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篇》

第19集

作者:古代笑话

  大宋“忠臣”

南宋未年,湖州有个副州官,名叫蹙材望。某年,元兵进犯,湖州危在旦夕。他面向临安,慷慨发誓:“城在我在,城亡我亡。”并预先制作了一块锡牌子,上刻“大宋忠臣蹙材望”七字。另在两锭大银上镌上几行小字:“仁人君子,如果得到我的尸首,望代为掩埋。”然后他就把锡牌和银锭挂在胸前穿街走巷,痛哭流涕地遍告城中亲友百姓,表明他誓死报国的决心,人们见此悲壮举动,无不心酸。几日后城陷。人们不见蹙材望,都以为已捐躯,只可怜一代忠臣死后连尸骨都找不到!可没过两日,见一位新州官身穿蒙古装,骑在高头大马上,被随从前呼后拥开进城来。眼尖人一见就辨出他来,原来早在城陷前,他就偷偷溜出城去投降了。

  嘴已尖滑

詹坚志参加会试结束,因受一个小案子牵连,被捕入狱。他就向大理寺少卿(法院长官)李端初求情:“我是远方的举人,好不容易来京城考试,希望得到您大人的同情。”李端初羞辱道:“你的嘴这么尖滑,真是个姦滑之徒!”后来发榜,詹坚志中了进士,终于被释放了。

10多年后,詹坚志顶替李端初的官职做淮南转运使,交接时见了面,李端初忘记以前的事,但觉得对方面熟,便说:“难道我们过去见过面吗?您现在仪表堂堂,不是过去能比啊!”詹坚志心有不平,答道:,仪表我自己看不见,但嘴巴不知比过去还尖滑吗?”端初想起往事,满脸尴尬。

 明年同岁

艾子出了邯郸城,在路上看见两个老太在相互让路。其中一个问:“您多大岁数了?”另一个回答:“整整70岁了。”问的人又说:“我今年69岁,到了明年,就和您同岁了…”

 喜欢“家兄”

晋人鲁褒写文章,把钱称作“家兄”。后来,人们也常用“家兄”来指钱。有个周通判,因为贪污,被降调为县官。才到任,有个小吏便去试探他,铸了个一斤重的银娃娃,置于厅堂的桌子上,然后,走进县官住的屋里说:“家兄在厅堂里,收下后请告知。”周县官闻声出来,没有见人,只见桌上放着个银娃娃,便急忙捧进里屋去。后来,那小吏因事得罪县官,县官要处决他,他连声哀求道:“请看家兄的面子,饶我一次吧!”县官说:“你家兄也大不明智了,知道我喜欢他,但自从那次去了以后,再也不来和我相见。”

 红烛上帐

管财务的县丞不识字,凡购置东西,都在账簿个画个形状,算是记帐。

一天,县官查帐,只见上面画了许多图画,很是生气,拿红笔在图上划了很多红杠杠。县丞见了,对县官说:“您买你这许多红烛,怎么也记在我帐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代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