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别吃,吃什么都要命

作者:海外百感集



               作者:老夏(德)

  “上午(肚)皮包水,下午水包(肚)皮。”

  道的是当年扬州一带集澡堂、茶馆於一体,几分钱外加几分闲,吃喝泡热汤扯闲篇,消消停停过一天,什麽劲头!

  论吃,中国人当属世界第一,有名目的,照吃。有聊,吃;无聊,亦吃。你可以“吃香喝辣”、“吃著碗里盯著锅里”;可以“吃里扒外”、“吃软怕硬”;“吃了‘堑’长了‘智’,实在“吃不下”还可以“兜著走”。真正是吃出了文化,吃出了哲学,吃出了世界水平。

  在德国几年待下来,这方面的体会更深了。中、外大小聚会经历了无数,前者讲吃,後者论喝。参加老德的聚会最好先垫垫肚子,“贸然”前往不好。而赴老中之宴,怀揣酵母、山渣,以宽松西裤休闲装取代威武紧身的牛仔、板儿带,方为明智之举!

  然而平日里,老中之间却总在抱怨:没得可吃!

  面包、上豆--瞅见就饱;香肠奶酪--闻著头大。结论:没劲!长期机械化饲养的结果:牛不腥,羊不膻,猪肉柴,鸡肉粗。

  “逮什麽你就涮什麽。涮羊肉,那叫瞎掰!”----“那五、那六”们斩钉截铁。

  青菜嘛,最典型的是大葱、黄瓜、青椒、卷心菜--傻大憨粗,倍儿瓷实,长得跟德国人有一拼。化肥、温室、计算机调温控湿,失了清香,跑了营养,於是各种各样的维生素片、丸、汁风行市场。细细一想,这大的制葯企业和搞化肥饲料的往往就是一家子,卖罢矛,再卖盾,瞧这买卖做的,绝啦!

  同样论“吃”经,这边儿的老中们谓叹不已:唉,自找苦吃,自找苦吃!

  广州来的梁老师,当年在我们大学宿舍的公用厨房是公认的“第一把(勺子)”,爆炒清蒸外堡一锅鲜汤,常引得各国各色邻人驻足而立,口水大咽。就这个,人家梁老师还说:“妻(吃)的太差,妻不消哇!”果真没过多久,铺盖一卷,回家了。我们不无羡慕地说:“人家梁老师回家‘欺好妻’去了……”

  福州来的小黄笑眯眯地炖他的“啤酒鸡”:“在家时,都是全家人‘呲’一只鸡,在这里我自己‘呲’一只,好过瘾。”“啤酒鸡”是小黄的“周末一道菜”,我就见到不下三五次了。转过天来见他绿著脸,‘呲’伤了,‘呲’伤了!我可再不要‘呲’鸡了。”

  对这儿的老中来说,主要是谁也没那麽多时间和兴致猫在厨房里蒸煮炸炖,有些人在餐馆打工,自家不起灶,好与坏全凭老板或大厨高兴。别的人多是靠周末或聚会时打牙祭。平日里有条件的,中午都赶去“吃闷”(德文的大学生食堂叫mensa--音同“闷煞”),千儿八百人同时就餐,刀叉齐鸣,口舌弹卷,煞是壮观。经济实惠(学生用餐打折),省时省力,味道却实难恭维。早上很多人宁愿多睡觉,也不愿啃面包。晚上,有意学人家欧美人的“潇洒”:冰箱里拎出啤酒面包香肠奶酪,沏杯热茶,扯两片生菜叶,却往往貌似神离,状若吃葯。心中叫苦不迭,又暗自称奇:人家就这麽吃一辈子,还总是津津有味,且个个男肥女壮的,怪哉!--的确不是一种猴子变的!

  然而近来发生的许多大事件却使德国人对饮食大不安。

  比如由英国的“疯牛病”引起的恐慌搅得西欧人心惶惶。

  医生和科学家们追根溯源发现英国食用牛得了种怪病,称之为“牛神经病”或“牛艾滋病”。人食其肉後可导致神经错乱,甚至丧生!德国的传媒大肆渲染,全国上下沸沸扬扬。那些原本想在饭饱茶余坐下来好好关心一下背时倒运的查尔斯王子和有福不享节外生枝的戴妃婚变的人们,却不得不先关心一下英国的牛与自家当晚的食谱。要说这英国的牛确是“人事”不懂,赶这会儿来凑热闹,给皇家添堵。

  在德国几乎谈“牛”色变,当年红火爆棚的牛肉馆不少已是门可罗雀。商店里出售牛肉,特别标明“德国本地所产”字样,颇有点像“德国制造--made in germ-any”的味道,令人啼笑皆非。尽管如此,问津者仍寡。於是削价处理,幸遇我等“知音”,以古人“拼死吃河豚”的豪迈气概,“舍些智商换牛腿”,大饱口福。奔“不感之年”而去的我辈,早就有了江河日下,日见迟钝之感,自不会嫁祸於“牛”。只是藉题发挥一下,引出本文之命题:什麽都别吃,吃什麽都要命!

  你想啊,牛肉有问题,那牛奶、牛油以及牛肉制成的各种香肠,罐头、汤料谁敢打保票没有病。人们现在不但要关心食品的保鲜、保质日期,还想弄明白这些罐头是牛犯病之前还是之後灌制的,这可犯难了。艾滋病肆虐人类已非一朝一夕,究竟自何而来,人还是猿猴?发源何处?非洲?拉美?至今未见定论。大不列颠的牛闹神经病,谁又能保证它不冲出英伦三岛而走向世界?!

  这吃的问题看来不是闹著玩儿的了,“吃不好,瞎吃”不行!说食肉不安全改吃瓜果蔬菜吧,也不那麽简单。煮炒炖烧,说是营养流失严重,弄不好,你就“面带菜色”;生吃生咽吧,化肥农葯算是轻的,核辐射污染不定在哪儿等著呢。

  刚来德国不久,一日见房东太太将自家花园里种的鲜灵灵的瓜果青菜呼啦啦往垃圾桶里倒,大惊。“你没听说最近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再次泄露了吗?…”好像我让她吃了一惊。可我怎麽也没想通,何以商店卖的就能够防核辐射?

  去年又有报载,匈牙利一带的青椒有遭核污染之嫌,云云。商店马上挂牌正名:“西班牙青椒”。看上去确是跟“西班牙女郎”似的匀称乌亮。

  鸡蛋营养丰富,但吃多了不但不吸收,据说还增高胆固醇。近又爆出了新闻:德国一最大的鸡蛋供应商被捕;罪行:他统辖下的拥有上万只母鸡的鸡场,在饲料里加尼古丁!作用是省饲料,增产蛋量。据说吃了这样的蛋能伤害人的神经系统。相当一段时间内不少德国家庭早餐桌上的煮鸡蛋被勾销了。

  胡萝卜维生素含量高,吃太多了却跟闹黄疽病似的,这我可是亲眼所见。一位朋友的女儿突然变得黄皮黄脸的,把她爸妈吓得半死,医生一查:胡萝卜闹的。有个学生物技术的老婆,我所接受的劝告自然大大超过了“饭前便後要洗手:的范围,常常闹得我一手举刀,一手攥著个苹果,不知是该下口还是下刀。剥了壳的鸡蛋白晃晃地躺在碗里,跟我自己不知所措的眼白对峙……

  看完凯文·科斯特纳主演的《未来水世界》一片後,对影片中的男男女女没吃没喝也因此而不吃不喝羡慕不已。也希望自己能从陆地“返祖”回水乡。

  专家们说了,吃鱼最理想,有营养又不必担心胆固醇和脂肪,还能滋补大脑,几乎是世上完美的食物。可欢欣鼓舞还没几天,不断传来的海洋污染的报道,电视、报刊上有清楚的画面、图像:成千上万的鱼和海洋动物丧生,劫後余生的海鸟从头到脚糊在稠稠的原油之中,在海滩上艰难地移动,无疑是包上了黑色的裹尸布。

  海上钻探,沉船滑油,狂捕滥捞。鱼网越织越密,核潜艇越造越多,海洋在死去。成群结队的鲸鱼义无反顾地抢滩登陆,尸横沙滩,像集体自杀的邪教徒似的。

   “科学最新发现,当年地球上的恐龙一准儿是饿死的或者食物中毒!”我冲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妻喊。

   “行了,有那瞎扯的工夫,不如想想今晚咱们吃什麽。”
   
  “吃什麽?随便!”--简洁却不明确。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人们能吃随便,随便吃。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什么也别吃,吃什么都要命》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海外百感集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海外百感集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