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篇》

第36集

作者:古代笑话

 祝鲍论狗

卫灵公生弥子暇的气,鞭打他后把他赶了出去。弥子暇很害怕,一连三天不敢上朝。

卫灵公问祝鲍道:“弥子暇怨恨我吗?”

祝鲍说:“没有的事儿。”

灵公又问:“为什么呢?”

祝鲍又道:“您没见过狗吗?狗是依赖人生活的,主人发怒打它,它嚎叫着逃开了,等到想吃食的时候,又畏畏缩缩地跑上前来,忘记了曾经挨打的事,弥子暇,就是您的一条狗,一天失去了您的欢心,就会一天没有食吃。哪敢怨恨您呢!”

卫灵公道:“说得是!”

 子侨陷友

西郭子侨和公孙诡随、涉虚一起改装出行。夜里,番过邻家的墙头。

邻人很厌恶,就在他们跳墙往来的地方挖上了坑,并且设为厕所。

一天夜里,他们又去跳墙。西郭子侨先掉进了茅坑,他一声不吭,反而招呼诡随,诡随也跟着跌进了茅坑。诡随刚想呼告涉虚,子侨赶紧捂住他的嘴说:“别吱声。”

一会儿,涉虚跳下也掉进了茅坑,子侨这才对公孙诡随说:“我是想使他不要笑话我们,”

 火虎无别

东瓯人把“火”称作“虎”,说“火”和“虎”没有什么差别。

这个国家都用茅草盖屋,因此时有火灾,老百姓都为此而感到苦恼。

有个商人到晋国去听说有位冯妇,善捉虎,所居之地,虎已绝迹。商人回国后,就把此事报告君主,东瓯君听说冯妇能灭“火”(虎),即命使者带好马、美玉和绸缎等许多厚礼去晋国聘冯妇。冯妇来到,国君亲自迎接,当作上等贵宾相待。

第二天,市上起火,国都的人赶来告诉冯妇,冯妇卷起袖子,跟着赶往出事地点到处找虎,找不到。眼看火就要蔓延到宫殿。众人把冯妇拥到火势最闪的地方,冯妇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于是,那商人因欺君之罪被判决,而冯妇至死也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而死的。

 郑人学艺

有个郑国人,想学就一桩手艺,便去学做雨伞。三年后,手艺学成了,师傅送给他一套做伞的工具,让他自谋生计。可是正好遇上大旱天,连个问伞价的人都没有,郑人一气之下,把工具全扔了。

后来,他看卖水车的生意很兴隆,便改行去学做水车。三年学成,谁知又遇上连续阴雨,河水暴涨,水车无人要。他只好重新置办做伞的工具。

可是,待他工具准备齐全,天又放晴了。

过了不久,郑国闹盗贼,家家都要做防卫武器,这个郑人又想去学铁匠。可是,年纪不饶人,他已抡不动大锤,剩下的只有唉声叹气了!

 取人糟粕

很久以前,只有中山国人会酿酒。鲁国人想得到酿酒秘方,始终也未能如愿。后来,有个在中山国的鲁人,设法从一烧锅里弄了些酒糟带回来,在鲁国开了家酒店,把酒糟浸泡在鲁国自己做的一种很不好吃的酒里,然后称说此酒是中山风味。

酒店开张,慕名而来的人很多。品尝后都说是地道的中山风味。有几个原先品过中山酒的人也说与原先喝过的没两样。酒店越开越兴旺,天天座无虚席。

一天,中山国那个烧锅的酿酒师傅恰巧来到鲁国,闻名也来品尝,刚呷了一口,便吐出来了,苦笑着大声说:“和我们烧锅的光糟水一个味,也来混充中山酒。”客人知道受骗,哄散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代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