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动”的騒乱说明了什么?

作者:文革及相关作品


  阶级斗争的必然产物

  不容辩驳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小撮处于贵族地位,具有卑鄙污浊的灵魂的高干子弟,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宠儿,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标准选民。
  正是这一小撮人,在“评《出身论》”中散布流言蜚语,杜撰最高指示,造成一片假象,好像复辟力量的继承人不是他们,而是出身不好的青年。故说什么“反动剥削家庭出身的人即使非常积极,也要拼命看他们的实质。”“不管是真积极还是假积极,革命的重担反正不能落在他们身上。”言外之意,重担他们是挑定了。这显然是违抗毛主席提出的五项接班人条件的。我们不能不指出,哪些人会变成资产阶级最可靠的金童玉女,也是随着阶级斗争的发展不断变化的,而不是一成不变,固定是一些人的。
  毛主席多次教导我们: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斗争,是贯穿着整个社会主义时期的根本矛盾。
  毛主席又教导我们:“事物发展的各个发展阶段,情形往往互相区别。这时因为事物发展过程的根本矛盾的性质和过程的本质虽然没有变化,但是根本矛盾在长期过程中的各个阶段上采取了逐渐激化的形式。并且,被根本矛盾所规定或影响的许多大小矛盾中,有些是激化了,有些是暂时地局部地解决了,或者缓和了,又有些是发生了,因此过程就显出阶段性来。如果人们不去注意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人们就不能适当地处理事物的矛盾。”
  那么,具体到文化大革命阶段,激化了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是像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和广大人民之间的矛盾吗?是像土改时期,地主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吗?是像反右斗争时期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和广大革命群众之间的矛盾吗?是像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民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吗?不是,都不是。固然他们人还在,心不死,但是文化大革命这个历史发展的新阶段,自有它特定的主要矛盾。十六条中的第一条指出:“在当前,我们的目的是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第五条指出:“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第二条也指出:运动的阻力,“主要来自那些混进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由此可见,在目前主要矛盾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革命群众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之间的矛盾。正在开展的广泛夺权斗争,说明了这个矛盾达到了何等尖锐的程度!
  在阶级斗争的新阶段,资产阶级必然会寻找新的机会,新的舞台,新的代理人又必然寻找新的御用工具,必然会使用新奇的、巧妙的、隐蔽的手段,去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唆使他们,挑动他们,利用他们和自己一起演出复辟的丑剧。而不幸为这些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所利用,正是没有改造好的高干子女。这样,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达到顶峰,开始走向没落的时候,西纠、东纠、海纠、联动等反革命组织就应运而生了。这绝不是偶然的。这是阶级斗争的必然产物。
  我们奉劝那些顽固地坚持出身不好的青年不保险,出身越好越保险的同志,大可以休矣!联动的騒乱证明了《出身论》的这个论点:“对于实现复辟阴谋,无论是无产阶级出身的子弟,还是非无产阶级出身的子弟,在他们(复辟力量)看来,是没有区别的。或许,那些温室里的花朵,那些不谙世面又躺在‘自来红’包袱上的青年对他们更有利一些。”
  “这真是奇谈怪论!”在联动的招魂术上,清华附中红卫兵这样喊道。他们或许会反问:“谁敢说我们要复辟?难道我们希望蒋介石回来吗?希望原来的资本家重新做经理吗?”替你们说句公道话吧,你们的确不希望蒋介石回来,的确不希望原来的资本家重新做经理。但是,复辟不等于扶持所有的政治僵尸。赫鲁晓夫复辟,沙皇尼古拉并没有上台;铁托复辟了,贝尔格莱德有限股份公司股东并没有被找回来当经理。同样的×××××等等篡权分子,也并不打算请蒋介石回来实行独裁,也并不让原来的剥削分子发号施令。难道新兴的资产阶级分子还不够用吗?他们不是早已建筑了八一学校,哈尔滨军工大这样的复辟温床了吗?西纠,东纠,海纠,联动不就是修正主义合格的苗子吗?你们在“评《出身论》”中,一口一个资产阶级屠刀,殊不知和平演变并不希望刀光剑影。而到了关键时刻,敌人的屠刀也绝不会落在你们的绿军衣上,正是你们用双手接过去,挥舞着它,砍死了王光华,砍死了徐霈田!这不是复辟吗?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利益,或为了执行反动路线的工作队的利益,最后为了你们个人和你们反动小集团的利益,行凶、抢掠、捣乱、破坏,这种种行为,就是复辟!你们决不能因为自己不希望蒋介石回来,就不承认自己搞复辟活动。
  联动就是自觉地搞复辟活动!当然,这是指他们整个组织而言。至于个别成员,总是有自觉和盲从的区别,自觉和受蒙蔽的区别,改正错误和坚持错误的区别。而清华附中红卫兵,过去是联动瘟神的膜拜者,不知闭门思过,却等待秋后算帐,不知痛改前非,却到厂矿农村捣乱,拒不承认出身不好的青年的平等的革命权利,拒不放弃自己得天独厚的贵族地位,今天又妄想借批判《出身论》捞取发言的机会,当作一根救命的稻草,这完全是徒劳无益的!告诉你们;如若“怙恶不悛,继续胡闹,那时,全国人民忍无可忍”,把你们“抛到茅厕去”,那就悔之莫及了!
  我们诚心诚意地劝告那些受反动的唯出身论蒙蔽的小家伙们,你们读了我们的文章,不要以为这是侮辱你们。实在说,我们对你们的怜悯胜过对你们的愤恨和厌恶。当资产阶级反动势力在某些部门占优势的时候,我们怜悯你们,在学校里,受到的是一种怎样的脱离实际的教育,在家庭里过着怎样一种养尊处优的生活,读的是怎样胡说八道的文艺作品,形成了怎样一种愚不可及的思想,并成了怎样一种荒唐的观点,办了怎样一些遗恨终身的傻事!多么危险!多么危险!从泥坑中伸出你们的双手来吧!革命的同志是不会见死不救的!让我们团结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共同战斗,共同革命,共同建设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吧!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联动”的騒乱说明了什么?》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文革及相关作品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文革及相关作品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