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思之死

作者:文革及相关作品


刘永路

  1970年5月末,正当“文化大革命”狂月叠起之际,又一颗将星陨落大地——爱国将领张学良的胞弟、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将军蒙受不白之冤,含恨九泉!张学思将军逝世后,周恩来总理曾几次在和海军人员谈话中提及此事,他非常痛心地说“张学思是个精通海军专业又能亲自出海的参谋长,现在死了,海军少了一位难得的将才,真可惜呀!”
  历史匆匆走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当笔者重新翻阅当年有关资料和采访笔已时,历史的责任感时时撞击心门——张学思将军的冤案虽已平反昭雪,但张学思将军之死的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内幕尚须进一步探究揭示……

(一)

  张学思将军之死,根源要从林彪那里追起。
  庐山会议后,林彪当上了国防部长,开始主持全军工作,同时也在各军兵种抓权力,树威信,发展自己的势力。海军是个新军种,林彪在这里没有基础,尤其是对于肖劲光、张学思等海军领导他极不信任,他处处觉得海军“不听话”、“不买账”、“碍手碍脚”。
  六十年代初期的一次军委会议上,林彪决定拿海军开刀,他批评指责海军把“四个第一”变成了“四个第二”,他给海军党委扣上了三顶帽子:一曰“放着大路不走走小路”;二曰“有现成的好葯方不吃却乱找葯方”;三曰“像个懒婆娘管家,管得稀稀拉拉!”林彪的三点批示,等于是对人民海军工作的全盘否定。
  政治上否定之后,接着就是组织改组。林彪以“加强海军领导”的名义,派遣李作鹏为首的几员心腹干将到海军“掺沙子”。这伙亲信到海军后有恃无恐,到处扣帽子,打棍子,对海军成立以来的各项工作一概否定,对海军正在开展的比武活动和练兵gāo cháo横加指责:“不突出政治”、“单纯军事观点”、“技术第一”……
  身为主持军事训练工作的海军参谋长张学思将军不得不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在一次海军党委扩大会议上,他针锋相对地说:“海军是在党中央、毛主席亲切关怀下成长发展起来的,成绩是主要的,全盘否定,不符合唯物辩证法!”海军副司令刘道生也气愤地说:“你们借突出政治,干扰和影响了军训,搞得快艇不快,潜艇不潜,将来还要搞得飞机不飞!”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出席了这次会议,他支持海军广大干部的正确意见,对海军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同时,也对李作鹏一伙的谬论进行了严厉的批驳。他说:“海军党委无论在哪方面都作了很大的努力,做了大量的工作,很多工作是有成效的。这些要否定也是否定不了的。戴帽子是容易的,但是戴得不合适,就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要伤人!”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而止。自林彪将一伙亲信安插进海军后;海军便不得安宁了,内部的斗争愈演愈烈。随着斗争的不断深入,就连张学思在解放初期亲手创办的被誉为“海军军官摇篮”的大连海校也受到了株连。由此而开始了一场全军院校的“焚书运动”。
  张学思和海军的主要领导被搅得无法正常工作。张学思愈来愈感到蹩气,他不愿意在这种黑白颠倒、自己又无法改变局面的环境中工作下去。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来临的前一年,他就向周总理提出要离开海军到六机部工作的要求。六机部是受国务院直接领导的,又是管造船的,这样,也可以在周总理直接领导下继续为海军建设贡献力量。在此前后,吕正操到张学思家串门时,张学思曾向他倾诉过自己的苦衷。吕正操又两次找周总理,谈起张学思的调动问题。
  可是,周总理没有同意。他从全局考虑,决定张学思不能离开海军。为此,他以个人名义,向海军党委提出挽留张学思的三点理由:(一)他经过较长期革命斗争的考验;(二)他留过学,懂得海军专业;(三)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
  这是周总理变通地给张学思的一道“护身符”。然而,连周总理也没有料到,当那场空前的浩劫到来时,谁也没有力量去阻挡那席卷全国、吞噬万人的狂涛巨澜。
  1965年秋,张学思申请参加“四清运动”,他想借机离开海军一个时期,以清静一下。10月,他和刘道生带领海军司令部机关部分人员来到天津塘沽区北塘镇人民公社。他化名张fang,住在渔民华老三家里。他和渔民们同吃一锅饭,同抽一袋烟,一起出海捕鱼,一起修船补网。渔民们见他挺实在,穿着也和他们没两样,都亲切地叫他“老张”。半年后,四清工作结束的欢送会上,渔民们才知道,老张原来是海军的参谋长,“是个大官!”
  就在工作队回京之前的最后一次出海,发生了一件异乎寻常的事情。几乎是在一瞬间,本来风平浪静的海面,忽然狂涛巨浪大作,小小的木制机帆船一下倾斜30多度,甲板上的人几乎全部摔倒。张学思当时正在驾驶台上,他和经验丰富的船长迅速把船头转向,才使渔船没有被掀翻。大约有一袋烟工夫,浪峰过去了,海面又平静下来。这场灾难来的突然,去得迅速,甲板上的渔具都被打坏,一位渔民丧生,还有五、六人受伤。原来,这是渤海南部海底发生地震造成的海啸。这场海啸发生得非常突然,人们事先毫无思想准备,这似乎是上苍在向人们预示着什么?
  大自然的灾难张学思同志幸运地闯过来了,而即将来临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浩劫,他却无法闯过去……

(二)

  1966年5月,张学思结束了“四清”工作回到海军司令部,正好赶上了海军党委扩大会议。在此之前,林彪集团已阴谋把罗瑞卿同志打成了“反党分子”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代表”。在这次会议上,他们以“肃清罗瑞卿在海军的影响”为名,掀起了篡军夺权的险风恶浪。
  这次会议开得极不正常。会议一开始,一伙人便跳出来鼓噪说:海军主要领导人紧跟罗瑞卿推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必须立即做出检查和交待!一下子把海军主要领导推到了被告席上,并罢免他们对会议的领导权,由林彪的一伙亲信组成会议领导小组。会议急转直下,变成了围攻会和斗争会,甚至提出要罢海军主要领导的官。张学思由于参加四清,有半年脱离了海军的军政要务,他没有料到,事态发展得这么迅速和严峻,一个高级党组织的会议,竟然出现了所谓“群众”罢免党委主要领导的闹剧,真是咄咄怪事,他感到震惊和愤慨。
  这场会议的“火”很快就烧到张学思的身上。张学思一向以作风严谨而闻名于海军内外,而会议的操纵者们除了批他执行罗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外,还莫须有地要他交待所谓房产不清的问题,企图“从经济上到政治上彻底挖出资产阶级在海军的代理人”。早在1952年,国家因建政协礼堂,张学思的二母亲卢夫人以张家全体成员的名义,把北京顺承王府卖给政府。她把这笔钱平均分成十八份,张家成员每人一份。当时,张学思说通母亲许夫人,把他们母子兄妹所得的五份,共八亿五千余万元(旧币)全部捐献给国家。1953年,张学思由大连调北京海军机关工作,他的母亲许夫人用自己的私蓄在北京买下一座四合院居住。张学思作为一名海军的高级干部本应享有一套公房,但他看到许多干部住房紧张,便主动提出他不要公房,自己全家和母亲住在一起,到1966年,他在这所私宅已住了十几年,一切费用完全自理,就连修缮费也没有用公家花一分钱,这难道也成为整他的罪状?张学思气愤地写了一份关于自己房产问题的说明材料,拿到会议上散发……
  海军会议情况通过简报反映到党中央。中央书记处和军委的老帅们立即看出这是违背党的组织原则的丑恶事件,一致决定要严肃处理。担任书记处书记、负责军委日常工作的叶剑英同志亲自来到会场,传达了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同志的指示,指出这个会议不正常,路线错误是第二位的,非组织活动是第一位的!叶帅激动地说:这是搞地下活动,是阴谋罢官夺权!他还点林彪一个亲信的名字,严肃地说:“×××,你要搞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党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揭露了林彪一伙的阴谋,挫败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海军党委扩大会议立即发生180度的大转向,强压在人们心头的怒火喷射而出,大家纷纷发言,对林彪一伙在海军的阴谋活动进行揭露和抨击。张学思在会议的后期连续几次发言,他指出:在我们军队的党委会上,竟然出现此类事件,是令人十分痛心的。毛主席要我们团结起来,以大局为重,正确分清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我们本应先分清是西安还是延安的问题,可是却有人搞地下活动,混淆两类矛盾,怎么能团结起来?他们要罢官夺权,把全军搞乱,要长不可长之风,怎么能以大局为重?把坚持正确路线的领导同志说成是错误路线的代表者,如此这般,关系如何不紧张?”张学思还就林彪亲信们罢免肖劲光、苏振华等海军主要领导人权力问题进一步揭露道:“你们企图用欺骗的手段,作出决议,造成既成事实,去逼中央军委点头,这种企图是个阴谋,这种做法是恶劣的作法行为,必须彻底揭露,使全军引以为戒!”张学思的发言引起全场的共鸣,人们感到惊讶和敬佩,想不到一向非常谨慎的张参谋长,在原则问题上态度这么明朗!
  然而,张学思及一切善良的人们不会想到,此时,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已经拉开了序幕。他们与林彪一伙针锋相对的抗争,却为自己埋下了深不可测的祸根……

(三)

  一场政治风暴在中国大地刮起,林彪、江青等野心家、阴谋家粉墨登场,大肆进行篡夺党和国家权力的阴谋活动。海军当然是他们“夺权”活动的一个重要目标。在林彪的策动下,海军领导机关和军事院校掀起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所谓“四大”活动gāo cháo,各军事院校的“造反派”纷纷进京,推波助澜。林彪还亲自出马,在人民大会堂召见了李作鹏一伙亲信,“亲切勉励”一番。随即,海军上下传达了“林副主席”的“四点指示”。于是,凡是抑制他们阴谋活动的领导干部,都一批又一批地被打成了“走资派”,1967年1月,海军政治委员苏振华被戴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帽子打倒。肖劲光司令员由于毛主席出面保护才得以幸免,然而,林彪一伙只不过是把他作为“右的代表”而一时保留罢了。海军的领导大权完全落到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手里,李作鹏当上了海军党委第一书记、海军政治委员。
  接着被打倒的就是副司令、副政委……在这种情况下,主持正义的张学思仍不买他们的帐。几位海军领导同志被揪斗之后,李作鹏的亲信便迫不及待地提出要撤掉这些首长的警卫员和公务员。海司管理局不知该怎么处理此事,便向参谋长请示。张学思听后果断地回答,“我还没见到上级的正式文件,不能撤,仍保持原待遇!”他明知担风险,但硬是顶住了。
  李作鹏一伙一直把张学思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文革”初期,他们鼓动一伙人写揭发他的大字报。可是,张学思在海军司令部威信很高,上下级关系也很融洽,因此,除了有几张揭发他“家里养只贵族猫”,“给猫喂鱼、看病”之类的大字报外,再也找不出他任何问题。李作鹏一伙当然不甘休,硬是把张学思排斥在“文革”运动的领导之外,甚至罢免了他的海军司令部党委书记的职务。
  “运动不让我管,我可以专管作战。”张学思没有放弃海军参谋长的职责,他为了保持海军部队的稳定,不使指挥中断,便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战备值班、处理海军部队一些日常工作中去。从1966年底开始,各地发生了冲击军事领导机关的事件,海军军事院校的一些造反组织,也多次冲击海军领导机关。在海军的作战指挥、机要、通讯面临着被破坏的严重关头,张学思亲自出面组织海军司令部的干部、战士,日夜守卫在这些要害部门,用沙袋子塞住各楼梯口,阻止“造反派”的冲击。在局势最严重的一段时间里,张学思吃住都在作战值班室里,一步也不离开。他对周围同志说:“部队乱了,还怎么打仗?我们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国家的重要机密,要是遭到损失,怎么向党向人民交代!”
  李作鹏一伙恨不得立即把..(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张学思之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