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篇》

第71集

作者:名人笑话

  孙中山 

中国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1866—1925年)在一次革命行动失败后,转移到上海 重振旗鼓,等候时机东山再起。   有一天,几个革命同志闲来无聊,凑了4个人打麻将娱乐。不巧,被孙中山撞见了。他们自知犯错,一阵惊慌,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面对如此尴尬场面,孙中山不但继续叫他们打下去,而且还笑着说:“打吧,打麻将很像我们革命起义,这一局输了没啥关系,可寄希望于下一局,永远充满了机会,永远充满了 希望。” 

辛亥革命胜利后,孙中山当了临时大总统。有一次,他身穿便服,到参议院出席一个重 要会议。然而,大门前执勤的卫兵,见来人衣衫简单,便拦住他,并厉声叫道:“今天有重 要会议,只有大总统和议员们才能进去,你这个大胆的人要进去干什么?快走!快走!否 则,大总统看见了会动怒,一定会惩罚你的!” 

孙中山听罢,不禁笑了,反问道:“你怎么知道大总统会生气的?”一边说着,一边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卫兵一看证件,才知道这个普通着装的人竟是大总统。惊恐之下,卫兵扑倒在地,连连请罪。 孙中山急忙扶卫兵起身,并幽默地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打你的。” 

竺可桢 

民国时期,科学家竺可桢在浙江大学任校长,深受师生的爱戴。 

一天,在联欢会的节目单上,有“校长训话”。 竺可桢一看,感到在联欢会上来个“训话”,实在不妙。于是,他在讲话时说:“同学 们,‘训’字从言从川,是信口开河也。”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 

辜鸿铭 

张勋生日,大学者辜鸿铭(1856—1928年)送给他一副对子,说:“荷尽已无擎雨 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后来,辜鸿铭和胡适说到这件事,说“擎雨盖”指的是清朝的大帽子,而“傲霜枝”指 的是他和张勋都留着的长辫子。 辜鸿铭既会讲英国文学,又鼓吹封建礼教。 他当北大教授时,有一天,他和两个美国女士讲解“妾”字,说:“‘妾’字,即立 女;男人疲倦时,手靠其女也。” 

这两个美国女士一听,反驳道:“那女子疲倦时,为什么不可以将手靠男人呢?” 辜鸿铭从容申辩:“你见过1个茶壶配4个茶杯,哪有1个茶杯配4个茶壶呢,其理相同。” 

王宠惠 

法学家王宠惠在伦敦时,有一次参加外交界的宴席。席间有位英国贵妇人问王宠惠: “听说贵国的男女都是凭媒妁之言,双方没经过恋爱就结成夫妻,那多不对劲啊!像我们, 都是经过长期的恋爱,彼此有深刻的了解后才结婚,这样多美满啊!” 王宠惠笑着回答:“这好比两壶水,我们的一壶是冷水,放在炉子上逐渐热起来,到后 来沸腾了,所以中国夫妻间的感情,起初很冷淡,而后慢慢就好起来,因此很少有离婚的事 件。而你们就像一壶沸腾的水,结婚后就逐渐冷却下来。听说英国的离婚案件比较多,莫非 就是这个原因吗?” 

杨小楼 

杨小楼(1877—1937年)在北京第一舞台演京剧《青石山》时,扮关平。演周仓的老 搭档有事告假,临时由一位别的花脸代替。这位花脸喝了点酒,到上场时,昏头昏脑地登了 台,竟忘记带不可少的道具——胡子。 杨小楼一看要坏事,心想演员出错,观众喝倒彩可就糟了。灵机一动,临时加了一句台 词:“呔!面前站的何人。” 饰演周仓的花脸纳闷了,不知怎么回事。“俺是周仓——”这时,演员得做一个动作: 理胡子。这一理,把这个演员给吓清醒了,可是心中一转,口中说道“——的儿子!” 杨小楼接过去说:“咳,要你无用,赶紧下去,唤你爹爹前来!” “领法旨!”那演员赶紧下去戴好了胡子,又上台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人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