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地震

作者:海外百感集



              (德国) 克莱斯特

  1647年,在智利王国的首都圣地亚歌发生了一次强烈地震。这次地震使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非命。就在发生地震的这一瞬间,一个说是犯了罪受到控告的名叫赫罗尼莫。鲁赫拉的西班牙青年,正好站在囚禁他的监狱的柱子旁边,想要悬梁自尽.

  唐。恩里克。阿斯特隆是这个城市最富裕的贵族,曾聘请赫罗尼莫任家庭教师,大约在一年以前把他辞退了;因为他同阿斯特隆唯一的女儿唐娜。何塞法关系亲呢。老贵族阿斯特隆已经非常明确地告诉过女儿,不准她再同赫罗尼莫。鲁赫拉有任何来往;但是,阿斯特隆的骄傲的儿子不怀好意,暗中窥伺,向父亲告发了这对情侣的一次秘密约会,这使阿斯特隆大为震怒,一气之下便把女儿送进了圣母山上的卡美尔派修道院。赫罗尼莫利用侥幸的机会在这里同何塞法重新建立了联系,并且在一个幽静隐秘的夜晚把修道院的花园变成了享受极度幸福的乐园.

  耶稣圣体节那天,修女们的游行队伍刚刚向前走动,新近进修道院的姑娘们跟在后面,就在教堂钟响的时候,不幸的何塞法感觉阵痛,晕倒在大教堂的石阶上。这一意外事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人们立刻把这个年轻的罪女送进监狱,根本不管她产后虚弱,她刚刚满月离开产褥,就根据大主教的命令对她进行最严厉的审判。在这个城市里,人们非常愤怒地谈论这件丑闻,并且以尖刻的言词攻击发生这件丑行的修道院。修道院院长嬷嬷过去由于这个年轻姑娘举止端庄无可指责,曾经对她十分疼爱,但是现在无论是阿斯特隆家庭出面求情,还是院长嬷嬷存心搭救,都无法减轻按照修道院的法规对姑娘进行的严厉惩罚。唯一可能的办到的事情,便是通过总督的命令对原判的火刑改为斩首,即使这样,圣地亚哥的太太小姐们对此还表示了极大的愤慨.

  在行刑队伍将要经过的街道两旁所有的窗口都被人租赁,屋顶也被拆除。这个城市虔诚的女儿们纷纷邀请自己的女伴,情同手足地欢聚在一起,共同观赏这出为天主报仇的好戏。在这期间,赫罗尼莫也已身陷囹圄。当他得知事态发生突变,几乎失去知觉。他企图越狱,但无法成功:不管他怎样想尽各式各样大胆的方法,到处都撞着门闩和墙壁,他设法锉断窗上的铁栏,可惜被人发现,结果对他的监禁更加严厉。他跪倒在圣母像前,以无限的热诚祈求她--现在她是唯一能拯救他的人了.可是那可怕的日子已经来临,他心中确信自己的处境已经完全无望。伴送何塞法前往刑场的钟声敲响了,绝望占据了他的心灵。他憎恨生活,决定用一根偶然留下来的绳子悬梁自尽。正如上面已经说过的那样,他刚巧站在墙边的柱子旁,把绳子系在嵌入柱子接缝中的铁扣上,这条绳子将要使他脱离这个充满苦难的世界。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巨响,仿佛天崩地裂,这个城市的绝大部分顿时应声倾坍,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全都埋葬在废墟之下.

  赫罗尼莫。鲁赫拉惊骇得目瞪口呆;同时,他的整个知觉仿佛已被击得粉碎,他当时立刻抱住他本来想用以自尽的柱子,免得跌倒在地上。大地在他的脚下摇动,监狱的所有墙壁全都裂开,整座房屋已经倾斜,正朝街道倒去,只因为倒得缓慢,与对面倒过来的房屋碰到一起,偶然构成了一个拱形,才阻住了监狱房屋的全部倒塌。赫罗尼莫毛发悚然,浑身颤抖,双膝象要折断一样,他滑过已经倾斜的地板,爬出由于两座房屋倒下时相撞,在监狱的前壁打开的豁口。他刚好逃到屋外,就发生第二次地震,整条街道原来已经受到剧烈震动,这时完完全全崩塌。他失魂落魄,不知道如何才能逃出这次巨大的浩劫,他匆匆走过瓦砾和断梁,向最近的一个城市奔去,这时死神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这儿有一座房屋正在倒塌,砖石远远地飞到四处,把他赶到旁边的一条街上;那儿火焰熊熊,从一切屋脊中涌出一股股浓烟,十分可怕,又将他赶到第三条街上。这儿躺着一堆被砸死的人,那儿瓦砾底下还有人在呻吟;这儿燃烧着的房屋顶上有人在向下呼救,那儿人们和牲畜在波浪里挣扎;这儿勇敢的援救者正在努力救助别人,那儿有一个人脸色死白,默默地举起颤抖的双手伸向天空。等到赫罗尼莫赶到城门口,爬上城外的一座小山,他便失去知觉,晕倒在山坡上.

  在最严重的丧失知觉的状态中,他大概昏迷了一刻钟,后来他清醒过来,背向城市站起来。他摸摸自己的前额和胸口,对于自已的境遇,不知怎么办好;从海上吹来一阵西风,吹醒了他复苏的生命,他极目远眺,看到了圣地亚哥周围繁花似锦的郊区,感到一种不可言状的喜悦。只是到处可以看见惊惶失措的人群,使他心中非常苦闷;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把他和他们引到这里来的.一直等到转过身子,看见了身后已经倾覆的城市,他才想起自己经历过的可怕的瞬间。

  他深深地伏下身去,把前额贴在地上,感谢天主神奇地拯救了他;同时仿佛这刻印在他心头的可怕的印象,把他过去所有的印象统统从心中排除出去,他因自己还能享受这充满着五光十色的诗般景象的可爱生活,而喜极泪下.

  接着,他看到手上的戒指,忽然想起了何塞法,想起了与她的事有关的他坐过的监狱,在那里听到的钟响,以及监狱没有倒塌前一瞬间的情形。他胸中又充满了无限的忧郁;他悔恨刚才做过的祈祷,而且觉得这位统治万物的神明非常可怕。到处都是携带救出的财物从城门里涌出来的人群,他混入这些人中间,鼓足勇气怯生生地打听阿斯特隆女儿的下落,不知她是否已经处死;但是没有人给他详细的答复。有一个妇女背着沉重的行李,压得她的脖颈几乎弯到地上,怀里还系着两个孩子。这个妇女从旁边走过时说,她好象亲眼看见阿斯特隆的女儿已经斩首处死。赫罗尼莫转回身来;他计算了一下时间,对执行死刑的事不能再产生怀疑,便在一片孤寂的树林里坐下,沉浸在极度悲伤之中。他希望,自然的破坏力最好重新降临到他的头上。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竟然逃脱了他凄苦万状的心灵寻求的死神,而且恰好是在那样的瞬间,当时死神正从各个方面自动出现在他的面前来拯救他。他下定决心,即使现在这片橡树被连根拔起,树梢向他身上倒下,他也决不再动一动了.

  等他痛痛快快地哭过一场之后,在热泪之中又升起一线希望,他站起身来,走遍郊野的四面八方。他找遍了人们聚集的每一个山颠;他寻遍了还有逃难的人群正在行走的每一条道路;只要哪个地方有妇女的衣衫在风中飘动,他的颤抖的双脚就迈向那里;但是都没有找到阿斯特隆的可爱的女儿。落日即将西沉,他的希望也随之快要幻灭。这时他走到一座山崖的边缘,望到一个宽阔的,只有很少人来到的峡谷。他穿过一队一队的人群,犹豫不决,不知该干什么,他正要转身走去,忽然看见流灌这片山谷的泉水边有一个青年妇女,正在泉水里给一个孩子洗濯。看见这番景象,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满怀预兆地跃过岩石,向下走去,喊着:“噢,神圣的圣母呵!”那少妇听到声音,胆怯地回头张望,这时他认出了她是何赛法。这两个不幸的人由于上天的奇迹得到了拯救,他们互相拥抱,感到何等的欢乐啊!

  原来何赛法在押赴刑场的路上,忽然间房屋轰隆隆倒塌下来,整个行刑队伍顿时四下逃散。当时离刑场已经很近。她起初非常惊惶,就向着最近的城门奔去;但是不久她又恢复了神志,便转过身来,向修道院奔去,那里有她幼小的,孤苦伶仃的孩子。她发现整个修道院已处于熊熊烈火之中,修道院院长嬷嬷在何赛法生命的最后时刻曾经答应过她,要替她照料好这个婴儿,此时正站在门前,呼喊人们救出这个孩子。何赛法勇敢地冲过向她扑来的阵阵浓烟,闯进四壁已在坍塌的房屋,仿佛所有的天使都在冥冥中庇护着她,她很快就带着孩子走出门来。丝毫未受损伤。院长嬷嬷在她头上合拢双手向她祝福。她正要投入院长嬷嬷的怀中,这时房屋的一部分山墙倒塌下来,把院长嬷嬷和几乎所有的修女都统统砸死,情形极其凄惨。何赛法看到这番可怕的景象,吓得倒退几步;她匆匆地合上了女院长的眼睛,惊恐万状地带着上天又一次赐给她的,从毁灭中抢救出来的亲爱的孩子,逃离了这个地方。她走了没有几步路,就碰到大主教的尸首,有人刚才把这具粉身碎骨的尸首从大教堂的瓦砾堆里拖了出来。总督的宫殿也已倒塌,曾经审判过她的法院正在燃烧,她父亲的住宅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湖泊,沸腾着红色的蒸气.

  何赛法集中她所有的力量,镇静下来。她抑制住心中的悲伤,抱着她劫后余生的孩子,勇敢地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当她走近城门口时,看见赫罗尼莫曾在里面悲叹过的监狱,也已变成一片废墟。她一见这个景象几乎站不住了,神情恍惚,就要在街角上晕倒下来;可是在这一瞬间,一座由于剧烈的震动已经完全散了架的房屋在她后面倒塌下来,驱使她赶紧逃命,这一吓反而使她有了力气;她亲吻了一下孩子,擦掉眼里的泪水,不再去注意周围的惨象,来到城门口.

  等她到了郊外很快就断定原来往在崩坍的房屋里的人,未必个个都被砸死。在下一个叉道口上,她停住脚步翘首张望,看看除了小菲利普外她在世界上另一个最亲爱的人是否还会在她面前出现。因为没有这样的人过来,而来的却是纷纷嚷嚷的一批批人群,她又继续前行,然而又一再回头,一再待;她流下了无数的眼泪,最后悄悄地来到松树荫遮掩的幽暗的山谷,想为她以为已经去世了的爱人的灵魂祈祷祝福,不料在这山谷里看到了他--最亲爱的人,真是幸福极了,仿佛这山谷就是伊甸乐园。现在她无限感慨地把所有一切经过都讲给赫罗尼莫听,讲完了以后,把孩子递给他,让他亲吻。

  赫罗尼莫把孩子抱过来,爱抚着他,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父亲的欢乐,孩子看到陌生人的面孔哭了起来,他就非常亲热地在他的小嘴上吻个不停。这时,美丽无比的夜幕低垂,充满着温和而馥郁的芳香,银光熠熠,异常宁静,这样的景象只有诗人的梦幻才能想象出来。沿着山谷的泉水边,在皎洁的月光下,人们到处用苔藓和树叶做成柔软的卧床,在经历了这么痛苦的一天之后,想躺下来休息,可怜的人们都还在悲叹:有的损失了房屋,有的失去了妻儿,有的丧失了所有的一切,所以赫罗尼莫和何赛法便悄悄地走进一片更为稠密的丛林,免得他们心灵上隐秘的喜悦妨碍别人。他们找到了一棵亭亭华盖似的石榴树,它结满飘着清香果实的枝杈向四周远远地伸展,树梢上有一只夜莺在欢乐地歌唱。就在这里赫罗尼莫靠着树干坐下,何赛法拥在他的怀里,菲利普放在她的膝间,他们盖着赫罗尼莫的大衣安静地休息了。他们还没有入梦之前,月光下的树影已经从他们身上移去,月亮失去光辉,晨曦已经来临。因为他们谈了无数的事情,谈到了修道院的花园,谈到了两人囚居的监狱,谈到了他们彼此为对方所受的各种痛苦,但是当他们想到,有多少苦难降临到世界上来,他们才有今天的幸福,他们是多么的激动啊!他们决定,等到地震一停,他们就动身到康塞普西翁去,何赛法能个非常知已的女友在那里,她希望从这位女友处借到一些钱,然后从那里乘船去西班牙,赫罗尼莫在西班牙有母亲方面的亲戚,到了那儿他们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办法决定之后,他们一再热烈地亲吻,然后才入睡.

  他们一觉醒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他们看到临近的许多人家都已经升了火准备早餐。赫罗尼莫也正在想着,怎样才能为他的家属找到食物,这时有一个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子抱着一个婴儿向何塞法走来,谦逊地问她:“她是否愿意让这个可怜的孩子暂时在她这里吃一口奶,因为孩子的母亲受了伤,躺在那边树下。何塞法一眼看出他是个熟人,不免有些慌乱;对方却误解了,又继续说到:“只要吃一会儿工夫就够了。唐娜。何塞法,这个孩子自从我们大家遭遇不幸的那个时候起,还没吃过一口奶呢。她便回答说:“刚才我沉默不语,---是因为别的原因,唐。费尔南多;在这样可怕的..(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智利地震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