。日本当真是个岛国啊!同伴们禁不住心灰意冷了。无奈,刘连仁只得动员大家仍往前走。他们傍着海边,沿着山岭,继续前进。后来发现海边有冒着白烟的火车,这自然是有铁路了。他们想,日本有铁路通往朝鲜,到了朝鲜再往北不就是咱们的东三省吗?走,沿着铁路往前走!于是三人决定,白天躲在山里,晚上沿着铁路往北走。
  有一次正走着,突然碰到铁路上的人,只隔几步的距离,跑已来不及了。对方问话,多亏刘连仁会几句日语,含含糊糊地对付了一阵子,算是应付过去了。又有一次,三人在山上一棵树下休息,一只狗熊迎面漫步走来,吓得大家直打哆嗦,刘连仁年龄大几岁,阅历多一些,他忽然想起在家乡时老人讲故事,说狗熊虽厉害,但不吃死人,急忙小声道:“快躺下假装死,狗熊不吃死人。”三人立即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连气也不敢喘,果然,狗熊好像没发现有人,掉头走了,他们才幸免葬身熊腹。
  北海道的鬼天气令人生厌,6月才化完雪,9月又风起雪花来。地上有积雪,落下脚印少不了引人来找,再遭到毒手。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山里找个洞穴躲起来,过了冬天再想办法。
  他们踏遍了山山岭岭,也没找到一个理想的山洞,大家失望了。刘连仁说:“没有山洞我们可以自己动手挖,先避过寒冬再说。”他们从铁路边工棚里找到了一把旧铁揪,选了一个僻静的山沟,就开始挖洞,同时夜里还要下山搜集过冬的食物,海带、鱼干、土豆,凡能充饥的什么都要。挖好洞,存下些口粮,大雪随之就封山了,再出去活动就会被人发现。
  于是三人蜷曲在洞里开始过冬。天气大冷了,他们只好用从田野拣来的纸袋子和榆树皮,缠在身上御寒,漫长的冬季,存的口粮不够吃,他们都自觉省吃俭用,饿极了吃口海带、啃口土豆、舔口雪水,算是一顿饭。为了减少饥饿的感觉,缩短冬日之苦,他们学习动物冬眠,多睡觉少活动。后来大雪封住了洞口,透不过气来,扒了十几尺深,才露出个口子来,大雪顺着洞口刮进来,身上像刀割一样,简直要把皮撕裂开似的。封一次扒一次,就这样提心吊胆地熬过了第一个穴居的冬天。
  盼到第二年天暖雪化,掐指一算,已在洞里呆了半年多。乍一出来,个个面色发白,双腿麻木,见光流泪,浑身酸痛,已经不会走动了。他们用手揉搓着双腿,像小孩学步的样子,扶着树木重新学习走路。练习了好久,才慢慢恢复走动。
  能走路还得想办法回祖国,三人决定漂海。这年6月的一天月夜,正刮着东南风,落叶向西北飞舞。三人搞到一只小般,扬起帆下了海,可是船往西北漂了一会儿,又往回漂。刘连仁他们急坏了,琢磨半天才明白,原来是东南风刮到山谷上又折回来。三番五次总是漂不出去,眼看天亮只好回来,漂海回国最终失败了。
  后来,他们碰到一个渔民,60开外的年纪,看样子还善良,就央求这个渔民送他们过海。这老渔民担心落个叛国罪,摇头拒绝了。这样不但没得到帮助,还引来了日本人搜山。三人在山里躲了五六天,看看没有动静,估计搜山的日本人可能撤退,想下山找点吃的。他们钻出一片竹林,沿着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而下,谁知在一拐弯处碰上了20多个日本人,原来日本人并没有撤走。他们猝不及防,两个同伴被抓走了。刘连仁力大身壮,他冲开日本人的包围圈,一口气跑上山,大哭了一场。


  五位同胞一起逃出虎口,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刘连仁绝望了。“该是我命绝的时候了,与其被他们抓去活洁折磨死,还不如自行了断痛快。”他想。刘连仁抹掉脸上的泪珠,面朝祖国跪拜了亲人,慢慢地挽起了草绳,搭上了树枝……
  谁知这条草绳日久腐烂,刘连仁身躯高大,一上吊绳子坠断了,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刘连仁挣扎着爬起来,坐在石头上又想:“我刘连仁自幼没做过亏心事,被日本人抓了劳工,吃尽了苦头,活到如今,为什么要落个这样的下场?不能死,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有重返祖国的希望。”这种希望在长期孤独的非常人所能想像的穴居生活中给了他勇气。
  冬天来了,还得挖洞过冬。这次挖洞接受了去年的教训,地点选在两个山头之间的平地上,免得被雪埋住。洞口朝上,留三个气眼透明。谁知因为地势低平,到了来年雪化的时候,雪水从四周灌到洞里。他只好跑到洞外,冻了很长时间才熬过这个冬天。吃一堑长一智,第三年冬天挖的洞就安全多了。从这以后,每年打洞都能安全过冬。
  虽然是穴居野处,也在想法弄锅找火吃熟食。刘连仁每次下山搞食物,都留心找火柴和煮饭用的炊具,费了一年功夫,他弄到了一个新火炉和一把质量不错的小铁壶,这就是他的锅灶了。炉和壶成了刘连仁的伙伴,帮他生活下来。
  从矿里带出来的一身衣服,那能穿多久?第三年找到了一把雨伞和雨布,下雨不怕了;第五年上找到了两根针,衣鞋破了可以缝补缝补:在第六年上,又找到了一件美式军用大衣,既当衣服又当被子。就这样一春复一春,一冬复一冬,过着辛酸的生活。
  有一次,一个采栗子的女人在山上遇到了他,吓得鬼哭狼嚎般的逃下山去。她怎么吓成这个样子!刘连仁边想边到小河边一照,哎呀!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由于长期没剃头刮胡,须发蓬松大长,污垢满面,衣着褴缕,活像一个野人。
  还有一次,3个日本妇女上山采野果,走到刘连仁居住的地方附近,把连仁当成了深山“仙人”,3人跪在地上朝他虔诚地祈祷。刘连仁好气又好笑,赶紧连拉带扯,把3个女人送回原路。
  长年的观察使刘连仁明白日本劳动人民也是很苦的。有一年天大旱,北海道的地皮都干裂了,庄稼枯死了。日本农妇背着孩子对着旱田啼哭。
  共同的命运使他很能体谅日本..(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位隐居乡间的世界名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