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英美留学生的差异

作者:海外百感集


               -老九-

  倘若说中西文化的区别是生理上的区别(注一),那么浸泡在西方文化大染缸里的英美中国留学生的区别,恐怕就是肤色或衣着的区别了。曾有幸躬逢了两个在京举办的学术研讨会,又碰巧一个由归英学者发起,一个由留美教授主办。两会期间,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场面上,旧雨新知,或欢声笑语,或相敬如宾。但英美留学生的差异,已不声不响地显露出来了。

  首先感到的是组织上不同。美军多如散兵游勇,别鹤孤鸾。而英军,则攒三聚五,成帮结伙。据说几种原因造就了这种景观。一是美军皆为自费生,而英军多为公派生。自费和公派的区别,应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区别了。其次是美军多持绿卡,名份上虽还没扶正,但那只是迟早的事。因此不论实际还是感觉上,比英军又高了一等。人一有了活动的自由,组织的必要性就小了。还有地域的差异所致。美利坚驻有十几万留守大军。然因地大面广,要搞些什么常年全国性的组织和活动,若没有给大家一些实惠的话,几乎不可能。象全美学自联,曾几何时,众望所归,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卡”到猢狲散,平常早已成了个绣花枕头。

  反观英伦,几个弹丸小岛,偏居一隅,又近垂暮之年,望四海沧茫,一种老来相依为命之感便很容易地把大家搅在一块。被昵称为“五十一号兵站”的伦敦教育处,是英人最爱去感受祖国温暖的地方,比如吃顿地道的中餐。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之类的残诗断句,会在排队等排骨萝卜汤的时候,很自然地悠悠地吟诵出来。相比之下,在美的领事馆,便如闲坐说玄宗的白头宫女,可谓尝尽天凉好个秋的滋味了,因为除了风波那阵子天天去之外,很多人是每五年才想起要电话号码找地址,众里寻它千百度的。

  追忆大英帝国往日的辉煌,就象缅怀半老徐娘曾经有过的花儿为什么那样红,虽令人感伤,却也使人骄傲。伦敦天空中随便一块黑云,说不定会是千年的积淀。街上貌似平常的一栋建筑,更没准都可以衍化出一些尘封典故来。美国地上的房龄一般不超过二百岁,地下无古坟可挖,真要找点古迹来炫耀,也只好以孤独求败之勇,费九牛二虎之力,到月球火星上去冷冷清清地寻寻觅觅。然怪历史的英人看美人,便很像爬雪山过草地的革命老前辈看北大清华的娃娃们一般。

  在英国的留学生,被大英文化一熏陶,个个看起来君子淑女,温文尔雅。可惜人生不如意的事毕竟更多,韬光养晦固好,滞销久了,却总又断不了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叹。满眼山清水秀,无奈六朝如梦,搔首思悠悠,耿耿恨难休。不过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也因此常常放眼祖国,做衣锦还乡的梦。先行回国的,倘走运的话,或所长主任,或政协人大。从昔日默默无闻,到一朝金榜题名,归国后再多的红尘烦恼,想想亦随之烟消云散了。见贤思齐,一些英人看国内的机会,便有了如逛跳蚤市场的兴头,见到一些当朝重臣,立马欢从额角眉间出,喜向腮边笑脸生。在英式色彩很浓的开幕式上,大凡和英国有些瓜葛的头头脑脑们都来了。一杯清茶几根烟,过来人在台上云山雾罩地历数姻缘,描绘先前纵横交错的英伦关系图,再唱几曲归国学子的赞歌。人证物证俱在,自然令与会的英军深受鼓舞,倍感亲切。此时此刻,台下在座的美军们,第一次有了一种妾身不明的感觉。

  如果说英人是精雕细刻的景德镇陶瓷,那美人则象土窑里烧烤出的血色大砖。这或许是因为身在美国,不像英人般悠闲,可以天天趴在草地上看日落或打滚或与身边的云彩逗着玩(注二)。美人平日疲于奔命,忙于很多英人不可想象的事业,如办身份找工作买房子炒股票,皆为长远扎根计。偶而得闲余,还要找人通宵达旦地拱猪抓码,直到花容失色,侍儿扶起娇无力为止。如此日夜兼程,就很难想到爱国。爱国的热情,仿佛自家的空调,非万不得已,是不会启用的。节能本可嘉,然经久不用,空调也易失调。天寒地冷,憋冻了很久的爱国热情一旦释放太猛,便常有变怒火的危险,结果不是同仇敌忾,就是同室操戈。不明白的以为都是行武出身习惯动粗不习惯民主,其实大家只是不善用空调的爱国的金庸武侠小说迷。当然爱国不一定要归国,侯门一入深如海的感叹就算间或会有,抬头天上共明月,且把他乡当故乡,已成留美学人的共识,也应是不争的事实。因此,爱国的美人回国,多有蜻蜓点水般的潇洒和无意苦争春的胸怀,那些攀龙附凤的雅兴,自比英人又淡去了许多。

  美人看英人,绝少历史学家的眼光。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某些美军很难把那些连博士后都省去不做的英国主任们放在眼里,时不时背后还对人家古典的英文发音颇有微词一番。因多次谢绝导师高薪聘请殷勤挽留,新近毅然携妻返国而一举成名的牛主任,在一次与美人的邂逅中,自我介绍说是牛津出身。不料对方很不以为然地嗯了一声后问,你老板叫什么名字?主任刚想说现在就是我,但很快悟出对方本意,便报上早先的老板你查得。对方说没听说过。至此不欢而散,正应了话不投机三句半。此种小插曲,暗示着英美两国,已在表面寒喧声中,埋下了互别苗头的梁子。

  也许有些遗憾,眼下美军不战而退,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江山,拱手让给了已无固守本土之心的英法日德多国联军。但话说回头,塞翁失马,又焉知祸福?!数十年后今天的英美两国演义,想来还应有一番精彩。二o一七年六月四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就很有可能是:牛主席在中南海亲切接见荣获诺贝尔奖的美籍华人羊满山教授。英主席美教授,可谓相映成辉,各领江山风騒了。

  最后谈谈穿着。英人多是西装皮鞋,仪表堂堂。某些人身上一摸,还可弄张名片给你。而美军,总问有纸有笔没有,貌象叫化子,却神似大名人。至于打扮,更是t恤短裤,随便得就像在家里一样,就差没穿睡衣睡裤了。一位来自哈佛的大博士,踢踏着拖鞋就上台开讲了,颇有唐公子伯虎的流风遗韵。起初为他捏了把汗,暗想如果讲砸了,这拖鞋没准成拖邪,会贻笑大方的。讲后方知杞人忧天,此君原来底气十足,乃属那类穿长袖爱不系扣以便生风,套t恤好反着来让人猜谜的酷哥型人物。t恤短裤,美军就这样脸不变色心不跳,从国外进国内,穿街走巷,登堂入室,又显出一种和英军风格迥异的自信和潇洒来。

  千言万语,归根结底,英美留学生的差异,实乃西装套头衫皮鞋拖鞋的差异:英人传统讲究严谨,美人新潮随意实惠。至于孰优孰劣,当是见仁见智了。

注解注一: 参见林语堂之“谈中西文化”。注二: 参见徐志摩之“再别康桥”与“翡冷翠山居闲话”。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漫谈英美留学生的差异》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海外百感集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海外百感集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