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篇》

第43集

作者:古代笑话

 何要反问

隋朝的何妥,8岁时到最高学府游玩。

官员顾良和他开玩笑说:“你姓何,到底是“荷叶”的“荷”呢,还是“河水”的“河”呢?”

何妥应声说:“先生姓顾,是“眷顾”的“顾”,还是“新故”的“故”?”

 君是真猴

何尚之同颜延之从小就很友好,两人都长得矮小。互相戏称对方是猴子一次,同去游览太子西池,

颜延之询问行人:“我两人谁像猴子?”

行人指着何尚之说:“他很像。”

延之听了十分高兴,但是行人又说:“他像猴子,君却是真猴子。”

 动甬剥衣

北齐高祖的姐夫尉景仗势欺人,贪污受贿,民愤极大,高祖派宫殿演员石动甬去讽劝他。

一天,石动甬见了尉景,二话没说就去剥尉景的衣服。

尉景莫名其妙地问:“你干吗要剥我的衣服?”

石动甬答:“你能够剥百姓的,难道我就不能来剥你吗?”

高祖认为石动甬说得有理,就劝尉景说:“可不要再贪污了!”

生与农夫

话说有两个落第秀才结伴归乡。这日来到一城外,看到参差不平的城墙,一时诗兴大发,其中一个吟道:“远看城墙锯锯齿,另一个亦不示弱,遥头接上:“近看城墙齿齿锯。”

“唉,以我们这样的文才竟然没有考上,考官们是都瞎了眼了!”

想想别人衣锦还乡,而自己却一无所获,二秀才抱头痛哭。

是时,恰逢一个农夫赶着马车从旁经过,看到二书生痛哭流涕,很是不解,遂扣问原由,二书生将自己的经历哭诉一通,又将刚刚处景而赋作的妙句陈说一遍,颇为不服地说,“象我们这等天才居然落第,这世道可还有公理在!”

话音刚落,农夫亦蹲地而哭,二书生以为农夫亦同情其遭遇,遂很礼貌地上前劝说,农夫边哭边说:“这世道真是不公平啊,我的地贫得无法种庄稼,可我眼看着你们两个人一肚子的shit我没法掏!” 

 望稻旱熟

梧丘的一个农夫,以种稻为生,每年要储存些陈稻谷,新的没到口,不敢把陈的吃光。

一天早上,来到田里,看到稻子已抽穗,而且颗粒饱满,就高兴地说:“新稻谷快下来了!”于是打开囤子,拿出陈稻谷,跟家里人放开肚子吃起来。

陈的眼看要吃光,而新的还没熟,心里老是埋怨稻子熟得慢。他跟儿子、妻子轮番地前去观望,把稻田踩成了路,稻子却更青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古代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