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篇》

第47集

作者:古代笑话

 痴人卖羊

梁朝时有个书生,性痴呆,不识羊。

一次,有人送他一只公羊,他用绳子系好羊颈,牵到市场去卖。别人开价都很低,卖了多时也未成交。市场上的人知他痴呆,就用一只猕猴来偷偷换取了羊。

书生见了猕猴,还只当是羊,怪猕猴一下子改变了面目,角也没有了。

又看看猕猴手脚不停地动,就怪市场上人扭去了羊角,但猕猴头上又没有伤痕,就不好再去怪人。

于是牵着猕猴回家,咏顺口溜说:“我有一奇兽,能肥也能瘦。先是羊腥昧。现在散臭味,数回牵入市,三朝卖不掉。头上失双角,面孔变得橘皮皱。”

 草书

一位张丞相很喜欢草书,但并不下功夫练。大家都讥笑他的书法不佳,丞相倒也毫不在意。一天,他偶然拟得一佳句,立即挥毫疾书,可谓是满纸龙蛇飞舞。写罢,他令侄儿誊写一遍。当侄儿动手抄写时,膛目结舌,无从下笔。

他只得拿着手稿去问丞相:“伯父,我不认识您写的字。请告诉我这是些什么字?”

丞相反复地看了许久,连自己也不认识,便责备侄儿说:“你为什么不早来问我?到现在我也忘记写了些什么!”

 县官看戏

从前有个县官,非常可恶,凡是前来打官司告状的,如果不给他钱,就先打他个死去活来。

当地有一个艺人,给他编了一出戏。戏名叫《没钱就没命》。开演那天,县官坐着八人抬大轿也去看戏。他一看演的是他,当时就火了,没等看完就回到衙内,命令衙役把演县官的演员传来审问。

那个演员听说是县官传他,早已料到原因,就穿了龙袍,围了玉带,大摇大摆地跟着去了。县官一见演员,便把惊堂木一拍,喝

道:“大胆!你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演员指指身上的龙袍、玉带说:“我是皇帝,为什么要跪呢?”

县官说:“你在演戏,分明是假的!”

演员说:“既然知道是假的,为什么要把我传来审问?”

县官没话可说,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演员大摇大摆地走出县衙。

 反讥和尚

唐时,有个和尚叫法轨,长得丑陋短小。某日,在寺庙前宣讲僧经。

有个叫李荣的人,前去跟他辩说。

法轨和尚高坐于台上,见李荣不施礼就辩,诵诗说:“姓李应须李(礼),名荣又不荣。”

李荣应声反讥:“身材三尺半,头毛还未生。”

 罚杀人犯

有这么个县官,到任不几天,便有人告状,原来是两家打仗动了刀子,这家男的把另一家男子杀死了。受害人的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县官大为感动:“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你把他丈夫杀死了,岂不让她守寡吗?”于是判这个杀人犯娶被害人的妻子为妻,判完了还气哼哼地说:“你让原来的老婆,也尝尝守寡的滋味儿!”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古代篇》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古代笑话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古代笑话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